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第3集|劇情+遊戲規則:有栖,你要活下去!



第三集劇情大綱:

苅部與有栖在上一集兩人自行參加比賽,經歷了一場戰鬥,發現上一場遊戲中的鬼其實也是被迫參加比賽的人,而苅部也在其中一個玩家身上找到一台對講機說著:「我們已經找到答案,回去海濱」,讓有栖更確定。

在今天,張太與紫吹的簽證即將到期,張太的傷勢還是非常嚴重,不過為了延續簽證,他們也不得不參加比賽….。

在這一集中,大家都有想要守護的東西與人,在上一集中,曾有玩家說過,紅心
是靠玩弄人心與背叛夥伴取勝的遊戲,也是最棘手的遊戲這場遊戲中,他們如何破解遊戲呢?



遊戲難度為 7 《躲貓貓》,也就是靠玩弄人心與背叛夥伴取勝的遊戲,而且這難度應該非常難。

遊戲規則為:一人當狼,三人當羊,被狼找到的人將會成為下一隻狼。羊要躲好,不讓狼找到,遊戲結束時,只有狼能破關,限時十五分,之後羊的項圈會全數爆炸。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第3集劇情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第3集|劇情+遊戲規則:有栖,你要活下去!



接續上一集(第二集),破關後的有栖內心對於剛剛讓那個鬼給死掉很愧疚、很自責,等於是自己殺了一個人。


宇佐木很直接地告訴有栖:「大家都是被迫參加遊戲,不是你的錯,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不惜做到這種地步還想活下去,我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不願意的話明明也可以選擇去死」,這番話留下錯愕的有栖。


遊戲結束過後,苣屋在小房間中鬼的身上找到一張紙條,上面會著令人看不懂的圖畫,像是許多線條交錯而成的地圖。


紫吹算著今天自己的簽證就會到期,想著自己當初好不容易進到大公司,並且還跟上司發生關係才升職,現在居然什麼都化為烏有還要靠這遊戲維續自己的生命,這讓紫吹下定決心一定要活下去,並且回到原本的生活。


一早,苅部與有栖終於回來,讓張太終於放下心中大石,而苅部也把無線對講機帶回來,說是聽到「海濱」的地方,或許去到那裡就能知道答案,也或許那是所有人在的地方。


而因為張太的簽證今天也到期,所以苅部決定今天去參加遊戲,獲得更多的簽證天數,再來就去海濱找答案。







另一方面,有栖想著自己今天在遊戲中殺掉了人,甚至自己還出現幻覺想到那個人出現在自己的眼前,不過那是自己的心理作用罷了,因為站在眼前的是紫吹。


紫吹看見有栖怪怪的,都不說話,有栖說到自己在遊戲中殺了人,自己卻活了下來,雖然沒有覺得鬆了一口氣,即使如此,自己還是想活下來。


紫吹告訴有栖自己第一場遊戲中就是這樣,大家都死了,但自己活了下來,因為自己不想要這樣死去,所以一定要活下來。在苅部這裏,去到之前工作的酒吧,拿出自己偷偷藏的婚戒,想著惠美,並且祈禱惠美一定要活下來!


晚上遊戲時間,大家等不到苅部,有栖想要等苅部到達一起去,但紫吹已經要拉張太先走,還好苅部及時到達,苅部向大家抱歉自己遲到,卻被張太給大聲咆哮:「你道歉是什麼意思?我跟紫吹已經沒有退路了」。


這樣突然發飆讓大家突然覺得莫名其妙,不過因為已經沒時間計較這個了。







來到植物園遊戲會場,看著雷射界線,沒有退路地走進去。


在這裡,桌上擺滿各式各樣的武器可以取用,並且要帶上一個看起來像護目鏡及項圈的設備,似乎是個眼部追蹤系統,而這次參加遊戲的則是只有他們四個人。


此遊戲難度為 7 《躲貓貓》,也就是靠玩弄人心與背叛夥伴取勝的遊戲,而且這難度應該非常難。遊戲規則為:一人當狼,三人當羊,被狼找到的人將會成為下一隻狼,羊要躲好,不讓狼找到,遊戲結束時,只有狼能破關,限時十五分,之後羊的項圈會全數爆炸。


也代表說他們之中只有一個人可以活,因為只有一個人會是狼。


而一開始從系統中被指定為狼身份的是張太~其他人為羊,這樣的分配可是讓張太嚇死,想要把項圈給拔掉,但當張太看向有栖時,換成有栖變成狼,也就是說,只要對到眼,狼的身份就會換到對方身上。


所以紫吹突然叫了大家,讓大家看向她,結果他就變成狼了,然後跑去躲起來了。這也代表要躲的是狼,不是羊。這遊戲設定很有趣,也就是說要讓大家去找這隻狼!







於是苅部憤怒地追了上去,因為是植物園,所以都是樹叢,非常好躲,紫吹也自己躲了起來,讓苅部找也找不到。而張太還是一貫的善良與軟弱,於是運用設備對紫吹說:「紫吹,別逃,我們一起想辦法攻略這個遊戲吧」!


而這個紫吹被苅部給抓到,馬上轉換為苅部是狼的身份,利用苅部腰部的傷猛烈攻擊,紫吹想要搶回狼的身份,接下來有栖到場,立馬把身份轉換給有栖。


所以這個紫吹拿著刀衝去找有栖,而什麼也不能做的張太聽著大家搶奪、打架的聲音,開始禱告這一切可以趕快過去,有奇蹟發生。


擁有狼身份的有栖,遇到紫吹,有栖乞求紫吹可以給自己一點時間破解,但紫吹只認為有栖只想要一個人活下去,並且說:「你這樣死掉有什麼關係?把機會讓給我,你之前不是過得渾渾噩噩嗎?如果不讓想存活的人活下去,一點意義都沒有了」。







正當紫吹要拿刀砍有栖時,張太突然衝過來撞向紫吹,並叫有栖快逃,但有栖所要面對的並不是紫吹而已,連同苅部也要追殺自己,畢竟苅部也想要活下去啊,他還想要回去找惠美求婚呢!


而有栖想要用工具把項圈給破解,卻都沒有辦法,直到拿著老虎鉗要剪斷項圈同時,卻想到上個遊戲中爆頭的畫面,下不了手,完全不知道怎麼做的有栖對大家說:「對不起,自己不知道該怎麼辦」。


透過他們用麥克風的對話,創造出絕望、憤怒、背叛等情緒。


苅部說:「你道歉有什麼用?你大學退學後就只會道歉嗎」?這讓有栖想到以前弟弟始考上大學時,爸爸對弟弟說過:「你跟你哥是不一樣的,你有想要拼命追求的東西」。他們這番對話,就是故意說給有栖聽的。


在耳機裡,苅部說:「如果你還想繼續當個喪家犬,不如讓我來當狼」。不過因為苅部實在太痛了,痛到暈倒。而在張太這裡,張太說著:「不管誰活下來都好,但我不想要這樣死掉」。







每個人都有想要守護的東西,例如苅部想要跟惠美告白,而張太並不想要這樣死掉,紫吹想要奪回以前犧牲的種種,但有栖呢?


有栖想到過去只有苅部與張太可以讓自己快樂,與他們在一起的快樂時光,苅部夢想是在澳洲買個大牧場,把大家找去從白天就開始喝酒,張太說自己可以寫無人機操控程式運送頂級牛肉,那有栖呢?


這裡的大家,都不想死,但也不想失去大家,有栖則是說:「我不行了,我要退出這遊戲,我只剩你們這些夥伴,如果只有其中一人可以留下來繼續遊戲,那不是我」。


有栖打算把狼身份讓出去,於是呼叫苅部與張太,但問題是他們居然都不出聲,故意不告訴有栖他們的位置,張太也把紫吹拖進樹叢裡躲起來。







這個遊戲雖然沒有破解方法,但他們苅部與張太躲起來的方式,就像是遊戲規則所說的:「不要被狼找到,羊要躲好」。這一集遊戲最簡單,但最悲催,當有栖都沒辦法找到大家時,那一段很鼻酸。


苅部打破沉默第一個說話:「大吵大鬧地像個笨蛋,喝酒喝到通宵,只要和你們在一起,我就能把煩惱全忘了。你還記得我們在夏天做刨冰烏龍麵的事嗎」?張太回憶起那時光說:「我們笑得很開心不是嗎?有栖,你要活下去」。


這度過最後三分鐘的時間,好感人,他們居然沒有人背叛,都選擇讓有栖活下去。苅部就這樣在有栖面前被炸死,讓有栖好崩潰。


其實,活下來的人才是最痛苦的不是嗎?







其他人也在閱讀...

我也要分享觀後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