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影集《靈異調查員》劇情統整(1~6集分集劇情)


依照我自己看劇的習慣,會喜歡把劇情給紀錄下來,以後如果有想要複習劇情,就可以直接看文章啦!有需要的人可以也可以盡情服用~~~


PS:本篇文章內容皆是我自己一字一句打下來的,請問隨意轉貼本文內容!


若你本身是想要知道《靈異調查員》好不好看,可以看以下的延伸閱讀喔:








《靈異調查員》劇情(1~6集分集劇情)


▸角色人物簡介


PS: 我只記錄在劇中我認為常設的角色,所以有些角色人物我沒有記錄喔。

  • 盧法:男主角,血液研究博士
  • 莉法:盧法的姊姊
  • 瑪吉:15年沒見會讓盧法小鹿亂撞的女生
  • 塔哈:莉法的兒子
  • 塔拉特:莉法的老公
  • 里達:盧法的大哥
  • 霍伊達:盧法的未婚妻





▸第一集:傳說中的房子


莫非第一定律:「所有會出錯的事,一定會出錯」。開頭用咖啡自己打翻的連續畫面,顯示出這或許不是莫非定律,而是鬼魂在作祟。


盧法對於一些看起來很不合理的現象,運用科學來解釋,幫括自己的倒楣、幸運、吃鍋裡唯一一個荳蔻籽,讓鳥屎滴到,回到家電燈掉下來等等現象。


盧法認為自己肯定不是因為受了詛咒或觸了霉頭,這種說法太荒謬。「我唯一相信、不需要科學證明的定律,是著名工程師莫非提出的,諸如「永遠做最壞的打算,因為它一定會發生」,我的人生就是這些定律最好的證明。



盧法博士認為:「這世上沒有惡魔或鬼魂,我們居然會無視吹動窗簾的輕風,把它怪罪給某種神祕的怪物;或是無視生銹的門鍊廢盡全力的嘎吱作響,偏要說門是被惡魔關上的:我們肯定也不能無視街燈柱和樹葉,或是懷疑光影現像,把它說成是鬼魂留下的痕跡」。


盧法也有自己的定律:「一加一等於二這公式,任何脫離開等式存在的事物,都是違反自然的,所謂的超自然現象並不存在」。





在盧法40歲生日這天,姊姊要盧法戴上戒指,並且去她的家吃午餐慶生,在姊姊家中,盧法的未婚妻(表妹)認為盧法這個人太複雜。而在他們講話同時,塔哈想要說昨天的事但被忽略,桌上的盤子突然被甩到地上全部碎裂,塔哈有理說不清。


而盧法遇到15年前自己喜歡的女孩瑪吉,盧法明知到不方便帶瑪吉去家裡作客,但還是順口問了瑪吉要不要一起去姊姊家吃午餐,於是瑪吉就跟著一起去。來到姊姊家上樓之前,在樓下陰暗角落中看到一隻腳,這和他小時候看到的景象一樣。


而這場晚餐正是尷尬,因為瑪吉在場,讓表妹這個準新娘尷尬極了,但盧法還是向瑪吉介紹表妹是自己的未婚妻,讓瑪吉也跟著乾笑起來。這樣的僵硬氣氛午餐,讓盧法想要去抽根菸透透氣,不過身上卻剛好沒菸,於是給了塔哈錢,要塔哈去買菸。


吃飯過程中,家人談到盧法的初戀,是希拉子。他是小時候的盧法跟兄弟姊妹玩捉迷藏時,來到一個古宅(阿爾卡德勞宅邸)看到一個身穿白衣的女孩。希拉子邀請大家進去豪華的宅邸玩耍,在隨後,這群孩子也常常蠻著大哥里達到宅邸與希拉子一起玩。



莫非第四定律:你最想要避免的事情,一定會發生在你身上。因為就在用餐到一半時,卻遇到空襲警報,變得大家都在找塔哈,而瑪吉與盧法在外面一起找塔哈的同時,瑪吉說:「你以前常常言不由衷,一副是在想著怎麼殺死我們一樣」。不過盧法說:「沒有」,但不過他的內心OS卻是在講:「沒錯,只是我放過妳而已」(很明顯地盧法現在還是在言不由衷)。





而大家都找不到塔哈的同時,此時的塔哈正拿著剪刀去雞舍,剛好被盧法聽到聲響,覺得塔哈在頂樓,果然,就當他們到達頂樓時,塔哈已經站在欄杆上正準備要跳下去,還好盧法即時趕到,就了塔哈。但盧法卻在頂樓的圍牆上看到「死亡」兩個字,很明顯就是用雞血寫的。


而在外面尋找塔哈的里達,突然想到以前盧法從頂樓跳下來的事情,當時也是里達腳會變瘸的原因。這一切的故事要從他們小時候說起:


小時候盧法與哥哥姊姊們常常瞞著里達去宅邸和希拉子玩捉迷藏,而兩人漸漸產生好感。有一天,盧法去跟希拉子說「我喜歡妳」,卻引來希拉子大笑,邊走的同時還頭撞到石頭,額頭裂出一條縫還是不會痛,還一直笑說要把盧法喜歡她的事告訴大家。


但因為頭上的傷和希拉子怪異的狂笑,讓大家決定不要再來這個詭異的地方玩,不過盧法放不下希拉子,於是只有盧法留下來。兩人在晚上玩起捉迷藏,卻在盧法轉過身來,變成陰森破舊的宅邸,讓盧法覺得很奇怪。而屋中開始有一些人在走動,也聽到女人生小孩的慘叫聲。





因為盧法沒有跟著一起回家,於是兄弟姊妹們跟里達說盧法在宅邸。就在大家回去找盧法時,卻發現這個房子跟早上看的不一樣了。而盧法此時也在屋頂找到希拉子,但希拉子要盧法跳過欄杆去抓她,只不過這樣一過去就會掉下去摔死。


希拉子對盧法說:「那些都不是真人,是我們想像出來的,你只要過來,就不會再看到他們了,我們會永遠在一起」。於是盧法往希拉子的方向跳過去,但希拉子沒有接住盧法,反而是樓下的里達肉身接住盧法,但里達也因此而瘸了腿。


原來,里達不准他們進去那房子是因為發生大火之後,很多人搬進去,卻死很多人,被燒死、自殺、殺死自己小孩等等。


盧法在頂樓找到塔哈後,塔哈告訴盧法:「我看到她了,我怕今天又會在樓下看到她,一個長相很奇怪的女孩,她穿著白洋裝,長得像惡魔一樣」。


盧法安慰塔哈:「我也看得到她,我還能看得到女惡魔;細腿怪,還有在那窗簾的…那個女孩(此時畫面真的出現希拉子),但我不是用我的眼睛看到的,而是用我的心靈,心靈沒有視力,所以你不必害怕,也就是說你得假意迎合你的心靈」。



經過這樣一個晚上的折騰,送瑪吉去飯店的路上,瑪吉想要知道盧法初戀女友是不是鬼,不過盧法說不記得了,這是為了當初要避免不該進去的房子所編的故事,所有傳說都是這樣來的,它就像瘟疫,故事誕生後被口耳相傳,取代真實的回憶,最後變成無庸置疑的歷史,沒人願意相信它從未發生過」。


但瑪吉卻說:「也許只是你不願意相信它發生過」。


回到家,正要洗洗睡的盧法,卻在床底下聽到怪聲,盧法告訴自己:「『盧法第五定律:當你的心靈試圖欺騙你,那就順著它』。妳並不存在,希拉子,妳並不存在」。







▸第二集:法老詛咒傳說


這一天,盧法被受派去解剖一具木乃伊,因為情況緊急,所以要今天完成解剖報告。而在這一天天氣卻是詭譎地烏雲密布,甚至還派人去研究那些烏雲,但或許這樣會讓問題更嚴重。


盧法則心裡想著:「這是莫非第十定律,解決每一個問題都會引出新的問題」。而盧法打算進去解剖室時,在解剖室外面的拉姆齊死命大喊:「絕對不能解剖木乃伊,這會觸動黑魔法,接觸它的人都會死,你們必死無疑」!


解剖過程中,詭異的是旁邊有個解剖人員想要抽菸卻點不著打火機,而木乃伊身體裡面也突然湧出大量的蟲,讓大家嚇得趕緊逃離解剖室,當中卻有一隻蟲跑進盧法的菸盒之中。


結束驚人的解剖,盧法帶霍伊達一起去看電影,電影院中只有他們兩人,盧法新生尷尬想要抽菸緩解情緒,霍伊達為了不要讓盧法一直抽菸,因此把盧法的菸盒與打火機都放進自己的包包中。此時的在盧法心中不知道是想要擺脫誰,因為早一些時間他問姊夫:「如果一個人進入一段感情,該如何抽身」?


兩人在電影院中,盧法看到電影院最後排有個鬼影,不過依找盧法的冷靜個性,也沒有理會這個鬼影,但霍伊達則是跟盧法說:「我好像看到你們口中所說的鬼影,

就在學校中」。





回到家,霍伊達開始遇見怪事,電燈自動斷電,黑暗走廊底端也聽到怪聲,這個鬼就是盧法在電影院中看到的那個,而那個電影院中的鬼影是今天解剖的木乃伊。至於為什麼霍伊達會看到法老的怨靈?因為當時有蟲跑進盧法的菸盒之中,菸盒又被霍伊特給帶回去,所以霍伊特被木乃伊的怨靈給跟著,嚇得霍伊特一直跑要跑到盧法家。


而盧法回到家卻遇到拉姆齊已經在家樓梯間等他,但拉姆齊卻是帶來壞消息:「今天跟你解剖的人,全都死了」。


現在只有盧法死裡逃生,拉姆齊希望盧法可以將法老給埋葬,才能拯救埃及免於災厄,重回安寧。「穆特」象形文字描寫的怨靈,穆特會回到世間,向生者復仇,拉姆齊說這個法老的怨靈正在世間流竄,必須讓他回到軀體中。但盧法卻不理會拉姆齊的警告,認為這是無稽之談。


拉姆齊走後,房間內馬上出現怪聲,卻發現牆上用血寫上「死亡」兩個字,盧法馬上叫拉姆齊來看。


拉姆齊解釋今天解剖的木乃伊主人是尼夫卡爾七世,黑法老,他從備受愛戴的哥哥手中奪走王位,殺死哥哥,抹去了他的存在,娶了他的情人,但他一直都在悼念自己的舊愛,因此埃及人稱「她」為凱西拉。也是意為「至悲之母」。



不過盧法疑惑這跟埃及國內現在有甚麼關係?


拉姆齊說:「法老感受到人們對他的恨意,因此向所有褻瀆他陵墓的人下了一道詛咒,『讓我的詛咒降臨在所有違背我意願的人身上,災難會在他們獨自一人時降臨,我會在四下無人時奪走他的性命,我的復仇會先帶來黑暗,接著瘟疫會降臨,然後就是末日」,所以現在必須要埋葬法老,躲過災難。





此時的霍伊達一路跑到盧法他家,在樓梯間則是先看到希拉子,然後又是看到法老的怨靈,尖叫一生,馬上就昏了過去,引來屋內的盧法和拉姆齊,拉姆齊說這就是詛咒,其他醫生都是這樣死的。不過只相信科學的盧法還是把霍伊達送醫院,醫院醫生懷疑是瀰漫性血管內凝血,雖然與瘟疫症狀不同,但這個病就是很奇怪,連醫生也說不上來。


拉姆齊在旁只說:「真主開恩,我們用叉鈴救了她一命,盧法沒有死是因為霍伊達幫他擋煞」。


但這一切盧法還是不相信,畢竟運用一個叉鈴要趕走黑魔法是個傳說,不過看著霍伊達的狀況每況愈下,盧法也不得不照著拉姆齊所知道的方法去辦了。


所以他們現在必須進入解剖室,把木乃伊給偷抱出來,但盧法卻發現,這個木乃伊並不是黑法老,而是他缺了一條腿的哥哥。所以說,如果這是瘸腿王子,而神殿中的那個女人就是他弟弟迎娶的情人,那們化妝瓶上的咒語是「在阿蒙與瑪特神的庇佑下,直到命運讓我與情人重逢,世間的邪惡才會消散。」


如果拉姆齊說的都沒錯,那這就是黑法老在哥哥陵墓下的詛咒,試圖抹去他的存在,而王后的咒語是他們唯一的希望,所以這是一道阻止王子與王后重逢的詛咒。因此他們要回去神殿裡,把這個原本屬於王后的國王給重逢。


他們到達金字塔的陵墓,找了一陣子卻找不到王后的陵墓,不過在這裡,盧法卻看見希拉子的身影,於是跟著過去,卻順利找到王后的陵墓,將這個瘸腿王子給歸位。


當兩個木乃伊都歸位後,跟在盧法後面的黑暗人影就隨之蒸發,詛咒也不見,但木乃伊怨靈蒸發的這一幕被拉姆齊、瑪吉給看到,轉過身的盧法說:「瑪吉妳是怎麼了?看到鬼了嗎」?(這一段好好笑XD)





詛咒、瘟疫、烏雲都不見,但雖然霍伊達已經穩定,卻還是沒有康復,盧法問:「我們還需要做甚麼嗎」?拉姆齊說:「阿蒙霍特普的解藥,它可以治癒任何不治之症,極西之地的一種黃花」。不過盧法卻是說我們遵照你的做法破解詛咒但都沒有用。


在病房外,盧法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他與瑪吉聊著:「15年前我買了兩枚戒指要跟一個女孩求婚,但猶豫了,被一個更勇敢的男孩給搶先一步,於是我決定放棄,看來這次我不能再放棄了」。


於是盧法走到病房裡對著昏迷不醒的霍伊達說:「等妳醒來我們就結婚」。但在此時的病房門外,希拉子正看著他們。








▸第三集:洞穴守護者的傳說


因為霍伊達仍然昏迷不醒,現在的盧法開始分析到底是甚麼罪魁禍首?開始在筆記本上寫著是不是希拉子的關係?此時的盧法跟自己說:「我居然相信這種事,是不是瘋了?」


而盧法原本以為國內即將舉行的醫學研討會在埃及舉辦,這樣就能讓專家們看看霍伊達的狀況,或許會有解答,但臨時卻改在利比亞舉行。於是盧法必須趕去莉比亞,而正要出發之前收到一封信:「親愛的盧法,這次我沒有迷宮可以給你,我忙著準備血液病的研討會,路易」。


而拉姆齊有說到利比亞有一種花可以解除詛咒,「羅盤草」,於是這次盧法的任務去利比亞是要找尋羅盤草。另一方面瑪吉因為大學要求她去參加研討會的關係,也跟著盧法一起去利比亞。


在路易的演講中講到他用羅盤草的效用以及實驗,的確可以讓生命起死回生。不過研究這種草的路易已經把手邊的羅盤草給用完,如今人們相信這個植物已經絕種,卻還好這植物主要棲息地就是在利比亞。


於是盧法不管怎樣都要找到羅盤草,路易說他有門路可以找到當地嚮導,於是他們去到沙漠找圖阿雷格人,期望可以向他們詢問「羅盤草」的蹤跡。


在路途中路易嘗試幫盧法算塔羅牌:

  • 過去→你正在對抗過去的陰影,也許這就是問題所在,你並不知道與你對抗的陰影有甚麼目的。

  • 現在→聖杯皇后:逆位,意味著你愛的人遇到了危險(不過盧法說:「瑪吉告訴你我未婚妻生病了」)

  • 現在→恐懼之牌,想要戰勝恐懼,你就得正面迎戰,跟隨你的恐懼。


盧法認為占卜是巴納姆效應,模稜兩可到任何人都可以對號入座的一般性描述,因此此時的盧法對於占卜這種東西還是不相信。





就在他們討論著塔羅牌的同時,突然一群當地人出現警告他們天亮前要離開,直接告訴盧法他們這裡也沒有所謂的羅盤草。


不過盧法沒有拿到羅盤草之前是不會回去的,於是他們打算利用天亮前的這段時間去找,或許有機會。而突然有一個當地人(艾茲艾爾丁)出現說他的手上有那種草,但必須付出代價,也就是錢。


至於為什麼部落的人說花已經絕種?因為他們怕洞穴守護者,守護者不是人類,沒人知道牠的樣貌,我們只知道牠的吼叫可以讓人心生畏懼,如果有人打開洞穴,牠就會被釋放,帶來毀滅。


於是這個艾茲艾爾丁帶他們來到洞穴前面,艾茲艾爾丁準備請求守護神讓他們進去,不過卻得不到守護神的允許,但盧法看不下去,直接點燃彈藥炸開這個洞穴,這樣的衝動舉動讓艾茲艾爾丁嚇得拔腿就跑,連錢都不要了。


而瑪吉、盧法、路易三人紛紛到洞穴,瑪吉看到一具屍體突然放聲尖叫,而在洞穴外的艾茲艾爾丁也在大叫,三人追出洞穴外,看到地上留下一個大腳印,看來就像是這個「牠」被放出來了。在跟著腳印走過去,卻發現到艾茲艾爾丁屍體已經被肢解,所以他們為求自保,緊急離開洞穴。


在路上路易用科學的方式來說明盧法不相信的事情,路易對盧法說:「你看不見電子但卻相信它的存在,因為它能引發各種反應,我們沒看到誰殺了艾茲艾爾丁,但看到了痕跡,那些痕跡顯示我們也許回不去了」。





眼看隔天勢必是要返程,晚上,路易聽到怪聲從遠方而來,結果那個所謂的守護者是一隻「大猩猩」!他們被猩猩追殺的過程中,盧法意外踩到流沙不能動(因為只要一直掙扎只會越陷越深),只好讓猩猩自己撲過來之際,衝向流砂, 然後就….殺死這個怪獸了。


他們以為殺死這個守護者就可以安心回去洞穴找羅盤草。但路易一路上一直幫大家算接下來的命運,不管誰抽牌,一直抽到同樣的死神牌,意味著「我們要死了,也就是說這是一種警告,危險還沒有消失」,這樣的消息讓三人的氣氛更加緊張。


不過盧法還是執意要去洞穴,瑪吉和路易也毫無選擇繼續跟著盧法,但卻沒想到在路途中看到所有居民都被殺死了,難道洞穴中的守護者不是猩猩,是別的東西?

而還有一個還沒死的倖存者說:「你們釋放守護者,你們都會死」。


這讓盧法想到一開始這些當地人所說的:「活著出去總比死在這裡好」、「塔羅牌所說的危險還沒消失」。正當盧猶疑到底還要不要進去洞穴時,盧法突然看到希拉子出現在洞穴前面。


盧法看見拉希子,跟著上去,也一起走進洞穴,馬上就找到了羅盤草。不過原本盧法要炸掉洞穴,不過明明有踩熄引信,卻自己又點燃了,也發現守護者想保護的不是羅盤草,而是洞穴中的猩猩寶寶。


此時的大猩猩又回來了,盧法把猩猩寶寶還給大猩猩,果真如同盧法所想的,大猩猩想守護的不是羅盤草,而是自己的寶寶,於是大猩猩抱著猩猩寶寶就走了。





而最後,盧法順利取得羅盤草,並在離別前請路易為自己算塔羅,想要知道未來: 

  • 塔羅牌說你會失去一位摯愛之人,但不知道是誰
  • 女祭司牌,代表夢與潛意識,也許你想要的東西就在你夢中
  • 但最後一張牌,盧法因為要趕飛機,就來不及聽路易解釋。


而最後盧法拿著羅盤的萃取,請醫生為霍伊達注射治療,漸漸地讓霍伊達好轉醒過來。不過霍伊達即將出院之際卻收到一封信:「霍伊達,對不起,盧法留」(還留下戒指)。


欸欸欸,不是啊!你不是說等霍伊達醒就要結婚嗎?但我想是因為塔羅的關係,有說到會失去一個摯愛:

  • 他是怕會害到霍伊達?
  • 還是他要去救瑪吉?




▸第四集:水精的傳說


與霍伊達分手之後,盧法也恢復在學校的教書日常,在學校辦公室裡,盧法也看到了希拉子的身影,而盧法離開霍伊達的事讓瑪吉非常生氣,跑來盧法的辦公室罵他,並說盧法是個懦夫。


但盧法說:「我必須懦弱,必須恐懼,別人可能因為我而受傷,特別是我愛的人」。(這也就是為什麼在上一集中盧法要離開霍伊達的原因,因為他怕失去霍伊達)


突然老家的娜佳(里達的妻子)打電話來給盧法一直哭,盧法心想肯定是在老家的媽媽有問題,這讓盧法想到這一定是路易說的:「我會失去一個摯愛的人」。


盧法緊急趕到老家這裡,看見以前的宅邸正在整修,是個男人買下想要拆除重建。


不過在家中,並不是媽媽有問題,而是里達被水精勾魂了,里達像是聽到甚麼,一直用頭拼命撞牆。而盧法去到衛生所要拿鎮靜劑和抗癲癇的藥,這個醫生(卡莫)居然是他以前的學生,但這個學生居然確信里達就是被水精給勾魂,甚至蒐集了被水精給魂的名冊。


卡莫說:「這些被勾魂的人會看到某種幻覺,他們都說聽到一位女士在呼喚他們,起先我也不信,沒有人瞭解第一批受害者,也不知道長怎樣,共通點就是為男性。有人說水精是食人魔,幻化成女子的食人魔,你所見過最美麗的女人,如果你去岸邊,她就會想辦法勾你的魂。第一次呼喚,她會使用柔軟的嗓音,誘惑你走向她,讓你想見到她。第二次呼喚,你就會變得很煩燥,第三次則會讓你開始胡言亂語,之後你說甚麼也要跟隨她」。





從衛生所回到家的盧法,看到家中聚集著一堆鄰居,原來是娜佳請了祭司來治療哥哥,像是在做法、招魂,治療方式是要用鐵叉插進耳朵裡。但盧法說這群人都是騙子,於是全將這些祭司們趕走。不過對於祭司的方法,瑪吉也認為或許有用。


但都被盧法拒絕,而瑪吉提出疑惑:「為什麼會發生這麼多事?法老、守護者、現在又是水精,這就像是被詛咒,被施了魔法,被附身了」。


但盧法說:「這是某種超自然的力量在向我證明我的無知?我永遠不會接受的,身處絕境時我的確遇過幾個江湖騙子,但不代表我會背棄科學。至於這個水精,肯定是那個教長在搞鬼,他的女助手就是水晶。在那本手冊中的人,也一定是共犯,他們給受害者下藥,我一定會接露他們的真面目」。


盧法為了要找出證據,於是約了卡莫、瑪吉來到水精勾魂的地方,盧法認為要是我們沒被勾魂,就證明沒有水精存在。


但是在樹林中盧法突然聽到女人的聲音叫他的名字,盧法循著聲音走,與瑪吉、卡莫走丟,盧法也的確在運河上看到水精,但還好馬上被卡莫用鎮靜劑給搞暈,不過盧法也被勾魂了,並且在家中持續聽到女人的聲音,但理性的盧法還是不相信水精。


此時,在開羅莉法打電話回來說血液報告都是正常的,代表不是生病。





在房間裡,里達已經對自己呈現自我放棄狀態,盧法叫哥哥不要愚昧相信這種傳說,但哥哥很傷心,自己為了讓盧法可以讀書、辛苦耕作、過去為了接住從樓頂摔下來的盧法,瘸了腿,之前盧法還燒掉作物,也是哥哥代替受罰,因為盧法根本受不了父親的體罰。而現在盧法居然說自己「愚昧」?


但盧法卻是說:「我不是故意掉下去的,也不是我放火的,你是最強壯的孩子,只有你去做田」。但里達卻說:「你這麼騙自己是為了逃避罪惡感」。不過盧法說:「 這是事實」。(到底誰說的才是對的呢?)


另一方面,娜佳正拿起鐵叉想要插進里達的耳裡,不過被盧法制止,盧法說自己知道是誰在扮水精,也知道怎麼趕走水精,於是盧法先用繩索把娜佳給綁起來,以免她衝動。


這個水精被盧法認為是教長的女兒,於是盧法來到教長家要理論以求真相,但教長說自己的女兒是啞巴,怎麼可能叫得出名字?正當教長想要開槍趕走盧法時,這個啞巴的女人卻將教長給打暈,並且帶著盧法去到地下室看一個被囚禁的男人。


原來是多年前這個被關在地下室的男人強暴了教長的女兒,就是這啞巴女孩的雙胞胎姊妹,但教長卻是拿刀砍了要逃跑的女兒,路途中沒人救她,最終還是被父親在岸邊割額,而這個啞巴女孩是被爸爸割掉舌頭的。


所以在盧法的認知中根本沒有鬼魂這件事,教長也被警察抓走。


但卻沒想到盧法再次回來岸邊時,又再次聽到女人叫盧法的聲音,但盧法的做法是跳進河中,要找尋這個姊姊的遺骸,在河裡盧法死命地要將遺骸往上拉,卻沒想到里達突然也掉進河中,自己沉了下去死掉了。


至於為什麼里達明明是被綁起來,卻有辦法掙脫?


原來是霍伊達來到老家這裡,看見娜佳被綁起來,連忙為她鬆綁,但娜佳拿起鐵叉準備再次治療里達時,卻被希來子給制止,娜佳整個人往後飛,而這個希來子則是把里達給鬆脫。


最後,我以為是盧法真的不記得小時候所經歷的事,沒想到盧法當時真的有放火把作物燒掉,盧法對著里達的墳前說著:「是我自己撒了謊,我是個自私懦弱的人,把你推出去頂罪,我又是所有麻煩的根源」。








▸第五集:魅魔的傳說


自從里達下葬後,希拉子再也沒出現過,希拉子在哪裡?


盧法自言自語並在筆記本上筆畫著:「是她派了這些惡魔,報復我們當年丟下她嗎?為何選現在?為何多年之後才來報仇?是否意味著希拉子會逐一報復我們所有人?為何不先拿我開刀?最關鍵問題是:「如何阻止她?」


在家中,盧法發現自己帶回來的塔羅牌被撕碎丟在垃圾桶裡,女祭司牌:「代表夢與潛意識,也許你想要的東西就在你夢中」。



本集中,盧法瘋狂咳嗽,他來到卡莫轉調來的醫院,正在看他研究病人,他正在研究做夢這個議題,而盧法想要知道如何不作夢?又或者怎麼夢到特定的人?卡莫教他要開始記錄自己的夢,但過程中盧法卻突然心臟病發,40歲的身體已經跟70歲老人一樣糟糕。





回家後的盧法,為了要夢到希拉子,睡前一直想著她,果真盧法夢見了希拉子。卻來到一個很像迷宮的地方,無法追到希拉子,也看見一個很像死神的東西追著自己,胸口有巨大的壓力,直到他掌握鑰匙,醒來後的盧法依照卡莫的方法記下夢境。


卡莫說盧法在電話裡的描述,與一種名稱詭異的怪物很類似,牠叫「魔魅」,據說牠是黑暗世界中的守護者,牠保護惡魔居住陰間不讓凡人進入,大部分見到牠的人,都會經歷一種名為睡眠麻痺的症狀,明明覺得自己醒了,卻好像被甚麼東西壓制,要排除這種理論,剩下唯一的解釋就是「你會夢遊」。


於是照著卡默的方法,睡前先灑上麵粉,就可以知道自己是不是有夢遊?


這次夢境是,盧法順利進入小房間,這裡是他以前沒救活的小男孩。但這個魅魔再次來追盧法,盧法情急下又逃去另一個房間,這是一個一場大火的房間,這是當初放火燒掉作物的那一幕,這裡看到里達,里達說:「先救自己」。隨後又被魅魔追到,此時卻是自己的貓被魅魔給殺死。


醒來後的盧法,看到地上的麵粉真的有腳印,但重點是貓卻死了。搞笑的是,盧法將麵粉上面的腳印信以為真,認為是自己夢遊的痕跡,不過那其實是貓的腳印。現在盧法問卡莫:「現在要撒甚麼?奶粉嗎?」 XD


卡莫說:「被魅魔殺死的人,在現實中也會死亡,那隻貓的確是當晚死掉的」。但卡莫還是提醒盧法:「最常見的心理疾病就是抑鬱和極端焦慮」。於圖書館中,卡莫找到,擺脫魅魔唯一的方法,就是殺死牠,不殺死他,牠就會開始殺戮,只有殺死一個人類之後,牠才會離開夢境。





而另一方面,瑪吉來找霍伊達,告訴盧法當初去利比亞是要找她的解藥,這次瑪吉是來請求霍伊達可以救救盧法,現在只有霍伊達能幫他了。瑪吉拿出之前在盧法家偷拿走的戒指給霍伊達,告訴霍伊達:「這個戒指不是我的尺寸」。


於是霍伊達來到盧法家,但盧法卻一直假裝不在家,在不過其實是他自己情緒不穩,不能見她」。


這天晚上,盧法在次來到夢境中,來到下一個房間,裡面有著許多屍體泡在血水中,而突然有個梯子掉下來,這是以前宅邸中掉下的梯子,由梯子高處往下看,發現這間房屋也是個迷宮,這也是為什麼盧法無法走出迷宮的原因。而在夢境中,那個魅魔這次差點殺了盧法,並且胸口也留下傷痕。


失望的盧法說他自己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夢境,看見的只有自己的恐懼、愧疚和迷宮,我以前很喜歡解迷宮,最後自己卻成為 迷宮裡的小白鼠。盧法認為這個迷宮肯定代表某種意義,這個迷宮是當初的宅邸。


所以來到宅邸,裡面的男人居然問:「你在夢裡看到她了」? 盧法補充:「還有現實中」。 而這男人卻語出驚人:「你死定了,在夢中看到她的人,沒有一個活得下來,希拉子只有在殺死你之後,才不會再繼續擾亂你的思緒」。所以這宅邸的男人死都不讓盧法進去宅邸內,深怕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盧法知道自己即將死掉之後,來找母親:「我這次走投無路,只能寄望妳了。我從未如此迷失,我好想妳,媽媽。我只希望妳能說句話,為我指點方向,我要如何走出這座迷宮」?


盧法當天晚上在家開始研究迷宮,人類可以撐11天不睡覺,睡眠剝奪可能導致幻視、幻聽、以及感官失調(盧法正在走大腦的迷宮),盧法突然發現「我的大腦」這幾個字一直出現在自己的日記本中,「迷宮就是我的大腦」。


根據盧法第五定律:「當你的心靈試圖欺騙你,那就順著它」。

這次要修改:「當你的心靈試圖欺騙你,那就想辦法騙過它」。


於是盧法這次進入夢境前可以有備而來!


吞了多顆安眠藥,再次來到夢境,拿了斧頭和繩子,準備大幹一場。腦中那些死掉了人,盧法終於可以控制夢境,可以救哥哥、也可以救當時沒有救活的小男孩,並且去追殺魅魔。


但過程中卻因為莉法他們的到來,突然把盧法手中的武器都抽走,連帶地在夢境中的盧法手無寸鐵,必須要逃跑。而塔拉特卻在夢境中被砍死,塔拉特說:「莉法,妳現在就不用再擔心我這個累贅了」。


夢境中一直失敗沒辦法見到希拉子,所以盧法來到宅邸,伊伯拉辛先生留了封信+鑰匙給盧法,把房子留給了盧法,而伊伯拉辛他已經選擇上吊自殺了








▸第六集:房子的傳說:歸來


這個「伊伯拉辛」是誰?


時序拉到伊伯拉辛的小時候,第一次來到這宅邸,1910年因為媽媽在這宅邸找到工作,所以跟著一起搬來這裡。


當時阿爾卡德勞為他們介紹房子時,讓他覺得奇怪。而伊伯拉辛在這房子一直聽到奇怪的聲音,不過大家卻像說好得一樣都假裝沒聽見。


某天晚上又聽到撞擊聲,但有個女傭似乎在煙囪那裡做甚麼,讓伊伯拉辛非常好奇,後來伊伯拉辛偷偷去看那個煙囪下有甚麼,原來那煙囪底下關著希拉子,伊伯拉辛聽到女傭們說這個希拉子是被關起來的,原來這希拉子是媽媽的私生女,爸爸早就拋棄她,是外公把她關起來的。


所以當時伊伯拉辛一直偷偷和希拉子來往,送給她將果、送她娃娃。最後並說:「為了妳我甚麼都願意做」。


所以當時,伊伯拉辛偷偷拿著油,把這個房子燒了,大家只能倉皇逃生。而伊伯拉辛這樣做為的就是讓大家可以把希拉子給放出來,可是希拉子的媽媽卻沒有救到希拉子,被外公給制止了,伊伯拉辛也被自己的媽媽拉走。


最後被燒死的,就只有希拉子一個人。





伊伯拉辛信中提到:「長大過程中,我一輩子省吃儉用就為了買下這房子,為希拉子安葬。也許這樣她就能原諒我拋下她不顧,可是買下房子後,我發現根本沒有地下室,聽說你也看見過她之後,我開始問自己,為何她從未在我面前現身。我意識到她不想讓我看見她是因為她覺得我已經拋棄了她。我別無選擇,只能用和她同樣的方式死去。也許這次她會原諒我。去找她,也許你可以找到她,彌補我當年的遺憾」。


於是盧法想要去找到希拉子的遺骸,盧法在日記本中將「怎樣殺掉希拉子」,改成「怎樣拯救希拉子」。盧法在這房子中繞了又繞,鏡中的搖椅會動,而突然盧法看到一個房間,盧法說我來過這個房間。於是盧法嘗試在門上寫號碼,但卻像是被畫掉了。


而另一方面塔哈在自己家房間看見希來子,開始畫著一個家,這是那個宅底,塔哈又沒看過那個家,居然畫得出那個宅邸,而此時霍伊達也說自己在醫院那天也看到她了。現在大家都找不到盧法,又因為塔哈一直畫宅邸,大家知道這個小女鬼盯上跟她一起玩過的大家了,也得出盧法現在就是在宅邸中的結論。


另一方面,瑪吉也因為急著要找盧法,來到盧法的辦公室才知道盧法已經兩天沒來上班,瑪吉看到桌上有路易記來的信:「希望塔羅牌的預言沒有應驗,希望你沒有失去至親,我將最後一張塔羅牌寄給你,我沒空解讀,不用擔心,這張牌象徵的是家,也許塔羅牌想叫你盡快回家」。





在宅邸的盧法一直找不出希拉子的所在位置,就算小時候玩捉迷藏時所看到的那個裂縫,盧法開始對著裡面:「藏好了嗎?」 但裡面仍然沒有動靜。


後來盧法發現這裡只有那個噴泉留了下來,於是打掉噴泉雕像,所噴出來的水是紅色的,果真底下來有一個地方,並且找到希來子的遺骸。盧法說:「原來妳只是希望我能來救妳,我真傻,現在才明白」。


但卻沒想到兄弟姊妹趕到這個宅邸之後,卻被紛紛移動到不同空間,哥哥被尖銳物殺死,而姊姊被毒蛇糾纏咬死,而莉法則是從樓梯上掉下來摔死。這讓盧法看傻了眼,心想難道希拉子還是要自己也跟著死嗎?


盧法知道自己命運就是如此,於是打算上吊自殺,幸好被及時趕到的瑪吉給制止,盧法哭著說所有人都死了,自己也要跟著一起死,但瑪吉卻看不到盧法所說的哥哥姊姊們的身影,這是盧法的幻覺。


盧法說:「我挖出希拉子的遺骸,他的魂不願安息,我不懂,我要瘋了,有人想把我逼瘋」!


而盧法突然想起小時候捉迷藏時,希拉子說:「你的漿果袋露出來了,我是想要幫你」。這讓盧法想到,其實希拉子是一直要幫自己。





此時希拉子附身在瑪吉身上,並說:「盧法,我試過了,但他不肯放過我,他把我變成了一個怪胎,我阻止你把木乃伊帶去錯誤的地方,我領著你進了洞穴,而塔拉站在欄杆上,我不是想要害死他,我在等你追過去。可是你不願見我,我必須這麼做,我想警告你,我在牆上寫著死亡,我試著警告霍伊達,幫里達鬆綁,讓他去救你,惡夢將你禁錮在迷宮中,你就沒有想過為何你每次都能醒來嗎?迷宮就是你的大腦,不要放棄他,盧法。你的大腦比你想像的重要」。


所以一直作怪的不是希拉子,希拉子說罪魁禍首是「路西法(惡魔)」。最後希拉子與盧法的對話就是永遠不能再見到盧法的代價,也就是說希拉子會從這世界上消失。


最後,盧法沒有自殺,心中也接受超自然的存在,盧法說:「這麼多年來,大家一直否認她的存在,包括我自己,這樣也算是報答她了吧,路西法覬覦我的大腦,

我應該驕傲才對,看來我擁有我的大腦,就能征服世界。很不幸,我並不知道該怎麼做,這又再次證明,我是全世界最不幸的人」。


後來,霍伊達來找盧法,將戒指還給盧法,事實上這枚戒指是連霍伊達都無法帶進去的,也就是說其實當初是瑪吉說謊,其實這是給瑪吉的戒指。


而路易又寫信給盧法,信中寫到:「親愛的盧法,如果你在讀這封信代表你還活著,這個消息總是讓我愉悅,我寄了一份小禮物給你。我不想再玩遊戲了,親愛的,至少換個有趣點的遊戲」。這讓盧法想到希拉子說:「迷宮就是你的大腦,不要放棄它」。


這一瞬間,盧法看著寄件人名字:「路易C法雷」,這個路易就是希拉子口中所說的那個路西法!!!!!所以他化身為真人,一直在盧法的身邊?


最終,盧法修正他自己的定律:「『盧法第一定律修訂版:超自然現象,絕對存在』」。








其他人也在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