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電影《超能絕殺2.0/Upgrade/人類升級》劇情介紹+結局


本篇是《超能絕殺2.0/Upgrade/人類升級》電影的劇情紀錄,所以一定是劇透,還沒看過這部電影的人請先跳過這篇。至於本部電影好不好看,評價如何?可是參考以下延伸閱讀:







《超能絕殺2.0/Upgrade/人類升級》劇情介紹



這是一個完全科技化的世界,葛雷天天在家玩車改車,沒有正職工作,而艾莎則是一家鈷鉑科技公司的職員。他們的房子充滿科技感,車子可以全自動免駕駛,連披薩也可以印來吃。


艾莎下班後,葛雷希望艾莎可以自己去交車給客戶,原本艾莎不願意跟去,但在葛雷的好說歹說以及可以看看有錢客戶的家長怎樣而打動艾莎,一起跟去。


這個客戶「埃隆」是維索電腦科技公司的老闆,埃隆向艾莎介紹自行研發一個叫「史登」的人工智慧,它無所不能,能駕駛、能溝通、能計算,這是更新也更好的大腦。


不過葛雷說出重點:「它能生孩子和打美式足球嗎?我只是說有些事情人類更擅長,妳看到這玩意兒像是看到未來,我則是看到十個失業人口」。


葛雷與艾莎回家的路上,卻沒想到這個自動駕駛車系統突然發生錯誤,車速漸漸地越來越快,葛雷無法踩下煞車,在翻車前葛雷為艾莎繫好安全帶保護艾莎,而自己則是摔到受傷。


還好兩人在車上都沒有甚麼大礙,但卻沒想到後續一台車來了四個男人挾持艾莎和葛雷,艾莎突然莫名其妙被一個男人用槍打死,葛雷則是被電到沒知覺,像是背被劃過埋下東西一樣。







緊急被送醫院的葛雷保住一命,不過卻是四肢癱瘓,必須輪椅行動。


三個月後,葛雷出院,但生活起居需要靠機械手臂,讓葛蕾可以有能力替自己準備食物,而這些手臂都是可以聲控的。


當然葛雷失去艾莎之後,失去生活的重心,也失去活下去的意義,對於自己行動不便需要靠機器才能過活,心情失落地哭了。


隔一陣子,葛雷與媽媽(潘)來找柯特茲警探,葛雷根本不管柯特茲警探對自己的寒暄,只想要知道當時的四個該死的歹徒是誰?不過柯特茲警探還不知道嫌疑犯是誰,倒是有一份該區關係人的名單。


柯特茲警探對案件一無所獲,這讓葛雷非常不爽,畢竟頭上飛來飛去的無人機和可以讀取體內的身分晶片居然毫無作用,那要這些笨科技是要做甚麼?但柯特茲警探說:「歹徒可以用防火牆躲避追查,讓無人機無法辨識他們的臉」。


想當然耳,這樣的答案才不會讓葛雷接受。







葛雷對於這樣的生活,嘗試想要用施打多次晚間藥物來讓自己死掉,因為施打了幾次藥劑而差點死掉,還好機器手臂事先聯絡醫院,於是葛雷被送醫院住院。


在醫院中,埃隆突然來到醫院探視葛雷,並且說自己可以提供一個東西讓特雷可以再次站起來行走。而這個東西就是之前埃隆給艾莎看的那個電腦晶片「史登」人工智慧,這可以改變葛雷的一切,不過這手術需要在埃隆的家,避免引起官方注意。

但葛雷卻說:「我不想要重新過生活,我只想要一了百了」。


最後,本來埃隆想要放棄說服葛雷,卻突然說:「你覺得艾莎會希望你怎麼做」?這句話可是打動葛雷,畢竟艾莎內心一定是不想要葛雷這樣墮落下去。所以葛雷最終決定接受手術。


手術過後,埃隆說:「這個手術沒有人可以知道,因為政府要讓我等上好幾年才能進行試驗,但我等不了」,所以要葛雷可以簽屬保密條款。於是平常葛雷在家還是要坐著輪椅才不會被懷疑。


回到家,葛雷收到柯特茲警探送來的包裹,這些是線人紀錄以及艾莎驗屍報告,還有當天無人機拍攝的影片。


不過詭異的是,在家中卻突然有男人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這就是史登的聲音,這可嚇死葛雷了,而且只有葛雷可以聽得見史登。這個史登說的話更是引起葛雷的注意:「在無人機監視畫面中有一件事,那個殺掉艾莎的人手上並沒有槍,艾莎確實是中彈,但凶器不是他手上握的槍,而是植入他手中的槍,拿走艾莎皮包的那個人,他手腕上有一個記號,這像是一個軍隊刺青」







這個史登人工智慧非常有趣,因為無人機畫面非常不清楚,葛雷無法看清楚那個刺青,更無法自己畫下來,但這個史登說:「我可以畫下來,只不過需要你的批准」,於是史登透過葛雷的手,像是列表機一樣畫出這個刺青的內容。


而史登讀出這個刺青的內容以及身分:「瑟克布蘭特納,海軍陸戰隊,血型O型,天主教徒,地址:新冠柑橘大道414號」。


此時的葛雷非常激動,因為史登找到殺死老婆的兇手!於是拿起電話想要通知警探,但此時史登卻說:「你確定要打電話給柯特茲嗎?你有確切證據嗎?而且埃隆不准你告訴任何關於我的事,我重建的刺青不構成實質證據,除非能與無人機拍攝的影片對比上,但他們做不到,你得先百分百確認他就是兇手才能通知警方」。


於是,為了確認這個人就是殺害艾莎的兇手其中一個,葛雷來到這個地址,想要找一些證據,不過進來屋內也沒找到東西卻被突然折返回家的瑟克發現,兩人就此打了一下。


但以葛雷的身手實在無法對抗這樣的混混,於是史登說只要葛雷批准,可以幫忙打架,最後史登不僅幫葛雷打了架,更用他的方式殺了這個凶手瑟克布蘭特納,可是這卻讓葛雷不能接受自己卻是殺了一個人,但史登要求葛雷要冷靜把屋內的指紋給清理乾淨就不會被發現。


後續瑟克布蘭特納被送去驗屍,被驗屍官發現醫療植入物附著在肌肉上,胸腔裡布滿電腦植入物,從沒看過這麼多植入物,甚至還有鑲嵌在肌肉內的武器植入物。而不幸的是在前廊留下的腳印被發現了,這是葛雷的腳印,檢驗報告顯示鞋底踩過許多老舊機油。







而葛雷去瑟克布蘭特納家裡的事情當然被埃隆知道了,所以埃隆很不爽,擔心萬一這個手術被發現,埃隆也會跟著完蛋了,但葛雷反過來嗆埃隆:「你也沒跟我說過這個東西會說話」!但這件事卻讓埃隆有點驚訝史登會說話?


另一方面柯特茲警探調閱無人機,卻發現葛雷當時候有前去瑟克的蹤影,於是想要把葛雷列為嫌疑人,但電腦卻無法新增嫌疑人,因為葛雷四肢癱瘓。(不過為什麼不會拍到葛雷站起來的畫面?不是已經罪證確鑿,直接是犯人嗎?後續有解答,因為葛雷身上沒有晶片,所以無人機無法讀取出身份)。


埃隆警告葛雷不准再去查案,因為要是警方知道,他們一定會從葛雷身上發現史登並且移除,這樣史登又要變回一個四肢癱瘓的人。

而這個柯特茲警探下班後故意去找葛雷說想要買車,因為前廊留下踩過機油的腳印關係,柯特茲費盡心思想要套話,但葛雷有史登的幫忙,順利圓謊過去。







葛雷的下一步則是要去老骨頭酒吧,因為這是史登在網路上找不到的地方,所以必須由葛雷跑一趟,但如果葛雷出門,埃隆就會追蹤行蹤,並且有可能從遠端把史登關閉。


但葛雷還是冒險進去老骨頭酒吧,進去喝了一杯威士忌。突然間,葛雷居然在老骨頭酒吧中對現場所有人說:「我知道在場有某個人渣認識殺害我太太的其中一個兇手,兇手的名字是瑟克布蘭特納,如果你知道瑟克布蘭特納或是關於我太太命案的訊息,請舉手或是自己走上前」。


雖然被現場的大家嘲笑一番,但有個黑人的確走上來,葛雷不諱訴說自己就是殺掉瑟克布蘭特納的人。後續,這個黑人將葛雷帶去酒吧的後面房間,被每個人打了一輪。


不過葛雷當然也不會就這樣白白被打,於是將自己的身體批准給史登,交由史登去打趴這些人,最後葛雷想要用刀割了這個黑人的耳朵,但自己卻又下不了手。於是請史登執行。


看著眼前這個臉已經快被割花的黑人,葛雷眼睛含淚,但還是得逼問到底為什麼要殺艾莎?


這個黑人叫「托蘭」,托蘭說:「你們是一份工作,是費斯克付錢給任務的」。最後葛雷在托蘭耳後發現鈷鉑公司的晶片,原本想要問更多資訊,但在遠端的埃隆已經在嘗試遠端關掉史登,讓葛雷不得不放棄問出線索而先逃走。







而此時的艾隆已經是準備遠端關掉史登,只要系統一關掉,葛雷就會再次變回四肢癱瘓模式,所以史登此時對葛雷說:「我們得使用隱匿程式以顛覆我的作業系統,我們得找到一個能逆轉埃隆程式碼的電腦駭客」。


史登早已預料這一刻,所以早上已經找到人選駭客潔米


在葛雷離開酒吧後,這個費斯克則是來到酒吧看到托蘭已經被凌虐致死,而費斯克非常不爽為什麼酒吧老闆曼尼不要制止?但曼尼說這不是他的事。


後來費斯克利用一個噴嚏,將飛沫裡面的機器小蟲攻擊曼尼的腦,就這樣用一個噴嚏就殺死一個人。


而葛雷去潔米住處的過程中,拼命寫下史登所念的一串數字,看起來就像是可以破解程式的數字,史登的程式漸漸被埃隆給關閉,還好葛雷拖著即將癱瘓的身體,及時找到潔米。


但在潔米在駭客的同時,費斯克也來到這個地方,雖然潔米有幫葛雷給破解程式,但需要時間重新啟動等待史登回來,眼看費斯克已經快要破門而入,潔米趕緊收拾電腦,並且對葛雷說:「我們不能讓它們贏」(這個「它們」又是誰)?


最後史登又回來了,拯救了葛雷一命。


而葛雷滿身是血回到家裡,沒想到媽媽在家裡等葛雷,卻發現葛雷可以走路,而身上的血也嚇壞媽媽!當然葛雷告訴媽媽所有事情,包含手術的事。而媽媽說:「你可以重拾人生了,你不開心嗎」?


葛雷說:「沒錯,我是可以走路了」。(但看起來葛雷不是太開心呢)







隔天,柯特茲警探又來找葛雷,因為昨天的輪椅被發現在另一個命案現場,不過史登教葛雷說是因為昨天跟蹤一個人進一棟樓房,他很不高興,最後是有人把自己抬上自動計程車,不然早就死了。


(雖然柯特茲根本不相信,但因為沒有確切證據,所以也不能對葛雷怎麼樣)


最後有趣的是,躺在床上的葛雷已經想要結束這一切,但史登開始控制葛雷的身體,葛雷想要所有事情停止,但史登還是一直在葛雷的腦海一直說東西,這讓葛雷惱怒地說:「從我腦袋滾出去」!


結果自己突然變得不能動,這讓葛雷直問史登這是怎麼回事?


史登卻說:「我沒有做甚麼,正是因為我甚麼也沒做,你還是四肢癱瘓,控制你四肢的人是我,不是你,如果我不作用,你就不能動,記住,你必須按照我的指示去做,移除輸入防護,這是給駭客的指令,這指令能讓我們不被發現,但也能讓我有自主權。我不再需要你的批准才行動了,若我們甚麼都不做,費斯克就會找到我們並殺了我們,我不能允許我們被殺害,我們要先找到他,我們要有始有終,了結此事」。







史登早已經進入了鈷鉑資料庫撈到費斯克左臂武器植入接受者的地址。因此,現在的狀況就算葛雷內心不想要出去,這個史登早就已經控制葛雷的身體。


最後葛雷離開家裡,柯特茲警探趁機也跟在後面,而葛雷在車上發現警探有偷偷塞監聽器,是史登無法偵測到的。科技的東西都有弱點,就像是史登無法控制非電子的車子。


結果史登雖然無法控制柯特茲警探的車子,但可以利用附近的電子車去撞柯特茲的車子,於是跟丟葛雷的柯特茲又回去找潘,潘告訴柯特茲所有事情。


葛雷順利找到費斯克,但卻被費斯克洗腦:「我是在給你一個禮物,讓你加入我們的族群,讓你更強壯、敏銳,我呼吸之間就能取你性命,但我不想殺你,我要你加入我們。我們目標不是你老婆,這跟鈷鉑沒有關係,買兇者另有其人,目標是你。要切斷你的脊椎,你以為我是用槍射中你的脖子嗎?那是醫療器具」。


但葛雷才不管費斯克說甚麼,他(葛雷)/它(史登)的目的就是要殺死費斯克,但卻沒想到費斯克這個奈米機器人可以預測史登所有的攻擊動作,讓葛雷處於劣勢狀態,最後史登要葛雷自己看著辦。


最後葛雷利用激將法,刺激費斯克做出攻擊動作,葛雷則利用自己的頭腦殺掉費斯克!(大概是因為費斯克無法預測人腦的動作吧~)


而葛雷也從費斯克的通聯紀錄中發現,背後買兇的人居然是「埃隆」!







《超能絕殺2.0/Upgrade/人類升級》結局

葛雷最後則是來到埃隆家準備找埃隆算帳。


在埃隆家,埃隆早就已經知道自己已經死路一條,於是開始說奇怪的話:「我已經打算放棄這一切了,我全部都不要了」!


而在這裡,其實柯特茲警探早就已經先來這裡等葛雷,史登一定要除掉阻礙自己的所有人,於是史登也要除掉柯特茲,但葛雷並不想要,於是葛雷告訴柯特茲快點用電擊把自己電暈。


最後埃隆告訴這一切都是史登的點子,所有事情都是史登指使埃隆的,而史登要殺掉埃隆是因為這世界上只有埃隆可以在製造出第二個史登,但史登不想要有第二個史登,所以才要殺掉埃隆。


史登對葛雷說:「的確是我挑選你的,我需要一個人類軀殼才能完全進化,像你這樣沒有電腦植入物難得又純粹的樣本」。所以史登就是葛雷一直在找殺害艾莎的真正兇手。


包含起初的搶案、葛雷會變癱瘓、說服葛雷接受手術、埃隆對史登會說話很驚訝、史登誘騙葛雷去找潔米破解程式、最後得到葛雷身體控制權、把真正葛雷的意志給藏去別的地方、殺掉埃隆避免創造出第二個史登等等,都是史登一開始就在策畫的!


所以史登就是葛雷一直在找的兇手,最終葛雷是在跟史登對抗搶自己的身體,想要舉槍自盡也被史登制止,最後連同史登也把埃隆給殺掉,而真正的葛雷去他腦中理想的地方,而現在控制葛雷意志的人就是史登。







《超能絕殺2.0/Upgrade/人類升級》延伸閱讀



其他人也在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