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第5集|劇情+遊戲規則:找到「海濱」烏托邦



第五集劇情大綱:

上個遊戲「♣ 4 距離遊戲」中,有栖再次靠著智慧破關,也救了宇佐木,然而,現在有栖的目標是想要去到「海濱」,找出遊戲管理人,讓一切都可以恢復原樣。有栖與宇佐木就這樣一起生活,有栖學習怎麼狩獵、怎麼生存,並同時找尋「海濱」的確切位置。

所以有栖與宇佐木的確也循線找到海濱的位置。來到海濱之後,這裡儼然是和外面不同的世界,大家盡情歡樂、狂歡。兩人也遇到這裡的老大帽匠,並說明在這裡的三個規則。

最重要的是,這個帽匠說只要蒐集到所有的撲克牌,就能回去到原本的世界,因此有栖與宇佐木就這樣被逼迫加入搜集舖克牌的行列。


本集遊戲: 4 《燈泡》,也就是說燈泡的開關是哪一個?ABC開關只有一個能點亮燈泡。

規則一:在門打開的狀態下,只能有一次機會打開開關。
規則二:如果把門關上,則不限打開開關次數。
規則三: 如果小房裡面有人,或是開關成打開狀態,門就會被鎖上,無法打開。

所有人只有一次回答權,只要有人答對,就算破關,如果水位上升,水面碰到電線遊戲結束。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第5集劇情




儘管有栖與宇佐木要前往海濱,但他們卻不知道海濱在哪個地方,問了其他玩家也不知道,因為遲遲沒找到,所以應該要先擔心簽證問題,目前有栖還剩三天,他說什麼也要找到海濱在哪裡。


而現在有栖也很努力跟著宇佐木學在大自然生存的技能,畢竟生命有限,搞不好自己隨時會死,所以一分一秒都不想要浪費。


兩人在外面稍做休息,一開始有栖有禮貌地把帳篷讓給宇佐木,但因為外面蚊子太多,宇佐木說現在絕對不能睡眠不足,不然是會左右自己生死的,ˊ於是就這樣擠進帳篷裡一起睡,但有栖這樣反而更睡不著了XD


隔天,宇佐木開始教導有栖狩獵的技巧,基本上狩獵要觀看全局,觀察整個場域的足跡以及活動方式,這樣才能掌握牠們,這也是有栖玩《戰爭國度》時用的戰略呢。


晚上,有栖與宇佐木去到比賽會場觀察情勢,而在其中一個會場中,有栖發現有些玩家手腕上會帶著一種置物櫃鑰匙,看來他們是一隊的,而且在遊戲結束過後,這些手腕帶置物櫃鑰匙的人都成群走出來。


而他們兩人分頭跟過去,發現他們都有車子,大概是他們有組織性地在專門收集這些舊車,到最後這兩台車都往舞濱的方向去,兩人追上去後果然發現海濱的地方,這地方甚至登還可以亮,只不過他們的行蹤也馬上被發現。







宇佐木與有栖被綁來一個房間,有栖表示自己只是想要來這搞清楚遊戲的以及知道消失的人去向,果然這裡有個老大,並且告訴他們答案:「要結束這場惡夢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透過闖關,收集到所有的撲克牌」。


不過宇佐木原本以為只要這樣破解,就能恢復原來的世界,但老大說並不會,只有被選中的一個人,可以回到原本的世界,所以在這裡的人就是一起合作蒐集撲克牌,好讓人一個一個可以回去原本的世界。


而這老大(帽匠)要求他們兩個去拿下其他的花色,有栖想要拒絕,老大利用有栖今天簽證過期的籌碼讓他不得不參加。並且說這個世界就是一個國度,也就是說假使他們誤入這個國度,那們一定有辦法回去,於是才會成立這個組織。在「海濱」這裡使用燃料驅動發電機發電,所以才會有電,用雨水做用水來源,甚至還四處搜刮軍火。


在海濱的規則有三:

  • 一、在海濱只能身穿泳衣,因為這樣就無法藏武器了。這裡可以酗酒、吸毒、縱慾,就是盡情揮霍人生,甚至這裡房間的鎖都被處裡過,無法鎖,因此這裡沒有秘密。

  • 二、所有撲克牌都是「海濱」的財產,所以蒐集來的撲克牌歸他們幹部管,有貢獻的人可以晉升名次,等到大家合作讓第一個人出國後,利用大量重複的撲克牌,很快就能依照順序送第二、三個人出國。

  • 規則三、背叛者處以死刑。(也就是說現在有栖已經進來「海濱」無法拒絕了)






對於這樣的陷阱,有栖對宇佐木很抱歉把他牽扯進來,但宇佐木說:「不要道歉,是我自己選擇的」。


而現在有栖與宇佐木帶來的 7是最難拿到的,也被老大大沒收走。


在海濱的景象,卻是與外面的世界截然不同,這裡大家都在狂歡,一點都沒有擔心的樣子。對他們兩個來說,這根本就是在逃避現實的方法,但基本上自己就是收集撲克牌的軍隊罷了。


在派對過後,也是開始遊戲的時間,有栖與宇佐木被分配到不同的遊戲之中,在此同時角落中,那個之前染髮的年輕人(苣屋)認得有栖與宇佐木,因此一直在觀察他們,也說到他們或許有用,有助於「我們」的計畫(所以這個苣屋似乎在盤算著什麼)







在不同關卡中,因為有些人順利過關,有些人卻已經死亡。而在有栖這裡,則是跟著海濱的幹部(安小姐)來到遊戲會場,並說這個遊戲是要測試有栖有沒有能力成為幹部。


在此同時,水雞也是和有栖同一組,並且發現當初玩捉迷藏時那個被救的新人也存活下來,成為海濱的維修工。


這裡的遊戲為 4 《燈泡》,也就是說燈泡的開關是哪一個?ABC開關只有一個能點亮燈泡。

  • 規則一:在門打開的狀態下,只能有一次機會打開開關。
  • 規則二:如果把門關上,則不限打開開關次數。
  • 規則三: 如果小房裡面有人,或是開關成打開狀態,門就會被鎖上,無法打開。


所有人只有一次回答權,只要有人答對,就算破關,如果水位上升,水面碰到電線遊戲結束。


而在這裡有栖一開始根本就沒有答案,安則是說要測試有栖,所以也不出手(但為什麼安會一開始就知道答案?因為她也懂得破解遊戲的答案)。緊張的有栖開始想則規則,於是找到答案,並叫大家快關門,然後打開A開關,等了許久,再打開門,打開B開關,去摸燈泡,如果是燙的,就是A。







順利破關後回到海濱,有栖看到宇佐木還活著非常開心,有栖則是把安小姐在測試自己的事情告訴宇佐木,突然間水雞來湊熱鬧,說著感情這麼好就在一起,畢竟有可能明天就會死掉,要把握當下。


水雞說到自己的母親是無法自行上廁所的病患,所以自己一定必須要活著回去。說著說著,武鬥派的人就出現,之前的栗國先生就是其中一領導,想要活著就不要去招惹他們,所有武器是歸他們管。


目前掌握最大權力的是帽匠領軍的理想派,以及栗國領軍的武鬥派,現在好不容易維持和平,但某天一定會擦槍走火,栗國先生先問了有栖關於搭擋的事,栗國知道死了後覺得諷刺,畢竟又是一些蝦兵蟹將留下,之後下令小弟把宇佐木帶走。


而因為有栖要阻止,卻被栗國下令打斷腳並且下個遊戲就讓他死。


好在此時的帽匠出現,解救了有栖,基本上依照排名,帽匠算是栗國的老闆,所以栗國最後還是摸摸鼻子走人,後續帽匠邀請有栖一起去參加幹部會議。







會議中,大家討論到除了人頭牌之外,其實就只剩下10這個牌了,在目前為止的遊戲中都沒有出現過,搞不好是有什麼觸發條件。


帽匠的策略是,繼續調查東京內的所有遊戲會場,並且注意大家的簽證,以及等待10出現。而帽匠突然說出自己也差不多要續簽證了,這句話被武鬥派聽到,互看了幾眼,似乎是想要在遊戲中偷偷幹掉帽匠的密謀?


突然旁邊的幹部(加納未來)說有賺取簽證天數的方法,紅心的遊戲會玩弄人心及感情,如果把死了也沒差的傢伙帶去,自己一定能活下來,就連有栖破關的紅心栖遊戲,照我的方法,是個根本不用動腦的遊戲呢(為什麼呢?因為那是個只能留下一個生存者的遊戲,之前狼與羊遊戲就是這樣)


最後,這個10還是無解,畢竟根本不知道哪時會出現,因為只有在報名截止時才會知道類型,但不論如何,帽匠都已經決定要參加下一場遊戲了,看來這會給栗國機會去幹掉帽匠吧。







後續,有栖被老大給邀請去秘密房間裡享樂喝酒,但有栖非常謹慎。


帽匠對有栖說:「我以前是在歌舞伎町當牛郎, 就叫做海濱。當時想要成為歌舞伎町的第一拼命工作,當時還對部下說要取得天下,當牛郎只要被客人瞧不起就完了, 就就算被灌再多酒,無論何時都不能失去身為人的尊嚴,我將這觀念灌輸給下屬,但是我卻把那傢伙壓垮了,他在宿舍上吊自殺了。大家都離我而去,我想跟那些傢伙一起取天下啊!現在想想,他的死是必要的,是為了讓我成長,所以在海濱的大家堵上性命為了成就我這個英雄能成功逃出這國度成為英雄。對英雄來說,悲劇是必須的。敬第二個海濱」。







其他人也在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