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入侵第二季|Netflix《鬼莊園》劇情解析,1-9集總整理


雖然看完《鬼莊園》整部影集就可以知道故事內容,不過為了以防我忘記,我還是自己做個劇情整理,好讓我自己不會那麼混亂。


另外,如果你是想要找《鬼莊園》平價好不好看的人,可以這邊請→
《鬼莊園》評價好看嗎?一定要撐完前半段,後半段劇情起死回生




《鬼莊園》劇情解析,1-9集總整理(大量劇透)


請注意,因為這是劇情整理,因此一定會爆雷,本篇是比較適合已經看過影集但對劇情的始末還不太了解的人,如果你還沒看過這部影集的話,不建議看這篇喔!因為有大量劇透

而我的這篇《鬼莊園》劇情紀錄這次不打算用分集的方式來寫,因為《鬼莊園》的時間會一直跳,也就是說她並不是直敘的方式呈現,而是有過去VS現在的穿插,所以如果我直接分集寫,那就跟直接看影集沒甚麼兩樣了。

因此這一篇我是直接將所有被分散於各集的段落都統整成起來,成為一個《鬼莊園》的故事主軸架構。PS:或許我紀錄的沒有那麼細節,但基本的故事架構都有,細節大家從影集中就可以知道啦~~~~~


延伸閱讀:《鬼莊園》評價好看嗎?一定要撐完前半段,後半段劇情起死回生





《鬼莊園》劇情主軸故事線整理


⇊「湖中女人」的由來,來自17世紀中的淒美愛情故事


關於這個湖中的女人,是在17世紀中時,布萊莊園住著一位鰥夫,叫做威勒比先生。結婚六年後他便成鰥夫( 老而無妻的人),致力於照顧他2個孩子。大女兒薇奧拉、小女兒佩蒂塔。而有一天威勒比先生突然辭世,兩個女兒為了保住財產和布來莊園,必須快結婚才行,所以開始尋找村裡合適的男人。


但薇奧拉知道這些男人只是想從她們身上得到父親的財產,於是薇奧拉計畫邀請一個遠房親戚表哥亞瑟過來相親一下,佩蒂塔雖然開始春心蕩漾,但其實是薇奧拉要政治聯姻,以便保住布萊夫人的身分,所有事情塵埃落定後,因為那是薇奧拉爸媽的房間所以常常睡不著,因此她時常睡覺、醒來、下床走動、睡覺、醒來、下床走動。


之後薇奧拉與亞瑟兩人有了一個小女兒「伊莉莎貝爾」,卻以為人生開始幸福,更令人震驚的是薇奧拉突然得了肺病,醫生預估剩幾個月壽命,並且需要隔離,導致她必須與丈夫、女兒分開生活。只不過,就當大家以為薇奧拉會很快死亡時,卻沒想到薇奧拉還是用她的固執個性給撐了幾年。


就在薇奧拉多活的這幾年中,佩蒂塔與薇奧拉的老公相好,薇奧拉感覺佩蒂塔想要奪下這個布來莊園女主人的位置,因此薇奧拉對妹妹非常生氣,也對她非常不好。在薇奧拉意識到自己快要死掉時,薇奧拉趕緊把自己生前最寶貝的所有衣服絲綢首飾都鎖進一個大寶箱裡,想要留給女兒,並且交代亞瑟要保管好這個大寶箱的鑰匙,並且只能由女兒自己打開。


最後,因為他們的財產即將花光,亞瑟越來越常需要出差賺錢,佩蒂塔趁在亞瑟出差時期,帶著這幾年來的怨恨將薇奧拉給殺死,殺死薇奧拉的佩蒂塔,內心絕對不是慈悲,而是「夠了」!甚至在薇奧拉死後,佩蒂塔和亞瑟結婚,只不過他們沒能生下孩子,伊莉莎貝爾也拒絕當佩蒂塔是媽媽,這讓佩蒂塔非常難過,因為這不是她要的幸福生活。



薇奧拉死亡那一天,薇奧拉從一個房間醒過來,門窗全部被封死,看得出來薇奧拉的靈魂被收回到要給女兒大寶箱裡,因此她在寶箱的空間中,睡覺、醒來、走動、睡覺、醒來、走動,她正等著哪天自己的女兒可以打開箱子來拿這些獎勵,卻沒想到打開箱子的是自己的妹妹,因為佩蒂塔與亞瑟婚後財務拮据,佩蒂塔想要把薇奧拉留給女兒的大寶箱東西拿去變賣,這樣至少可以讓生活步上軌道,但亞瑟不准。因此佩蒂塔趁著亞瑟不注意,去到亞瑟的抽屜裡找到鑰匙,來到閣樓想要打開大寶箱,在大寶箱中的薇奧拉看到是妹妹來偷開這個大寶箱,薇奧拉一氣之下,穿過那件絲綢衣服將妹妹給掐死。(這一幕很大聲、很快速,嚇到我)。


後來,佩蒂塔就這樣死在這箱子前面,亞瑟與女兒最後將這個大寶箱丟進莊園的湖中,而原本就住在這箱子的薇奧拉也就這麼住在箱子中,因此她跟著箱子一起沉進湖底。


而薇奧拉為了想要去莊園找自己心愛的丈夫和女兒,於是會從湖底走去莊園,到達自己的房間,要走去她曾經熟悉的房間,但每次看這些空蕩蕩的房間,都再心碎一次,所以她會一直重複
睡覺、醒來、走動、心碎、回去睡覺、忘記、醒來、走動、….這樣的動作,這也就是為什麼莊園的地板在晚上會留下一道黑色的腳印。


這就是薇奧拉自己創造的重力,拉住她不離開莊園、將她困於煉獄的重力,也會拉住其他人。


而隨著時間流逝,她遺忘的東西越來越多,自己名字、妹妹、所有記憶都離開她,她的臉也是。直到有天她在自己房間的床上看到一個小孩,但她已經忘記自己在尋找甚麼,但依稀知道自己走這麼久就是在找一個小孩,所以她把那小孩帶去湖裡,這也就是芙蘿拉所看到的那個無臉小孩。




⇊ 溫格瑞夫夫婦(多明尼克&夏綠蒂)與孩子搬入這座布萊莊園


直到近代,布萊莊園轉手到溫格瑞夫這對夫妻手上,這對夫妻育有一子一女(邁爾斯&芙蘿拉),並且聘僱管家漢娜、廚師兼司機歐文,以及園丁潔咪。


而多明尼克先生有一個弟弟叫做亨利,亨利同樣是在多明尼克的公司工作,而亨利有個同事叫作彼得。因此他們彼此都非常熟烙,也常常來到莊園。



⇊ 兩個孩子在布萊莊園中與鬼魂共處


而在這莊園中,其實兩個孩子早就知道湖中女人的存在,並且那個那個沒有臉的小男孩(17世紀中時被湖中女人給抓進去湖底的那個男孩)會來保持娃挖屋和屋內的狀況一樣,這也就是為什麼芙蘿拉會遇到這個無臉小孩。


有一次在地窖中芙蘿拉發現無臉男孩就坐在娃娃堆中,芙蘿拉覺得這個小男孩沒有五官,因此不能講話,所以拔起在旁邊娃娃的臉放在這個無臉男孩臉上,這樣就有新的五官了,這也就是為什麼在之後丹妮去地窖檢芙蘿拉的娃娃時,那時候在娃娃推中會動的就是這個無臉男孩,而且已經是帶上有五官面具的無臉男孩。




⇊ 亨利與夏綠蒂搞上,芙蘿拉其實是亨利的女兒


在芙蘿拉第一次看到無臉男孩時嚇個半死,馬上直奔媽媽的房間要找媽媽,可是芙蘿拉卻在媽媽的房間發現亨利與媽媽共處一室,讓芙蘿拉覺得非常奇怪,這很明顯就是兩人的關係已經匪淺。


而芙蘿拉出生日期更是讓多明尼克覺得懷疑,因為芙蘿拉意外地非常早產,但體型又沒有很小,多明尼克發現自己被戴綠帽,這是多明尼克過了六年(在芙蘿拉6歲生日時)才算出來的,也就是說,芙蘿拉就是亨利的女兒。


在那之後,多明尼克便將把亨利給驅逐自己的生活,不認這個弟弟,也把辦公室都回收,不再讓亨利依賴自己。


而至於為什麼在後續會有無聲的電話不停地騷擾著布萊莊園?在後續大家都以為是彼得在胡鬧,尤其丹妮到職後更是這樣認為,可是這些無聲電話都是亨利打的,亨利希望在未來有一天會是芙蘿拉來接電話,亨利就能跟女兒講上幾句話(但我就是不懂這個亨利明明可以直接去到莊園見到女兒,還叫互惠生沒有急事不要打電話給他,這樣他到底是為什麼要一直打電話去莊園等著芙蘿拉來接電話?




⇊ 溫格瑞夫夫婦(多明尼克&夏綠蒂)死亡


當多明尼克知道亨利與夏綠蒂有一腿之後,將亨利趕走。某一天,夏綠蒂來找亨利,告訴亨利自己要和多明尼克去印度重溫蜜月並挽救自己的婚姻,所以是來跟亨利道別的。可是卻沒想到這一道別真的就天人永隔。


亨利最討厭的回憶,就是印度駐使館打電話來的噩耗消息,這電話稍來多明尼克和夏綠蒂死訊,大概是空難的發生,因為劇中芙蘿拉有提到當時父母的棺材都是空的,因此這樣推斷應該就是空難。


不過這還不是最糟糕的部分,令亨利最痛苦的是亨利自己要親自打電話去布萊莊園告訴自己的女兒(芙蘿拉)媽媽死這件事。


當然,在多明尼克和夏綠蒂死亡後,亨利自然而然變成要擔起照顧這兩個孤兒的責任。可是或許在當初這兩個孩子本來就有點奇怪,因為他們在莊園中與鬼魂一同居住,像是湖中的女人以及無臉男孩,因此這兩個孩子的個性和行為舉止就是怪裡怪氣的,沒有幾個互惠生(保姆)可以做得成長久,直到找到蕾貝卡。




⇊ 亨利找來「蕾貝卡」當互惠生(保姆),彼得與蕾貝卡相戀


蕾貝卡本身是學法律的人,基本上她會來應徵亨利的保姆是希望可以利用亨利身邊的資源當一個夢項中的訴訟律師,畢竟自己的幾個朋友都是靠肉體去博取地位,但蕾貝卡可不想,因此利用這方式來達到自己的目標。


而邁爾斯與芙蘿拉本身就很喜歡這個蕾貝卡老師,因此成天膩在一起,生活在一起,甚至關於莊園莫名其妙有黑色腳印也很有經驗。


當然,蕾貝卡在莊園的生活可不只如此,之前蕾貝卡去給亨利面試時,彼得對蕾貝卡即是一見鍾情,甚至追到莊園去了。這也就是如同漢娜所說的,去年蕾貝卡和一個男人相戀,而這個男人就是彼得。


彼得來到莊園手腳有點不太乾淨,漢娜甚至抓到彼得偷拿夏綠蒂的珠寶,這也就是為甚麼漢娜很討厭彼得的原因,這些事情漢娜也有講給丹妮聽,因此丹妮在之後以為彼得有會來莊園時覺得非常擔心,畢竟怕他又會回來破壞莊園,或是傷害孩子。




⇊ 彼得盜取亨利資產,最後逃走,但其實他死於湖中女人之手


正當彼得與蕾貝卡熱戀時,彼得想要完成蕾貝卡的夢想,因此某一天彼得向蕾貝卡說可以一起離開莊園去美國的計畫,彼得說他自己有一筆錢,可以讓兩人一起展開新生活,希望蕾貝卡可以和自己一起離開,不過當時蕾貝卡並不知道這些錢是彼得從亨利那裡挪用公款而來的,因此蕾貝卡也答應和彼得一起離開的計畫。


只不過在那天晚上彼得說他必須還要出門去辦幾件事,希望蕾貝卡可以先在莊園這裡等他,儘管蕾貝卡覺得奇怪,不過彼得還是離開了,而這一離開就再也沒有回來。


轉而代之的是,警察來到來詢問蕾貝卡關於彼得挪用公款之事,不過蕾貝卡跟本無法解釋彼得哪來的錢,只提到要一起去美國的事,所以警察就說出彼得可能根本不愛蕾貝卡這種話,而在當時當然蕾貝卡還不知道彼得其實是死於湖中女人之手,所以等不到彼得回來,也被警察這樣說彼得拋棄自己的話,內心非常難過。


而其實真相是,彼得真的沒有逃跑,而是被那個湖底的女人抓走,甚至兩個小孩都有親眼看到,也告訴警察,只不過警察不採信。


其實彼得當晚告訴蕾貝卡要一起離開去美國的計畫後,的確是要去處理事情,只不過彼得在離開之前卻又繞去那個禁忌廂房,也就是兩個孩子他們爸媽的房間,更是17世紀中薇奧拉的房間,想必這個彼得要在臨走前在去偷夏綠蒂的東西,正好恰巧當晚被湖中的女人給看見,就被一把抓走去湖裡,彼得就這樣死掉了。




⇊ 彼得鬼魂回來找蕾貝卡,最後蕾貝卡受彼得誘惑而死亡


成為鬼魂的彼得基本上是無法離開莊園的,彼得自己也試過要自行離開莊園,但卻在大門就像是有隱形的結界一樣,再次把彼得給打回來。沒錯,這正是在一開始薇奧拉的詛咒,這就是薇奧拉自己創造的重力,拉住她不離開莊園、將她困於煉獄的重力,也會拉住其他人。


在莊園死掉的人都會這樣,永遠離不開莊園。


因此彼得的鬼魂回來找蕾貝卡,想要尋求蕾貝卡的幫忙,順便和蕾貝卡敘舊。一開始彼得想要藉由蕾貝卡的力量逃出莊園,像是附身在蕾貝卡身上,並且走出莊園門口,不過這一招不管用,蕾貝卡可以過去,但彼得還是被困在莊園裡。


後來彼得的鬼魂消失一週,回來後彼得告訴蕾貝卡其他可以在一起的計畫,所以他們兩個要在一起的方法就是蕾貝卡要邀請彼德的靈魂進入自己的身裡才可以,其實彼得這樣做是為了要讓蕾貝卡去湖裡自殺結束生命,去湖裡陪他,這樣兩人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不過這很明顯地等於是彼得騙了蕾貝卡。


因此,蕾貝卡的死並不是像漢娜所說傷心欲絕而頭湖自殺,其實蕾貝卡的死是被彼得的計劃給騙了。而在蕾貝卡於湖中死亡後,是被芙蘿拉給發現的,潔咪說當時芙蘿拉看到蕾貝卡的屍體面朝下,一動也不動,嚇得芙蘿拉就像被石化了一樣,眼神放空許久!




⇊ 在美國的丹妮,帶著未婚夫死亡創傷來到英國生活


丹妮在美國的生活原本是要步入禮堂迎接新生活的,不料丹妮在籌備婚禮之時壓力非常大,甚至萌生暫緩結婚的計畫,因此丹妮告訴她的未婚夫艾德蒙自己的想法之後,艾德蒙無法理解丹妮的想法,因此兩人在車上大吵一架,甚至艾德蒙生氣地離開車子,卻沒想到艾德蒙被迎面而來的車子給撞死。


自從艾德蒙死後,這件事就成為丹妮心中的創傷,不管在艾德蒙的喪禮中,或是在生活中,只要是任何會反射物裡的東西(尤其是鏡子),丹妮都會看到艾德蒙的黑暗鬼影,而且還是眼睛發光的形象。


也因為這是丹妮的創傷,因此只要丹妮心中無法拋開這創傷,就會一直看到艾德蒙的黑暗鬼影。這也為什麼丹妮要逃到英國去新生活。雖然丹妮口中說自己不是在逃避,不過從第一集丹妮與媽媽的對話就能知道,丹妮就是在逃避。


不過,這也就是前面說的,只要丹妮心中無法拋開這創傷,就會一直看到艾德蒙的黑暗鬼影,因此到了英國,艾德蒙的黑暗鬼影還是一樣跟著丹妮。




⇊ 邁爾斯被送到寄宿學校,最後用盡怪異方法讓自己退學


六個月前,麥爾斯在寄宿學校展開生活,畢竟已經半年找不到合適的互惠生來莊園照顧兩個孩子,因此麥爾斯需要去寄宿學校。


在上課中提到關於靈魂要進入身體是需要自己同意這件事,也是這部影集穿針引線的重要關鍵,因為這就是後面的劇情中出現「是你、是我、是我們」這句話的概念,也就是允許對方的靈魂與自己結合,並且可以合為一體。


在學校中,因為麥爾斯的抑鬱寡歡,神父建議麥爾斯看約翰福音16彰22節,神父說:「你現在的確憂傷,但我會再見到你,而你的心將充滿喜悅,而且你的喜悅將沒人能奪走」。


而麥爾斯在寄宿學校一直出現怪異的行為,某天麥爾斯爬樹越爬越高,突然自己從樹上跳下去,因而受傷摔斷手,可是同學問他為什麼從樹上跳下去時,麥爾斯說:「我只是在找正確的鑰匙,我沒有跳,是跌倒」。


在之後麥爾斯還和同學打架,差點把同學給掐死,麥爾斯更是坦承是自己挑起這場架的,對方也沒有故意挑釁,因此這樣的行為更是讓學校的教職員全看傻。


又在某天,神父在教堂中看到一隻已經死亡的鴿子,麥爾斯馬上被叫去校長室,可是麥爾斯卻說:「死不代表消失,很抱歉我沒有更殘忍」。事後,麥爾斯對斯塔克神父說:「對不起神父,我必須找到你的鑰匙,就只是這樣」。


最後麥爾斯的確被學校開除。原來,大家看不懂的麥爾斯,是因為妹妹在他入學第一天寄來的那封信,寫著「回家」,並且附帶著有湖中女鬼的一幅畫,這也就是麥爾斯會這麼拼命惹事要被開除的原因。這也正是麥爾斯在找的「鑰匙」。





⇊ 亨利找到新的互惠生(保姆)丹妮


而在麥爾斯回到家後,亨利還是必須要找一位互惠生來教導麥爾斯學業不落後,因此找到丹妮前來面試。在廣告說這份工作要全職,且須要和孩子同住,位置就在布萊莊園別墅。


不過丹妮與亨利的談話並不順利,因為亨利覺得一個正值人生職業衝刺期的年輕女生來說,居然會想要來到英國當一個保姆,這一直讓亨利覺得丹妮正在隱瞞著甚麼。當然,丹妮在隱瞞的事情,在前面已經有說過,因為她就是在逃避「未婚夫死亡」的黑暗鬼影及創傷。不過這一段丹妮並沒有對亨利說。


反而丹妮是嗆亨利廣告都已經半年了還找不到合適的人,隱瞞事情的人是亨利吧。



事後的確丹妮是沒有錄取,不過在酒吧餐廳裡剛好遇到亨利先生,丹妮很想知道隱情,因此去詢問亨利隱情,反正她都沒錄取了知道一點八卦也沒關係(誤XD)。所以亨利告訴丹妮沒人想要這份工作,去年有一個女生有來工作一陣子,但最後她死(自殺)在莊園裡。



丹妮也說出她的隱情:「我自己無法待在家,自己教一班25個小孩,雖然很愛他們,但覺得自己太渺小,所以廣告說只有2個小孩,自己一定應付得來,而我看到廣告就知道小孩失去雙親,自己也懂得那感覺」(丹妮算是很收斂地向亨利坦承自己的隱情)。


因為這席話,讓亨利決定錄用丹妮。





⇊ 丹妮到莊園的第一天,彼得附身於麥爾斯,將管家漢娜推向井底死亡,但漢娜還是以鬼魂型態與大家一起生活


其實在丹妮到達莊園的同時,管家漢娜早就已經被麥爾斯給推進井底而死亡了,至於為什麼麥爾斯會做出這麼可怕的事?也就是因為彼得的鬼魂附在麥爾斯身上,而彼得生前與漢娜本來就有嫌隙,漢娜討厭彼得一直偷夏綠蒂的東西,更討厭彼得常常用權威來威脅要fire掉漢娜,兩人本來就非常互相討厭,因此藉由麥爾斯的身體,把漢娜引到井的旁邊,趁機將她推下井底。


而瞬間死亡的漢娜看著井底已經死掉的自己,仍然還沒意識過來自己已經死掉,因此還是跟著麥爾斯去迎接新的互惠生「丹妮」。而且麥爾斯完全不知道自己被附身,這也說明麥爾斯的行為舉止會和彼得這麼像的原因,是因為彼得的靈魂跑進麥爾斯的身體。


這也說明為什麼漢娜在劇中有許多片段常常神遊,因為漢娜會一直沉浸在過去發生事件的片段中。而也是因為上面這一段,所以漢娜一直用鬼魂的型態和大家生活著,因此大家都不知道和那已經死掉了。


也正好應證麥爾斯和芙蘿拉所說的:「死亡不代表消失」
,因為漢娜的鬼魂一直沒有消失,所以在劇中漢娜常常沒有吃東西也是這個原因。





⇊ 丹妮感覺到兩個孩子奇怪舉動,也看到彼得出現在廂房外的矮護牆


在丹妮住進莊園後,其實也沒有發生過恐怖的事情,只有這對孩子的行為舉止讓丹妮覺得非常奇怪而已:

  1. 第一天,開始有怪事,但不是太驚悚,麥爾斯送了丹妮一個蝴蝶髮飾,丹妮把這個髮飾給別在頭髮上,在幫芙蘿拉洗澡時,讓芙蘿拉嚇一跳丹妮哪裡拿來的,芙蘿拉表示麥爾斯不應該給妳的,因為那不是妳你的,那是蕾貝卡潔索老師的,就是那個之前死掉的老師。

  2. 而且芙蘿拉常常會對丹妮的肩膀後方看,似乎是在聽甚麼、看甚麼。當然這也讓丹妮覺得這是亨利先生可能沒有說過的隱情。

  3. 而芙蘿拉睡前在玩娃娃屋,當丹妮說要把所有娃娃檢起來時,在床下撿到一個娃娃,馬上被芙蘿拉制止要求放回去,讓丹妮越來越覺得詭異。

  4. 再者,芙蘿拉跟丹妮叮嚀:「妳一定要待在妳的房間,晚上別出房門,在床上待到早上,妳一定要遵守,『她』才不會看到妳」。可是因為丹妮晚上睡不著,所以丹妮還是出去了,在隔天芙蘿拉生氣丹妮晚上跑出去。(而為什麼在房間的芙蘿拉會知道丹妮偷跑出去?因為那個無臉男孩會將這房子的一舉一動給同步化在這個娃娃屋中,所以芙蘿拉知道)

  5. 丹妮陪孩子們出去玩也在房屋的矮護牆邊看到一個男人,不過沒人知道是誰,只有這兩個孩子表情怪怪的,而且歐文也說過他們不去舊廂房,尤其兩個小孩,因此那個人是誰在丹妮心中埋下一個大疑惑。

  6. 丹妮為了找到站在矮護牆的人,所以從舊廂房,也就是過去多明尼克和夏綠蒂的房間出去陽台,的確是站在她今天看到的人所站的地方。不過這裡本來就沒有住人,但在旁邊找到一個小草人。漢娜說這是芙蘿拉的,這些小草人都是避邪物,是芙蘿拉要保護大家的方法(也是夏綠蒂在出發去印度的前一天時,給芙蘿拉的避邪物)。




⇊ 莊園室內出現黑腳印、地窖娃娃也會自己動


而在第二天睡覺前,丹妮被兩個小孩騙到芙蘿拉的衣帽間並且被兩個小孩反鎖起來,結果門卡住打不開,兩個小孩就這樣不見了,讓丹妮鎖在衣帽間裡,這一段嚇死丹妮,畢竟她不敢自己一個人在密閉空間裡。


而出了房間的丹妮生氣地跑出去要找兩個孩子,卻發現走廊上全是黑腳印,認為小孩們剛剛偷跑出去。因此循著腳印出去,往回頭看發現兩個小孩各別站在窗戶看著自己。隔天管家漢娜說這些腳印並不陌生,一年可能會有幾天,並且路徑相同,從門到禁忌廂房,再走回來。
兩個小孩會這樣做的原因就是不想要丹妮遇上湖中的女人,因為那時候正是湖中女人走出來的那天)。


丹妮一早對兩個小孩訊問,麥爾斯說這是意外門卡住了,而腳印只是泥土而已。當下芙蘿拉從櫃子下拿出那個代表「湖中女人」的娃娃,馬上被麥爾斯搶走丟下洗衣輸送道
這更是可以解釋前一天這兩個小孩把丹妮鎖起來是想要保護丹妮的)。而丹妮要帶芙蘿拉去地下室拿,但芙蘿拉說自己很怕那裡,直說自己很討厭那裡,所以只好由丹妮自己一個人去撿娃娃。


在地窖這裡,丹妮卻看到這個「湖中女人」娃娃站立著,而丹妮離開後,在娃娃堆中有一個娃娃動了(這個不算是娃娃,而是芙蘿拉看到的那個無臉男孩,而且是已經帶上芙蘿拉為他戴上面具的那個無臉男孩)。


煮飯過程中,麥爾斯想要私下找丹妮談,原來是想要道歉,並且送丹妮一束花,可是麥爾斯卻對丹妮說:「我覺得芙蘿拉只是在想念潔索老師,所以我們會玩一些小遊戲逗「她」開心,真累人,小孩真難搞」。


這個麥爾斯的舉止很令人毛骨悚然,沒錯,這時的他是被彼得給附身了,因此與丹妮對話的正是「彼得」。





⇊ 玩躲貓貓時,大家以為彼得回來了


隨後幾天後,丹妮為了想要給小孩子表現好而獎勵他們,因此提議要玩遊戲,於是開始玩躲貓貓。


當然,在玩躲貓貓的同時就可以看出一些鬼魂出現在畫面中,來到禁止廂房,丹妮找到以前的照片,也突然聽到音樂盒的聲音,此時芙蘿拉跟著哼,後面似乎也跟著一個聲音開始哼(沒錯,這是湖中女鬼一起哼著唱的)。


丹妮從珠寶音樂盒中看到一張照片,這是彼得和蕾貝卡,正看得入神的時候,麥爾斯突然從丹妮的身後給抱住,並且說:「換我自己當鬼,我會找到你的」,然後用手用力地勒住丹妮,不一會兒就跑掉(這一段的麥爾斯又是被彼得給附身,因為麥爾斯在之後有昏倒)。



在這場躲貓貓中的確丹妮看到一些詭異的畫面,並且她又再次看到之前站在矮牆邊那個男人,但丹妮卻認為這個人是人,是小偷。雖然警察來到這裡有搜索過不過都沒有任何跡象,於是漢娜打給亨利,說兩小時後到達,而丹妮還是很不放心,所以選擇自己出去搜索。


路途中遇見潔咪,聽得出來潔咪很討厭彼得,這彼得突然的出現讓大家都精神緊張,大家整晚聚在一起,歐文提到可能那些惡作劇電話是彼得打來找蕾貝卡的,可能不知道蕾貝卡已經死掉,所以可能打回來是想要調查為什麼蕾貝卡都不接電話。殊不知,這些電話都是「亨利」打的,並且希望是芙蘿拉可以接電話。





⇊ 麥爾斯與芙蘿拉的奇怪的行為舉止


在某天吃飯時,突然麥爾斯對丹妮說想要一杯酒喝,但因為麥爾斯是個小孩,當然不能給他喝酒,因此麥爾斯被拒絕後非常生氣的老態樣,甚至用力打了桌子,最後被丹妮給趕了出去(沒錯,這一段又是彼得附在麥爾斯身上)。


而等著芙蘿拉在刷牙時,芙蘿拉的娃娃屋的門卻突然開啟,丹妮往娃娃屋裡面看,突然看到彼得的娃娃,丹妮問芙蘿拉:「自從彼得離開後有沒有看過彼得,可能讓他進了房子之類的」。可是芙蘿拉說我們從不讓他進房子,事情不是這樣運作的,然後再次看向丹妮肩膀的後方像是在看甚麼。





⇊ 歐文的媽媽過世,隨後大家聚在一起丟掉丟掉心中的(老骨頭)黑暗


自從搬來布萊莊園之後,丹妮越來越多次看見死去的未婚夫艾德蒙身影,不僅在反射鏡子中,更是顯現得更貼近丹妮。像是睡覺時艾德蒙的手突然出現在床旁邊;或洗菜的過程中,突然有雙黑色的手環抱自己的腰;又甚至是直接顯現在丹妮的自己眼前。


而某天,歐文的媽媽突然傳來驟逝的消息,讓歐文不得不回去處理媽媽的後事。在歐文處理完喪禮之後回到莊園與大家共進晚餐。


芙蘿拉對歐文說:「你知道嗎?你不會死,我爸爸媽媽死掉的時候,我以為我也會死,我當時很肯定,但後來我想,如果我已經死了呢?只是其他人都不知道,我其實是行屍走肉,但是大家都看得見也聽得見我,感覺糟透了,只是感覺快死了,因為我其實還活著,活著才會有那種感覺,我沒死,我只是真的很難過。但我後來發現一個秘密,我根本不需要在難過。因為『死不等於消失』,所以你不需要難過」
其實這一段大家可以注意漢娜的表情,因為漢娜已經死掉了,所以漢娜聽到這段話時,既覺得難過又窩心)。



晚餐後,孩子們已經休息,大人們則是生起一座營火討論著各自的「心中陰影」。


那種營火在古時候來講叫做「骨火bonefire」,也就是將老骨頭給丟進去,讓黑影隨之而去,因為時間越久,黑暗會跟著我們越緊,所以在黑暗中必須要抓緊彼此的手。


以漢娜的老骨頭就是蕾貝卡,而對歐文而言,當然就是他幾天前過世的母親。至於丹妮嘛,丹妮對大家說自己沒有所謂的老骨頭,不過這應該是她不願意面對,畢竟當時大概就是自己害死艾德蒙的,所以單妮選擇採取她自己對麥爾斯所說的方法,就是找一個親近的人可以讓自己發洩,因此丹妮坦承對潔咪說她看到未婚夫鬼魂的事。


最終,丹妮還是把內心的老骨頭給丟進火裡,於是將艾德蒙生前的眼鏡給丟進營火中,此時營火對面也出現艾德蒙的鬼魂,丹妮則是沒在怕,打算攤牌,在這時候的丹妮已經拋開心中的陰影、創傷。隨後的日子,丹妮再也沒看到艾德蒙的鬼魂了。





⇊ 丹妮拋開心中創傷,與潔咪相戀


在前一天丹妮在營火中拋開對死去未婚夫的創傷後,勇敢接受潔咪的愛,兩人也因此相戀。


關於潔咪的過去。


在潔咪小時候,因為媽媽讓爸爸戴綠帽,人們開始嘲笑潔咪,這讓潔咪對人類根本失去希望,所以她到倫敦一個人生活,也惹上許多麻煩,坐過牢。因此園藝就是在牢中所學的,可是卻發現這居然是她的最愛的,潔咪認為只要對花灌溉愛,就會得到盛開的花,所以就算開花時間短暫,也很值得。




⇊ 同時,彼得與蕾貝卡為了永遠在一起,與兩個孩子玩危險遊戲


彼得過去一直試過許多要離開莊園的方法但都沒有成功,彼得為了套牢蕾貝卡,之前甚至是讓蕾貝卡結束自己的生命。而現在兩個人都想要嘗試不被這個莊園奪去自己的所有記憶,於是想出一連串的計畫。


而這個計畫則是需要利用到麥爾斯和芙蘿拉,於是這兩個孩子被誘入一個鬼魅遊戲。



先是丹妮在閣樓上的麥爾斯給打暈,並且把丹妮綁起來,就是怕這個丹妮會阻擋他們進行計畫。但這樣的計畫讓兩個孩子非常害怕,不過他們這樣做的原因是為什麼?因為彼得想要利用這兩個小孩讓他們自己解脫,因為每個在莊園死掉的人都會失去五官、失去記憶。所以利用兩個小孩,這樣他們就可以和小孩們一起住進永遠之屋,也可以和他們的爸媽住在一起。


所以他們的計畫是彼得進入麥爾斯的身體,蕾貝卡進入芙蘿拉的身體。但同時突然管家正在找這兩個孩子和丹妮,已經被附身的麥爾斯則是叫被蕾貝卡附身的芙蘿拉看好丹妮。


而麥爾斯(彼得靈魂)要去做甚麼呢?麥爾斯把漢娜給帶去某個地方,原來就是帶漢娜來那她死掉的地方,麥爾斯(彼得靈魂)要漢娜往井底下看,漢娜當然是看到死掉的自己屍體。



而在閣樓這邊,卻是蕾貝卡和芙蘿拉救了丹妮,因為是蕾貝卡要芙蘿拉假裝被附身,所以芙蘿拉還可以救丹妮,而逃出閣樓後的丹妮拉著芙蘿拉要衝出莊園,越沒想到他們遇到湖中的女人,丹妮則被湖中女人給抓走往莊園裡的廂房走去。





⇊ 掙脫後的丹妮卻被湖中女人給托走,但芙蘿拉救了丹妮


此時的丹妮被湖中的女人給拖進屋裡,正在走她每次都會走的固定路線,往廂房裡去。來到廂房的床上,芙蘿拉跑到床上拜託湖中女人不要殺掉丹妮,希望湖裡的女人可以放過丹妮。


但這個湖中的女人(就是17世紀中的薇奧拉)以為芙蘿拉就是她的女兒,因此拋下丹妮,將芙蘿拉抱走。


此時剛好亨利到達莊園,對亨利來講是緊張得要死,畢竟芙蘿拉是自己的女兒啊,被鬼抓走還得了,因此一頭衝上去要救芙蘿拉,卻秒被被湖中的女人給一把掐死…直接KO。





⇊ 丹妮為了救芙蘿拉,邀請湖中的女人進入自己身體


而潔咪和歐文則是因為剛好做了同樣的噩夢趕到現場,不過丹妮也拖著疼痛的身體來到湖邊,眼看著芙蘿拉已經要被湖中的女人給帶進湖裡,焦急的丹妮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要說:「是妳、是我、是我們」這段話。


但這段話似乎發揮效用,讓湖中的女人給停了下來,就這樣救了芙蘿拉。因為丹妮這句話等於是邀請湖中的女人(薇奧拉)進入她自己,而邀請被接受,所以解救了芙蘿拉。


而那一瞬間,薇奧拉對布萊莊園的魔咒破除了,所有重力都被破除,所有的靈魂不再被困在莊園中,都去別的地方了。


然而,就在一切好像回歸正常、步上生活正軌時,丹妮則恐懼地對潔咪說:
我感覺到她在這裡面,好安靜,我可以感覺得到,在叢林林有頭猛獸在看著自己,學我的一舉一動,她在等著我,有一天她會奪走我。潔咪也很愛丹妮,一直陪著丹妮,他們一起到北部生活。


而他們也是這樣平靜地過了好幾年,丹妮的心底深處是平靜的。





⇊ 湖中女人又出現在丹妮的面前,要將丹妮帶走


但某一天,丹妮在店裡的門反射中看到湖底的女人、洗碗時在水中看到湖中的女人。


所以丹妮知道自己的時間可能有限,因此向潔咪求婚,希望往後的日子珍惜有彼此的時間,不過丹妮並沒有跟潔咪講她已經看到湖中的女人這件事。


而潔咪則是溫柔地說:「一天一天計畫」。




⇊ 丹妮為了保護所有愛的人,自己跑去湖中自殺


可丹妮身體內湖中的女人可不是這樣想,某天丹妮在家中浴缸看到那女人,丹妮覺得每一天自己都在消逝,但自己還是在這裡,這樣的內心已經讓丹妮受不了,覺得越來越看不到自己,終究只看到湖中的女人,或許自己應該要接受然後離開。


最終,丹妮果然離開了潔咪。


丹妮害怕自己會像那湖裡的女人一樣殺人,所以單妮不想要殺掉她自己心愛的人,因此決定自己離開。而潔咪跟著回來莊園這裡,來到湖這邊,跳下湖的確看到丹妮的的屍體已經靜靜地躺在湖底。


而潔咪也想要像幾年前丹妮說的那段話:「是妳、是我、是我們」來和丹妮在一起,但湖中的女人已經不是那個湖中的女人了,而是丹妮,已經不一樣了,畢竟丹妮不肯接受邀請,所以不會再有人被帶走了。隨著時間逝去,湖中小姐丹妮也不會記得所有的一切,甚至也會忘記與潔咪的一切。





⇊ 最終,說著這個故事的人就是丹妮的愛人「潔咪」


其實這不是鬼故事,而是愛情故事。而這個講故事的人,是潔咪。而潔咪參加的這個婚宴正是芙蘿拉的婚禮。這也就是為什麼這個新娘的自己會跟潔咪說:「我一開始以為這個故事是編的,就這麼巧,我的中間名就是芙蘿拉」。


而在婚宴場的原來還有歐文、麥爾斯,當然芙蘿拉和麥爾斯都不記得莊園的任何事情,因為他們早就在跟歐文見面時說過自己對莊園發生的事情完全沒印象。



而這個潔咪,一直都在等丹妮哪天會出現,會嘗試在浴缸的水中找丹妮,也會將房門打開留一個縫隙,等著丹妮回來,而的確丹妮有偷偷回來看潔咪!


延伸閱讀:《鬼莊園》評價好看嗎?一定要撐完前半段,後半段劇情起死回生




其他人也在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