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劇情大綱:

結束第一場遊戲死老逃生之後,張太在第一場遊戲中腿部被火燒傷,於是行動不便疼痛不堪,有栖、張太、苅部以及紫吹開始生活著,並且大家開始討論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回事以及遊戲管理人究竟會是誰?

而苅部對有栖提議趁著時間充足,今晚去參加下一場遊戲看看,可以熟悉遊戲的模式、取向、特性,這樣下次帶著行動不便的張太一起參加比賽時,比較能有勝算。

於是苅部與有栖就這樣兩人去參加下一場比賽。


本集遊戲為:「♠ 5 不能被鬼抓到 (等於是捉迷藏)。
從公寓的某間房間中找出陣地,碰觸陣地中的物體後,即破關成功,時間為二十分鐘,時間到後,建築物中的炸彈將自動引爆。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第2集劇情




宇佐木柚葉,是個攀岩專家,因為父親是個天生攀岩好手,所以她的攀岩技術也是父親傳授的,宇佐木為了父親,就這樣一直參加遊戲,活下去。


有栖他們想要找出一些線索,但卻都找不到,而張太發現所有裝有晶片的裝置全都不能用,反倒是沒有晶片的電器可以用。張太覺得:「說不定這是電磁脈衝攻擊」(因為第一集的時候有看到煙火是件很奇怪的事),可以瞬間破壞一整座城市的所有電器,只是不曉得為什麼遊戲給的手機可以用。



於是大家在這完全沒電的沒瓦斯的世界生活著,也吃著熱呼呼的飯菜。紫吹問大家:你們三個原本在做什麼?這個紫吹則是出軌與部長開房間,但說自己當時在工作,不過在事情發生的當下大家都沒聽到或看到什麼,就是很莫名其妙。



而這個紫吹三天前就開始參加遊戲,苅部覺得當時這個紫吹應該也利用其他玩家而活命,紫吹並不在乎苅部這樣說,畢竟她只是想要活下來而已,大家想想也是,要生存下來並不容易~ 紫吹之前參加的遊戲內容是在地鐵,那裡充滿毒氣,大家狂吐鮮血,眼睛流血,這讓有栖覺得奇怪,他們三個是昨天消失,但為什麼跟紫吹時間點不一樣?而且蔬果都腐爛,大家明明昨天才消失不久。



或許這裡的世界跟原本世界時間流逝不同?但可以確定的是,人們消失的時間點都不一樣,但不管怎樣,有栖認為一定有個遊戲管理者構思出這遊戲,而且還能掌握結局,用雷射殺掉簽證過期的玩家。







問題是不知道誰做的,小織提到在公司聽過傳聞某間北歐公司委託他們公司做實驗,要在虛擬世界中打造一個與現實完全相同的世界,而張太則是覺得人類絕對做不到這件事,一定是神。


有栖私下想要帶張太去醫院,因為張太常常是不想讓他們擔心所以一直在忍耐,而苅部則是跟有栖建議:「要不就我們兩個明天去參加遊戲,趁時間充裕去習慣遊戲,畢竟下次還要帶著受傷的張太去闖關,所以必須要靠我們兩個破關,才能保護張太」。



雖然覺得冒險,但有栖則認為可以,或許可以了解遊戲取向,去觀察設計者設計遊戲的特性,說不定能推敲出遊戲策略



一到隔天晚上,開始陸陸續續有新的遊戲會場出現,宇佐木到達遊戲會場後,熟練地拿手機開始等著,同時苅部與有栖也到了。在這個遊戲會場中,共有十三個人報名,當中有個新人(竜田康大)想要找有栖了解現況,但卻被苅部阻止,他認為新手只會成為阻礙。







這次的難易度為黑桃五,新渡戶先生解釋這是靠體力決勝的遊戲,撲克牌花色與數字各有不同意義:

  • 花色代表遊戲類型:

    梅花是靠團體合作取勝
    靠體力決勝的遊戲
    紅心是靠玩弄人心與背叛夥伴取勝的遊戲,也是最棘手的遊戲
    方塊是靠智力取勝
  • 數字代表難易度,越大越難。


這次的遊戲規則為:不能被鬼抓到(等於是捉迷藏),從公寓的某間房間中找出陣地,碰觸陣地中的物體後,即破關成功,時間為二十分鐘,時間到後,建築物中的炸彈將自動引爆。



在張太這裡,則是在對聖母禱告,但他並不信神,只是母親很迷信,所以在學校常被笑,是苅部與有栖救了常被欺負的自己,他們兩個都是很有特色的朋友,但只有自己出生貧窮家庭,一無是處,甚至現在自己受了傷,還要依賴他們。



紫吹說:「人都會喜歡跟比自己弱小的人來往,你覺得他們下次會帶你一起去參加遊戲嗎」?這番話的確是傷了張太的心,但張太認為自己的好朋友不會背叛自己的,紫吹再次說:「你願意為朋友死去嗎」?紫吹的話一直在挑撥起張太內心的脆弱,因為她自己常被背叛。


不過張太自己想想,自己也是常被媽媽背叛,因為媽媽常拿錢去宗教團體,讓張太痛苦的心完全被挑起。







遊戲即將開始,這個新渡戶先生一直跟著苅部與有栖,他已經參加過遊戲五次,另一方面宇佐木則是只靠自己,每個人都在找最適合自己的起始點位置。


遊戲開始,鬼將出動,大家屏息等待著,一開始來的可是一陣詭異的沈靜,有栖他們想說要找一個沒有鎖的房間躲著,卻突然間有人已經被鬼找到,並且像是發出一陣槍聲,一具屍體就這樣出現在有栖他們面前。



沒一會兒,這個鬼的確從樓梯間冒出,差點殺了有栖。不過不久後,有栖發現鬼的面具讓他的視野有限,這就是鬼的弱點,於是有栖開始大聲對其他玩家喊鬼的所在地,並且要大家一起合作找出陣地,但是,所有人會照辦嗎?有,就是宇佐木。



有栖突然發現鬼正在對那個新人(竜田康大)開槍,於是衝過去救他,在逃跑同時,苅部說自己拿出刀要去解決這個鬼,但同時間一個壯碩的大哥(栗國先生)也出現說:「他終究是個人類」。


於是他們與苅部準備要獵殺鬼,並且交辦有栖與宇佐木他們分頭去找陣地。



栗國說要趁鬼換彈匣的時候行動,於是等到時機一到就動手,只不過這個壯碩的栗國先生也打不過這個鬼,甚至這個鬼還拿了刀傷了苅部的肚子。







在有栖這裏,冷靜下來要想辦法,突然想到剛剛新人(竜田康大)要進一個房間時,鬼硬是要從遠方要射殺新人,由此推理那就是陣地,只是有栖疑惑鬼為什麼要射殺大家,那裏等就好了啊。


進入陣地,裡面什麼都沒有,只有一扇門,不過在還沒有反應過來同時,另外一個鬼已經出現在這個房間,有栖差點死掉,雖然另一個玩家(苣屋)用電擊棒把鬼電暈,但馬上很快就醒過來,嚇得有栖直接進入小房間,但卻發現裡面的按鈕需要兩人同時按才能破關。



但問題是沒辦法從門口進去,因為裡面有鬼,所以大概只能宇佐木爬窗進去,在栗國先生這裡,則是用他的怒氣把鬼打死,在陣地這裡則是靠著有栖和宇佐木以及另一個玩家(苣屋)破關了,而鬼則是透過身上的相圈給爆頭。



在這遊戲,有栖發現,這些鬼也是被迫參加遊戲的參賽者。



不過在苅部這裏,卻突然發現一個已經死掉的玩家身上有個無線電,裡面說著:「我們已經找到答案,回去海濱」,並且轉眼間剛剛那個栗國先生早已經消失不見。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