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克林在裁縫店看到葛吉,大喊小偷,結果衝出來的只有圖蘭和穆赫塔,穆赫塔對這社區雖然感到失望,但他仍覺得自己與圖蘭是這社區的支柱,不能也逃走,結果變成圖蘭自己逃走。


穆赫塔自己進了裁縫店,發現葛吉滿身是血躺在地上,想要送醫院,但被葛吉給制止,於是穆赫塔又找來圖蘭要幫忙縫合。而且每次只要提到要送醫院,都會堅持地說不要去醫院,甚至最後還站起來對穆赫塔的女兒說,不要去醫院!



瑟維特在葛吉的家中找不到槍的所在,氣得要死。在瑟維特心中,葛吉就是他的影子,葛吉應該要安份守己的。



梅蘇特一早都在找穆赫塔,因為梅蘇特要這間裁縫店,但現在穆赫塔誤以為這個葛吉就是亞當回來了,所以現在裁縫店也不能交給梅蘇特。



晚上,葛吉醒過來,看到穆赫塔有放一些錢和紙條給他,後續葛吉去一家雜貨店打電話給瑟維特,想要提議槍枝來交換自己的真實過去。







隨後,葛吉回到裁縫店,穆赫塔邀請葛吉去家裡吃頓能吃的飯,不過在家中葛吉卻是對吃的東西挑三揀四,像是要求克林去拿刀子、說自己不吃有麩質的麵包,對身體不好,這一家人就在葛吉面前吵架。


穆赫塔聽到葛吉房子被沒收,沒有等葛吉解釋,自己就講出一套劇本,說著葛吉跟這裡的大家一樣都欠債,至少在這裡葛吉不是局外人了。不過女兒並不接受穆赫塔帶陌生人來家裡,但對穆赫塔來說自己是里長,所以應該要照顧每個里民,甚至晚上還留下葛吉來過夜。



晚上睡覺前,葛吉告訴穆赫塔自己需要車子,只有梅蘇特那裡可以租車。但旁邊的奶奶擔心的是自己的安危,所以對穆赫塔說:「你留我跟一個陌生人在這裡,如果他起邪念怎麼辦」?結果奶奶比誰睡得都熟。



睡不著的葛吉決定去找梅蘇特要車,原來是去找姆塔茲,想要談生意(這個姆塔茲還真聽話,照著之前葛吉的建議鎖上辦公室的門),葛吉就這樣穿著睡衣並且說可以免費提供槍枝,只要姆塔茲確保自己不受瑟維特傷害就好,這讓姆塔茲笑了出來,因為他覺得葛吉大半夜穿睡衣來到這裡談這個交易,真的很像瘋子。







雅各是喜歡迪拉拉的人,整天沒事做,說著自己是故意不去工作的,因為自己不是貪財的人,寧願沒有錢也不想被錢寵壞。


瑟維特找來當天孤兒院的警衛想要知道發生什麼事了,結果因為警衛的愚蠢行為讓瑟維特下令殺了他,歐姿琳剛好進辦公室,阻止了瑟維特殺人,原本警衛高興自己得救了,歐姿琳則是說:「你至少在別的地方殺他,不是在你的辦公室」。



葛吉因為看不懂穆赫塔畫的地圖,所以來到迪拉拉的店裡,迪拉拉不是很信任葛吉,因為他昨晚出去還不承認,而且還跟梅蘇特很像很熟一樣,讓迪拉拉看不下去,說著:「你才剛來就和他扯上關係」?因為這間糕點店就是梅蘇特的,梅蘇特用了不知道什麼方法擁有這間店,卻是用了一些借據方式威脅迪拉拉搬走。



不過葛吉才不管這些,因為今晚自己就要走(畢竟姆塔茲會為自己搞定安全問題),不過迪拉拉說著自己也曾經做過不知道目的地就出發的事,卻是所有未知的路都會帶你回到起點。



梅蘇特拿著一堆借據去找穆赫塔,因為穆赫塔答應要交出裁縫店或是還這些借據的,原本穆赫塔要用自己房子抵押,但梅蘇特才不要穆赫塔的房子,但是倒可以接受迪拉拉的糕點店,這讓梅蘇特搞不懂為什麼穆赫塔要幫別人背債







因為雅各從克林那裡知道葛吉在糕點店跟迪拉拉說話,昨天晚上葛吉又住在迪拉拉家,所以醋勁大發,揍了葛吉,但葛吉當然也是回擊,這件事讓穆赫塔知道後對雅各非常生氣,畢竟當初是穆赫塔讓雅各脫離街頭的,供他吃住、上學,卻現在從沒有長進,現在又回到街頭,甚至穆赫塔誤以為外面那台車是雅各偷來的,所以打了雅各一巴掌。


圖蘭說穆赫塔只是因為把自己的房子去抵押還債而生氣,這件事讓葛吉給知道,心裡有著其中的盤算。



晚上,葛吉與姆塔茲見面,葛吉說槍已經在路上了,而姆塔茲很好奇葛吉與瑟維特之間的信任問題是什麼,葛吉說到自己身世問題,同時間槍枝也到了,卻沒想到這個警衛與葛吉是同夥的!



不過這個姆塔茲卻是不打算履行承諾對葛吉保護,甚至想要殺了葛吉,買通警衛把槍載走,留下錯愕的葛吉,沒了槍枝,也沒有保護。回到社區,葛吉把車牌還給蘇梅特,但車子已經成為殘骸,葛吉提出新提議,交出裁縫店,但要梅蘇特不要碰穆赫塔的家,因為穆赫塔他們都是好人,還幫自己蓋被子,自己好久沒有睡得這麼安穩過了。



最後葛吉要求梅蘇特準備十萬美元,自己才會交出裁縫店。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