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午夜彌撒》評價與心得、結局:有時做自己的救世主是可以的



貼心提醒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追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Netflix《午夜彌撒》劇情(1~8分集劇情):這是神還是怪物?神蹟與怪物的一線之隔?




午夜彌撒劇情與預告


《午夜彌撒》Midnight Mass為Netflix新上線的一部驚悚恐怖影集,《午夜彌撒》由《鬼入侵》的團隊打造,有看過《鬼入侵》和《鬼莊園》的觀眾都會知道這團隊在恐怖呈現手法上和一般的的恐怖片非常不同,會讓你有種你看得的鬼不是鬼,但你看到的人卻是鬼的強大後勁。


然而,這次的《午夜彌撒》雖然也是和超自然與恐怖元素有關,總體來說這部劇不是專門在賣弄恐怖與驚悚的畫面,其實劇中要給觀眾的思考點和反思遠比那些驚嚇畫面更多,這部劇雖然是鬼入侵的團隊打造,但事實上手法以及內容都和《鬼入侵》《鬼莊園》很不同的風格。


個人看完後覺得《午夜彌撒》和《鬼入侵》《鬼莊園》背後的恐怖截然不同,這次導演Mike Flanagan也只用7集的篇幅就述說完故事,我自己是覺得《午夜彌撒》和前兩部作品相比在恐怖上沒有想像中得完美無缺,可是我覺得這次劇組有了相當大的突破,特別在許多議題上下足功夫:死亡、信仰、內疚、成癮和權力的影響、自由意志議題反思,這是我們在《鬼入侵》《鬼莊園》看不到的,我想也是團隊給觀眾不一樣的恐怖片


個人還是覺得《午夜彌撒》這部影集有著棒的表現,至少在議題的探討上很紮實,不空洞,《午夜彌撒》IMDb評分為8.1 / 10(本劇即時評分這邊請)。如果你是期待這部劇會像《鬼入侵》《鬼莊園》一樣充滿嚇人的片段,那你會失望喔~因此不要期待錯誤。並且提醒大家,前面三集的劇情非常緩慢,看到我一度有想要棄劇,但撐到第四集之後就海闊天空,甚至欲罷不能!因此前面需要耐心一點~










午夜彌撒評價心得



●穆斯林與基督教的關係


我對於穆斯林和基督教的起源不是太了解(以前沒有好好念書歷史很爛),但從劇中大致上可以知道源頭都是同樣的耶穌,就好像是被分之出來了一樣罷了,因此在基恩小姐和警長兩人之間的關係,可以看得出警長對基督教的包容,但是對於基恩小姐硬是要小孩去接受基督教反倒像是強加灌輸耶穌的概念。


警長和基恩小姐兩者之間就像是以前穆斯林與基督教分歧時的情況一樣,警長說的那段「穆斯林相信耶穌是上帝的先知,但我們也相信,在耶穌時代之後,由於人類的的關係,人們改變了所認知的最後分歧」。這番話其實就是貫穿整個核心概念,在第二集中播下這顆種子,慢慢發芽,成後面關於人類對宗教想法不同的橋段。


所以我很喜歡警長說的一段話「我們相信《聖經》的確包含一些神的原話」,這也就是說其實所信仰的神不一樣,可是道理都是一樣的,其實這想法有點讓我覺得呼應到萊利所講的「神其實無所不在」,因為講的道理都一樣,但就是所信仰的對象不同罷了,所謂的神我想應該算是「心中的信仰」吧~而不是那個具體的對象。


反觀我覺得穆斯林對神的信仰比較理性化一些,我覺得也是因為警長的太太經歷過病痛折磨,知道神不是會一直有奇蹟,也不是這樣做事,因為神不會有私心與偏差,不會選擇要救誰、拋棄誰,這樣的理念對照到保羅神父的神蹟是來自於天主天使時,完美呼應到天主天使並不是一個該存在的神,因為它會傷害人。

關於基督教和穆斯林的關係可以看推薦閱讀,也比較好了解劇中為什麼警長和基恩兩人的理念會不合 ➜ 兄弟鬩牆:基督徒與穆斯林的千年糾葛








●宗教在島上居民和萊利內心中的模樣


麻煩你順便問祂一下,為什麼祂每次都帶走無辜的人,酒駕的廢渣卻只傷到皮毛?」這句話馬上打臉男主角的禱告,但這句話卻是改變萊利對於宗教的疑惑以及像是醍醐灌頂般,因為在出獄後,萊利要被安妮帶去島上的教堂時,萊利有說「我和以前不一樣了,那不再適合我了」。


為什麼萊利會說到這句話?看到第一集新的神父出現我才想通,因為萊利內心想要透過上帝去告解自己內心的罪,但卻沒有用,而且他也在自責上帝當初在車禍帶走的不是他自己卻是無辜的那個女生,所以我覺得萊利並不相信宗教,而是不敢面對自己的罪。


這部劇有個重點就是「宗教」,不管是宗教之間的對立(基督教與伊斯蘭教的仇視),還是從安妮與艾德對教堂的嚴肅態度,都強調著宗教對這小島上的人民心中是多們深植於心,這也是為什麼艾德會生氣沃倫和萊利兩人在餐桌上開教堂與主教的玩笑。


然而,為什麼有些人的心中對於宗教會很虔誠?我自己是認為宗教是一種心理層面上的寄託,因為生活的不如意、受挫、不安心,就會讓人尋求一種安心和贖罪的窗口,安妮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但對萊利來說,他有說到他讀了一堆宗教的書之後,發現上帝是無所不在的,所以變成一個無神論者,我覺得萊利自己會有這樣的領悟比較像是上帝是存在自己的內心中,在心中給予你力量,而不是透過儀式的方式來與上帝有接觸但這也牽涉到一點人類的心理,宗教是給自己一種正能量的存在,如果內心有著正能量,就會跨過自己內心中的那個過不去的檻





所以當萊利說到自己很沒有意義地活著,甚至覺得不配活著時,艾琳給萊利的建議是「等到暴風雨過後,你會看到明天的樣子,找到新的目標」,我覺得這就是一種上帝的概念,也符合萊利說得「上帝無所不在」的道理,我自己看完這部劇覺得上帝不一定非得要是「神」,也可以是身旁每個願意幫助你的人,又或者自己內心中那個讓自己釋懷的救世主。


我挺喜歡這部劇講到每個人心中所認為的「神」(本劇並不是直接提到這觀點,而是透過種種的橋段來隱喻這觀點),神本來就沒有所謂的具體形象,但祂卻可以在人們心中佔有一個重要的地位,艾琳說到自己認為死後世界的天堂以及神,對比萊利認為自己死後世界就這樣跟著肉體消失於世界中,看到最後我會覺得這島上的人們並沒有看過真正的神,也不知道所謂的神的真面目,所以天主的天使出現之後,顛覆他們所認為的神的形象。


這樣的對比之下就像是在說明你平常所信樣的宗教、神真的是神還是僅是盲目地追隨與相信?本劇並不是強調信神和不信神的爭論,而是在引導觀眾在信神的時候你如何可以理性選擇,並且可以判斷神在你心中的地位與存在是如何,而不是一概接收神給你的旨意。








●小島的怪異與懸疑


這個小島上第一集就顯得怪異,尤其是北島,據說有鬧鬼,甚至透過沃倫和朋友們在北島的經歷告訴觀眾,北島莫名其妙有一大堆貓,也不知道是怎麼存活與繁殖下來的貓,沃倫甚至在這裏看到一雙眼睛。


這個小島的氛圍其實很沒有生氣,人口只有一百人的小島(本來還有幾百人),這裡房屋老舊,就算搬走也沒有打算要賣掉(又或是沒人想要搬來這裡),並且安妮有說父親艾德如果沒有工作錢就不夠用,並且是靠天吃飯,也因為漏油事件後,去海上捕撈也只能在特定的日子去,成為被政府莫名其妙規定而限制討海的可憐人,這也帶這些個小島的人們對於未來還有人生沒有太多的希望和幻想,這也是為什麼一個神父帶來的奇蹟會讓所有人都深陷下去。
這一點就像是現在的萊利一樣,回到小島沒有任何目標,自己什麼都不是,也沒有未來,甚至不知道怎麼找工作,變成一個沒有意義地活著。


人在最沒有希望的時候最會仰賴神與宗教,因為內心需要一些慰藉與力量來扶持自己度過黑暗,我想這也是為什麼編劇這樣設計這個小島,也讓這個小島上的居民在神蹟之後像是看見人生的希望浮木一樣緊緊抓住不放


北島沖來的貓屍體,警長發現這些貓的脖子斷掉、頸部撕裂,但詭異的是海灘上和這些貓都沒有血跡,這一幕聯想到第一集的時候有人在北島像是把貓都殺掉的畫面與聲音,不僅讓人想到這或許是「人為」。後來在揭開保羅神父的真實身份之後也呼應到第一集暴風雨後死貓被從北島沖到海灘的景象,那時候警長還有說這些貓完全沒有血跡,連同沙灘上都沒有,這也代表這些是那個天主天使把血吸乾的殘骸。


在小島上發生一些怪異的超自然現象在前三集有著很棒的鋪陳,一直會引發觀眾對這些超自然現象的好奇和來源。








●神的旨意或是人的盲目?


到第三集最後揭曉,這些異象是保羅神父帶來的,但基恩小姐這角色是完全地被宗教所蒙蔽該有的道德和秩序,將神父殺掉喬的事情利用神的旨意來解釋,並且說韋德這個不遵守神旨意的人就必須處死,也說保羅神父是靈透過他的身體對喬做出這些事,說實在的這有點像是情緒勒索,就像是基恩小姐說要天主把奇蹟收回讓莉莎再坐回輪椅那樣。


基恩小姐在我看來就像是被宗教給蒙蔽一樣,深陷其中,我覺得這一方面是在說基恩對宗教的前程和信仰,可是另一方面卻也在象徵著這個角色在宗教中失去自我,宗教可以是人生低潮的浮木,但不應該讓宗教去掌控你的思想


我覺得基恩和一般社會大眾的想法對比之下,就好像是保羅神父自己說的那樣「酒本身沒有好壞,關鍵在人,全憑一念之間」,因此套用到宗教或是神,宗教與神本身並沒有好壞,但關鍵在於人,有人會扭曲,有人會理性接觸,有人會不相信等等,如果內心對神的旨意已經歪掉,那做出來的行為也會跟著歪,就例如基恩對喬的死想要掩蓋的行為就可以知道。更合乎警長所講的「穆斯林相信耶穌是上帝的先知,但我們也相信,在耶穌時代之後,由於人類的的關係,人們改變了所認知的最後分歧」。


而這個保羅帶回來的神也讓居民們產生分歧,基恩認為這是神的旨意,因此利用自己的話和聖經裡的理論來套用,變成是一件合理化的事情,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是這樣認為。








●保羅神父的神秘和來歷


保羅這個神父在《午夜彌撒》這部劇中佔有很重要的地位,他貫穿與集結整個島上居民的心,但他的萊利卻讓人很好奇,不知道他講的是不是實話,也不知道他所謂的神蹟是不是真的神蹟,看這部劇時我一直在想著他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


他這個角色我一直在想到底編劇用他來表達什麼呢?象徵著一個會有神蹟的角色?還是背後有著不為人知秘密的角色?他在告解室中說著「掃羅曾迫害基督徒,曾是教會的敵人,他前往大馬士革將基督徒圍捕入獄,但接近大馬士革時一道強光將他擊倒在地因此失明,同時聽到耶穌對他說話,幾天後他雙眼掉下鱗片,從此成為基督的信徒,後來成為使徒保羅」。


這樣一段話讓我覺得有點像是在影射著保羅神父是使徒保羅呢?從莉莎開始可以走路時,保羅的身體就有著異樣,像是生病,總不免會讓人覺得保羅具有神秘的力量,與普魯特主教有著什麼關係。


果然,第三集的最後告訴觀眾這個保羅神父親眼經歷神蹟之後他更對神更為虔誠和相信,他相信自己走進去的那洞穴是座古老的教堂,藏著天使,這也是為什麼他會為自己取名為保羅的原因,因為門徒保羅也是歷經過神蹟後而成為虔誠的基督徒。








●是神蹟還是怪物降臨於這小島?


如果有看過鬼入侵團隊的觀眾就會知道,這團隊不會刻意把一堆靈異的元素放好放滿,反倒是在出其不意以及小地方會呈現靈異畫面,因此對於本劇想要看到滿滿的鬼怪畫面就會失望(因為通常久久才一次),但我很喜歡這團隊在呈現靈異的手法,因為這導演喜歡強調的是人與鬼魂之間的關係,並且讓觀眾知道有些鬼是真的,但也有些鬼是人想像出來的。


關於那雙居民們無意間看到的眼睛在第三集的最後才揭曉,是隻怪物,因此這也搭配到第一集的喬說他在天空中看到有像船槳一樣大的翅膀在飛,也能把前面幾集黑暗中的那雙眼睛都串連起來,還有阿碗哥被攻擊的畫面,這隻怪物跑到這座島上,是因為跟著保羅神父(主教)來的,比較像是透過附在主教身體或靈魂深處並且小心翼翼地來到島上。


不過從第三集最後內容看起來,主教被怪物攻擊過後本來快要死掉,在祈禱時說出「天使」兩個字,這怪物就像是耶穌一樣給主教喝它的血,隔天,主教整個年輕化,事實上這個保羅就是主教本人(難怪莎拉在復活節慶典那天有說保羅很像以前的普魯特會一直盯著她看,因為根本就是同個人,而莎拉的母親在窗邊說看到主教就是保羅)。


因此神蹟是真的?是的,是真的,但不是神父的神蹟,而是那個天主的天使的神蹟,只是這個怪物是有神力的生物,但也同時會取人性命的怪物,因此在島上一些怪異的事情發生像是那雙眼睛和萊利在暴風雨中看到的主教身影是真的,而且這些都是保羅本身,攻擊阿碗哥的人看來也是保羅(主教)。





為什麼這個小島上的人都可以有神蹟,病痛就像是不翼而飛一樣?看了幾幕保羅神父都會在象徵是血的紅色液體裡倒入「天主天使的血」,沃倫以前就有看過一幕,而第五集時又有一幕,神父拿的那個瓶子也是第四集結尾時上帝天使用自己的血裝滿的瓶子。


因此在本劇中會一直看到教堂彌撒中一直在領聖體餐,大家都喝了那摻有天主天使血的液體,只有萊利沒有吃也沒有喝。喝了天主天使的血就會痊癒,慢慢變得年輕,這就對照到主教當時被攻擊快死掉但喝了這天主天使的血而痊癒還變得年輕一樣。所以觀眾護發現這些神蹟都是發生在人體健康身上(例如麥翠德不再失智、莉莎可以走路、艾德不再腰痛、安妮老花好了等等),而不是顯像或是其他方式的神蹟。


而最後我才看懂這個天使是被保羅神父用那個大箱子裝箱而來的啦!我一直以為是天使自己飛來這個小島咧!事實上這苦難的發生也是神父自己過不去的檻而來的,因為他對萬物失去生命(尤其他八歲就死掉的姊姊)的死亡感到很恐懼,他對姊姊的死放不下,才會一直被這感覺給吞噬,因此在自己經歷過這死而復生的經歷後,一股腦就這樣被迷住,身為神職人員的他認錯把怪物當成神,因此將怪物帶來島上。








●萊利的愧疚和自責揮之不去,就差內心如何跨過和排解


第一集中出現了三次萊利對那個被自己害死女生的恐怖景象:

  • 車禍現場,那女生斷氣之後直盯盯地看著萊利,眼睛沒有闔上,這一幕對萊利來說非常衝擊。
  • 入獄第一天,萊利躺在床上,看到的也是這女生死前的慘樣。
  • 回到家鄉躺在床上第一天晚上,萊利又看到這女生出現在面前。


雖然這看起來像是鬼魂一直跟著萊利,但我自己解讀則比較像是萊利內心中的愧疚以及自責,這就像是烙印在心中一樣,沒有辦法擺脫的罪惡,到哪裡都一樣一直糾纏著自己,我想這也是為什麼萊利會對艾琳說自己根本不配活著。


酒本身沒有好壞,關鍵在於人」, 我挺喜歡保羅在匿名戒酒會裡對萊利講的那段,每12中有1人會成癮,12在聖經中很常見,酒這種東西沒有好壞的東西,對那個人造成巨大的痛苦,天主會將這痛苦轉化成美好、有意義 的東西,苦難也是一種恩賜,全憑我們一念之間怎麼面對、怎麼反應」,我覺得這一段就像是保羅引導萊利可以對自地餓內心寬恕與不糾結,過錯已經產生,但就是看你怎麼去面對這個過錯。


然而,本來我還覺得萊利對自己的過錯很鑽牛角尖,但看到他第二集對保羅神父所講的那段「我殺了人,上帝放任這一切發生,就像我們眼睜睜看著這麼多人跌入無底深淵卻無動於衷、視若無睹」,我可以懂萊利內心的混亂是因為本來的他是很虔誠的人,但因為這個過錯的發生讓他很茫然「為什麼上帝要讓這件事發生?」





事實上我覺得保羅神父和萊利兩人講的都沒錯,但兩人沒有交集點是因為保羅神父講的是「事情已經發生,現在你要面對苦難以及解決它」,可是萊利糾結的點是「上帝根本就不該讓這些壞事發生才對」,兩人對事情的時間軸不同,因此有不同的看法。


不過萊利的確也有提到一個觀點,那就是人們袖手旁觀,看著這些苦難卻什麼也不錯,就例如莉莎坐輪椅,喬一直酗酒,還有漏油事件問題,這其實也談到人們間的冷漠(就像是第三集裡莎拉想要帶莉莎去內陸做更多檢查可以幫助更多相同病患時,莉莎的父母就說「再說吧」,就像是袖手旁觀讓其他人陷於苦難中的行為)。


保羅提及「上帝會找到這些苦難中美好的一面」這句話時,又似乎翻轉我們對上帝存在與否的想像,苦難的確是痛苦,但一定會有產出美好的一面,就例如你學到什麼、你有著什麼轉變等等,這都是上帝會幫你挖掘出來的。


莉莎對喬說:「唯一阻擋你好好過日子的只有你自己,過去唯一阻擋我的是我的恨」,儘管我不能把整部劇好像都讚揚成是在宣揚上帝一樣,但聖經中所說的一些話其實都非常有智慧,我一直認為神存在是因為人的內心需求而來,但不是讓人去盲目地追隨,聖經裡所講的一些故事和理論就像是一種智慧的流傳和啟發,就像是莉莎一樣,她原諒了喬,就因為是轉念,當然我覺得莉莎會轉念也是因為她可以走路,不然我就不相信莉莎還坐輪椅時會去對喬說這一大段話。

人生不一定需要信仰,但自己的內心一定要成為自己的救世主,讓自己在低潮中可以有力量,這就是所謂的faith。









午夜彌撒結局及含義

①盲目信仰神,只是利用神來合理化自己的行為


這一點我想要從第五集就開始講結局,因為我覺得萊利也變成吸血鬼之後是個轉折點,從保羅神父對萊利說自己對於殺掉喬完全沒有罪惡感這件事開始,我就覺得這是一個很大的對比。


保羅神父一直說自己的罪惡感一定是被神給拿走,所以自己只是純粹地在執行神的旨意,在我看來這就像是在用耶穌的話和故事合理化自己的行為罷了,說穿了就是讓自己脫罪的藉口,宗教美其名是人類心靈寄託,但保羅神父對於自己傷害人這件事卻變成是自己做的是對的堅持。


因此我很喜歡萊利說「我就是開車開到睡著了,就是這麼回事,所以不要和我談天主透過你形式,行使祂的旨意之類的」,我感覺得到萊利的內心中認為這是自己的行為,在我看來這比較像是一個人類該有的負責任行為,反倒不像是神父將過錯解釋成是神的旨意歪理。



②成為自己的救世主


然而,萊利的心境變化很特別,觀眾從前面的許多集數可以知道萊利被內心的罪惡感吞噬和控制,所以他很嫉妒保羅神父內心完全沒有罪惡感,這就讓萊利考慮到會不會想要因此接受這樣的吸血鬼改變?


然而,就如同我在本文標題所提及,事實上救世主不一定是神,也可以是自己想要擺脫這罪惡感很難,但一切就在轉念間,不是嗎?儘管保羅神父講的好像有道理,說是神利用車禍意外讓萊利來到這島上並且經歷這一切,個人還是覺得神父那套理論就像是事後諸葛和馬後砲,保羅殺了喬,但只是利用聖經裡的理論套用合理化,但他卻不會自己說神造物,也創造了人的道德和個人責任,自己不能逃避自己的過錯,所以保羅也是選擇有利於自己的理論罷了。


因此萊利最後選擇在太陽下自殺,這一幕讓我覺得這才是做錯事的人該有的贖罪心態,而不是一直用神來逃避。





③因為人的渴求而漠視而讓災難發生


當萊利也變成怪物時,基恩帶著史特奇要來給萊利血喝,史特奇這樣的舉動已經變成是被神給操控思想的產物,因此他必須要傷害自己身體,養大這怪物,但從史特奇念不出完整的約翰福音內容時,那一幕我更覺得史特奇本身已經是在漠視和不敢反抗的內心。


可是呢?萊利面對內心的那種無法克制的渴望,他還是喝下了史特奇的血,我覺得喝血這件事像是在象徵著內心中的慾望,人就像是為因為內心中的慾望而忽略自己內心有強大力量,因而在自我中迷失,就像是萊利想要脫離自身的罪惡感,所以接受自己成為吸血鬼,又或者是韋德想要讓女兒可以繼續走路而選擇當幫兇處理喬的屍體,又或者基恩為了要宣揚宗教而放任保羅神父這樣不正常行為等等。





④萊利用內心力量對抗扭曲的神


萊利最後把艾琳帶去海中央並不想要傷害艾琳,而是想要讓艾琳離開這裡,並且永遠離開,並且不要再回來,等於是要艾琳逃跑就對了。 萊利的作法才是清醒人會做的抉擇,也很能呼應到萊利本身的人設,他不當個漠視的人,他也不會迎合不應該做的選擇,儘管這選擇被說是神的旨意,以及萊利內心中認為神無所不在,只要內心中有神,那就是神


因此萊利內心其實有自己的神,不是大家所崇拜和信仰的神,而是自己的聲音與道德。想要讓自己內心中罪惡感消除也不是靠著神來逃避,而是要自己內心放下,那才是真正該做的,否則神把你的罪惡感拿走,但你卻必須要用這怪物身體來當交易,呼應到警長說的「神不是這樣的」。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萊利在海中本來等著陽光殺死他時,對面出現那個被他撞死的女生,儘管萊利可以釋懷的時間就僅僅幾秒鐘,但在死前可以得到那個女生的原諒,牽起她的手,對萊利來說已經足夠


當然,看到這階段原本我還在想為什麼萊利這樣不就等於是漠視並且讓神父的惡行繼續了嗎?為什麼他不要去成為那個拯救這個小島的人? 但觀眾別忘了,萊利已經是吸血鬼,他可以控制自己內心嗜血慾望的時間僅能短短的時間,不久後他就會找對象來吸血,因此他不能冒險讓自己成為島上的禍害,所以選擇透過告訴艾琳的方式,讓艾琳去拯救整個小島的人,因此萊利並沒有漠視苦難發生。





⑤為了素未謀面的人而死,再也沒有比這個更偉大的愛了


在大部分的居民們都變成吸血鬼時,艾琳說到這段話,讓我們知道她就是那個不會漠視苦難發生的人,因為如果只要有一個人跑去內陸或是其他地方,肯定會造成更大的苦難。在最後艾琳也用自己的方法讓這個天使給墜落,讓祂飛不起來,無法躲太陽。


看到最後,我反倒覺得艾琳比神更像是神,神應該是慈悲,也是把苦痛放在自己身上,因此最後一幕天使在吸艾琳的血那一幕,艾琳沒有繼續反抗,而是把所有痛讓自己承受,並且自己一個人解決這個怪物,我想這一幕才是真正的神,也體現《聖經》裡說的:「為了素未謀面的人而死,再也沒有比這個更偉大的愛了」。





⑥為何保羅神父最後突然轉性?


這一點我覺得跟麥翠德有很大的關係,前面我有分析過神父本身會對於死而復活的神蹟如此著迷和堅持是因為小時候看過姊姊死亡,再加上他遇到天使時已經是年事已高,害怕死亡,因此在體會過神蹟之後認為天使就是神,應該要執行神的旨意,這就像是神父自己過不去的檻,再加上他是神職人員,本身對於神的存在就已經是很虔誠,因此會合理化這樣的事情發生。


但為什麼突然間基恩說要神父決定這些人的一切時,他突然像是清醒一樣排斥當神? 一方面除了他不自認為神之外,另一方面也是因為麥翠德改變了保羅神父的想法,說到「人生都會有結束的時候」,而且也是看到教堂發生的混亂景象,才讓他知道自己做錯,我想這也不是耶穌所謂的得永生。





⑦神沒有好壞,關鍵在於人


這句話本該是「酒精沒有好壞,關鍵在於人」,但事實上也可以套用到每個人對神解讀,當一個從不出現在教堂的男人(霍華)變成吸血鬼,他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最後基恩說他平常就背棄天主,所以決定不收留他,要讓他在外面被太陽殺死。


神在每個人心中都有不一樣的想像和看法,基恩這個角色就是完全把神的話當成是聖旨,就算是背棄道徳的事情也會講成是合理的,如果觀眾有記得,安妮在第七集的時候有說過「基恩從來就不是什麼好人」這句話可以知道,基恩不是內心對於宗教有虔誠,而是利用自己假裝虔誠來合理化自己的行為和想法。也呼應到「神沒有好壞,關鍵在於人」論點 。


人可以有選擇,但不是盲目選擇
就像是莎拉最後又把血吐出來一樣,坦然接受自己的結束,不要有害怕地離開,選擇不要成為這些怪物,想要當自己的救世主沒有那麼困難,就像是阿里撿起打火機燒掉活動中心那一幕,「神不該是操縱你內心的人,只有你自己有強大力量要自己怎麼做」。


「祂使太陽升起,對著惡人,也對著好人」,最後沃倫與莉莎兩人在船上看著熊熊烈火,呈現得就是這句話,而莉莎的腿也失去知覺,神蹟消失,但最後沃倫與莉莎兩人坐在船上的畫面很像是諾亞方舟,也很像是在象徵著亞當與夏娃的代表,世界又重新開始,人類也重新開始。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其他人也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