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第7集|劇情+遊戲規則:給出致命一擊時必須毫不遲疑



第七集劇情大綱:

在上一集帽匠死亡之後,栗國成為「海濱」的新領導者,有栖則是因為被苣屋給利用,之後被栗國綁起來並關在一個房間中。就在海濱因為新領導者而變得一團亂時,「海濱」突然成為遊戲會場,並且還是 10《狩獵女巫》的會場。

只是萌萌花因為胸口刺上一把刀而死亡,因此這次的遊戲是要找尋殺死萌萌花的兇手「女巫」。

只是現在比較糟糕的是,栗國打算把海濱的所有人都殺掉並丟進篝火中,來找尋女巫破關,導致許多無辜生命都因此犧牲。被關起來的有栖有辦法逃脫並且破關嗎?


本集遊戲:♥ 10!狩獵女巫

在海濱這裡,萌萌花胸前刺著一把刀而身亡,在這遊戲中,奪走少女性命的邪惡女巫就躲在各位之中,女巫不一定是女性,找出女巫並以制裁之火焚燒就算破關成功,時限兩小時。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第7集劇情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第7集|劇情+遊戲規則:給出致命一擊時必須毫不遲疑


接續上一集大家必須要找出插死萌萌花的女巫,並且用篝火燒死他,才算破關。於是大家開始展開調查,首先被懷疑的就是常陪在她身邊的朋友(朝陽),今天卻是來遲,所以這個韮木開始煽風點火說把她丟進火裡就知道是不是兇手了。


正當朝陽要被抬去送進火堆時,被宇佐木給制止,畢竟沒有不在場證明的不只是她,其他人也一樣。


而安小姐手上手帕的血也被發現,她說這是帽匠的血,帽匠是被人殺死的,並且拿出帽匠體內的子彈給大家看,說這就是海濱管理的槍枝一樣的子彈,等於是海濱的成員殺了帽匠。



所以現在大家都在懷疑女巫就是幹部其中一員,甚至與武鬥派有關,但懷疑的人馬上被最終頭目(全身刺青的男人)給殺死。


此時栗國出現了,說著:「如果把我的夥伴當成女巫,我就會把大家當成女巫」。所以栗國要女巫快點自己承認,不然要把所有人丟進火裡,搞得大家開始竄逃,因為武鬥派開始大開殺戒了。



宇佐木帶著朝陽逃跑,而後續新人也來幫忙宇佐木找有栖。







而水雞與苣屋來到監控室,發現大家根本就是瘋了,苣屋還說大家為了活下去居然能做這種事,但也發現再繼續這樣下去,沒人能找出女巫,不過女巫有可能是任何人,突然間,水雞突然從監視器畫面中似乎發現什麼。


為了把躲在飯店中的人給逼出來,最終頭目一把火燒了海濱飯店。



而朝陽與宇佐木為了要找有栖的所在地,在其中一間房間,看見一個男人躲在浴缸,說自己辦不到,於是說出有栖在本館,在新人這裡,遇到彩子,她說有栖在四樓的某個地方。



原來水雞從監視器看到的是安小姐在辦公室正在翻找東西,而安小姐書的也沒錯,這個女巫一定是躲在某個地方等時間消逝,或是在外面屠殺,才不會傻傻地被殺。這個安小姐正在試圖找出女巫,而可以找出女巫的工具就是三秒膠,看來安小姐是要找出兇器上的指紋,這安小姐會懂這些是因為以前他是警視廳鑑識課的人員。


正當兩人開心應該可以靠這招破關時,卻遇上最終頭目,水雞則是挺身而出叫安小姐先離開並且麻煩她破關,而自己來對付最終頭目。


在此時,漸漸地,濃煙也竄到有栖的房間裡。







韮木則是跑到頂樓上狙擊,在此同時,突然回想到中學時期自己被同學欺負的情況,自己被抓去當成靶子任由他們用棒球攻擊,所以在這個世界,他反倒成為那個可以欺壓弱小者的人,連同苣屋也這樣認為。


早已經對苣屋反感很久的韮木想要和苣屋一決勝負。



至於最終頭目這時候正要殺掉水雞,這一段的打鬥非常不錯,水雞的動作雖然不是柔軟,但看他閃躲最終頭目刀劍的樣子卻很美!至於他會有這樣的身手是因為以前曾經是個男人,也學過空手道,但卻是非常不堪一擊,當時甚至被父親告誡不要再回來了。水雞認為自己應該是女人,在海濱這裡,他一直用女人的身份掩蓋真實的自己。



而在頂樓這裡,苣屋與韮木還在這,苣屋說到他發現海濱現在的主電源已經不是發電幾而是飯店的主電源,代表遊戲主辦者已經混進海濱,在地下室操控電源,而只有幹部知道主電源的操作,也只有他們有鑰匙,所以苣屋要殺掉所有幹部。


苣屋的對決也挺有看頭,利用自製的火槍對付韮木,就這樣幹掉有槍的韮木。







畫面來到原始的世界,一個一個男人在房間裡打著文章,說到:「羅伯特埃德溫皮里,是一個窮極一生只為抵達北極點的冒險家,經歷八次失敗,因為凍傷失去八根腳趾,1909年成為第一位抵達北極點的西方人,凡人終究沒辦法理解,竟然有人願意主動迎向死亡,然而我卻認為他們是在吶喊出活著的自由,而死亡是其中一種方式,那現在的我又是如何?在這個連生肝臟都不能承擔後果食用的國家出生,我在意識不到死亡的環境下長大成人,我究竟要如何感受真正的生命?讓我逃離這個暫時的住所吧!我想要生活在真實的世界裡,於是我來到了這裡。


這在說出這段話的人正是「最終頭目」



他說:「這是我有生以來感受到生活的自由,我透過刺青來表達我的決心,我決定要永遠住在這裡,我沒有任何過去」。



不過這個最終頭目的過去跟水雞非常相像,水雞說:「我們都憎恨自己的過去,多虧你,我終於下定決心了,你就繼續逃避你自己的過去吧,至於我,為了活下去,我要再次正視自己的過去」。







所以水雞徒手去面對這個手持武士刀的頭目,運用他當時放棄以及不敢面對的空手道來對付這個最終頭目,這過程中,我認為是水雞真正敞開心胸的一次,認同過去的自己,也認同不完美的自己。(這段打鬥畫面非常美!)


在有栖這裡,他幾乎已經暈厥過去,開始出現幻覺想著自己當初與張太、苅部談到的夢世界(電玩商店)倒閉的事情,那是人生中美好時光,因為大家常常聚在那裡。突然,夢中的苅部還對有栖說:「你要好好活下去」。張太則說:「連我的份也活下去喔」!



有著這樣的動力,有栖再次醒過來,開始努力要掙脫嘴巴的膠帶,開始大聲喊叫救命,這樣微弱的聲音也被宇佐木聽見,順利找到有栖。卻沒想到門已經被反鎖,同時間武鬥派的人也持槍進來,使得宇佐木緊急從爬窗攀爬去有栖的房間。



在水雞這裡,最終頭目可不是那麼容易解決,這個頭目對水雞說:「看來你對活下去的覺悟遠遠不如我」。但是對水雞而言,活下去的覺悟並不是這樣。當年水雞變成了女生見媽媽,沒有得到責備,只讓媽媽說現在的打扮很適合你。


這讓水雞內心充滿愛,也是第一次被認同,所以在這虛擬世界中的水雞,為了媽媽,這才是活下去的意義。因為水雞說過,他一定要回去找媽媽!(這段很感人)



不管腳下滿是碎玻璃,他就是要活下去,所以最終水雞「給出致命一擊時必須毫不遲疑,我遵從了你的教誨,爸」。







有栖順利被救出,聽了遊戲規則也認為這是最棘手的規則,有栖認為女巫的目的就是殺害少女,揭開這場遊戲的序幕,並在這場遊戲中努力活下來,也就是說,對方的目的就是讓所有海濱的玩家輸掉遊戲,遭雷射處死。


宇佐木覺得,如果我是女巫,應該會加入獵殺行動,以避免自己被射殺,不過有栖並不這樣認為,因為到最後遲早必須和武鬥派的人自相殘殺,這不符合遊戲目的。


因為這是紅心十的遊戲,不是靠力量取勝的遊戲,有栖說:「我曾經破過紅心的遊戲,內容很陰險,就是在玩弄玩家的心情,大家要背叛彼此、互相殘殺,而且必須在極度痛苦的情況下破關,如果就這樣讓武鬥派取得勝利,就不會有感情糾葛」。



而有栖認為有事情不對勁,如果我自己是女巫,會怎麼操弄這場遊戲?



站在篝火旁的栗國,開始想著以前與帽匠的回憶,以前自己去到帽匠的店,得知帽匠是為了遵從父親的遺言才經營這家帽子店而放棄當牛郎。而那時候的栗國則是從黑道轉為當自衛官。而帽匠也說了:「你可是我唯一的老朋友了,你要長命百歲喔」!







在房間裡,有栖還在想著怎麼破解,突然發現自己完全想錯,不是要站在女巫的角度想,而是要站在遊戲管理人的角度想。


因為他發現這些遊戲好像是為了海濱量身打造的,帽匠被殺、萌萌花被殺,是某個知道內部狀況的人,算準時機,設計這個遊戲,有栖開始疑惑為什麼要選這時機點?選在帽匠死亡之後?



而在房間裡找指紋的安小姐似乎找出答案,但一出房門卻被獵人給打暈,而此時的有栖大概推測出女巫的身份了。








其他人也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