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美劇《沉默的天使》評價/劇情:19世紀男童妓命案犯罪心理


對於《沉默的天使》其實已經是2018年的影集,而時隔兩年時間,《沉默的天使》第二季也在Netflix上線了。以這樣黑暗、陰鬱的主題來講,的確看劇過程會讓觀眾開心不起來,會讓觀眾的心情自然而然跟著抑鬱下去(再搭配整個19世紀末的灰暗畫面,真的很有感覺~)。


老實說這是一部我看片名其實沒甚麼興趣,而且其實看中文片名實在很難去跟劇情有延伸的想像,反倒是被翻成《精神醫師》好像會更合理一些,所以如果有人是因為片名而錯過本片的人,我絕得會很可惜。


而在我看完《沉默的天使》第一季之後卻不覺得後悔追下去的一部影集,甚至第二季的評價更勝第一季,看來我追第一季是對的。





Netflix美劇《沉默的天使The Alienist》評價(官方+個人推薦指數)


  • IMDb每集評分(即時評分這邊請):
1.橋上的男孩
7.8 / 10
2.精良合作 7.8 / 10
3.銀色微笑 7.9 / 10
4.血腥想法 8.1 / 10
5.希氏麗惊鳥 8.0 / 10
6.基督升天 8.3 / 10
7.多個聖人 7.9 / 10
8.性精神病態 8.5 / 10
9.追思彌撒 8.5 / 10
10.空中城堡 8.0 / 10

 

  • 個人推薦指數:★★★★(滿分五顆星)


    我個人是很喜歡看犯罪、推理、驚悚片的,這部影集剛好結合了三個我的愛。以整體來說,我最喜歡《沉默的天使The Alienist》當中細小的緊張橋段以及充滿詭譎氣氛的營造手法。尤其觀眾到第一集的命案呈現,以及後續的明暗和追查兇手的過程,會不自覺越來越緊繃。不過我也必須要說,當中有幾段橋段是有點拖戲,不過集數越後面越令人緊張。


    而《沉默的天使The Alienist》最令大家最多討論的就是這部影集與《破案神探》有一點點相似,但我倒覺得沒甚麼關聯阿XD硬是要說的話大概就是跟「從兇手的內心出發點」去了解、分析案情吧,劇中的確也是有訪問幾個殺人犯。但網路上說《沉默的天使The Alienist》是復古版的《破案神探》我是覺得好像有點太over了XD。



    而這部影集評價似乎不錯,但也不是說完美。個人覺得最不OK的就是人名很長很難記(對,我就是有記憶障礙),雖然本劇不至於有臉盲的問題,不過人名真的是我一大障礙。



    然後我就是覺得Netflix的翻譯小組對這部影集的翻譯有點怪怪的,有些句子不是很通順甚至很饒舌,我還覺得很文言文,有時候我還需要倒帶回去再看一次重新思考,有點會阻礙觀眾看劇的融入感。



    總之,這是一部不錯的影集,我很推薦大家可以列入待觀看清單之中。





Netflix美劇《沉默的天使The Alienist》簡介


Netflix美劇《沉默的天使》評價:19世紀男童驚悚妓命案犯罪心理
♦ 本片上映:2018年4月19日,共10集,每集約50分鐘左右
♦ 台灣片名:《沉默的天使》
♦ 英文片名:《The Alienist》
♦ 個人推薦指數★★★★(滿分五顆星)
♦ 劇情大綱:

在19世紀末出現一樁連續男童妓命案,在當時調查技術不先進的時代背景下,甚至紐約警察局還有內部大鬥爭,讓案件成為阻力集延宕。在案件交由「莎拉」、「約翰」、「奎斯勒」、「艾薩克森兄弟」這個小組之後,才是本劇重點的開始。


他們雖然不是專業的警探,卻能夠在層層抽絲剝繭,細細地分析出兇手的「殺人儀式」。這過程中不僅為了追查倒兇手,甚至讓自已身陷危險、奎斯勒也為了理解兇手內心的脆弱,更不顧自己身邊夥伴的感受去挖心中的瘡疤。








Netflix美劇《沉默的天使The Alienist》觀後感


PS:我寫的觀後感一定會提到劇情討論,會怕被劇透的人快點逃跑吧!建議你看完影劇之後再來喔!

這個網站只寫【觀後感】,不寫影評!

  • 觀後感指的是:觀後感是我看完之後的感覺,也寫出影劇中有共鳴的點。所以每個人的觀後感一定都不一樣。
  • 影評是指:用客觀的方式去分析影劇、告訴觀眾影劇事實,不會寫個人感覺。

所以請讀者對書寫者的多一點尊重,也不要在留言區互相攻擊其他人的看法,也請大家多包容不同立場的觀點,才能讓追影劇可以更輕鬆快樂喔!🧡 刻意攻擊者系統會根據關鍵字直接刪留言。




在這個影集的觀後感中,我不會去刻意討論劇情,因為在劇情戲節中,我覺得大家可以看影集就知道,而且我也覺得我不需要在這裡分析案件是怎麼破案的(但在文末我還是有做案件調查過程的筆記,有興趣的人可以拉到最後去看),畢竟在影集中已經有詳細的推理思路和過程,我就不在這裏多著墨。


既然是這樣,我的觀後感要談談甚麼呢?我最想要談的是本劇的:

  • 《沉默的天使》整劇氣氛營造及緊張程度、劇情發展走向
  • 《沉默的天使》19世紀「時代背景」與命案的關聯性
  • 《沉默的天使》19世紀如何調查這種重大驚悚案件?
  • 《沉默的天使》主角群們在本劇中給我的感受
  • 《沉默的天使》結局兇手是個精神病瘋子?
  • 總結



▸《沉默的天使》整劇氣氛營造及緊張程度、劇情發展走向


其實我對《沉默的天使》整劇的氣氛營造是蠻贊同的,基本上我是覺得《沉默的天使》不是那種起伏很高的緊張感,而是「小緊張」不斷。比起久久才一次的大緊張,我更喜歡本劇小緊張不斷的手法,讓看劇過程不會無聊,甚至可可以一直讓觀眾好奇下一個是不是又要發生甚麼事了?


另外一點,我覺得《沉默的天使》在營造詭譎、詭異氣氛的手法也挺高竿,像是第一集發生的命案雖然馬上開門見山,可是當下的詭異和謎點重重的氛圍很到位,利用幾個關鍵畫面給觀眾滿滿想像,例如:「穿裙子的男生」、「扮成小女孩的男生」、「下半身不見」、「被開腸剖肚」、「眼睛被挖掉」等等,會讓觀眾對這個命案充滿無限的想像。


我覺得《沉默的天使》每一個新的案件發生都是製造緊張的時候,並不是說每次都有新的殺人方式出現,基本上在《沉默的天使》兇手所使用的方法都一樣(奎斯勒醫生稱之為「儀式」)
我覺得命案的發生會讓人緊張是因為「和時間賽跑」這件事尤其一開始毫無頭緒時,面對無法有個兇手頭緒,男孩又接著發生發生命案,莫名地給我無限焦急感。所以說,《沉默的天使》在扯動觀眾情緒的力量我覺得營造得挺好的。


當然在劇情走向也越來越集中,過程中有幾段有點拖(我忘記是第幾集了,就是在找挖眼睛和某個戰爭對俘虜所做的慘忍手法的關聯,以及和宗教有關係的那幾段,看到有點太過放大這些線索,不過還好很快就拉回重點)。還好《沉默的天使》劇情發展不是太俗套,甚至把「兇手」給藏的很好,尤其在第9、10集確定重點之後,讓我更緊張期待!兇手也是在最後一刻才露出他的真面目。





▸《沉默的天使》19世紀末「時代背景」與命案牽扯


我非常喜歡《沉默的天使》呈現出來的「時代背景」,有些時代背景是我們無法想像的,而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之下,也與命案的發生有著一些關聯,這正是我喜歡的題材,就像是之前看的拉契特:黯衣天使裡面所講的一樣:他不是天生就是怪物,是有人讓他變成這樣的」。


以及在本劇中主角群們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調查命案變成重重困難,這也是我喜歡的點,劇中不僅利用「命案」來穿針引線這個時代背景,更是讓這些時代背景下的黑暗完每呈現出醜陋。


以下我就針對幾點來說說我覺得在這「時代背景」與「命案」的牽扯:

  • 貧窮之人不被當人看待的時代
  • 貧窮之人被欺壓的時代;有錢就是權力,甚至犯法都可以
  • 信仰的扭曲,精神醫師是異類
  • 犯罪心理中,是社會造成的可憐人



❶貧窮之人不被當人看待的時代


在第一集中的第一個命案發生,康納警官對這個死者(男孩)的稱呼是用「牠」,就因為他是個童妓。這很明顯就是在顯示當時窮人。甚至康納警官還說:「不然你要怎麼叫,一個為了取悅成年男人而將自己打扮成女孩的墮落人?」


這一段直接顯示出當時社會對於童妓的不屑,更顯示出那些有錢人明明就是喜歡花錢來看童妓,卻不承認他們的存在,也顯示出這些窮困人家的地位卑微,不被當人看待。


至於為什麼會有男童妓存在?反推回去就知道也是跟這個時代背景有關,也就是普遍貧窮,而這些窮人家不僅沒地位,更是貧窮。於是這些男孩們為了賺取錢,不得不去學習如何讓自己擺首弄姿、挑逗撫媚,取悅這些有錢人家,說穿了,他們也是為了生活而已。




❷貧窮之人被欺壓的時代;有錢就是權力,甚至犯法都可以


其實在劇中可以一直看到有錢人使用金錢就能使喚別人的權力,在劇中就有好幾段是這樣的呈現。


像是劇中有一段沃爾夫在山托萊利謀殺案中無罪釋放,而康納對長則是對山托萊利的家人威脅不准說出關於對案情不利的事實,認為沒必要繼續調查此方向,做更進一步的調查,
最主要是因為會去那種場所的人都是有錢人


因此沒錢就是沒地位,誰都能得罪,就是不能得罪的「有錢人」,雖然我不意外會有這樣的情形發生,不過這也很明顯地就是資本主義。再套用於劇中,在第三集的「銀色微笑」中就是這樣
完美表現出有錢人對這社會的「控制」,所以在當時這個嫌疑犯「銀色微笑(威廉)」才沒事,甚至可以逃走。


當中拜恩斯前局長也說 :「這些警察的生存之道是這樣的,他們為白人服務作為報償,他們把我們從社會最底層提拔上來,如果沒有服務好他們,我們只能自求多福。對他們而言,我們只是愚蠢的畜生,和那些低等生物還有我們替他們鎮壓的社會人渣沒有甚麼區別,只要他們有錢,我們就替他們辦事」。


這就是當時代的生態,所以在劇中我很喜歡羅斯福局長和拜恩斯前局長的較勁,羅斯福在劇中算是一個很正義的一個局長,所以為了協助奎斯勒破案,常常成為他的「工具人」XD 與拜恩斯相比就是一個很大的反差。


而有趣的是這些有錢人的權力和為所欲為都被恨透了,甚至連只為有錢人辦事的康納也對「銀色微笑(威廉)」非常討厭。這也說明,在當時為了自己的地位,對有錢人都是沒轍的,有錢人連殺人犯法都可以用錢解決。




❸信仰的扭曲,精神醫師是異類


其實在每集一開頭都會有這段話:「在十九世紀,患有精神病的人被認為是背離了他們的本性,研究他們的專家被稱為精神醫師」。


可想而知在19世紀末的時代背景之下,「精神病」仍然是個新詞、新衝擊,反倒是與本性背離的時候都會被認為是「邪靈入侵」。


在劇中有一段是,一位媽媽帶著女兒來給奎斯勒看診,媽媽說她每天都會觸摸自己,牧師說惡魔在她的腦裡,但經過奎斯勒的診斷,小女孩的思想並沒有問題,因為小女孩只是對性有欲望、好奇心所以會撫摸自己,這也是正常的現象(換句話說思想有問題的是大人…因為當時女孩的爸爸還說:她需要的是上帝,不是醫生)。


因此在劇中前半段命案發生後奎斯勒開始調查之祭,在警局的所有人都對奎斯勒投以異樣眼光,是因為在當時鮮少人認同「精神病」這個詞,甚至不認為是兇手有疾病,都認為兇手是瘋子,被邪靈入侵,才會幹下這種有違人性的事,因此沒有人想去理解「兇手」(甚至連同約翰也有不想去理解兇手的狀況出現)。




❹犯罪心理中,是社會造成的可憐人


我覺得在《沉默的天使》中,帶給觀眾對兇手不一樣的看法。我甚至覺得這個概念跟《拉契特:黯衣天使》裡面提到的理念是一樣的:「他並非天生就是怪物,是後天造成的」。


這個概念也在《沉默的天使》喬段中出現過解釋。


當莎拉在公園裡奎斯勒,他們看著一個女人以及一台嬰兒車,奎斯勒醫生說:「那個女人曾經有過小孩,生下女兒後六個月,出於旁人無法理解的原因,這位年輕的女性把兩個孩子放進浴缸活活淹死。由於她家有財有勢,可以免坐牢或者進精神病院,但她並沒有接受適當的治療,而是每天在公園散步,推著一輛空的嬰兒車,你理解我們的社會對女性的期望,期望他們結婚、生小孩,期待他們強顏歡笑,如果你能理解這點,就比大多數人都明白,這個推著空嬰兒車的可憐女人,並非自行落得此下場,而是這個社會造成的」。


你說你無法理解一個殺孩子的人,因為你絕對不會殺一個小孩。奎斯勒認為:
我們每個人都有犯下可怕行徑的基本條件,只需要恰當或者錯誤的誘因來點燃這些條件」。


因此這也搭配到結局中奎斯勒有說
:「我以為我們正在找一個怪物,卻只找到一個受傷的孩子,兇手扭曲的想法和社會、父母、家庭、經歷有關,也是一定是有一個「trigger」才會讓兇手執行驚悚案件。


所以兇手並非是天生的怪物,而是有人造成他這樣的




▸《沉默的天使》19世紀末如何調查這種重大驚悚案件?


我覺得很有趣,在看《沉默的天使》時有一種莫名的想要知道他們到底怎麼破案的好奇心湧現。畢竟在19世紀末又不像我們現代有「科技」的存在。因此光是看《沉默的天使》就是一種看歷史的感覺~原來以前的人辦案是這樣子的啊~(托腮)


在看《沉默的天使》的時候不自覺會和現今的科學辦案做比較,很難想像以前的辦案方式是多麼的土法煉鋼,在《沉默的天使》中,著實是可以看見以前辦案有多辛苦,以前拼命挨家挨戶找有沒有人看到兇手,現今是監視錄影器掉出來就知道;以前的手紋原來就是靠人工比對,現在靠電腦跑資料就好(這一段真是開了我的眼界)。


當中我覺得最神的還是奎斯勒對兇手的分析與理解,尤其是兇手寫的信中所摘錄的幾個關鍵字「骯髒的移民」、「淫穢的男孩」、「灰土和油彩」、「2月19日」等等去分析兇手這個人,而「了解兇手的習慣和兇手這個人」當然也是本劇的重點精華與看點
老實說我覺得奎斯勒的分析過程比莎拉更簡單俐落多了)。




▸《沉默的天使》主角群們在本劇中給我的感受


在十九世紀,患有精神病的人被認為是背離了他們的本性。研究他們的專家被稱為精神醫師利用這三個主角的交織過程,也扣住主題「精神醫師」來剖析兇手的內心想法!


我自己看完這部影集後的感受是:「如果沒有這些主角群們可能會撐不起這樣的正經題材」。畢竟這些角色們帶出當代的許多矛盾和衝擊,在當時後的時代背景來說應該是非常大的改變。




❶奎斯勒醫生


在全劇看起來,我對於「奎斯勒醫生」其實一開始甚至到中段沒有好的印象,他這個人大概就是為了案子,而注重在案子內部,沒有考量到周邊的人感受,或者是說我是覺得他對感情這方面比較駑鈍一些。我印象中很深刻的是奎斯勒為了瞭解兇手的心中的那個「痛苦」,甚至去挖莎拉與約翰心中瘡疤,沒有考慮到他們內心不想要提起的感受(可是又很奇怪,他常挖別人瘡疤,但又討厭別人問起他童年的陰影XD)。


而且奎斯勒也是自己無法聽進別人與自己相左的意見,這一點莎拉最有感,但我覺得另外約翰也很可憐,我一直覺得約翰是關心奎斯勒的,可是奎斯勒卻一直把約翰的關心拒於門外,當中有一段我印象很深刻,奎斯勒對約翰說:
你不是要問我為什麼把你拒於門外,而是該問你自己為什麼留下來(這一段真的是讓我替約翰心碎啊!!!)。


可是不得不說他這個角色對案件非常敏感(像是奎斯勒說:「生氣亂捅成年人和有條不紊將小男孩開腸破肚是非常不一樣的事」這句話就能知道),之所以能這樣也是因為他所思考的角度其他人不同,與其他角色相比的確是特別突出、與眾不同,自然就會散發出一股莫名的魅力。





❷約翰摩爾


莎拉對約翰的形容是「無所事事的附加公子XD」。其實在劇中我對約翰是覺得「弱弱的」,哈哈哈。在劇中約翰對案件的貢獻是比較少了,可是對他來說本來就算是正常發揮,畢竟他的專長是畫畫咩~我已經覺得他每一集偶爾可以提供點線索貢獻可以拍拍手了,至少不是豬隊友啦。


不過我覺得他在劇中的角色是個陪伴在奎斯勒身邊的重要角色,畢竟以奎斯勒的個性本來就沒有朋友,在奎斯勒低潮的時候約翰常常出現在他身邊(雖然常常被奎斯勒挖苦),不過約翰對奎斯勒的確也是不離不棄。


然後整季中他的感情線是最豐富的一個,也花很大的力氣在追求莎拉,只不過追了一季還是沒有成功就對了XD 希望第二季他可以穩定一些,畢竟在第一季他的愛情感情線也讓這種硬邦邦的推理驚悚題材可以有點不一樣的元素在。


另外,我對約翰的最大印象就是約翰對「約瑟夫」的疼愛,尤其在結局約瑟夫失蹤,約翰懊悔自己沒有好好保護約瑟夫的心痛樣子就足以呈現約翰這個人心地是很善良的(尤其他又很怕看到屍體,他真的是個很單純的人XD 真的很可愛~~~)。





❸莎拉


說到莎拉這個角色,最常被提到的就是「紐約警察局首位女職員」,光是這一點就非常特別。因此在劇中很明顯地表現出來的形象跟劇中其他女性不一樣。我覺得她這個角色就像是在呈現「走在時代最前端」的實驗角色。莎拉所處的時代背景劇中也很明顯:

  • 職場上不受尊重,屢遭開黃腔,被看不起
  • 講出的意見不被接受


可是透過莎拉這個角色,可以證明女生也可以有能力,而不是在家生小孩帶孩子而已。我更是喜歡莎拉在職場中回嗆康納隊長的橋段,馬上回嘴他的無聊黃腔。莎拉所表現的女性意識的抬頭先驅,更是把女性擁有不輸男人的力量和智慧給表現出來。


我很喜歡莎拉講的一段話:
我們要嘛讓悲傷的往事纏繞我們的餘生,要嘛接受他,用這痛苦的記憶幫助其他人而奎斯勒說:「我不確定選擇權是否在我們手中」,但莎拉卻說:「我不同意,如果不是,我們都會是殺人犯」,因為沉默的人都是共犯。


這也更表示莎拉比起奎斯勒,更能走出傷痛。





❹艾薩克森兄弟


至於這兩個兄弟,他們的身份就是「猶太人」,在當時就是備受盡異樣眼光歧視的人。他們倆算是我覺得在劇中非常有求必應的角色,應該是在補足沒人可以到處調查的人力,並且帶出一些特別的證據收集方式(例如指紋辨識)。


在劇中他們兩個很像是使命必達,要查甚麼就查甚麼,然後繳交出很好的成績單,我只能說他們兩個是神隊友啊!至於他們在劇中到甚麼樣的證據、線索,劇中呈現得很清楚,這裡我就不多說了。




▸《沉默的天使》結局,兇手是精神病瘋子?(本劇的呈現方式?)


第一集中,兇手給奎斯勒與觀眾的不寒而慄,與結局的兇手對比我覺得是個很大的震撼。


我相信在一開始我們都不知道兇手時,對兇手的想像會是充滿驚悚,透過每一次的命案發生,對兇手的可惡程度會逐漸上升,甚至會不知不覺想像兇手多麼該死。甚至在劇中用了一些兇手偷看的視角來呈現這些主角群們被盯上的樣子,也不免讓觀眾對兇手增添驚悚的感覺。


可是在結局,劇情對「兇手」的呈現來個大反差!


最後解剖了賈柏斯的大腦,就是一顆平常的大腦,奎斯勒說:「這證明我們一無所知,只有上帝知道,我在想他原本會隱藏多久,我相信他內心深處他希望這社會知道他是社會折磨下的產物,提醒我們,我們在緊閉的門後犯下的罪刑。我們原本是要找一個禽獸,結果找到的是一個受傷的孩子。這些人都會把秘密帶進墳墓,但我相信還有其他這樣的人,也許有一天,我們能從他們身上知道甚麼促使一個人做壞事」。


當奎斯勒說:「我們原本是要找一個禽獸,結果找到的是一個受傷的孩子」這句話時,整個讓我對兇手感到憐惜,到底是甚麼樣的社會環境造就出這樣的兇手?兇手的內心又曾經多麼心碎過?我只能說本劇在呈現「兇手」的方式給足了觀眾想像以及錯愕。也利用這樣的「心靈受傷」的兇手讓我們去反思,會讓這樣兇手存的的社會,其實就是我們自己創造出來的。





《沉默的天使》案件調查/兇手筆記


一開始的喬治奧男妓被殺害案件,讓奎斯勒想到三年前的雙胞胎未解案件治維格雙胞胎-班傑明與索菲亞,他們的父母把班傑明帶來是因為他想打扮成他妹妹。有一天他們兩個在外面玩的時候雙雙消失了,所以奎斯勒認為三年前的案件與喬治奧的案件是同一個兇手,甚至還透過開棺驗屍的方法來找線索。最主要是因為奎斯勒想要從班傑明屍體的遺骸中找到任何一丁點與喬治奧謀殺案有關的徵兆。

從喬治奧的案件中,奎斯勒發現似乎還有其他的小孩有同樣的狀況發生。喬治奧的媽媽談起喬治奧,提到喬治奧的爸爸會打喬治奧,並叫他女孩子,所以喬治奧才會逃跑。警察甚至說到「喬治澳和其他被殺害的男孩子都一樣,沒人在乎」。奎斯勒聽到一個重點:「其他男孩?」


就因為這句話,所以莎拉回到局裡去找一些小男孩未破案的案件,找到一個男孩叫做「艾倫莫頓」,在一個叫尚德雷珀的妓院工作,一樣的被謀殺方式,並且被藏在布魯克林橋上。而莎拉也發現其他被康納隊長給偷偷藏起來的相似案件。



透過妓院中其他男孩的描述:「當晚喬治奧沒有離開過房間,但那是三層樓高的樓層,喬治奧就這麼不翼而飛,而且那個很寵他的有錢人也在場,不知道名字,但有銀色的微笑」。於是銀色微笑成為奎斯勒的目標。奎斯勒認為或許喬治奧是自願跟著銀色微笑先生出去的,我們一直假定他遇害後被棄屍在橋上,要是他到那裡時還活著呢?那代表他是跟著一個信任的人去的。

在此同時,又令一起案件發生在舊移民車站。奎斯勒一群人和羅斯福比其他人更到現場,他們開始在這裡分析起案件,得出以下關鍵點:

  • 兇手喜歡高處。
  • 喜歡看到水的地方。
  • 前兩個案件藏起屍體,現在喜歡讓屍體在顯眼處,因為兇手進化了。
  • 屍體沒有掙扎痕跡是因為窒息也是預期行為的一部分。


約翰為了調查新發生的案件(阿里伊本加西)藝名是法蒂瑪,來到阿里之前服務的妓院。約翰也正好遇到來這裡查案的馬庫斯艾薩克森警探長。


馬庫斯在這裡的牆上發現與車站花園一模一樣的麻繩,而有個小孩(約瑟夫)認為這在頂樓的人是「聖人」,而這個聖人就是所謂的「客人」。約瑟夫說阿里稱客人是聖人,阿里之所以會稱這為客人為聖人是因為這個聖人說他會帶他去城堡裡面住,是天空中的城堡(沒錯,就是阿里陳屍的地點)。不過現在的馬庫斯艾薩克森警探長一直在找這個兇手到底是怎麼可以在空中移動,而且是如何不透過開門的方式在各個樓層中移動的。

奎斯勒認為,追尋線索意味著他永遠領先我們一步,我們要看到線索背後的東西,約翰真的還問牙醫關於銀色微笑。原來是因為汞鹽,和愛神共度一晚,終身都要服用汞(因為染上梅毒的人,接受梅毒治療,牙齒會變銀色)。奎斯勒說:我們要探討的不是他怎麼殺人,而是他殺人的原因,最重要的是他甚麼時候會再動手?



奎斯勒小組的調查似乎也被兇手知道,兇手寫了一封信給喬治奧的媽媽。信中內容為:「親愛的山托萊利太太,我不知道是不是妳散佈我在報紙上看到的醜陋謊言,還是警察在背後操縱,記者的報導是他們的策畫,但我想大概是妳,我想藉此機會實話告訴妳,在世上某些地方,比如輸出妳這種骯髒移民國家,人們常常以人肉為食,因為食物如此短缺,不吃肉就得餓死,當然,通常被吃的都是孩子,因為他們最柔軟也最美味。尤其是小孩的臀部,這些吃人肉的人來到美國,他們比紅番更骯髒,2.19我看到妳兒子獨自在教堂外徜徉,臉上有塵土和油彩,我決定再觀察他幾次,直到那一天晚上我把他從那個地方帶走,淫穢男孩我當時已經知道我要吃他,於是我們直接到橋上把他捆起來,迅速了結的他性命,我割下他的眼睛,割下他的屁股,和洋蔥和蘿蔔一起考,我吃了一星期。但我沒有和他交媾,雖然我可以這麼做,他會想我這麼做。他死時沒有被我玷汙,報紙應該提及這點」。


透過信件分析,一開始分析字跡,發現兇手備受折磨、內心得不到平靜,因此訴諸憤怒和暴力。這封信的筆觸毫無疑問很男性化,至少念過好幾年書,學過書法。這個人受過嚴格且定期的帕爾默體書法訓練。大概是24-30歲。



為了瞭解殺人的感覺以及動機,奎斯勒與約翰要去見「傑西潘默萊-波士頓惡魔男孩」,他是22年前殺死男童挖出男童眼睛的人。


奎斯勒問:「你損毀他們的臉,尤其是他們的眼睛,沒有任何意義嗎?只是隨意的暴力行為?」



我之所以會殺他們,你不會稱之為好理由,我只是受夠了,僅此而已。我要制止它,我看到那些小混蛋站在那裡吃著糖或者蛋糕,直勾勾地看著我,彷彿我是籠子裡的動物,除了我不在籠子裡。那時候不再沒有任何東西能阻止我那樣做,我知道我長甚麼樣子,我父親無法忍受我的樣子於是離我而去。我母親從來沒有吻過我的臉,一次也沒有。


正當奎斯勒安慰傑西時,卻被結西嘲笑你真以為我是因為我媽沒有吻過我的臉而殺那些孩子?他激動地對奎斯勒說:
你弄明白我為何支解他們了嗎?我用小刀插近他們漂亮的眼睛哩!你永遠不會知道的,只有我知道」!

銀色微笑被盯上後,州長對羅斯福說:「記住這些有錢人對這城市太重要,他們的人不能因謀殺而被捕,在大眾面前蒙羞,我說的是某個家族有一個成員成為警方的嫌疑犯,他們來找我希望能私下解決這個問題」。所以州長說要羅斯福不要動手,讓家族自己去處理就好。不過羅斯福本身即有正義感,他要全力緝拿這件案件的兇手!不管對方社經地位。



此時莎拉找到兩宗相似的投訴案件,但是嫌疑犯都已經被掩蓋,這是拜恩斯做的好事。其中一個案件有關於威廉,他自願去照顧孤兒。可是奎斯勒去詢問主教時,連同主教也掩蓋這個事情,說自己不記得了,然而,在教會中,奎斯勒發現2/19,那是聖灰星期三,也就是和信中「灰土和油彩」的關聯性。

奎斯勒認為兇手是選擇那些會讓他想棄自己背景和出身的受害者,和他來自同一個階級的人。所以兇手絕對不是銀色微笑。奎斯勒最後得出結論,人總有習慣、傳統和習俗,我們的兇手也在遵循一套規律:

  • 1/1一個身分不明的黑人男孩被發現死亡(主受割禮節)
  • 2/2 艾倫莫頓屍體被發現,被懸掛在布魯克林大橋。(獻主節)
  • 3/3喬治奧山托萊利屍體
  • 4/3阿里被殺

之後規律被打破,不過兇手在信中提到3/19在教堂外建到喬治奧,臉上抹著灰土和油彩在走路,聖灰星期三,全部都是聖日,由此可知兇手依照基督教日曆作案,下一個做案日是5/14耶穌升天節。

為了引出兇手,所以要史帝維扮成女裝去使兇手上勾。而原本有人正要靠近史帝維,卻被一個小屁孩打斷,被那個人給認出來,而屋頂上卻出現一個神父,所以整個計畫都沒了。這件是讓奎斯勒非常難過自己應該全部都想錯了,所有事情都歸零。



第二次計畫:


的確有人上勾,也正是要帶他去城堡的人,但是就是兩個皓呆(約翰、馬庫斯)一直跟小屁孩講話,錯過可以直接抓兇手的機會,在追兇手過程中,賽勒斯被攻擊,要引起他們所有人注意賽勒斯,聲東擊西方式去殺令一個男妓。(OK,又是一個被耍得團團轉的過程)



而看得出來奎斯勒對自己無法證明自己的理論非常自卑,尤其這次任務失敗,更不相信自己推論錯誤,也認為這些理論都是被討論而已,不是真正的實作。

新的案件再次發生「露西」(是前一晚與馬庫斯攀談的那個男孩)這次只有切除一個眼睛,頭顱皮也被切開(羅斯福在西部看過同樣的手法),莎拉以及兩個警探也從信件中找線索,在戰爭中的確也是有人把生殖器破壞、大腦被切開等等慘況。


而在博物館的奎斯勒和約翰則是知道切割掉生殖器是在來生不要有靈魂交歡,切割眼睛則是要讓他們迷失方向,作為失落和孤單的鬼魂永遠徘徊。所以也就是說如果真的是崇尚印地安文化的人並不會這樣對小孩子做,如果他真的這樣做,那代表他自己有自己的定義。


奎斯勒的推理是,或許有可能他目睹過這樣的過程,因此過程中鎖定魯道夫先生。



莎拉來到布萊克威爾島醫院要找魯道夫先生,但他已經被轉院到聖伊莉莎白醫院,是一間公立精神病院。通常有精神問題不適合服役的士兵和水手,莎拉得知魯道夫這個對象曾經是個士兵,他有針對孩子的暴力史,被人從西部送到華盛頓一所精神病院。

奎斯勒和約翰正要去華盛頓的路上,想要去找魯道夫這個人,不過這個病患已經死了。不過醫生卻提到另外一個眼部和臉部肌肉嚴重痙攣的病患(間歇性嚴重收縮)--約翰比查姆下士。

約翰比查姆下士,薪帕爾茲出生的,他之前犯下的殺人案件引起約翰和奎斯勒的注意。16年前一位牧師和他的妻子被人殘忍殺害,人們認為是印地安人做的,他們有個兒子亞當杜里還活著,住在離波士頓不遠處。於是約翰以及奎斯勒決定去找他兒子談話。

艾薩克森兄弟隔天一早就要去西部。去和約翰比查姆以前的指揮官見面,他說到,團隊的外科醫生說他不適合服務要把他送回東部,一開始是好士兵,他守規矩注意細節,很有效率,和其他人處不來,我以為是他的宗教信仰,他不喜歡其他人招妓和喝酒,在一場暴動中,示威者向警察投擲炸彈,他們被槍擊和被殺。他那天一定處於半瘋癲狀態。我看到他跨坐在一個死去的年輕示威者身上,在一條後巷哩, 他反覆用刀刺那屍體,那還不是最糟的,他全身赤裸。從頭到腳全身是血,但在兩腿之間,他硬的就像一根旗桿。



莎拉去到薪帕爾茲,應該是說杜里家族原本所在的地方來調查約翰比查姆下士的過去,得知比查姆以前拿著在1862年明尼蘇達大屠殺中死去白人的照片,他目睹納些人被殘殺,向鎮上的小孩展示他們如果不敬畏上帝,這也會發生在他們身上。沒人喜歡比查姆,所以他們的小孩賈柏斯被擄走(可是當當地的警長說完這翻話,莎拉被旁邊的馬車車夫給告知,不要相信他說的。)


同時約翰與奎斯勒萊找兒子亞當杜里,他的弟弟賈柏斯的臉總是在抽搐,亞當杜里不想要他父母的房子,沒人想要。有一個年紀比較大的農場工人,很喜歡賈柏斯,我相信他會照顧好我帝帝,但他背叛了這諾言,賈柏斯有一天晚上回家非常難過。啜泣又罵人,下體流血(就是喬治比查姆幹的)。亞當杜里說:「如果我有機會,我會親手割開那個人的喉嚨」。


此時的莎拉這邊得到的消息是,賈柏斯已經死掉,而喬治比查姆從山上墜崖,喉嚨被人從一邊耳朵割到另一邊耳朵,眼睛不見了。



莎拉認為賈柏斯殺死他的父母和喬治比查姆,他冒用姓氏,化身為約翰比查姆


Q:為什麼賈柏斯杜里要把名字改成約翰比查姆?畢竟侵犯他人的人名叫做喬治比查姆,為什麼只冒用他的姓氏?可能是中間牽涉扭曲的邏輯,冒用姓氏,他從受害者變成施虐者。冒用背叛他的人身份,他也背叛了那些信任他的男孩。

我們知道約翰比查姆於1890年夏天從聖伊莉莎白醫院出院,治維格雙胞胎謀殺案發生在1893年,如果這是童個人所為,中間幾年他去哪了?答案就是冒用別人的名字,這樣就沒有警方紀錄。


在找人口普查紀錄,結果普查員就是--約翰比查姆。


聘用他的人說:「是1890年春天被聘請的,他的樣子很怪,我擔心人們不會讓他進屋。但他卻有禮貌、很虔誠、一絲不苟, 但接到一個猶太家庭的投訴後,我不得不解雇他,他們說他好幾次去找他們的女兒(當時12歲),而那些訪問都沒事先安排。


事後這個當年的「艾利雷許卡」女孩說:「我只跟父母講那是我自己的朋友,我自己也沒有被猥褻過,但我的父母還是去投訴了」。艾利雷許卡完全不會覺得一個成年男子跟一個12歲小女孩成為朋友的怪異,只覺得約翰比查姆只是想要找人談心,大致上他們都談論艾利雷許卡有多討厭她自己的父母。



於是有這些線索:

  • 1896/6/8大家分頭找看有沒有人看過喬治比查姆,一天一天過去,都沒有人認識。
  • 1896/6/10大家還是找不到線索,毫無頭緒。


不過約翰想到約瑟夫說到阿里伊本加西(法蒂瑪)有提到:「我父親是全世界我最討厭的人」。這跟 艾利雷許卡所說的,我們都是談我有多討厭父母。甚至喬治奧被打,這些小孩都是不幸的成長過程,這個比查姆就像可以看穿他們心思,他們悲慘的童年、虐待、貧窮。所以比查姆說的一切他們都有共鳴,也就是因為理解,所以信任他。



而約瑟夫說他的父親是賭徒,喬治的哥哥也這樣說,山托萊利也曾經提到說有欠人家錢,因此大夥去到賭場,得知一個叫「約翰」的討債人,臉上也有點奇怪,雖然不知道他住哪,但知道他會去哪裡。

大家順利找到這個「約翰」的住處。剛好這個「約翰」不在家,不過莎拉在牆上發現一個妓路殺害小孩的日曆,並發現今晚他會行動(難怪他不在家)。並且找到他收藏的一顆心臟,以及一罐裝滿眼珠的玻璃罐。在房間中的信裡提到喬治奧「我吃了他一星期」,並在一個火爐中找到遺體殘骸被燒焦了,也找到一本書中夾有他爸爸的照片。



新命案再次發生—麥西。


當約瑟夫回去找麥西的時候,目睹麥西被殺,也因為被嚇到的呼吸聲音太大,於是被比查姆找到,想當然耳這個約瑟夫將會成為下一個命案的收害者。而約瑟夫的失蹤也讓約翰擔心極了,也把他流落街頭的責任怪罪到自己身上。

發生命案後,奎斯勒來到澡堂,受害者的胸口和下半身都被傷害,胸口被敞開,「但眼睛還在」,也發現當初的約瑟夫式躲在櫥櫃裡被發現的。


而在比查姆房間有著供水系統的系統圖,有可能比查姆知道他們在關注屋頂,所以改換利用排水管道往來。而莎拉則是覺得每個案件都在跟水有關的地方發生,這跟淨化有關(宗教),所以他用地下水到的圖去找下一個被害者,並且推理出下一個發生的時間點就會是在施洗者聖約翰節,也就是24號那天。

24號那天,是比查姆行動的那天。


奎斯勒邀請約翰要先去看歌劇,一切計畫才能進行(主要是想要引開警察,好讓自己和約翰可以去追兇)。可是在這裡兩人卻被這個比查姆秒KO,還好在最後康納偷偷跟過來,一槍打死這個比查姆,不過康納內心是想要解決掉奎斯勒的,於是康納又被後腳趕到的莎拉給一槍打死。

最後解剖了賈柏斯(這個比查姆)的大腦,就是一顆平常的大腦,奎斯勒說:「這證明我們一無所知,只有上帝知道。我在想他原本會隱藏多久,我相信他內心深處希望這社會知道他是社會折磨下的產物,提醒我們,我們在緊閉的門後犯下的罪刑我們原本是要找一個禽獸,結果找到的是一個受傷的孩子。這些人都會把秘密帶進墳墓,但我相信還有其他這樣的人。也許有一天,我們能從他們身上知道甚麼促使一個人做壞事」。



其他人也在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