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影集《栗子人殺手評價與結局》劇情案件解析(附關係圖):你鋸子鋸斷的不只是骨頭,你這個變態



貼心提醒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追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栗子人殺手劇情介紹與預告(無雷)


《栗子人殺手》超好看!栗子人殺手是改編自暢銷丹麥犯罪懸疑同名小說《栗子人殺手》(作者索倫斯維斯特拉普),其實這不是一個很燒腦的連續殺人案影集,過程中的推理都相當有條有理,沒有滿滿的煙霧彈和誤導觀眾的線索,建議如果喜歡推理但又不喜歡一直誤導觀眾的人,可以嘗試這部劇,我自己邊看邊畫關係圖有一番成就感(本文後面會附上關係圖)。


事實上這部劇的重點在我看來,雖然是連續殺人案,但是更大的重點在於「作者想要隱喻和諷刺的兒童安全社會議題」不是在讓觀眾分析和尋找案件的合理性與否,而是要去感受作者到底是想要從這些案件中表達的核心議題,全劇的主軸方向就是三個連續殺人案的發生扣回一個已經破案的案件,而警方在追查案件過程中,越追查就越令人感到受虐兒童的心痛,並且延伸到政府公部門對這些脆弱的兒童安全、關愛的漠視


《栗子人殺手》IMDb評分為 8.3 / 10(本劇即時評分這邊請),個人很推薦這部劇,北歐的影集對我來說都有一種「慢條斯理」的迷人,不像是韓劇在懸疑劇上會用許多台詞和畫面的錯覺來誤導觀眾,因此對於喜歡沒有多廢話推理的觀眾可以嘗試這部劇!你會發現這部劇的迷人之處!(栗子人殺手影評與評價)





▼有需要《栗子人殺手劇情》的讀者可以參考以下這篇文章▼

Netflix影集《栗子人殺手劇情》(1~6分集):身旁憂愁面容的人都在等我們伸出援手







栗子人殺手關係圖(有雷)

『註』:建議使用電腦或平板觀看




栗子人殺手劇情案件解析與關係圖(有雷)



POINT

栗子人,進來吧,栗子人,進來吧,你今天有沒有帶栗子給我?



本來我想要先照著時間寫三十年前的案件奧魯家遇害案,不過看完後我覺得照著海斯的線索順序,把默恩島案件放到最後講,在看這些案件時,作者在案件中都有特別強烈傳達出他想要告訴觀眾的一些核心議題,因此我每個案件都會講到,我就照著以下的案件順序寫:

  • 羅莎的女兒(克莉絲汀)失蹤案
  • 勞拉命案
  • 安妮命案
  • 潔西命案
  • 1987年奧魯家命案







①克莉絲汀被謀殺(失蹤)案


一年前,羅莎十二歲女兒(克莉絲汀)失蹤,被確認為死亡,但她的指紋卻出現在一年後的勞拉命案現場的栗子人上。然而,比較詭異的是克莉絲汀的屍體當初沒有找到?如果不是克莉絲汀的屍體呢?一年前那個兇手已經自首,也被關進大牢,案件結束,不過海斯卻發現當中利納斯並不是真兇。


其實一開始令我覺得比較詭異的是當羅莎收到那封威脅電子郵件的時候為什麼都沒有所謂的行動?當觀眾知道這個案件時已經是一年後羅莎的復出,然而,從羅莎這角色與史汀兩人對克莉絲汀有可能還活著的希望對比中可以發現,羅莎的反應反倒異常冷靜,而史汀則是痛苦與自責到酗酒,反倒是史汀對愛女的案件有更正常的反應。



我很喜歡作者在羅莎的刻畫,因為她是社會局局長,更是一個媽媽,在第四集時說她同意史汀的作法時,也漸漸燃起克莉絲汀還活著的希望,並且也因為這些命案和羅莎有著極大的關聯,所以羅莎能夠體會到那些孩子受到的傷害讓羅莎對於自己的職責更為盡心盡力,同時也因為是媽媽,所以作者等於是讓羅莎這個角色來做更全面的思考,不僅思考到被害者(媽媽們),更思考到受虐的孩子們



再者,而羅莎又是公部門的局長,她所處的政府部門想要甩鍋這場風暴的氛圍中了解到如果不是受害者的家屬根本不知道失去孩子和家庭破碎的痛苦因此羅莎基本上也同時扮演著站在兇手的角度在體會兇手到底為什麼會對政府有著怨恨,因為政府就是這樣對受虐孩童及家庭極為不關注,只在乎形象。


本來一開始我還以為作者想要包裝克莉絲汀命案有黑暗面,結果並沒有,看到最後我才感受到為什麼羅莎這個角色對於克莉絲汀是否還活著這麼冷靜,事實上她內心是很煎熬的,礙於身份關係所以她不能表現得情緒失控,我更感受出羅莎內心其實是怕失望比希望更多因此她一開始不敢抱持著希望,這情緒鋪陳在結局警方進去亞絲翠的房子裡找克莉絲汀時,羅莎所表現出來的焦急以及不敢知道結果的舉動就能知道,羅莎是很怕抱持希望但卻又希望落空的那種衝擊,所以她才會一開始這麼冷靜。





關於克莉絲汀這個案件其實本身就有許多疑點,以下我整理出來:

  • 兇手利納斯的說詞和證據結果不符,刀子可能有碰到克莉絲汀,但沒有分屍過的跡象,不是兇器刻意被製造出來就是克莉絲汀根本沒有死(這一點到最後是海斯證明利納斯的供詞和他的行蹤不符,才確認他不是兇手)。

  • 警方的鑑識報告上說到兇器只有血跡沒有骨骼殘留,為什麼證據不符之下警方會忽略這一點還是讓利納斯定罪?警方是不是有刻意想要快點結案的嫌疑?

  • 尼蘭德也在圖林想要重新調查克莉絲汀案件時都很不想要圖林再去調查一樣,也不想要圖林去打擾羅莎,雖然尼蘭德的用意是不想要掀起不必要的紛擾,畢竟羅莎本身的身份太敏感,但尼藍德的舉動的確是有點怪啦(這方面看到最後才知道這是作者在諷刺檢警制度不敢惹到、打擾高官的心態,對於案件並沒有一視同仁,要不是警察里克斯被兇手殺死,我想尼蘭德還是會一直不敢打擾高官的心態)。


🌟 我看網路上有人說利納斯認罪的設定很瞎,這並不是這樣的,我認為這是作者刻意設計的,利納斯這角色本身就有多項性侵前科,精神上又有問題,而且證據罪證確鑿,在法律上警方的辦案就是如此(有證據和自白本來就很容易被定罪,再加上人都會有刻板印象,對於有前科的人被定罪總會特別高,這是真實在現實社會上常會有的現象),因此作者是想要用這個角色來諷刺警方沒有過於仔細和求證,這就和劇中那對要對羅莎警告的情侶(班妮狄克、雅各)被警方認為是兇手一樣,尼蘭德就此對這案件結案,也不管海斯提出的疑點。








②勞拉謀殺案


◤案件過程◢  胡蘇姆「勞拉凱爾37歲」,睡覺時被攻擊,地下室的門鎖被強行撬開,早上兒子找不到媽媽而找鄰居求救,最後在遊樂場樹叢中被找到,勞拉的新伴侶為漢斯,家中沒有掙扎痕跡,雙腳也很乾淨,可能是被下藥後拖到這裡,直到來這裡醒來後試圖自衛,直到被截肢為止,左手掌被截肢掉,突然圖林找到地上有個栗子人。


◤屍體狀況◢
 
勞拉全身上下有五十處毆打,法醫解剖後得出勞拉身上的傷是表面粗糙、有顆粒的鈍器毆打,生前就被斷手,遭受嚴重虐待,左手在生前就被割斷,像是鋸子、圓鋸、線鉅那類的工具。


◤線索與推理◢
 
然而,第三案件(安妮)的事件發生後帶回到勞拉的案件,這才發現到馬格納斯似乎一直處於悲慘的童年,也才發現這家庭中也藏著漢斯對孩子的虐待與性侵秘密,這對照到那個匿名人舉報,當我們都以為那只是惡作劇的同時,其實那是一條可以救馬格納斯的救命繩,身旁的人卻硬生讓它斷了。


這也是為什麼勞拉會換了家裡的鎖,並且漢斯不知道何時換了鎖(難怪漢斯在海斯在他家中繞來繞去檢察東西的時候他會這麼不安,因為怕被發現他對馬格納斯所做的秘密),而勞拉當初想要和漢斯提分開,應該有很大的原因是發現漢斯對馬格納斯做了壞事,於是要跟他分開。





這個勞拉案件是作者第一個帶給觀眾的震撼,在這個案件中有兩個議題要討論:

  • 匿名舉報人被以為是惡作劇,警方和社工沒有持續追蹤,讓唯一可以拯救馬格納斯的救命線應聲被剪斷,不曉得觀眾看到這一段會想到什麼?這是對社會的諷刺,因為這舉報被認為是惡作劇(警方社工沒有在勞拉家找到什麼證據,於是認為是惡作劇),就因為在兒童安全的議題上沒有謹慎與關心,得過且過,就讓一個孩子受到這樣的虐待。

  • 兇手是殺錯人?有網友認為這是兇手殺錯對象,怎麼沒有殺父親?這就是有沒有看仔細以及有沒有站在兇手的角度去思考了,搭配結局時兇手自己說他認為好媽媽的理論,在看這案件的勞拉,她知道伴侶對兒子做的事情,雖然換了鎖,但卻沒有及時去尋求幫助,反倒是利用換鎖的方式來解決,也沒有報警抓伴侶,這樣的媽媽在兇手內心中就不是一個好媽媽,因為兇手認為好媽媽是要保護孩子安全的重要人物,所以兇手並沒有殺錯人。







②安妮謀殺案


◤案件過程◢:安妮這案件開端是從艾瑞克的手機被懷疑是發送出教堂栗子人歌的人(不過後續在調查發送手機是別支追查不到預付卡手機,並不是艾瑞克的),而他收到那包裹(寄件人為勞拉)也是外送員在勞拉家門口看到於是以為外送員送錯,而又送回給艾瑞克。


◤屍體狀況◢
:這一次的安妮是被截肢兩個手掌,蘇菲亞在家裡有次摔倒撞斷鼻子,在中央醫院小兒科接受治療,但馬格納斯也在那裡接受評估與治療一年。



◤線索與推理◢
:這個案件是帶回到第一案件勞拉底前的同居人漢斯性侵馬格納斯的真相,然而,如果是連續殺人案,那個匿名舉報人對勞拉舉報一定就是認為勞拉是壞媽媽,但為什麼連安尼都會被殺?這是觀眾一開始對這連續殺人犯毫無頭緒的動機,畢竟這個案件的壞人都是男方(爸爸),為何是懲罰媽媽呢?



艾瑞克否認自己有虐待小孩,當初有哥本哈根派出所和社工來處理,艾瑞克利用律師打發掉,不過舉報人也是匿名的,這一點和勞拉的案件起始很像,都有匿名舉報人先去舉報。在這案件中是非常關鍵的線索,因為這也推理出下個受害者潔西,警方也漸漸地抓到兇手的一些特徵。





第二個案件(安妮)的出現又再次扣回第一個案件(勞拉),也帶出一些共通點:

  • 兩個受害者都是三十多歲,在家中遇害,
  • 都是被鈍物重擊,刺穿眼睛和大腦
  • 都是與另一半有不愉快的關係
  • 第一名被害者(勞拉)左手被截肢,第二名被害者則是雙手都被截肢
  • 孩子都有被虐待跡象
  • 兇手都匿名舉報過這兩個媽媽疏於照顧小孩



安妮的案件讓我想有點久,我一直在想著為什麼兇手要殺媽媽而不是殺壞人爸爸?後來想到安妮和勞拉一樣,都知道孩子正在被同局人傷害,但卻沒有選擇把這些事情主動告訴警方,所謂「選擇沈默的人都是共犯」,就跟前面的勞拉被兇手認為是壞媽媽一樣,安妮也是這樣被認為,因為在這案件中警方有在家裡找到幾處兩女兒的血跡(意外的頻率異常高),蘇菲亞甚至還有骨折住院。


因此不要認為兇手是殺錯人,雖然安妮在最後有決定要跟艾瑞克離婚並搬家,這舉動就像是在保護女兒一樣,但在兇手內心中,女兒們被虐待的時候媽媽如果是真的想要保護女兒的話,就應該第一時間快點尋求幫助,或是儘早做出舉動,這點我不得不認同兇手的理論。


而當中艾瑞克有說到當初警察和社工接收到匿名舉而時去對他問話時,艾瑞克利用律師就把警察和社工給打發走,這就是作者在隱喻的社會現況,那些有錢的人對於自己的罪行利用資源就可以掩蓋自己的罪行,也諷刺這些警察和社工面對案件沒有持續追蹤的責任心,又或者是覺得不關自己的事因此就草率處理(劇中海斯就有說當初那個社工根本沒有繼續對安妮的案件做追蹤)。








③潔西謀殺案


◤案件過程◢:這案件本來可以先被阻止,但兇手的手法更是必警方聰明,因為兇手知道警方事先要圖林假扮潔西來抓兇手,但兇手傳送了潔西與史克萊兩人的偷情影片引來史克萊,讓警方以為他是兇手。但真兇在潔西租的小屋那裡已經埋伏,儘管小屋那裡也有警方(里克斯)守著,不過因為潔西也跟著跑出去外面,讓兇手有機會對潔西下手,最後連同克里斯警察也被殺害。


◤屍體狀況◢
:被架在樹上並且右腳被截肢,鑑識組沒有新的發現,連同那個發送性愛影片的sim卡都找不到IP。



◤線索與推理◢
:這案件是最後確定警方的偵查方向是正確的,並且這案件也再次繞回到克莉絲汀的案件,因為海斯在之前的案件中就已經在懷疑兇手就是針對社會局局長羅莎,因此才又繞回到羅莎,然而,羅莎這個角色又要追朔回1987那年以及羅莎的過去。








④1987年 默恩島 奧魯家命案
兇手與案件的鋪陳有條理,不燒腦


這部劇的案件鋪陳其實很不錯,案件上的線索非常快出來,資訊量也算可以,沒有到海量,但可以慢慢地拼湊出案件的前後關聯其實也頗有成就感,我很喜歡這部劇在案件上沒有所謂的滿滿煙霧彈,因為我看比較多韓劇的犯罪推理懸疑劇,韓劇比較常用一些煙霧彈或是台詞畫面的錯覺來誤導觀眾,但歐美國家的推理劇就不一樣,調查的線索在案件上進度推進就會比較適中,沒有一直打繞,《栗子人殺手》的案件推進進度對我來說還算不錯,沒有特別拖戲~


看到第三個案子發生才漸漸理解出這個兇手目標是媽媽,而不是小孩,我反倒開始覺得該不會這次栗子人兇手其實是在1987年奧魯家命案所留下來的那個亞翠絲女孩或是還有呼吸的小男孩犯的案(畢竟一開頭這麼驚悚的案件,但後續卻一點都沒有講到,著實令人覺得可疑,而且原本我還猜兇手是殺害奧魯一家的兇手,但又想到已經事隔三十年,那真兇也有很年紀了吧,想要變成連續殺人犯好像也不太合適,因此直接想到那存活的兩個孩子)。



一開始我是想著動機,要找兇手一定從動機下手,去找出為什麼兇手會找這些受害者,論動機來講,我記得他們是寄養的孩子,而目睹到家人都被殺的慘況,在他們內心中她對家庭應該會存在著怨恨,再加上栗子人殺手的受害者都是母親,也是與另一半相處不睦的母親,如果她對父母親懷有怨恨的話,那就會有動機,例如是想要救這些孩子也可能是想要除掉這些虐待小孩的大人



所以我看這部劇的時候利用幾個案件共通點來確定兇手是那倖存的孩子:

  • 兩個受害者(勞拉、安妮)都是三十多歲,在家中遇害
  • 都是與另一半有不愉快的關係
  • 都是被鈍物重擊,刺穿眼睛和大腦
  • 第一名被害者(勞拉)左手被截肢,第二名被害者則是雙手都被截肢
  • 孩子都有被虐待跡象
  • 兇手都匿名舉報過這兩個媽媽疏於照顧小孩




以北歐劇的習慣都會喜歡有條理地在查案,並且帶領觀眾把案件一個一個線索補起來,從三個命案中回去追查原本已警抓到兇手的案件,本來大家推論沒有關聯性,觀眾卻可以在過程中把抽絲剝繭地對這案件的關聯性拼湊起來,並且越是查到更多線索與真相、越是令人感到心痛


第三集的時候海斯有說到兇手如果都是針對著受害者沒有盡到母親的責任,而且還把克莉絲汀的指紋栗子人放在現場,這代表也是完全針對社會局局長,畢竟社會局局長是在保護和拯救兒童、若是族群的人,如果兇手曾經沒有被保護過,覺得局長沒有盡到責任,那動機上就說得通,並且也會讓人聯想到這個案件和1987年的謀殺案倖存者有關,我自己就在想兇手應該是曾經沒有受過保護的受害者,這也是為什麼兇手會留給羅莎威脅訊息,甚至在車上寫到「殺人兇手」(不過這兩個威脅是班妮狄克與雅各的作為,只是其中一個齒輪和煙霧彈)。



栗子人殺手起始,1987年 默恩島,奧魯家的牛不見了,吉特通知馬里斯去奧魯家幫忙,卻發現有三具屍體都死掉,但有個小男孩還有呼吸,奧魯也不見,馬里斯在地下室中發現許多栗子人,也發現躲在桌下的亞絲翠,最後連馬里斯都被殺掉。



這個案件在本劇一開頭就已經驚悚呈現,不過在隨後就沒有這個案件的後續消息和進度,然而,直到第五集時又繞回這案件,當時奧魯和他太太有農場,他們其實沒有喜歡小孩,但他們生活拮据知道領養小孩可以有補助。奧魯太太在案件中在浴室遇害,原本大家以為奧魯逃走,不過在農場後面他用獵槍自盡,因為他的小孩和豬都被用相同的武器射殺,所以警方認為他就是兇手,而且警方也發現那對被領養的雙胞胎被虐待(還有錄影帶),他們被關在地牢裡被逼著做栗子人。


這裡我要題外話班妮狄克和雅各被栽贓成兇手的橋段,我看有影評寫到這兩人是來亂的,這段並不是來亂的,這很明顯就是作者故意安排這橋段,主要是想要用這橋段來呈現這個社會中還有人不滿「安置」的政策,而如果有這對情侶因為安置政策不滿,也代表其他社會也有其他人不滿,他們這對情侶是整體社會的象徵,畢竟社會中一定還有很多小孩被安置,而一定也有許多爸爸媽媽對這政策不滿。





看到第五集就會開始想著根茲和妹妹的遭遇都是造就他們有扭曲心態的主因,再對照到前面的三個案件,就能慢慢地理解到根茲的內心世界和怨恨。


說到這案件,我喜歡的是作者也把兇手包裝成悲慘的處境,因為亞絲翠與托克兩人是被領養到羅莎待的家庭,但是這對夫妻事實上只是想要領補助,甚至這對雙胞胎兄妹也被奧魯給虐待和性侵
,這對小孩的內心來說是多麼大的折磨。而且觀眾可以發現當羅莎的養父母說要領養雙胞胎時,羅莎雖然沒有反對,但她的內心其實是很嫉妒,因此在羅莎家之後,這雙胞胎被送去奧魯家農場過著悲慘生活(這是根茲的主要動機)


在羅莎查到他們這對雙胞胎時,裡面他們所遭受到的經歷都是他們現在對一些破碎家庭的怨恨,也能呼應到我前面的推理,兇手對父母懷有怨恨,針對羅莎也是因為對羅莎有怨恨。



我一直在想為什麼托克會只針對媽媽不針對爸爸,明明在安妮還有勞拉的案件中,都是父親扮演著壞人的角色,為什麼托克要針對母親?原來在第五集時他說到「好媽媽就是知道孩子的珍貴,而且懂得好好照顧、並且注意孩子安危的母親,爸爸是可有可無的,孩子和母親才有真實的連結」,但後來想到羅莎以前是對養母打小報告,並且知道後就把托克送走的人,因此才會對媽媽更怨恨。








隱喻社會潛在兒童安全問題沒人重視


羅莎這角色,因為克莉絲汀的案件,因此身為社會局長,她是個會想要致力於保護孩童的角色,不管是站在媽媽會是社會局長的角色,她都表現得很積極。


這當然也暗喻著這個社會對孩童保護的不足,又或者是說極為不重視,當羅莎想要提出預算時,還被覺得無聊,這就是一種很大的諷刺
因為受傷害的不是你的小孩,因此你會覺得不痛不養,所以政黨對於這個法案的投票數根本就不足,布克也認為首相只是想要利用羅莎來讓自己執政滿意度提升,所以需要一個人人滿意的預算案。



這部劇這個案件搭配著孩子安全、孩子家庭破裂等等議題,當孩子有危險時誰可以救他們?



尤其是第三集時海斯對社會局做審問,社會局處理員臨時說系統昨天臨時當機,沒有安妮的報案紀錄,但海斯認為是因為當時專員輸入社會安全號碼時,發現一份醫院的檔案,當時沒有追蹤,偏偏媽媽又死了,所以專員緊張亂找藉口了。其實這一段也是在顯示社工的不謹慎和做事隨便的心態,我不曉得這是不是作者想要影射在歐美國家是這樣,我自己本身是住歐洲,可以體會到公務員在行政事務上常常會有得過且過的心態,所以常常出包,就跟這個社工一樣,我覺得作者著實是在批判這些社工的漠視和不負責任,更是在事情發生到嚴重程度時推卸責任(這點我很認同啊!),他們反而不是當初就把事情做好,而在本劇中牽涉到的層面更為嚴重,因為兒童被虐待和性侵。



如果這些社工連孩子都沒有辦法保護,那還做什麼社工呢?這也是為什麼海斯會說「算了,反正跟你們講這些根本沒有意義」,連同當地警局也沒有調查過這些虐童案件,我覺得這些案件的發生就像是在對政府和國家警告一樣,雖然兇手的作法很不可取,但就因為有這樣極端的事情發生



然而,雖然兇手是因為對羅莎有著怨恨,想要針對她,但我覺得更有一大原因是因為之前雙胞胎是被重新安置去默恩島,政府或是社會局竟然都沒有審查奧魯的家庭,因此讓這雙胞胎有著悲慘生活,作者就像是在象徵著政府國家對於「安置」這件事根本就沒有做得完善,沒有審查家庭,根本是把小孩直接丟到一個火坑地獄也不管的概念








圖林本身的人設就在講社會讓母親疏於照顧孩子的悲哀


本來我對圖林這個角色還沒有太大的感覺,但是到後來看到兇手挑選的對象時,漸漸讓我想起圖林本身也是對莉疏於照顧,可是我又覺得作者是想要利用圖林想要多花時間陪伴女兒的處境告訴觀眾不是每個媽媽都對孩子這麼冷血


在劇中觀眾會一直看到圖林常常因為工作不定時性而無法去參加女兒學校的節慶或是開會,在女兒的童年中一直缺席,這也是為什麼一開始的時候圖林想要請調到別的單位,但尼蘭德還說這個單位也可以讓她朝八晚四,而拒絕給圖林轉調,結果到最後也沒有讓圖林的工作減輕,象徵職場上和大環境不會體諒媽媽或爸爸的人物存在



我認為作者用圖林這角色來做對比,對孩子的疏於照顧有可能是身不由己,再加上圖林是個單親媽媽,沒有賺錢有沒有錢可以過生活,這樣多重的壓力下也讓圖林無心於與賽巴斯汀的感情,但莉其實也很想要父愛,想要從賽巴斯汀這裡得到一些關愛,因此莉才會一直吵著想要把賽巴斯汀加上家族樹裏。





從圖林的人設中就能知道,作者把整個大環境的悲哀,以及母親疏於照顧孩子的原因都一鉅細彌遺呈現出來,例如職場上無法體諒,例如時間上的不允許,又例如母親內心心有餘而力不足的無力感,都在象徵著大環境使有些媽媽逼不得已的悲哀,我想這也是為什麼作者會設計出兇手是在針對社會局局長的原因,因為她是握有權力可以改變大環境的人,所以兇手用這極端的方式在為自己吶喊,也在為整個社會中同樣遭遇的女人、孩子吶喊。


莉對於圖林沒有時間陪她而提出想要跟阿克索住的請求,換個角度想圖林聽到這消息時內心其實很難過,站在一個媽媽的角度來看,孩子跟自己不親或遠離自己是很難過打擊,這一幕我認為是用來對照班妮狄克內心被迫失去小孩的衝擊,因為班妮狄克迪克會被迫與孩子分離是因為她產後精神狀況有問題。


在一個媽媽心中會覺得自己是個爛媽媽,就如同圖林一樣,因此班妮迪克做的每個決定都會傷了莉的心,這也是大環境逼迫她不得不這麼做,畢竟一個媽媽不僅要讓孩子開心,但也必須要迎合這世界給她的殘酷考驗,這也是為什麼圖林在第五集時會推翻根茲的「好媽媽」理論:「母親的責任不只是照顧孩子的安危,母親還要工作賺錢」。



可是,圖林該怎麼做呢?圖林一直以工作破案為主,但她的選擇在我看來也是另一種拯救小孩、愛自己小孩的方式,因為誰能確保兇手不會針對自己或是自己的小孩,如果抓到這個兇手,那孩子與自己就能安心生活,也是能拯救其他家庭的方式。因此作者利用無數個圖林一直在對莉道歉的畫面講述這一點,她很愛莉,但是圖林對孩子的愛更是無私,已經擴及到其他孩子和媽媽們。(不過在結局時圖林終於轉調成功,我想這是作者畫下的一個完美結局,媽媽可以選擇和孩子多相處不是沒有方法,總會有方法的(by 栗子人殺手影評與評價)








栗子人殺手結局


栗子人殺手結局一切真相大白後,根茲把海斯和羅莎關在地牢裡,並且放火燒掉這個家以及一切,在大火中,海斯極力想要讓羅莎先出去,這一幕我看得很感動,因為這就像是他要對過世的妻子彌補一樣,以前沒有救到妻子和小孩,但這次他可以救羅莎,因為羅莎還有小孩等著她,就跟海斯一定要救到圖林一樣,因為莉也在等著媽媽回家(難怪海斯會對莉承諾一定會到媽媽)。


而克莉絲汀最後也被找到,事實上亞絲翠一直在照顧克莉絲汀。



海斯在案件結束後也要出發去別的地方,有新的案件等著他,不過莉有做了家庭樹要送給海斯,我最後覺得這個家庭樹代表著很大的意義,因為根茲有說媽媽是家庭中與孩子最重要的連結,可是從莉這個小孩子的看法完全是顛覆根茲的理論,因為不管是爸爸還是媽媽,都一樣重要,莉從之前就已經想要把賽巴斯汀加入家庭樹,而現在又把海斯加入家庭樹,這也代表著孩子不僅需要媽媽,更需要爸爸的角色,爸爸不是可有可無的角色。



而家庭樹對圖林來說是個很重要的家庭象徵,之前莉想要把賽巴斯汀給加入家庭樹中一直被圖林給拒絕,現在海斯被加入家庭樹中,代表圖林對海斯是認可的(雖然最後圖林與海斯兩人沒有互相表白讓我覺得好可惜,最後道別兩人分明有想要說什麼的啊)。另一方面海斯也在莉和圖林身上得到療癒內心與慰藉,因為海斯過去失去妻小,我覺得莉的家庭樹讓海斯有著很大的內心慰藉,讓他重拾對家庭的希望與好印象(by 栗子人殺手影評與評價)





▼有需要《栗子人殺手劇情》的讀者可以參考以下這篇文章▼

Netflix影集《栗子人殺手劇情》(1~6分集):身旁憂愁面容的人都在等我們伸出援手

其他人也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