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 妄想代理人前篇影評評價、劇情解析、夢告整理(第1~7篇):逃避只是一時的平靜



貼心提醒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追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妄想代理人前篇前言預告(無雷)






因為妄想代理人的片頭曲實在太洗腦,所以一定要貼,但在看這部作品時,片頭曲搭配的畫面已經訴說出一點電影的元素和人物組合,裡面都有每一話的重點元素,一開始看的時候並看不出什麼,但整個作品看完之後就像是在複習內容一樣~有點好玩。


《妄想代理人》日語:もうそうだいりにん,這真的不是一部很好懂的動畫作品,裡面的意義和劇情編排太強大,包括現實與虛幻之間,還有著人性的探討,原本我還很擔心自己看不懂(因為以前看今敏的《盜夢偵探》完全看不懂…,所以要看《妄想代理人》的時候覺得有點怕怕的
),但看完之後好感謝自己的右手食指有點下播放鍵啊!!!!!好看到炸!雖然過程真的很難懂,我也是看一下、停一下、想一下,然後嘗試自己分析,竟然在編劇導演的帶領下,主軸議題非常清晰,佩服自己看得懂啊XD~


我自己覺得這不是一部好嗑的動畫作品,但我可以肯定的是這部作品絕對是非常棒而且深奧到會令人起雞皮疙瘩的作品!《妄想代理人》於2004年2月2日開始在WOWOW衛星頻道播出。全13話,這是今敏導演的第一部也是唯一一部電視動畫。


《妄想代理人》IMDb評分為8.1 / 10(本作品即時分數這邊請),Netflix已經上架「前篇」、「後篇」,把十三話都集結起來成為兩部電影,加起來應該也有將近五小時篇幅,每一話都各自代表著意義,因此在看的時候觀眾會一話接著一話看下去,想要知道所有真相,我不得不佩服今敏導演敘述故事的功力如此高深(我後來去查他的資料發現他已經過世了!),這樣厲害的動畫是不是也真的只有日本做得出來!總之,這作品超級推啦!一定要入坑!by 妄想代理人影評評價


註:本篇是《妄想代理人前篇》的內容而已喔~後面還會有一篇「後篇」的內容。










妄想代理人前篇評價、劇情解析、夢告整理(第1~7篇)



這次的心得文和一些劇情解析我會依照每一篇的順序來寫,這樣看起來比較順,劇情內容也必較好搭,並且我也有整理出每一話的「夢告」,我是不懂「夢告」翻成中文的意思,用google翻譯是直接給我「夢」的意思,每一話之前都會有「夢告」出現,老爺爺(長老)也會說出接下來的一話將會發生的事情。


「抱歉我在塞車,會晚點到」

「這不是我們的錯,是客戶要求這樣做的」
「我不是故意忘記的」
「我工作真的很忙,你以為我就不麻煩嗎?」
「當時真的別無他法」
「我不清楚,我也很努力啊」


一開始非常有現代忙碌於工作沒有快樂的社會景象呈現,緊繃的日常和氛圍,電車上擁擠大家都只跟手機中的別人講話而沒有互動,從上面這些話語來看,整個社會情緒就像是很「負面」一樣,這也是在新聞報導中有來賓說到「現代社會中最扭曲的部分遭到壓抑」。by 妄想代理人解析








●第一篇:少年球棒登場


■ 小月(鷺 月子)正在設計出一個可以爆紅的公仔,並且要超越公司之前被創造出來的搖錢樹「瑪洛米」,被主任給催交角色設計的時候,小月嗤之以鼻地回答「我也想要有魔法」,月子這個角色在我看來是象徵著一開頭那些為生活而內心被困住的上班族們,擁有想要心想事成的生活。她回家時被一個人攻擊,說到像是拿著棒球的小學生攻擊她,資深的警察(豬狩)說到「妄想的暴徒」。


然而,小月發生被攻擊的地點是在哪裡?看起來有點像是那個老人住院的地方,因為他在這裡的停車場寫一大串公式(他住院,可以出來的地方就是這裡),而且當時看對面公車時也剛好看見小月,之後小月就發生事情,這也難怪,看到後續小月家的名牌是510,那也就代表老爺爺早就知道小月會出事,難怪他會看到公車上的小月。







當發生這件事時,觀眾也可以看到編劇導演安排出一些人對這件事的看法,像是說著「死小孩幹的案件,他們應該要被痛扁一頓」、「真白目,暴力行為,在電玩裡面玩玩就好」。當中在網路留言開始負面說「一下就穿幫的謊言,兇手是小學生,兇器是金屬球棒」「你這麼想紅嗎?大騙子」「自導自演,放羊的少女、蠢女人的獨角戲」,這一段也顯現出社會對別人成就的眼紅,不是關心而是酸葡萄心理,結果造成小月隔天就出院回去公司畫畫


在公司中也令同事討厭,因為大家嫉妒她,當中一個同事說「我才不管她是什麼人氣設計師,她最會設計的是自己的形象吧」,這句話讓我最印象深刻,因為我總覺得瑪洛米被小月設計出來的是小月內心中想要被慰藉的心理,在醫院中瑪洛米對小月安慰和鼓勵。還有一句是「她會受傷他應該覺得很不錯吧」,這讓我想到小月一直設計不出下個爆款人偶的壓力,那她應該內心想著如果可以逃避就好,因此就被球棒少年攻擊



■ 川津明雄先生:一位專挖新聞的人,因為撞到一個癡呆的老爺爺(那個長老),付不出老人的賠償費和住院費,但他個人應該不是陪不出錢,而是態度惡劣,因為警察看到他時還說「來檢查心有多黑嗎?」而他自己也說撞到那老頭算我倒楣。



在他一直糾纏小月的時候也被攻擊,但這就像是一種心想事成的感覺,因為那時候小月被川津追著跑,心裡一定是想著這男人為什麼不走開,呼應到那球棒少年隨後還對小月說「我回來了」,這一幕就讓我想到這球棒少年很像是被「妄想」出來的,並且搭配著小月一開始對主任說「我也希望我有魔法啊」~



遊民老婆婆:在案件發生後就消失不見了,但川津先生卻在那遊民老婆婆的帳篷裡找到小月被攻擊那天所掉的畫,她在狐塚城腦中的遊戲裡的角色是知道心魔真面目的米傑特族老婆婆,聽說心魔不是這世界的生物。by 妄想代理人分析








●第二篇:金色直排輪

第二篇夢告

兔子在月亮的陰影處蹦跳,黑色兔子的紅色眼睛看向地平線的何處呢?爬上岸的魚被牛踩真的不得了,蝴蝶所處的龍宮是最遙遠的夢境,黃昏時分牛偶然被牽走,金色狐狸咧著嘴笑,未完待續…。


鯛良優一(阿一):每天上學都穿著金色直排輪,成績運動都是第一,人氣也是第一,精英中的精英,眾人崇拜的英雄,結果在某天早上開始,同學們開始疏遠他,原來他被同學認為是球棒少年,但他卻覺得大家蠢到極點,因為他可是要競選未來的兒童會會長,不過越來越多排擠和背地裡被講壞話。


牛山尚吾(大牛):轉學生,也是要競爭兒童會會長,阿一對他很有戒心,認為是牛山在散播他是兇手的謠言,引起小一本身內心的黑暗。



蝶野晴美:是阿一的家庭教師,不過比較像是阿一的心靈綠洲。



阿一的故事就像是老人所說的這段夢境一樣,魚代表的是阿一,牛代表的是大牛,蝴蝶代表的是家庭教師,金色狐狸指得是球棒少年。







發生在阿一身上的事情就像是惡夢一樣晴天霹靂地轉變,不僅是他自己無法澄清自己,身旁所有人對他的態度完全沒有搞清真相就跟風排擠與霸凌阿一,而他常常會想像著自己未來鋪好的路,像是當上兒童會會長,警察可以幫他洗清罪嫌就不會被霸凌,這樣生日會又會受歡迎,最重要的一點是我覺得他內心已經是想要幹掉大牛,並且讓大牛被霸凌,結果事與願違,因為警方的訊問造成反效果,阿一也丟掉那雙直排輪。


結果就因為內心的怨恨,讓阿一內心想著只要大牛被攻擊不見就好了,果真願望實現,但這時他衝上前去追那球棒少年時,竟然看到自己的影子。看到阿一的故事,球棒少年轉身的那一幕,也讓我確信著球棒少年是人類壓抑的內心中被野放的自己因為太多怨恨與壓抑,所以妄想出這樣的球棒少年。然而,也因為阿一內心一直想要報復,雖然願望達成了,但這個願望卻是反噬到阿一身上,因為內心的罪惡感越來越深,恐懼也越來越強烈。



為什麼最後出現一幕是球棒少年攻擊阿一?因為此時此刻他只想要逃避,因此想要離開這個世界,所以在夢中他很想要逃避,儘管這只是夢,但卻實現,因為阿一內心中想要澄清自己不是球棒少年的願望,因此球棒少年讓阿一也被攻擊,這完全能洗清阿一的罪嫌。by 妄想代理人解析








●第三篇:雙唇

第三篇夢告

接著,象牙塔中的牽牛花,夢話就只是萬花筒,白晝吸收了燕尾蝶,尾翼被撕裂扯碎,暗夜裡浮現的雙唇,一呼即應的金色鞋子,彼岸對面的渡船。


瑪莉雅(蝶野晴美):性交易的女性,但她是阿一的家教,在一通電話裡她在與另個女生爭論著自己就是晴美,但對方說那是冒牌貨,原來與她對話的是瑪莉雅,這一段的對話在我看來有點像是晴美內心中的兩個人格在找認同,不知道哪個才是真正的自己(果然在心理諮詢時就是這樣的劇情走向,連同在電話答錄機的瑪莉雅留言都越來越少了,也代表這人格漸漸地消失)。


然而,本來晴美都已經跟瑪莉雅說再見了,卻沒想到瑪莉雅還私自接客,甚至是連晴美本身都不知道,這套用到心理學就是人格分裂,瑪莉雅人格沒有消失,而是沒有和晴美對話,因此當瑪莉雅出現時晴美並不會知道。


可是,哪個才是主人格?是瑪莉雅本身還是晴美本身?兩個都想要被解放,但是這種人格分裂的病症,其中一個想要解放,另一個就必須一起受傷,因此球棒少年的出現,把瑪莉雅人格給打碎








●第四篇:男子漢之道

第四篇夢告

接著,古寺裡響起了鐘聲,然而白日充耳不聞,一千零一夜之後的百折不撓,金黃狐狸哭了起來,踩高蹺的獅子騎在馬上飛越過寬頻。


蛭川先生:這個巡邏員警就是和晴美有關係的恩客,瑪莉雅還叫他是爸爸呢, 他正在蓋他夢想中的房子,是為了家人而蓋,吹田會從這巡邏員警口中得知目前晴美沒有說出自己是應召女郎的事,這吹田會應該是提供應召女郎事業的公司(半田是蛭川的朋友),因此用錢收買他不要說出去,而蛭川的房子也是半田出資不少錢而蓋的。


之後蛭川被半田的家人(真璧)威脅要給半田的結婚紅包(要價兩百萬),所以蛭川為了要錢而去搶別人的錢,然後又被真璧給威脅要越來越多錢,無法回頭路就是男子漢走的路,在蛭川內心中就是秉持著男子漢之道,男子漢就是孤獨的一匹狼,盡本分地做好男人的本份,不過蛭川是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他人的不幸之上, 所以為了妻女的幸福,必須有人承擔份不幸。



但是最後蛭川去搶了無數人的錢,最後自己被罪惡感、心虛給淹沒,因為蛭川也控制不了自己那熱血沸騰又扭曲的男子漢之道,內心湧現「誰來阻止我?」,所以就被球棒少年攻擊了,不過蛭川卻沒有受傷,反倒是抓到球棒少年,就這樣這個莫名其妙的男子漢成為一個英雄by 妄想代理人劇情分析








●第五篇:聖戰士

第五篇夢告

在紅色光芒的指引之下,現在與過去的分叉路口,令人吃驚的日之丸櫻花扇(那個火柴盒),不知何時在灌木叢中,公主被邪惡所控制,用神聖的劍敲門,打開之後大吃一驚。


狐塚城同學:看到這一集讓我愣了一下,前面幾集都讓我覺得我球棒少年是個幻想(後面會有翻轉),不過這一集他卻是真實存在的國中生,然而,他為什麼這樣說?「如果我早點發現的話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了,還有好多人等著我去拯救,我必須去戰鬥,我是被選為去打倒心魔的戰士」,但是他講到的「心魔」與我之前的推理一樣,他是幫人實現內心中渴望的人。


「我收到神諭」,這個少年現實與虛構混為一體,他口中所講的聖戰士接受到大師的指示往北方前進,為了打倒心魔,從漆黑的洞穴內傳出心魔的氣息,他所講的漆黑的洞穴我覺得指的是人類內心中的心魔,在每個人類心中最深處總會有個渴望的事情,但卻又礙於整個大環境和不敢說的情況下隱隱呻吟



有心魔的人會因痛苦而散發紅光,我覺得這個狐塚城同學所講他會攻擊牛山同學的過程細節(虛構)和豬狩警官所講的過程細節(真實)都不謀而合,這也在告訴觀眾狐塚城同學所講的並不是假的。而心魔會附到附近的人身上,這也能解釋到這些被害者人中的生活圈都有重疊性的原因。



第五篇的橋段真的很像是遊戲,狐塚城就像是在破解遊戲一樣,把虛構放到現實中在闖關,然而,人生和社會本來就是遊戲,這樣的故事設定融合真的很不錯,而那個大師就是在現實世界中的那個老人,第五篇中心魔所掌握的事飛翔公主,也就是現實生活中的晴美。



但我又覺得狐塚城同學口中的聖戰士遊戲又像是在隱喻著人類的內心世界
,心魔可以有各種不同的形象和攻擊能力,就好比是每個人心中不一樣的內心世界,這部作品就我自己理解很像是人類內心中的小劇場還有內心掙扎具象化。








●第六篇:直擊的不安

第六篇夢告

事件的重心正從伊豆半島北上,當月光和朝露消失,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回應遙遠的呼喚,金色鞋子將走向何方?但願明天是好天氣


妙子:是遊民婆婆的孫女,遊民婆婆非常想念孫女,小時候家裡窮,妙子的爸爸開公司也倒閉,家裡四分五裂,現在孫女在都不知道,以前的妙子說要當爸爸的老婆,所以一直很喜歡喊著爸爸(這一點就令人想到蛭川了,因為他找應召女郎都要她們叫他爸爸,而且他還有蓋房子),妙子在高中生活某天發現父親都在對她偷拍,就這樣她愛的爸爸讓她心碎。


在妙子想要跳河自殺時,卻看到河中已經有一個自己展開雙臂像是迎接自己死亡一樣,但那卻是遊民婆婆的臉蛋,這一篇的妙子,有點令人覺得好奇的是這個遊民婆婆和妙子有什麼關係?而遊民婆婆是在指引這些有著強烈心魔的人方向嗎?



妙子高中時期絕望地說到「我要讓你的幸福變得一切歸零,變得空空如也」,當時颱風過後家被沖掉,什麼都沒有,這是妙子內心中當下的最大願望,最後連同小月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就像是一種救贖一樣,忘掉自己是誰,就不會被父親的噁心行徑給困在內心中


為什麼小月看到垃圾堆的遊民婆婆似乎覺得有點反應,遊民婆婆說小月被攻擊時當時根本沒有人,從頭到尾只有一個人。我想這也難怪遊民婆婆是個本身就可以看見心魔真面目的人(因為狐塚城口中的婆婆就是遊民婆婆),而小月被遊民婆婆說是小月自己拿棍棒打自己的腳,我覺得遊民婆婆講的是真的,並且也搭配到每個人心中想要擺脫的痛苦,因此利用傷害自己的方式得到解脫


而現在的小月用傷害的方式讓自己逃避自己心魔,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小月在資深警察面前被攻擊時根本沒有人,只有小月自己像是被打了就暈過去,然而,在我們看不見的世界中或許真的有某股力量(或是自己心裡的某種力量)在拯救我們內心中的心魔。by 妄想代理人劇情解析








●第七篇:MHz

第七篇夢告

若在直覺和科學之間側耳傾聽賢者之言,如果循著狐狸的足跡尋訪,將見到一大片彼岸花的花海,歡迎光臨名偵探,這份招待是一點小心意。


小月醒來第一句說的話是「他來了,少年球棒」,


我可以懂豬狩的理論,他推論出小月是自己因為內心中想要逃避現況而傷害自己讓自己得到暫時的解脫,所以搭配到遊民婆婆的說詞是她只看到小月自己一個人拿棍子打自己的腳,所以在之後就有著狐塚城同學當起模仿犯來攻擊別人。



然而,狐塚城只說自己只有攻擊牛山和大叔,其他都不是他做的,也就是代表以下的人不是狐塚城做的,而這些人我在猜的確是和心魔有關,在精神上有壓迫:

  • 小月:交稿壓力
  • 阿一:被霸凌壓力(同時也發生:胖子,狐塚城攻擊)川津:被被害者勒索
  • 晴美:人格分裂壓力(同時也發生:蛭川,狐塚城攻擊



馬庭看到的老人,還有夢中那穿牆術,像是在述說著引領馬庭相信虛構和現實世界可以穿梭一樣,連同這老人魔術師都能夠分身
,然而,這對馬庭來說是個很震撼的提示,因為如果真是他所體悟的這樣這些受害者都幻想出一種方式來逃避自己的現況作為解套,這也代表有兇手,也代表沒有兇手,因為兇手不是實體,而是內心,但這心魔又好像存在一樣,虛虛實實之間跳脫我們對兇手的既定印象,也讓心魔更具體化



他既是一個人卻不是一個人,隨時隨地會出現在走投無路的人身邊,他依然逍遙法外,少年球棒還存在某個地方」,最後少年球棒把狐塚城打死,而這下豬狩和馬庭終於看到球棒少年的真面目,也親眼看到他穿牆而過,前片就留在這個斷點,告訴觀眾少年球棒是真到存在,但他卻不是人,而馬庭就像是可以感受到一切一樣,把收音機頻率調到某個頻率,似乎可以接手某個訊號。by 妄想代理人劇情分析





其他人也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