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劇情大綱:

在上個遊戲(♥ 7 《躲貓貓》)中,有栖收去自己的兩個好朋友!而他們會死掉是因為他們犧牲自己的性命好讓有栖得以活下來,對有栖來說心裡是個大打擊,因為這些朋友們等於是死於自己手中!

也因為如此,有栖已經是一蹶不振,經過宇佐木的鼓勵,宇佐木懂有栖的心理痛苦,於是也不強求有栖,但只希望有栖不要自暴自棄連飯都不吃,對有栖說:「我特地幫你煮了這頓飯,至少吃了再死吧」。

宇佐木會這樣幫有栖是因為,在第二集中「不能被鬼抓到」的遊戲裡,因為有栖的大喊救了宇佐木,所以宇佐木想要報答有栖。

於是有栖想到兩個好朋友對自己說的:「有栖,你要活下來」,才讓有栖重新打起精神,去參加今晚的遊戲。


本集遊戲難度:♣ 4 《距離遊戲》

遊戲規則:在時間內(120分鐘)撐過考驗並前往終點,只要平安抵達終點,就能破關。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第4集劇情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第4集|劇情+遊戲規則:我特地幫你煮了這頓飯,至少吃了再死吧



在上個遊戲中,朋友們都死掉了,只剩下有栖。


在城市的公園中,宇佐木發現倒在路上一動也不動的有栖,現在的有栖因為朋友犧牲性命讓自己活著,有栖總覺得是自己殺了朋友,內心背負著強烈又沈重的罪惡感,有栖分明就是已經放棄一切的人。



趴在地上的有栖微弱地說:「我,也會死」。這個宇佐木也沒有打擾有栖,只說:「這樣啊,我知道了」,就這樣讓有栖繼續趴在地上。



後續,宇佐木回去吃了飯,天空已經開始下大雨,去書店選了本書,走在大街上,還是看見有栖趴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回到以前宇佐木與爸爸攀岩的時光,對爸爸說到:「如果神真的存在,你會跟神提出什麼要求」?父親希望世界可以創造出更多沒人爬過的山,人們已經征服世界上的每一座山了,所以這樣的地方不存在吧?



對宇佐木而言則是:「請讓時間一直停在這一刻吧!山是唯一願意接納真實的我的地方,爸爸你是唯一一個願意接納真實的我的人」(看得出宇佐木與父親、山脈為伍的人,在原本的世界裡,山脈與父親就是自己的全世界!)







而過去,宇佐木的父親以前曾經因為無氧攀登聖母峰路線這件事造假風波而受影響,當時不知道誰在造謠,但父親並不以為意,也是行李整理好就準備去登山,父親對宇佐木說:「我絕對不會說謊的」。


於是出發要去山上,當時的宇佐木看著父親的背影,父親則說:「那些山,願意接納真正的我」。



後續,父親從此沒有回來,因為在山上下落不明,動用大批人馬搜救兩週還是一無所獲,當時父親被推測是不是因為風波關係而自殺,所以失去父親當時的宇佐木,就跟現在的有栖一樣,一蹶不振失去靈魂和重心。



後來,宇佐木還是把有栖給帶回家,有栖醒過來,宇佐木給有栖準備食物,但有栖不解為什麼要救他?可是肚子已經餓得咕咕叫,宇佐木說你的身體在發出求生意志。



現在的有栖內心充滿罪惡感,明明自己是最沒有價值活下來的人,大家因為他都死了,於是有栖開始自爆自棄,直認自己就是殺人兇手,怎麼會讓自己這種殺人兇手活下來?







看在宇佐木眼裡,說了:「我曾經也想要一死了之,但我跟你一樣,我躺了很久之後,肚子餓到咕咕叫,反正我遲早會死,我可能會在明天的遊戲中死去,或是因為簽證到期而死,我特地幫你煮了這頓飯,至少吃了再死吧」。後續,柚葉吃飽飯就出去跑步。


回到家後,雖然有栖吃了東西,但還是了無生氣,所以宇佐木叫有栖準備起身,不然怎麼參加遊戲?在這裡,宇佐木問了有栖當初捉迷藏時為什麼要堵上性命大喊,企圖拯救大家?



有栖說:「因為當時我不想死,也不想眼睜睜看大家死去」。這跟宇佐木一樣:「不希望有栖死掉,多虧你當時的舉動我才能活下來」。(所以宇佐木是當時唯一配合的人)



因此宇佐木想要趁這次報答有栖,讓有栖的內心再次有了溫度。



晚上,到了遊戲會場,來到一條隧道中,看見一台巴士,在巴士上已經有三個玩家在等待。看來在車上的這三人也不是新手,是在第一場遊戲中認識並合作到現在,他們說這遊戲中搭擋很重要,不過其中一個人似乎腳已經受傷不能動了。







本遊戲難度:♣ 4 《距離遊戲》,規則是要在時間內(120分鐘)撐過考驗並前往終點,只要平安抵達終點,就能破關。

在車上的三個人分別為:

  • 西山:像是當中老大的人
  • 宅間,腳受傷的人
  • 山根,不想拋下宅間的人


從這樣的遊戲規則中,完全看不出該做的是什麼?當中的人想要發動巴士卻因為汽油不夠,所以也只能跑步了。


宅間對大家說:「把我丟下吧,不要誤會,這並不代表我要送死,我會找出讓我自己活下來的方法」。宅間擔心的是山根還必須跟他的家人重逢,所以他不能死,西山什麼話都沒有,只說:「我們走吧」。



不過有栖還是很有良心想要救宅間,但宇佐木說了:「走吧,這是正確的決定」。於是有栖想到之前張太與苅部說的話:「你要活下來」,所以也跟著開始跑步。







只不過他們要跑的終點在哪裡?在途中還有補給站,只是桌上的水大家都不敢喝,所以宇佐木給有栖自己身上的水,之後有栖還將水分給山根與西山。


之後繼續跑著,看似黑漆漆的隧道裡有著什麼,是一隻像狼又像狗的怪物,最後西山被吃掉,西山利用手上的刀制止怪物攻擊其他夥伴,創造機會讓其他人逃走。


而山根對有栖他們說:「我已經沒有夥伴了,雖然只跟他們相處一週,但就像老朋友」。反倒是有栖安慰山根:「你必須活下來,把你們的事告訴你太太」。



這遊戲的精髓就在於同伴之間的合作,有同伴才能有動力活下去。



在路上,有栖發現一台摩托車,想到張太之前說過有晶片的東西都不能動,有栖發現也就是說電子電路都被破壞,也就是說不受電子操控的物體仍能運轉,這代表舊的摩托車或是車子可以發動。例如眼前這台復古的摩托車以及起點的那個巴士。



而有栖的計畫是,騎著這台機車回去救宅間,有栖會這麼做的原因是因為他不想要再見死不救了,於是宇佐木與山根先獨自前往終點,有栖則是回去起點找宅間。







而終點的兩人,山根正在想念老婆,看著與老婆的合照,而柚葉則是鼓勵他們一定在某個地方還活著。但講著講著,時間倒數五分鐘,卻突然後方的鋼板開始爆裂,噴出水,讓他們不得不往回跑。


最終山根因為跌倒,被水給捲走,留下宇佐木獨自跑著,還好此時的宅間與有栖開著公車救到宇佐木,但整台公車連同他們也被捲入水中。在他們醒來後,爬出公車外,發現所謂的終點就是這台公車裡面,也就是距離要與終點為零。



而宅間準備離開他們兩個,自己也不知道去哪裡,但跟他們約定如果都活下來,就在某處見面吧。



回到家,有栖告訴宇佐木關於「海濱」的事,他相信苅部的話,所以一定要去到那裡揪出遊戲的主謀,讓世界回復原狀:「我要活下來,所以我必須前往海濱」。



所以他們就這樣騎著腳踏車前往海濱。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