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影集《栗子人殺手劇情》(1~6分集):身旁憂愁面容的人都在等我們伸出援手



貼心提醒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追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栗子人殺手》改編自史維斯特拉普(Søren Sveistrup)的長篇小說出道作,由《謀殺拼圖》(The Killing)班底製作,是部充滿北歐黑色風格的驚悚影集,關於丹麥影集大家應該可以想到《慘雨》,雖然之前慘雨第三季有點搞砸,但我還是挺期這次《栗子人殺手》影集。

另外《栗子人殺手》也是由《諸神黃昏》影集的同家公司製作,因此品質上不會太差,在我自己看過之後,真的非常有北歐的風格,敘述上有條有理,還會帶到社會議題,並且非常有力道,這裡不多談本劇評價,我會留給評價文時再來分享。

▼《栗子人殺手評價》延伸閱讀▼

Netflix影集《栗子人殺手評價與結局》劇情案件解析(附關係圖):你鋸子鋸斷的不只是骨頭,你這個變態







Netflix影集《栗子人殺手劇情》(1~6分集)



【註】建議使用電腦或平板觀看




《栗子人殺手》第1集劇情


■1987年 默恩島,奧魯家的牛不見了,吉特通知馬里斯去奧魯家幫忙,卻發現有三具屍體都死掉,但有個小男孩還有呼吸,奧魯也不見,馬里斯在地下室中發現許多栗子人,也發現躲在桌下的亞絲翠,最後連馬里斯都被殺掉。


■現今,哥本哈根 10/6 星期二,羅莎哈通社會局長,她女兒在去年這時候遭人謀殺,今天是她回崗位的第一天,這案件受到全丹麥的矚目。而在局裡,圖林則想要在今天申請調到自己有興趣的部門,尼蘭德不僅沒有答應,還把一個胡蘇姆發生女死亡檔案給圖林,要她把檔案交給新調來的海斯。



■因為今天是開議日,所以大批媒體都在等羅莎,連同莉芙也是,此時的羅莎還在家心理準備。圖林和海斯來到命案現場,這個被害人是「勞拉凱爾37歲」,睡覺時被攻擊,地下室的門鎖被強行撬開,早上兒子找不到媽媽而找鄰居求救,最後在遊樂場樹叢中被找到,新伴侶為漢斯。家中沒有掙扎痕跡,雙腳也很乾淨,可能是被下藥後拖到這裡,直到來這裡醒來後試圖自衛,直到被截肢為止,左手掌被截肢掉,突然圖林找到地上有個栗子人



■恩格斯偷偷看過羅莎的電子郵件,是因為不想要讓羅莎得知其中一封威脅信,羅莎想要讀那封信,裡面有羅莎女兒(克莉絲汀)的照片,都是IG上來的照片,信中還寫著「希望這能讓妳傷心,妳就是該死」,但IG帳號早已關閉,這代表兇手已經注意羅莎好一陣子了。





■漢斯感到現場,圖林對他詢問細節,他們在一年前網路認識並搬來這裡,最後一次講電話是昨天晚餐時,電話中講到馬格納斯的事情,不過在旁的海斯在家裡檢查一些地方時,漢斯顯得很不安,原來是海斯發現家裡的所都換了,收據上寫著昨天下午三點半時換過(勞拉在昨日半夜遇害),海斯說是因為馬格納斯有自閉症常弄丟鑰匙,因此才換鎖。


■法醫解剖後得出勞拉身上的傷是表面粗糙、有顆粒的鈍器毆打,生前就被斷手,遭受嚴重虐待,但就只有這些線索,所以根茲對那栗子人做調查,卻發現這指紋和克莉絲汀哈通相同,但資料上顯示她早就已經死一年了。圖林想要去找羅莎他們問栗子人上的指紋還有認不認識勞拉,想確定這是巧合還是真的和現在案件有關,不過史汀卻是很有戒心,羅莎突然出現說和克莉絲汀同年紀的小孩會每年秋天擺小攤子賣栗子人。



■圖林對於海斯一直在打擾辦案很不開心,而尼蘭德則是因為圖林違抗命令跑去質問羅莎他們而不高興,現在尼蘭德要圖林針對勞拉的伴侶集中調查就好,而回到家,阿克索(圖林的父親)生氣圖林又晚回家,不過圖林已經向尼藍德請調卻又沒下文。海斯在家突然看到報紙寫著克莉絲汀屍體的新聞。



■圖林在家看到賽巴斯汀和女兒在玩做栗子人,突然想到那個馬格納斯小男孩,馬格納斯表示照片中怪異的是那個栗子人,因為昨天在遊樂場時根本不在遊樂場,這也確定這栗子人是兇手故意放上去,並不是巧合在那地方,因此海斯要求要重啟克莉絲汀的案件








《栗子人殺手》第2集劇情


■10/12海斯觀看利納斯貝克關於克莉絲汀謀殺案的訊問影片,安妮則是在家裡看到一個栗子人(手腳為樹枝做而不是火柴)。至於圖林在警局則是一直在訊問漢斯,但也問不出所以然,漢斯表示自己也沒看過那栗子人。同時,海斯找上圖林親自示範砍過骨頭的刀子不管怎麼做都會有骨骼殘餘物,但當時的報告寫的卻是有克莉絲汀血跡,但沒有骨骼殘留物,只是警方照著血跡樣本認定這把刀殺過克莉絲汀,而且利納斯還承認,因此結案但為什麼說找不到埋屍地點?當時他有妄想型精神分裂症,也有幾起性犯罪,就被定罪。


■史汀看到瑪蒂德問到栗子人,不過瑪蒂德說去年秋天並沒有做栗子人,羅莎則是想要提出而針對兒童安全的預算案,但卻被說無聊,同時,羅莎所搭乘的車子被寫上「殺人兇手」。



■證物保管組突然發現有個隱藏號碼寄送一段語音給勞拉,裡面就是教堂裡孩子們唱栗子人歌的錄音,語音發送地點在鎮上,圖林推理只有警方和哈通家知道栗子人事情,循線追查後發現發送語音的人是一個中年男士,雖然他沒有發送錄音檔,但卻有勞拉寄的包裹,裡面卻是勞拉的左手掌。



■這個中年男士就是安妮的老公,圖林看了這個老公的手機封面圖才驚覺有危險的應該是他老婆安妮,趕到家中人安妮不見,但房子裡有掙扎痕跡,海斯決定派警犬去森林裡搜索,不過為時已晚。





■隔天早上,10/13,目前兩個案件的共通點是都是三十多歲女性,都是被鈍物重擊,刺穿眼睛和大腦,第一名被害者(勞拉)左手被截肢,第二名被害者(安妮)則是雙手都被截肢,那個發送錄音檔的手機是預付卡,而那個包裹則是兇手把包裹放在勞拉家門口被外送員發現,漢斯昨天有不在場證明,因此也能證明漢斯沒有殺掉勞拉,不過鑑識結果顯示,安妮命案現場的栗子人又有克莉絲汀的指紋,根據專家說明,栗子人大約一週到一年都有可能。


■艾瑞克接受訊問,海斯說到他家地上有乾掉血跡,原來那是女兒蘇菲亞不小心撞斷鼻骨的血,她被送去中央醫院,圖林發現和馬格納斯一樣接受治療的地方,醫生對這兩個受害者都認識,因為孩子都來這裡住院蠻長一段時間,但特別對勞拉熟,不過突然勞拉他們不再來,據說是有人向社會局舉報她疏於照顧馬格納斯,但醫生只知道是匿名舉報,而且他堅信勞拉是好母親,不會傷害馬格納斯



■警方說破壞車子的人就是寄送威脅信的人,但沒有被監視器拍到因此無目標嫌疑人,尼蘭德對他們告知栗子人指紋時,史汀也才知道羅莎有收到兩次威脅訊息,於是史汀回家後開始從新對克莉絲汀的案件重新查看,海斯拿到匿名舉報的信,舉報人要社會局把孩子帶走,信上還說家裡就有證據,但什麼都沒找到,於是海斯與圖林去勞拉家,圖林提早離開時發現有輛可疑車輛。



■海斯在馬格納斯的畫中發現一個工具室,地下還有著另一個地窖,裡面的擺設像是給孩子住的地方,還有台筆電,海斯想要錄影,卻被後方而來的黑衣人攻擊,那個然就是漢斯,但最後還是被他逃跑。








《栗子人殺手》第3集劇情

■羅莎發現史汀在重新看克莉絲汀的案件,兩人談到彼此都出都沒有去接克莉絲汀下課才會有這悲劇,夫妻倆其實還在走不出來。至於在漢斯地下室裡的筆電就是他對馬格納斯的性侵影片,這對所有警方來說都是很震驚的事實


■海斯認為這個兇手是想要殺掉繼父而不是媽媽,如果有人匿名舉報,又殺了勞拉,就因為覺得她是個壞媽媽,對為什麼連安妮也被殺?同時,鑑識組在安妮家不僅地毯上有血跡,還有浴室、溫室都有姐妹的血跡,這些發生意外的頻率太高,使得圖林起疑,然而,艾瑞克卻否認自己虐待小孩,隨後坦承有匿名舉報人報警和社工,但自己用律師去打發掉就結案



■晚上,圖林對賽巴斯汀坦承自己不能給賽巴斯汀想要的幸福未來,讓賽巴斯汀生氣地離開,不過圖林也在此時發現樓下有人在偷看她。



■10/14,星期三,媒體已經在關注勞拉與安妮的案件,甚至有匿名舉報人開始傳聞這兩案件是同個兇手,羅莎聽到這新聞後問了莉芙兇案組有沒有繼續找她,但得到的消息是警方聯絡社會局,並且有逮捕令,因此社會局部門都停擺。海斯去社會局找當初的社工,不過社工又以電腦當機找不到安妮報案資料,但以海斯的看法是這社工在找藉口推卸責任,因為現在發生命案,當時社工又沒有追蹤,造成悲劇



■圖林比較安妮和勞拉被舉報的報案案件,發現裡面都不斷重複「自私的婊子」「妳早該知道」,所以圖林認為如果下一個舉報又有提到這關鍵字,應該就歸納出是否有其他受害者或是之後的可能受害者,於是海斯要了過去一年虐待和兒童疏於照顧的資料,海斯也表示必須要再和羅莎談話,因為海斯覺得兇手會匿名舉報以及利用克莉絲汀的指紋栗子人,就代表這行為完全是針對局長





■不過找過一輪資料,都沒有看到關鍵字,圖林有挑出五個家庭不健全的檔案,經過海斯提問為什麼兇手不直接殺掉媽媽卻還要先舉報?圖林認為應該是想要給當局最後一次機會挽救但當局卻都沒插手,因此圖林從五份檔案中找出最特別的兩份,當中潔西的檔案被注意到,說到潔西常嗑藥,女兒奧莉薇亞就在旁邊。


■潔西跟女兒的老師亂搞完之後不小心被反鎖在賣場地下室,不過她也覺得有人在跟蹤她,海斯把潔西找來,但其實警方也不確定潔西是不是下個受害者,潔西認為匿名舉報只是班級上對她不爽的媽媽的舉報,不過海斯還是認為潔西是下個受害者的可能性很高。同時,警局開始亂成一團,因為媒體開始報導克莉絲汀可能還活著的消息(因栗子人上有克莉絲汀的指紋),甚至有記者找道史汀的家裡,這件事對史汀的心情大受打擊,還不小心打破克莉絲汀以前的作品,難過地對古斯塔夫大吼。



■海斯去到圖林家想要看找兇手的計畫,不過莉也問了海斯的個人背景,圖林才知道海斯以前有老婆,但在家中火災而死,警方設下大批的警力埋伏潔西家附近,圖林假扮潔西回到潔西家中,準備埋伏。



■史汀決定電視節目的採訪,他堅信克莉絲汀還活著,不過這對羅莎是個震撼彈,因為大家以為是羅莎安排的採訪,於是司法部長馬上要跟羅莎約談,然而,羅莎也並非完全放棄找女兒,只是怕失望比希望更大而害怕罷了。



■在潔西公寓這裡完全沒動靜,圖林在這時候也對海斯表示他喪妻之痛,也說到阿克索並非自己親生父親,是因為前幾年狀態不好,所以阿克索一直陪伴在身邊幫忙,而圖林也很努力想要回歸正常家庭生活,所以才會想要請調。此時,有個穿連身帽的男子進入入口,不過這個男子也只不過是尼可萊,而且他還是收到潔西的簡訊而來的(來我家,否則我把這些傳給你太太),不過寄件者是隱藏號碼,半小時前傳的,真正的潔西是在她借來的小屋,海斯認為大事不妙,因為現在的潔西有危險,果然,在警方趕到現場時,潔西已經被殺害,右腳被截肢








《栗子人殺手》第4集劇情

■隔日,鑑識沒有任何發現,資訊組也還找不出匿名舉報的IP,更不知道誰傳了性愛影片簡訊。海斯再次推理出這一切都和羅莎有關係,甚至發現克莉絲汀一年前失蹤的警方影片,在她書包旁就有一個栗子人,這也代表克莉絲汀的案件和現在的案件真的畫不清關係了


■里克斯被兇手給攻擊致死,尼蘭德誓言要抓到兇手付出代價,但同仁遇害讓局裡的一些人開始擔心下個遇害的搞不好會換成羅莎,而詹森法里克斯的死怪罪到海斯身上,尼蘭德並沒有怪罪海斯,反倒還同意海斯去訊問羅莎,然而,在羅莎這裡也因為史汀上電視的事備受首相關切,因此弗雷德里克建議羅莎快點發新聞稿說相信警方會迅速破案,也同時必須要阻止媒體臆測,不然政府和司法部門會有很大的壓力,不過羅莎並沒有馬上答應。



■警方來對羅莎問話,但羅莎說自己沒有與人樹敵,不過的確有提議過要將受虐孩子帶離原生家庭,可能有些父母覺得被背叛,圖林並沒有辦法從羅莎這裡得到什麼有用線索,不過羅莎反倒問到警方真的認為克莉絲汀可能還活著嗎?圖林也很坦白地說兇手應該是想要讓羅莎與史汀重燃希望,達到讓他們內心痛苦。



現在海斯他們準備要從羅莎就任時的安置案件下手,找到誰對政府或部門特別憤怒的案子,但圖林突然發現之前克莉絲汀案件警方影片裡的疑點,利納斯就站在人群中看著,報告上寫說有人密報,警方就去搜索利納貝的家,那也是從未註冊的SIM卡撥出的,詹森問到砍刀的事他都沒有承認,這影片是晚上6點7分,不過貝克說自己載著屍體北上的時間點以這時候,這也代表不可能分身,所以他被栽贓的機率很大。



■羅莎現在儘管冒著被開除的風險都不願意女兒的案件再次不聞不問,因此拒絕弗雷德里克要發表的新聞稿。在羅莎上了車之後,司機拉蘇利卻怪異地打電話給某個女生說警察保鏢人數太多,再等一會,而這女生還說「她沒有給我們機會,我們為什麼要給她?」





莉芙與羅莎正在找安置案件,莉芙說到之前有個案件是個護理師,她的孩子被安置還去跟媒體爆料,對當局作出嚴重指控,這案件是兩年前冬天一月二月時。圖林與海斯去審問利納斯,莉因為今天又要開家長會,圖林又不能去參加,圖林也內心對女兒很抱歉。


利納斯說到當初會駭入警方系統拿到克莉絲汀的檔案照片是想說可以幫助自己而在之前案發當天自己只記得想要去兜風,之後藥效讓他昏過去,並不記得有跟蹤克莉絲汀,並且是警方幫利納斯想起其他事情,像是鞋子上發現泥土,砍刀上找到血跡,只是為什麼利納斯要在許多不確定性下坦承犯案?其實他一開始沒有坦誠,只是醫生說他的病就是這樣,就好像事情一切都是大家說的這樣了。說到最後,利納斯竟然說著自己早就知道自己是計畫的一部分,有人利用他,甚至知道栗子人的事,他還說自己保證克莉絲汀跟那個人玩得很開心,這也代表利納斯知道真兇,當初駭進去的檔案似乎有著真兇感興趣的案件。



■詹森自己去羅莎通報的那個現場找兇手,說是一名女性班妮狄克疏於照顧孩子,28歲護理師,因為產後精神病,孩子就被安置了,她被送去精神病院,今年春天出院回到護理師工作崗位,從現場租屋處看來,這個班妮狄克並沒有放下,因為牆上全是關於羅莎的報導資訊,推測是和男友一起犯案,而那個男友被調查出來就是雅各拉蘇利。然而,現在情況危急,因為拉蘇利正帶著古斯塔夫去網球場,在史汀趕到網球場時已經不見古斯塔夫和拉蘇利的人影。





■10/2(星期二),警方佈下天羅地網和所有人力要找這對情侶。而莉突然對圖林提出想要去跟爺爺一起住的請求,覺得跟爺爺一起住比較開心,這消息讓圖林內心心碎。警局則是一直在調查班妮狄克與拉蘇利的背景資料,知道拉蘇利是退役軍人,在阿富汗兩度擔任過司機,資料看來沒問題,不過有些同事說他會發抖,在班妮狄克的日記中提到「比起那些帶走她孩子的蠢蛋,她這個母親優秀多了」,只是海斯一直認為應該要著重在利納斯講的那個兇手比較重要,不過被尼蘭德拒絕,因為尼藍德對他私自訊問利納斯的事情大怒,還查到海斯的精神狀況不好,於是將他與圖林分開行動。


■此時,班妮狄克不顧拉蘇利的勸阻,執意要殺掉古斯塔夫才能讓羅莎感受到失去孩子的痛苦,所幸是拉蘇利阻止女朋友。同時海斯原本要找拉蘇利的值勤時間,卻發現弗雷德里克很可疑,也在他辦公室發現這個弗雷德里克似乎私下一直在關注克莉絲汀的案件現況,和羅莎一家很熟,在14日那天晚上明明羅莎取消會議,不過弗雷德里克卻沒有通知他,似乎是在讓他枯等?因此這也代表拉蘇利本身有不在場證明,因為潔西遇害當晚他可能有不在場證明



■在森林裡發現拉蘇利和班妮狄克的租車,這裡有兩具屍體,一個是班妮狄克,另一個則是拉蘇利,詹森認為很像是班妮狄克殺掉男朋友然後自己割喉自殺,不過海斯認為搞不好有其他人幹的,不過事情都還沒釐清,馬上接收到尼蘭德的下令結束森林搜索結案,尼蘭德說這對情侶就是嫌疑犯,這讓海斯不能接受,連同羅莎與史汀都不能接受,因為現場沒有栗子人或是什麼關於克莉絲汀的線索,而古斯塔夫也沒聽到這對情侶講到克莉絲汀的事情。圖林在廢棄工廠這裡聽到怪聲像是在故意吸引著她,冰櫃裡找到受害者被截肢的部分,只是她給海斯的語音訊息竟然海斯沒有收到海斯認為兇手一定是在耍警方,讓警方認為已經找到偵破








《栗子人殺手》第5集劇情

■亞絲翠與托克、羅莎開心地做的栗子人,說要做出一家人的栗子人,羅莎的爸媽打算收留托克與亞絲翠,不過這是羅莎現在做的夢,她自己也不曉得為什麼會做這個夢。此時,因為羅莎選擇支持史汀,讓他們的政黨有點站不住腳,於是首相要求要馬上和羅莎開會。


■10/23(星期五),海斯已經準備離開局裡去到海牙,而圖林對根茲抱怨就算在冰櫃裡找到那些屍塊,也不能確定班妮狄克與拉蘇利就和兇殺案有關,可能是被栽贓,甚至工廠那裡也沒有克莉絲汀的指紋,更沒有栗子人,不過現在圖林也要換工作了,所以她也沒有資格再調查這個案件。不過在同事提醒說有轉寄利納斯感興趣的犯罪現場照片時,圖林再次對這案件一頭栽入,而此時的漢斯也被逮補。



■本來海斯已經要登機,卻在電子郵件看到同事寄的利納斯感興趣的照片,裡面有許多受害者的犯罪現場照片並且眼尖的海斯還看到有栗子人,一問之下知道這案件沒有檔案只有照片,時間是1987年的默恩島!在學校參加聖誕配對的圖林聽到老師說栗子有兩種品種,甚至還有亞種,依據生長環境,栗子外觀會有不同,這讓圖林想起這也是個關鍵點,跟根茲確認過,這些有克莉絲汀指紋栗子人是他們家種的,都是七葉樹,不過在勞拉、安妮、潔西的栗子人都是七葉樹亞種,這也代表不是克莉絲汀以前做的,而是最近做的,因此只要找出這些樹的種植範圍就能找到兇手或克莉絲汀



■羅莎與首相通話,首相要羅莎請假三個月,羅莎也才發現首相似乎是利用羅莎博取同情來贏得選票,現在惹麻煩了就出局,難過的羅莎已經決定好要對克莉絲汀放下,想要和史汀清理克莉絲汀的房間,但她在家中聽到怪聲,甚至在客廳裡看到一家人的栗子人,似乎想到什麼,她緊張地跑去部門調查一些事情,同時,海斯正前往默恩島要找約翰警官。





■海斯得到資訊,當時奧魯和他太太有農場,他們其實沒有喜歡小孩,但他們生活拮据知道領養小孩可以有補助,所以會領養小孩。奧魯太太在案件中在浴室遇害,原本大家以為奧魯逃走,不過在農場後面他用獵槍自盡,因為他的小孩和豬都被用相同的武器射殺,所以警方認為他就是兇手,而且警方也發現那對被領養的雙胞胎被虐待(還有錄影帶),他們還被關在地牢裡被逼著做栗子人,海斯懷疑當初的警察是被那個男孩給殺死


■羅莎看到客廳的栗子人之後想到之前常做栗子人的亞絲翠和托克,發現他們以前被性虐待和疏於照顧的悲慘真相,此時羅莎收到匿名簡訊,說著如果要知道克莉絲汀的下落就要去一趟,亞絲翠因為吸毒而進精神院,托克則是在十八歲之後就沒有地址也沒有資料, 不過查到同一家的領養小孩時發現羅莎當時也被領養。事實上以前羅莎和這雙胞胎相處過幾週過,羅莎無法與這對雙胞胎分享父母的愛,於是羅莎對養母說了托克的問題後,這對雙胞胎被換被重新安置到默恩島



■漢斯去托克以前同學的伊本家,發現托克的照片,托克的真實身份讓海斯震驚,因為托克就是根茲!海斯要尼蘭德去逮不根茲時已經來不及,他幾小時前就和圖林離開去找栗子可能的地方,於是他們去到默恩島,圖林與根茲聊天時,根茲談到莉的事情,說到圖林可以彌補莉,並說到好媽媽就是知道孩子的珍貴,而且懂得好好照顧、並且注意孩子安危的母親,不過這過程中圖林突然發現他知道阿克索的名字,這讓圖林開始懷疑根茲,然而,在路邊圖林突然找到真正的栗子,循線要去找到那個農場。








《栗子人殺手》第6集劇情

■圖林找到一間看似廢棄但事實上有人進出的房子,根茲刻意給圖林鑰匙進去,自己則是跟著進去並把門鎖上,圖林在這房子內找到所有犯案工具和案件照片,根茲先坦承自己殺掉這些人,之後就把圖林給迷昏過去。同時,羅莎也失蹤,因此警方找來史汀和他兒子到警局,史汀其實很崩潰,不過古斯塔夫還是冷靜地安撫爸爸。


■海斯看到其他警方傳來的根茲家照片,發現亞絲翠小時候的照片,手上還有栗子人,還站在栗子樹下,突然想到他剛剛查到過去1987年奧魯家謀殺案的那個栗子農場,覺得根茲可能是去到那裡。同時間,羅莎也趕到這個農場的小屋與根茲見面,根茲說到他在羅莎開始當社會局長為兒童發聲而上電視時他就買下這地方,根茲開始向羅莎介紹著他和妹妹被重新安置時送到的悲慘之家,最後在餐廳看到圖林,根茲要求羅莎一起重溫小時候要一起做栗子人家庭的時光,最後羅莎本想要偷襲,被根茲發現,於是被迷昏,綁在以前根茲與妹妹的地牢裏,準備要對羅莎截肢。



■此時海斯來到這間房子,圖林使勁地要對海斯求救,不過海斯還是被猛烈攻擊,根茲打算要燒掉這個房子,圖林利用方法掙脫想突襲根茲,但又被根茲攻擊,最後根茲放了火燒掉這裡的一切,海斯利用根茲留在地牢裡的電鋸鋸掉鐵窗逃出,不過圖林還是被根茲給帶走,根茲本來已經在想怎麼處置圖林,在圖林一番掙扎之下,根茲要圖林說出一個好理由,說服他不讓莉過上更好的人生,然而,在此同時海斯已經趕到,根茲無可奈何下打算開車撞死海斯,而圖林見狀轉動方向盤,造成車子翻覆,根茲飛出車外被樹枝插入心臟而死,結果也沒有問到克莉絲汀在哪裡,但接到一通來自亞絲翠的電話,但亞絲翠知道那是警方,於是馬上掛斷。





■尼蘭德說昨天打給根茲的電話來自波蘭邊境的碼頭附近,而他妹妹住的地方是根茲買給妹妹的家,只是鄰居都說只有看過亞絲翠一個人住,而根茲也一直在監視妹妹的家,因此現在警方和哈通一家都正在前往這住處想要找克莉絲汀,事實上都是亞絲翠在照顧克莉絲汀,亞絲翠被抓到時還要海斯轉告羅莎「告訴她父母我盡力了」,這也難怪根茲都會一直監視亞絲翠的家,因為怕克莉絲汀會被放走,果然,警方真的找到克莉絲汀,重回媽媽的懷抱。


■ 案件結束後,海斯也要離開,莉做了一張有海斯的家庭樹讓海斯笑了,心也暖了。坐了冤獄的利納斯也重獲自由,還可以得到高額賠償。








Netflix影集《栗子人殺手評價與結局》劇情案件解析(附關係圖):你鋸子鋸斷的不只是骨頭,你這個變態

其他人也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