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吉夢到自己殺掉父母的畫面而驚醒,結果一早穆赫塔為了躲避雅各而跑去裁縫店,所以換葛吉跑去迪拉拉的糕點店,迪拉拉抱怨著男人都是躲起來逃避事情的嗎?卻發現克林也是躲在這裡不想去上學,葛吉知道克林一定是在學校有問題才不想去學校的。


結果因為梅拉哈特阿姨拿來褲子要修改,不過葛吉又不會裁縫,所以連忙找要帶克林去學校藉口逃走。



席凡找來艾莎要談話,說著五年前球賽的事,以前是與雅各同一隊的,那時候最後一球非常精彩,他想念那時候的時光,他對艾莎說:「生活不也是一場無意義的追逐嗎?跑,卻不知道奔向何方,如果知道終點是自己的不幸,誰還會往前狂奔呢?如果我讓我爸把我換下場,如果那五分鐘不存在,我也沒那樣狂奔,也許一切都不一樣了,也許我的生活不會這麼糟糕了」。(原來糟糕的是席凡的腳受傷了,現在也瘸了腿)



原來席凡說那麼多是想要對艾莎求婚,但卻被艾莎找理由給避開。







葛吉帶克林去學校路上,發現克林在口袋帶著煙是想要裝硬漢才不會被同學欺負,葛吉要克林不要低頭,要抬頭挺胸,並且想要教克林如何與別人打架,卻被街訪鄰居誤以為在欺負小孩,所以被追著跑,葛吉遇到一個認識阿迪爾的人(是教長),說著阿迪爾以前為大家收集到很多可以捐的衣服,幫助很多人。


在這裡葛吉也找了幾件適合自己的衣服,但當中也發現一盒錢,偷了一些錢去找伊斯梅幫自己製造假身份證和護照。不過伊斯梅似乎想要出賣葛吉,用了要照新證件照的方式打了電話給瑟維特,看起來是和瑟維特有了一百萬交易,要殺死葛吉。



但是葛吉早就發現了, 所以反過來換這個伊斯梅被威脅,伊斯梅為了保住小命只好說自己認識契馬可以幫葛吉逃去國外,自己也可以安排船,不過葛吉可不能冒這個險,還是把這伊斯梅給解決掉。


而葛吉則是錄了一段錄音給瑟維特,告訴他自己沒有槍,在姆塔茲那裡,並且自己想要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殺了父母,畢竟光憑一個小孩根本做不到。







葛吉回到小鎮,迪拉拉氣著找葛吉,因為葛吉教克林打架還真的讓他打斷了同學的手臂,不過這倒是讓葛吉很開心,告訴迪拉拉:他必須奮鬥一輩子才能得到他想要的東西,只有懂得戰鬥的人才能生存,這世界不適合愛哭鬼,但迪拉拉擔心克林變得跟葛吉一樣,所以要葛吉離他遠一點。


同時間,瑟維特去跟姆塔茲要回槍,但姆塔茲給瑟維特一把槍要他開槍殺死自己,瑟維特根本不敢,所以對姆塔茲來說,瑟維特就只是躲在背後的懦夫,所以最後瑟維特根本沒拿到槍。



葛吉去碼頭找到契馬,契馬要一萬美金才會幫葛吉,所以葛吉只好緊急回去找梅蘇特要錢,只不過跟當初說的十萬美金天差地遠,但最後還是妥協,並且要梅蘇特把剩下的錢都給穆赫塔。



這個契馬要的偷渡貨櫃竟然是從姆塔茲來的,並且在出發前早就通報姆塔茲關於葛吉要逃跑的事情,所以現在姆塔茲要通知瑟維特,當作是這些槍枝的謝禮。同時,瑟維特要歐姿琳可以走人了,畢竟現在槍枝的生意沒了,但歐姿琳才不想要走人,因為當初是靠著瑟維特的獎學金才可以讀法律系,原本以為會有正道,但後來發現社會上根本沒有正道,於是才跟著瑟維特,歐姿琳認為:「路只有一條,而且路上充滿阻礙」,所以自己會留在瑟維特身邊幫忙克服這些阻礙。







瑟維特聽著那錄音,發現果然跟葛吉料中的,自己居然蠢到去跟姆塔茲對質,但也同時接到姆塔茲的電話。


葛吉已經拿錢來準備偷渡,不過看見貨櫃上的人,發現這些都是要被販賣的人口,所以計劃把這些人給拉下來,卻沒想到只救到一個孩子,其他人都被載走了,不過在此同時,葛吉腦海中似乎想起了以前與媽媽的回憶。



圖蘭帶著席凡來到艾莎的家準備提親,卻沒想到艾莎的父母馬上就答應,這讓圖蘭非常驚訝,反過來要對方好好想想席凡沒有工作又殘疾,沒有專長,至少要問問艾莎的意見,讓圖蘭覺得是不是對方硬要把女兒塞給他們。



不過,正當席凡出去與雅各見面時,卻看到艾莎與另一個男人在一起,這讓席凡傷心極了,自己想逃跑但連跑都無法跑。







姆塔茲與瑟維特見面,先是對瑟維特酸了一圈,不過這節骨眼卻是對姆塔茲低聲下氣,其實他只是在演戲,真正的計畫是他要殺掉姆塔茲,並且不只要自己的東西,還要姆塔茲擁有的一切,所以現在連自己手髒了也無所謂。


難過又生氣的席凡拿著一支槍,想要殺死搶走艾莎的人,不過梅蘇特突然出現,叫他要開保險才能開槍啊,還鼓勵他盡量開槍,殺死那個偷走你愛人的人,在背後搞鬼的人還有這個傷害你殘廢世界的人,不過也只是對車掃射而已。



葛吉帶著那個孩子來清真寺找教長,卻在新聞中已經看到這孩子的媽媽他們都罹難,但葛吉還是有留下一些錢給老闆,也就表示希望教長可以照顧這孩子。



葛吉回到裁縫舖,想到小時候的回憶,酒醉的爸爸對媽媽搶錢要去賭博,更是把媽媽給殺死了,所以葛吉想起這段回憶,才知道自己沒有殺死媽媽。







Netflix《殺手裁縫舖》劇情第三集:葛吉沒有殺死媽媽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