《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劇情》:真正的悲傷就像一首歌,不會在一開始就讓人感到難過



貼心提醒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追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關於《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評價心得、結局來囉!Cream到最後到底失蹤是….?我自己有一套小小分析和推理,可以參考以下這篇文章▼▼▼

Netflix《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評價與心得、結局:Cream最後消失是…?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第1集》


■張哲凱努力想要跑步忘掉自己所煩惱的事,不過這一天他怎麼運動都無法擺脫這些悲傷,但宋媛媛出現的那一瞬間,卻是讓張哲凱後續才發現「我在最低潮的那一天遇到了我人生中最愛的一個人」,瞬間忘了與世界悲傷的關聯,然而,這一瞬間的感覺,在最後張哲凱寫日記時,來不及告訴宋媛媛。


■安以琪和柏瀚正在與A-Lin討論第一張概念唱片,柏瀚在中途突然收到一段讓他擔心的畫面,那是莉娜傷心地服用一堆藥的影片,回到家之後才知道那些藥是維他命的藥,莉娜為的就是要已經分手的柏瀚回去找她。至於可樂則是一直在學校等媽媽,學校的老師還以為那是可樂的姊姊,因為他一直說安安是姊姊XD 而晚上安安依照柏瀚的要求要聽過所有的DEMO來挑出好的作品,於是安安發現其中一個作品很合口味,只是寄件者不明,只有寫詞Cream曲K。柏瀚說他們兩個都認識,Cream就是宋媛媛,K是張哲凱,張哲凱是以前Pop Hit的同事,自己以前會進Pop Hit就是要頂替K,交接中兩人認識,但張哲凱三年前因為血癌過世,Cream是公司簽約作詞人,不過現在也不在,至於在哪裏並沒有人知道,只聽說因為傷心自殺,A-Lin聽完故事後更堅決要這首歌當主打。



■只是這首歌的版權並沒有找到,只知道哲凱以前有把一份遺物交給余晨曦攝影師,辦了一場攝影展(享受死亡與慾望),只是這個余晨曦並沒聽過這首歌,還說K留下來的遺物就是生活用品,最後以不方便給安安他們看為理由拒絕,安以琪覺得余晨曦的反應這麼大一定有什麼秘密, 於是晚上安安決定偷偷潛入余晨曦的工作室,果然發現張哲凱的遺物,裡面有本類似日記本,寫著「真正的悲傷就像一首歌,不會在一開始的時候就讓人感到難過,而是到了副歌時才像漣漪一樣,反覆堆疊書讓人難以忘懷的旋律,如果覺得悲傷來得太突然,那是因為我們常忽略了前面低吟的音符,身為一個即將面臨大考的高中生,在這種緊要關頭我應該要在家用功唸書才對,但今天我有個不得不出門的理由,父親的白血病雖然控制得不錯,但為了專心治療還是收掉最愛的唱片行」,父親和自己終於有更多的相處時光,但兩人卻發生嚴重車禍,張哲凱與父親雖然倖存下來,但對方卻死掉,讓他們擁有難以消弭的自責和罪惡感,父親的病情開始惡化,這世界也將張哲凱逼到最孤獨的角落,不僅父親要等骨髓移植,也要賠償車禍的錢,讓張哲凱必須要快點賺錢,這世界就像是遺棄了他一樣,直到宋媛媛闖進了他的生活,不只跟張哲凱同一班,還對張哲凱兇巴巴動手動腳、還惡整張哲凱,整天陰魂不散,無時無刻在打張哲凱。



■直到宋媛媛意外得知張哲凱的父親住院,反倒開始關心起張哲凱,而在父親病情惡化之時,連張哲凱也暈倒。時序回到現在,余晨曦回到店裡發現安安以琪潛入店裡。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第2集》


■張哲凱暈倒後醒來不僅得知父親所剩壽命不多,本以為這是最壞情況,卻沒想到德叔還帶來更糟的情況。而在醫院,哲凱的母親也到醫院,不過母親說父親終於可以解脫的話語,讓哲凱想到以前去找媽媽時,有別的男人為她撐傘,哲凱總覺得媽媽這樣說是想要擺脫父親


■哲凱回家時看到宋媛媛在打一個女人,最後鬧上警局,結果宋媛媛的姑姑出現就是來索取賠償費的那個女生,哲凱才想到過去這女人說過「那我們家的人呢?我們這些被留下來的人怎麼辦?」,張哲凱才理解到自己有罪惡感的對象是宋媛媛,但宋媛媛眼裡的痛苦和孤獨,張哲凱很能感受。宋媛媛並沒有怪罪張哲凱,而轉學來只是想要看兇手的兒子長怎樣,覺得發現他過得爛透了,於是宋媛媛也沒多說什麼。隔幾天,父親真的走了,哲凱在夢中還夢到父親說「有些東西就算是壞了、消失了,但會用另外一種形式存在,就在心裡會永遠記得」。在母親得知哲凱生病時,她要哲凱賣掉房子去還賠償金,並且給哲凱一本存摺要他好好照顧自己,隨後儘管哲凱的乞求都沒有留下來。



■安以琪被抓到警局後,柏瀚緊急被叫去警局才結束安以琪私闖民宅的糾紛,但安以琪真的有把K的日記給偷拿出來。柏瀚因為有吃了安眠藥所以在車上睡著,因此安以琪只好跟安可樂把柏瀚帶回家裡,隔日,可樂故意在柏瀚的臉上作畫,安以琪故意不說,而柏瀚才知道可樂是安以琪的小孩。安以琪接到醫院電話,似乎接到了壞消息一樣無法消化這情緒。 而柏瀚發現張哲凱的母親,於是隔日帶著安以琪去找曾又霞。



■不過曾又霞對於當初拋棄哲凱的事情讓安以琪很不能接受,曾又霞說自己已經做得夠多了,自己拋棄哲凱也很自責,然而安以琪則說曾又霞根本不配做一個母親,因為當時的張哲凱只剩下她,所以她本來就不該逃,原來,安以琪得知醫院的報告說可樂的病情加劇,而安以琪並不會後悔當初生下可樂的決定,如果重來,她還是做同樣的選擇,因為那一天的結束是她與可樂的開始。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第3集》


■安以琪對柏瀚坦承可樂的病情必須要動手術,而且最樂觀的成功率也只有四成,但安以琪內心已經認為這種是事情已經很習慣了,畢竟可樂已經動過四次刀了。然而「悲傷真的會習慣嗎?還是,我們只是裝傻假裝它不存在?」,以前的哲凱就是利用強顏歡笑的方式來面對一連串的悲傷,所以選擇開趴,而本來宋媛媛沒有想要去派對,後來還是到了,宋媛媛故意問到賣掉房子是為了要賠償,當中媛媛剛好挑到哲凱案父親最愛的專輯,不過已經碎掉而不能聽,媛媛說自己這專輯每首歌都會唱,所以壞掉沒關係,哲凱才發現父親說有些東西壞掉沒關係,會以不同形式存在因此媛媛哼著歌,讓哲凱也紅了眼眶,媛媛也說自己快生日了,要生日禮物。


■隔日,宋媛媛的生日願望就是搬去哲凱家,說以後的房租就拿賠償金抵銷,並且慶生許願時還把一個願望送給哲凱,要哲凱專心唸書,不要再想錢的事,然後為哲凱取名K,說著兩人以後就是一家人了,竟然就默默實現哲凱的願望,兩人就這樣一起生活,每天膩在一起,也一起準備考試,最後一起考上大學,但快樂到自己忘記自己不想要想起的事。兩人一直處於家人般的感情,但哲凱其實也喜歡宋媛媛,只是怕自己真的告白,宋媛媛也真的答應,哪天必須要分開時,自己就必須離開,所以他從沒想過告白,但哲凱聽到宋媛媛的試探之後,決定帶她去海邊告白,卻沒想到自己因為病情而暈倒,兩人在醫院接受治療好傷口後,醫生再次提醒哲凱的病情。而與哲凱歷經車禍的宋媛媛則是很怕哲凱又像父母一樣丟下她,這讓哲凱對宋媛媛的愛又更退縮,因為他覺得宋媛媛需要的不是自己,而是一個不會讓她哭泣的人



■柏瀚在日記中發現宋媛媛有結婚照,對象是個牙醫楊祐賢,而楊祐賢的前女友就是余晨曦,楊祐賢和余晨曦的認識是診所攝影時,以及路邊看到她與任廣吵架。時序回到現在,安以琪和柏瀚帶著歌去給楊祐賢聽時,他只說在哲凱的攝影展上聽過,而那天宋媛媛看起來很難過,但出去之後就再也沒回來。
安以琪最近一直接到騷擾電話,才發現可樂偷偷在交友網站上替媽媽找男友,本來安以琪很生氣,但後來可樂說「我是怕我以後不在了怕你陪有家人」,安以琪才知道原來可樂內心中也很害怕,但更擔心媽媽以後會孤單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第4集》


■永遠這兩個字對安以琪來說有太多變數而不敢奢求,但現在她卻希望老天爺可以達成她卑微的願望,讓她可以永遠陪在可樂身邊照顧他。時序回到過去,哲凱的白血病開始有惡化跡象,但哲凱完全不想要跟宋媛媛說,連宋媛媛希望可以週末再去一次海邊也被拒絕,哲凱只祈求老天爺可以給他多一點時間等到那個可以照顧宋媛媛的人出現。另一方面,楊祐賢和余晨曦兩在公園巧遇,因為晨曦的衣服被弄髒,所以楊祐賢刻意找機會要把余晨曦留下,余晨曦馬上就知道楊祐賢的心意,之後兩人越走越近,最後在一起。


■至於現在的安以琪,因為要煩手術費的事情,所以忘了預定錄音室,不過柏瀚也發現安以琪在為錢所苦,因此沒有責怪,反而很幫忙。之後安以琪又把哲凱的日記拿回去看,哲凱在畢業後就去Pop hit工作,雖然誤打誤撞進去,但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很棒,但他卻很擔心宋媛媛一直沒有找到自己喜歡做的事,但媛媛心裡有一件事很確定,就是可以永遠為彼此過生日,但也因為哲凱在寫歌方面很有天份,所以被公司要求幫小貓女寫歌,宋媛媛這中文系的人總算找到自己喜歡的事,也就是寫「詞」,甚至還跟Bonnie變成好朋友。



■才剛跟余晨曦有近一步關係的楊祐賢,被父親要求跟余晨曦分手,要楊祐賢找一個可以門當戶對的女生。而宋媛媛因為不爽小貓女亂改歌詞改成「永遠」,結果被小貓女揍,媛媛會這麼堅決不要用永遠是因為如果兩人其中一個不見就不是永遠,但如果「下輩子」就可以接受,畢竟這就像是兩人的約定,最後宋媛媛勉為其難改了歌詞,反倒讓小貓女更喜歡。而楊祐賢不管父親的反對,還是對余晨曦告白,而在哲凱去找楊祐賢看牙齒時,哲凱又再次暈倒。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第5集》


■安以琪為了多賺點醫藥費,所以下班後還去送外送打工,但被柏瀚發現,柏瀚猜也知道這是為了可樂的醫藥費,並沒有阻止安以琪,而且柏瀚也特地把自己的電話留給可樂,要可樂如果有什麼事情找不到安以琪,至少還可以找他。


■時序回到過去,哲凱幫宋媛媛煮麵,宋媛媛突然想要聽哲凱說心事,哲凱說希望宋媛媛可以快點找個好男人結婚,因為自己不是好好男人,還說自己就認識一個好男人可以介紹給宋媛媛。另一方面,余晨曦跑去跟楊祐賢說她的作品入圍國際大賽而受採訪的事情,卻被楊祐賢的父親給潑冷水,而他父親也為他安排好相親飯局,余晨曦在展覽上才知道要贏得首獎竟然是要出賣自己的身體換來的,這對她來說是一種諷刺,這樣她的努力算什麼? 但她為了要配得上楊祐賢,也不得不出賣自己。



哲凱故意製造機會給楊祐賢,儘管心痛,但他還是必須要這樣做,而宋媛媛也知道哲凱的用意,所以也故意接近楊祐賢。哲凱傷心地離開派對,一晚沒回家,宋媛媛似乎也故意說自己對楊祐賢越來越有興趣,但宋媛媛的確是對楊祐賢有好印象,宋媛媛和楊祐賢兩人去喝酒,哲凱內心雖然內心難過,但他還是必須要幫宋媛媛找個可以託付終生的人,只是沒想到意外中得知余晨曦背著楊祐賢與其他男人的不尋常關係。



■楊祐賢收到這匿名信寄來的照片時,生氣地去找余晨曦理論,但余晨曦說自己跟那些人在一起是為了創作,楊祐賢沒想到余晨曦用創作來掩飾自己的背叛,而余晨曦調了監視器知道是哲凱故意給楊祐賢那些照片,哲凱說他就是希望余晨曦可以跟楊祐賢分手,後續哲凱才對余晨曦坦承自己這樣做的原因,余晨曦答應哲凱自己會跟楊祐賢分手,但她也提出要求要哲凱配合,也就是配合她辦一個死亡與慾望的展覽,所以要拍哲凱。



■拍攝過程中,余晨曦說「沒有誰撐不下去,宋媛媛肯定比你想像中堅強」,哲凱也說自己就是爛就是自私,但他就是希望宋媛媛可以過得好。時序回到現在,安可樂寫作業時突然發現身體不舒服,但安以琪又在打工,所以只好傳了訊息向柏瀚求救。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第6集》


■2017黃淑惠去試鏡,那是她與柏瀚第一次的認識,但那次試鏡,黃淑惠也給了柏瀚有很深的觸動。時序回到現在,可樂身體不舒服向柏瀚求救,結果柏瀚一到,可樂打開門說自己是作業不會寫,差點沒把柏瀚給嚇飛,柏瀚就這樣陪可樂寫作業寫完,甚至還跟可樂一起打電玩,最後安以琪回到家簡直看傻眼,不過柏瀚回家之前對安以琪說多陪可樂,雖然不能帶他去迪士尼樂園,但還是可以帶他多去走走。


■到A-Lin錄音的那天,特別收錄了May這首歌,突然莉娜跑來送咖啡,並且毛遂自薦要當A-Lin的MV女主角,這讓柏瀚感到煩躁,畢竟兩人已經分手,在爭執過程中柏瀚不小心推倒莉娜,莉娜說柏瀚寫不出動人的歌都是因為柏瀚只愛自己,在過去柏瀚一直都在幫莉娜,甚至用自己的人脈幫莉娜爭取女主角,但卻因為莉娜一直有酗酒問題,給柏瀚添很多麻煩,柏瀚最終也看不下去



■余晨曦最後與楊祐賢見面,楊祐賢自己先提分手,也剛好余晨曦本來就答應哲凱要與楊祐賢分手,所以兩人就這樣分開,楊祐賢也與宋媛媛很投緣,宋媛媛也這時候對楊祐賢告白,兩人開始交往,宋媛媛也每天看起來都很開心。某天宋媛媛突然想到哲凱有叫她快點結婚,這樣媛媛覺得奇怪,而媛媛說到這樣他們兩個住在一起就好像是結婚,住在一起生活在一起~ 隨後,宋媛媛就像是在想什麼一樣,讓哲凱想不透。



■柏瀚看到宋媛媛以前在墾丁的那個海邊拍過照,所以總覺得那裡有線索,而且Bonnie跟宋媛媛那麼好,那個試唱帶肯定就是Bonnie偷偷放到公司給他們的,所以Bonnie應該有版權,因此柏瀚想到帶著可樂出去玩玩,就去到墾丁,果然找到一張Bonnie的朋友(宋媛媛)寫的明信片,因此他們要在這裡等到Bonnie做瑜伽回來。



■晚上,可樂跟安以琪說到他都看得出來安以琪喜歡柏瀚,安以琪說自己配不上柏瀚,可樂成熟地說「喜歡一個人哪有什麼配不配得上,他喜歡妳,妳也喜歡他就好了」,晚上柏瀚因為房間蚊子太多,所以跑去安以琪和可樂的房間睡,還很調皮地在他們臉上畫畫。隔日早上,還是等不到Bonnie,所以他們去那個顛倒世界的海邊玩,可樂也很識相地製造機會給安以琪和柏瀚。安以琪說到這趟旅行對他們來說意義很大,因為以前都會擔心可樂的身體狀況,柏瀚也安慰安以琪不要擔心,要相信可樂,只是沒想到可樂突然暈倒。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第7集》


■可樂昏倒讓安以琪開始自責自己沒照顧好可樂,而柏瀚卻也因為自己對可樂的在乎無法收回這牽掛在煩惱,但好消息是Bonnie出現了,還說那個試聽帶的確是自己送過去的,所以Bonnie要柏瀚就是快點讓A-Lin把歌錄出來就對了。柏瀚去到醫院,可樂想要從地圖上找到另一個世界,但卻怎麼也找不到,他對柏瀚坦承自己很害怕,怕自己在另一個世界迷路,永遠看不到安以琪和柏瀚,柏瀚雖然盡力安慰可樂,但他也知道可樂的手術也並非百分百成功。柏瀚自己預支了自己半年薪水要幫助安以琪,希望她可以現在就辭掉工作多陪可樂。


■時序回到過去,媛媛和楊祐賢已經進入婚姻階段,哲凱則是選擇辭職,但就在辭職那天他又昏倒,宋媛媛接到德叔的電話趕來醫院,哲凱又找其他藉口騙過宋媛媛。之後哲凱和宋媛媛去試婚紗,哲凱還被慫恿換上西裝陪宋媛媛拍照,只是新郎不是他,他當然難過地想要逃走,他幻想著媛媛可以出現在眼前,但這也只是幻想



■可樂手術當天,安以琪一顆心懸在那放不下,連柏瀚也來陪安以琪,但手術結果並沒有想像中順利,只能靠藥物控制,當可樂醒來後,可樂只擔心自己讓媽媽失望,還想要問另一個世界的地址,最後可樂就這樣離世。不過安以琪卻是選擇在公司工作。在過去,哲凱要余晨曦可以在三年後將那棵仙人掌給宋媛媛,讓她知道自己會以不一樣的方式來陪伴她,不過余晨曦著實不懂為什麼哲凱不要活得直接一點把心中的情緒都表達出來,喜歡就說,不爽就發脾氣,但哲凱說那些都只是妄想,是悲傷的夢罷了。



■然而,公司在討論著宋媛媛選擇和哲凱一起走根本就是枉費哲凱對她的著想,但這番話讓安以琪很不高興,她了解到宋媛媛會選擇跟著離開是因為唯一僅存的家人也離開了,這是種很痛很痛的心碎感。在婚禮中,哲凱親手把宋媛媛的手交給楊祐賢,像是一種接棒一樣,自己已經放開了宋媛媛的手。在哲凱的喪禮中,余晨曦想著「是被留下來的人痛苦,還是離開的人痛苦?到底要多愛一個人才甘願把所有悲傷都放到自己身上扛」



■哲凱死掉後,請余晨曦帶走他的一些日常生活用品的遺物,但在此時,楊祐賢卻著急地在找媛媛,此時的宋媛媛來到墾丁的海邊,她想著在哲凱家裡找到的那封告白信,還有冰淇淋項鍊,最後選擇在海邊終結自己,緩緩走入海中,就像是要去找另一個世界的哲凱一樣。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第8集》


■柏瀚從哲凱的故事中才知道他為愛情做了這麼大的犧牲,現在柏瀚也才懂失去心愛人的那種撕心裂肺的痛,現在自己想要陪安以琪度過這段悲傷的時間,卻不知道幾有沒有資格,但看著安以琪痛苦,自己就很心痛,現在柏瀚也沒想到自己這一段對哲凱的心情抒發卻得到哲凱的回應「如果你愛她,就不要有遺憾」,這讓柏瀚懷疑會不會是宋媛媛根本沒有死掉?果然查證之後媛媛沒有死,因為之前投海的時候有人把她救回來,一醒來的媛媛說自己找不到哲凱,一直不知道怎麼辦,而Bonnie要媛媛活下來,把哲凱留下來的那首歌完成。


Bonnie對大家說到媛媛一直以來愛的只有哲凱,所做的每個決定都是為了哲凱,其實在他們在墾丁發生車禍的時候媛媛已經察覺不對勁,所以媛媛早就已經知道哲凱生病的事,所以在被Bonnie揍的那一天就有試探性地問哲凱,媛媛也知道一直以來哲凱說的都不是真心話,所以當下自己希望也可以為哲凱做點什麼,在過去媛媛的確只是想要報復哲凱,想著如果哲凱過得糟糕,內心就會釋懷,但沒想到自己看到哲凱被母親拋棄的那種傷痛,讓自己卻越來越懂哲凱的孤單,於是決定走進他的生命中。



連同與楊祐賢結婚也是媛媛要幫哲凱完成的願望,所以媛媛才會說自己要跟哲凱預約下輩子因為她已經知道兩人在這輩子不能在一起,自己也一直在珍惜與哲凱的美好回憶,不管是試穿婚紗,練習結婚證詞都是媛媛故意設計的。時序回到現在,安以琪突然要提離職,說自己想要休息一陣子,這讓柏瀚有點無法接受甚至有點擔心,莉娜此時已經復出,但她想要找柏瀚聊聊,另一方面,楊祐賢也找余晨曦拍形象照,順道問她過得好不好,因為之前唱片公司的人去找他後,讓他重新思考很多事,不過他沒有對余晨曦說出口,直到余晨曦離開後追到門口,楊祐賢已經發現有個男人陪著余晨曦。



■安以琪會離職是因為聽了莉娜的話,她很清楚莉娜就是想要柏瀚,所以安以琪要自己退出。莉娜約柏瀚吃晚餐,很直接地想要知道他們兩個到底還有沒有機會,莉娜這次徹底為了柏瀚改變,但柏瀚已經不愛莉娜,從莉娜口中才理解安以琪會離職的原因,莉娜以死相逼,卻沒想到一刀不小心刺向柏瀚的肚子。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第9集》


■柏瀚需要緊急動手術,但因為他的父母都在加拿大,所以醫院只好從通聯紀錄中找到安以琪,只是再次看到手術室的安以琪又想到可樂要被推進手術室的場景,讓安以琪很崩潰。柏瀚在彌留夢中見到可樂,一把就抱了上去,兩人一樣打著電動,也說到安以琪肯定為了可樂而難過沒有好好過生活,柏瀚內心也有股衝動想要直接留在這世界沒有煩心的事,然而,可樂要柏瀚回去照顧安以琪,柏瀚也答應可樂自己會做到


■宋媛媛突然現身去找余晨曦,余晨曦說到媛媛很卑鄙,為了要完成哲凱的夢而自私躲了三年,但從宋媛媛口中才知道,原來楊祐賢一直沒有告訴余晨曦當初自己也陪宋媛媛演戲,宋媛媛也承諾在哲凱死掉後自己會離開,楊祐賢可以再回去找余晨曦,但卻沒想到楊祐賢並沒有回去找余晨曦。



■柏瀚已經醒過來,但卻沒見到安以琪,原來是安以琪從醫生那裡知道柏瀚沒有生命危險,而安以琪自己對於失去可樂的痛讓她無法呼吸,安以琪就這樣用文字跟柏瀚道別。媛媛終於回去找楊祐賢,但楊祐賢並不計較媛媛以前為了哲凱的愛所對他做的事情,楊祐賢反倒說自己這幾天想通自己要什麼,他就是要去對余晨曦告白,不管結局如何,都不要讓自己留下遺憾,媛媛聽到這些話就放心了



■柏瀚看到媒體都在攻擊莉娜,於是拍了一支澄清影片說這是意外,並且也說到莉娜是敬業的演員,這讓莉娜鼓起勇氣去對柏瀚道歉和道謝,也認真地想過自己未來的路和打算,成為一個編劇。楊祐賢去找余晨曦告白,因為自己也是在看到余晨曦的作品才知道她的內心想法,當初也是誤會了余晨曦,而這次的告白,雖然余晨曦看起來沒有直接答應,楊祐賢也說過自己會一直等,果然余晨曦的現身,帶給楊祐賢內心一股永遠不想放開余晨曦的手的決心。



■柏翰一直找不到安以琪,A-Lin說前幾天安以琪有去找她道歉沒有把專輯做完,還說自己需要離開,A-Lin說到柏瀚與大家都需要安以琪,這樣被留下的大家怎麼辦?不過安以琪還是沒有辦法準備好可樂去別的地方,所以安以琪打算去離可樂最近的地方,這才讓柏瀚知道安以琪會去的地方就是「那裡」。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第10集》


■以前哲凱和媛媛兩人就已經去聽過A-Lin唱歌,那時候哲凱有說總有一天要讓A-Lin唱他寫的歌,而媛媛也承諾自己會寫詞。在哲凱最後住院的那段時間,媽媽也出現來關心哲凱,哲凱也沒有拒絕媽媽的關心,因為他內心覺得媽媽過得好就好,其他都不重要了。不過那時候媽媽的出現讓哲凱發現媛媛好像知道自己在哪裏,於是逃去那個海灘,但最終還是被媛媛找到,媛媛說自己一定會陪哲凱,最後那段時間都是媛媛一直陪著哲凱,也陪他寫出那首新歌,好好愛著哲凱。哲凱說到自己想要回家幫媛媛慶生,媛媛一樣送給了哲凱一個願望,而媛媛則是許了「下輩子可以早一點遇見你」的願望,這是他們兩人的約定,哲凱約定自己一定會找到媛媛,在最後拍了一家人的照片瞬間,哲凱也力氣用盡,離開了。


■柏瀚終於找到安以琪,安以琪終於崩潰自己失去可樂,所以自己沒有資格開心,柏瀚說自己昏迷的時候有看到可樂,自己已經承諾可樂要好好照顧安以琪,所以要安以琪不要再不見了,柏瀚也寫了一首新歌給安以琪,這是當音樂人的最大願望,就是寫一首歌給自己喜歡的人。



■接下來的日子,大家都圍繞著A-Lin的新專輯在忙,但是以幸福的心情在忙碌,安以琪和柏瀚,也包括余晨曦、楊祐賢。然而,對媛媛而言,她總算完成了哲凱的願望,而自己也完全沒有遺憾,然而,在A-Lin新專輯發表後,沒人知道宋媛媛去哪了,宋媛媛再次消失,Bonnie說哲凱和媛媛兩人已經幸福在一起了,雖然兩人離開了,但他們的故事卻化作旋律,代替他們留了下來,消失不代表不存在。








Netflix《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評價與心得、結局:Cream最後消失是…?


其他人也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