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影評《 看見惡魔 / 看見魔鬼 》評價心得、劇情解析、結局:每個人心中都住著魔鬼



貼心提醒 ⚠
本文會
爆雷劇透,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是否繼續讀下去喔!
本站使用平台以Netflix、Disney+為主,其他平台為輔,有些影劇不一定是Netflix的!
因為小編每天要打幾萬字,所以文章常有錯字,請見諒
♥ 如果想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看見魔鬼預告

此預告為youtube開放影片源,如果遭到頻道刪除敬請見諒


看見惡魔/看見魔鬼評價好看嗎?(無雷)


看見惡魔 / 看見魔鬼 》IMDb評分為:7.8 / 10(本片即時評分這邊請),這部電影是韓國2010年的韓國驚悚電影,由金知雲執導,劇本由朴延勳撰寫,主演李炳憲和崔岷植,另外由於本片涉及過量的極端血腥場面,成為了首部被列為19禁及限制上映級的韓國商業驚悚電影。


這部電影的表現真的非常有深度,並且畫面的尺度完全沒有在客氣,這部電影雖然主打著血腥,但是故事性相當立體有深度,探討著「誰才是魔鬼」的議題,人天生是惡魔,還是每個人心中都藏著惡魔,就差哪天被喚醒而已? 《 看見惡魔 / 看見魔鬼 》用了兩小時的篇幅深深刻畫一個平凡人成為惡魔的起因、掙扎過度、執著放不下的完整過程,最後並留下一陣伏筆給觀眾「復仇完之後真的會比較快樂嗎?


看見惡魔 / 看見魔鬼 》的質感很棒,尤其我最喜歡編劇導演想要探討的議題精準又深入,雖然這也算是復仇類型的電影,但真正很棒的是導演以及細緻的畫面、故事氛圍、加上編劇精準細膩的筆觸,讓觀眾看到正邪雙方的界線越來越模糊,觀眾就開始分不清誰是正,誰是邪。看到結局會感到強大的後勁與衝擊,你會很驚艷兩小時馬不停蹄的快速劇情推進之下,於最後一瞬間有宣洩兩小時緊繃感的那種奢通感,但又會留下滿滿的惆悵。
總之,如果你是想知道看見惡魔 / 看見魔鬼 》到底好不好看,這部電影完全是推薦大家此生一定要看的!





看見惡魔/看見魔鬼影評分析(有雷

圖。《看見魔鬼》海報


看見惡魔 / 看見魔鬼 》氛圍營造


看見惡魔 / 看見魔鬼 》(I Saw the Devil)這部片的血腥暴力程度相當大,尺度也很大~我覺得《 看見惡魔 / 看見魔鬼 》的確是一部把殺人案件精準呈現過程的電影,「鎖定目標、欺騙犯案、下手、肢解、處理後續」,不管是肢解過程還是珠妍向兇手卑微求饒的話語,於加害者和受害者之間的那種恐懼、欺壓對比做很好的處置,這為後續金秀賢本身追兇的那種憤怒做很棒的前提鋪陳。

配樂有激烈,也有靜音,其實我蠻喜歡《 看見惡魔 / 看見魔鬼 》這部片的配樂(這部片有獲獎「最佳音樂獎」),配樂可說是一部電影的靈魂,它能勾勒觀眾內心中的情緒起伏,強化畫面的情感,當中我印象很深刻的一幕是當金秀賢得知未婚妻的頭顱被找到時,配樂從大聲到最後「靜音」,這種靜音的方式收得很妙,搭配李秉憲本身的神演技,這一幕完全是聚焦在金秀賢本身內心世界的衝擊以及天崩地裂,這如同導演呈現出當一個人受創過度的時候,聽見的聲音只有自己,外界的聲音是收不進去的那種封閉感,《 看見惡魔 / 看見魔鬼 》配樂確實就巧妙呈現一個人大受打擊的心碎情緒。


還有從墓園走出來配樂從原本的安靜聲音漸漸地加大,形成一種壯大決心的心境弧線,因為金秀賢說著:「珠妍,對不起,沒辦法遵守和妳的約定,我總是遲到,又不遵守約定,但珠妍,我答應妳一件事,妳受的苦,我會加倍還給那傢伙的」,在這一瞬間,導演開始聚焦在金秀賢這角色的心境轉折與變化,在這一段導演就開始讓觀眾心理準備迎來衝擊:「一個人為什麼會想要復仇?」一個人復仇背後的心境和契機是如何形成的?


尤其配樂在《 看見惡魔 / 看見魔鬼 》後半段一個半小時中追擊戰真的太棒了! 有弦樂、有打擊樂、有古典樂、搭配著動作戲真的很有張力,很喜歡《 看見惡魔 》配樂中該安靜的時候安靜,該堆疊氣氛的時候更加分,這是本片非常不錯的地方。





《看見魔鬼》經典之處就在於觀眾覺得誰才是魔鬼?


看見惡魔 / 看見魔鬼 》一開始金秀賢這個角色是個警察,但他面對未婚妻的慘案解決方式卻不是我們以為的司法正義,而是復仇私刑,很大的程度上金秀賢為的就是「報復」,在一開始《 看見惡魔 / 看見魔鬼 》當金秀賢鎖定兩個性犯罪者時所用的方法就相當殘暴,以他們最大的痛點去折磨這些前科犯,這確實讓我很意外,因為編劇選擇讓金秀賢走向一個還沒有查明線索鎖定其中一個最大嫌疑犯時,金秀賢選擇寧可誤殺一百,也不願錯殺一個的冷血感。


我一直覺得金秀賢在《 看見惡魔 / 看見魔鬼 》中的角色弧線很棒,編劇導演確實利用劇情來顛覆觀眾的「以為」,可能我們以為李秉憲飾演的金秀賢可以在當警探上帥一波,可是編劇卻讓李秉憲的內心越來越暗黑,金秀賢這角色就像是一步步走向成為「魔鬼」的黑暗道路一樣



我喜歡《 看見惡魔 / 看見魔鬼 》帶觀眾去探討的「黑暗心境」,一個善良正義的人如何在不自覺中成為一個跟殺人犯一樣的魔鬼?這心境中摻雜的感受、情緒是多麼的複雜, 我覺得編劇確實換個角度讓觀眾去思考「什麼樣的理由會讓人去對一個人復仇」,然後巧妙地讓我們拿金秀賢和兇手做對照,他們的「動機」有何不同? 正義和邪惡之間的分野其實也漸漸地隨著劇情的發展而開始模糊。



金秀賢的所有舉動是為了正義還是為了私刑,漸漸地交纏在一起,尤其珠妍的婚戒被金秀賢找到之時,做了一個很大的心境瞬間逆轉,以這一幕為分水嶺,徹徹底底地成為另一個惡魔。之前我看過另一部劇提到「每個人心中都住著一個惡魔」,每個人心中的惡魔可大可小,人性擁有許多七情六慾、憤怒、慾望,人的心本來就有善有惡的交雜,沒有純善或是純惡,這才是人類心中的邪惡(就例如一個警察上司看著罪犯在醫院被急救的樣子說了「有必要拼死拼活救回那種混帳嗎?」)。因此金秀賢漸漸轉變成惡魔其實對大部分的人來說是一種心中惡魔的萌芽~ 老實講,我覺得這才是真正人類的真實寫實反應,人都會有希望某人死掉的念頭,也就是想要復仇的概念。



媽的,我不能喜歡妳嗎?我也是可以喜歡妳啊,阿貓阿狗為什麼要管我?」這樣的話語來分析,張京哲本身的犯案動機為何而來?依照犯罪心理裡面所認為的連續殺人犯的形成大多和個人的經歷有很大的關聯,我想張京哲本身過去一定有過什麼創傷,例如被女人給鄙視或是拋棄之類的自尊心受創經歷,所以他用這種扭曲的方式去喜歡人,對女生下手,這就是張京哲心中的惡魔~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張京哲會說出上面這段話「媽的,我不能喜歡妳嗎?我也是可以喜歡妳啊,阿貓阿狗為什麼要管我?」,不過《 看見惡魔 / 看見魔鬼 》對於張京哲這角色沒有做太多的背景著墨,這給觀眾開放式去分析。





看見惡魔 / 看見魔鬼 》復仇後就能放下了嗎?


電影的最後一個半小時很妙,因為我著實沒有想到編劇導演會留這麼長的篇幅讓金秀賢和張京哲兩人的對決這麼久、這麼激烈,這麼好看,甚至越來越黑暗,演變成瘋子(惡魔)對決瘋子(惡魔)的概念,因為金秀賢把張京哲打個半死還給他一筆錢,分明是要他把脫臼的手給看好,這樣金秀賢又可以繼續回來折磨張京哲的概念~ 不然金秀賢直接找警察來將他繩之以法就好,因此那筆錢儼然是金秀賢在陪張京哲玩、慢慢折磨張京哲的暗示。


看見惡魔 / 看見魔鬼 》中有很多一些露骨和大尺度的性愛、性侵畫面,受害者都各自有卑微的求饒橋段,對照到張京哲每次都被金秀賢給打個半死折磨而求饒時,這種加害者與受害者的立場轉換過來真的很有趣,「幹嘛裝弱,才正要開始呢,記著,會越來越恐怖」,其實看到幾次金秀賢連續折磨張京哲的橋段我才理解,金秀賢不只是要折磨張京哲,他更是要讓張京哲「體會到當受害者的感受」,所以張京哲看見金秀賢身上的惡魔,這才會真正讓加害者恐懼,受到教訓,因此在後半段會不停地聽到張京哲說「這瘋子、你到底是誰、神經病」這種話語。


正當張京哲也跑去找他的食人魔朋友時,覺得對方吃人肉是瘋子,這很諷刺,因為瘋子不會認為自己是瘋子,卻會認為別人是瘋子,以及這部片事實上出現了許多殺人魔,從計程車的殺人犯、食人魔殺人犯、張京哲自己這個殺人犯,到最後金秀賢成為惡魔的層層堆疊下,你會徹底感受到人類失去理性的那種失控,這也是為什麼張京哲另一個食人魔朋友會說「他跟我們是同一類,對吧?在享受打獵時的那種快感,對吧?抓了有放走,抓了又放走,就像是在玩打獵遊戲,享受獵物所感受的痛苦,怪物出現了,好有趣啊」,同樣的視角換回到金秀賢身上,金秀賢會覺得自己是怪物嗎?


我想這一點是由觀眾自己觀看之後心中的認定,這沒有標準答案,因為一個人是不是怪物不是靠外表而定,尤其金秀賢在對那個食人魔做行刑時、拿棍子毆打食人魔和張京哲時,這是失去人性的最大瞬間,這舉動真的越來越逼迫觀眾直擊人性的黑暗,直到金秀賢再次想起自己還是個人類的瞬間,人類的情感情緒又回來了,所以在車上擦著臉上血跡那一段莫名地有心酸感。



然而,走向惡魔之路不是那麼容易可以收回的,片中曾經出現兩段要金秀賢收手的橋段,第一次是家人希望秀賢收手,另一次是警方上級希望可以勸金秀賢收手,「叫他收手吧,人不能因為要對付禽獸而變成禽獸」。導演選擇在最後四十分鐘裡特別刻畫金秀賢無法放下的那份「執著」,這是金秀賢口中說的心中那顆大石頭,這同時也能解釋金秀賢走在復仇之路上的那種決心以及身陷深淵





編劇將人性的黑暗挖到最深處,張京哲最後對金秀賢的復仇是對觀眾下一個最意想不到的轉折,因為我以為金秀賢最終是那個會贏得復仇戰的人,可是金秀賢最後換來的是更大的悲劇,這促使金秀賢內心中的惡魔擴張到最大。 在最後二十分鐘的金秀賢對觀眾來說是否徹底成為了惡魔呢?尤其是金秀賢抽著菸看著血淋淋的張京哲時,那畫面簡直和本片一開頭西裝筆挺金秀賢完全反差。


你說的沒錯,是我做錯了,我太低估你,現在起我會好好對待你,才正要開始,怎麼現在就這樣?要殺你時間還沒到,你想想看,如果要殺早就殺了,要在你最痛苦的時候殺了你,最痛苦,因恐懼而顫抖時,要在那時候殺了你,那才是真正的復仇,真正徹底的復仇」 。 這部片最後十五分鐘秀賢對張京哲的對話才是真正的高潮,字裡行間透露著金秀賢無法擺脫的傷痛,以及導演透過張京哲卑微求饒的話語呼應到他現在換作成為受害者的立場所嚐到的痛苦,更是呼應一開頭金秀賢對珠妍的承諾:「珠妍,對不起,沒辦法遵守和妳的約定,我總是遲到,又不遵守約定,但珠妍,我答應妳一件事,妳受的苦,我會加倍還給那傢伙的」。



那些恐懼、那些後悔、那些歉疚,各種受害者的情緒都是金秀賢要讓張京哲感受到的,這一段中導演做最後讓觀眾去做聚焦的比較:「大家會覺得金秀賢是惡魔嗎?」我認為不是,因為金秀賢內心中還是滿滿的人類感傷情緒,而張京哲最後說「你玩過就住手了吧,混蛋,不要再廢話了,你已經輸了,你以為你在玩我吧?開什麼玩笑,我不懂什麼是痛苦恐懼?我也不懂,你從我身上是什麼也得不到的,所以你已經輸了,明白嗎?」,真正的惡魔內心中是不會有什麼情緒的,他們天生對情感麻木的,但金秀賢內心仍就有情緒,這就是人類和惡魔之間的差別。





看見惡魔 / 看見魔鬼 》結局:每次復仇都是再次歷經痛苦


金秀賢在張京哲死後才真正潰堤,他的人類情緒又回來了,這一幕真的拍的非常好,冷冽的濾鏡和淒涼孤單的背景,金秀哲走在馬路上,就像走上一條他終於已經走完「惡」的路。最終,不管站在哪個角度,我想觀眾都會發現人都低估人可以變成「惡魔」的本性,尤其片中兩段希望金秀賢可以收手的橋段都讓金秀賢復仇路走得更艱難,這條惡魔的路上他走的很辛苦,也呼應到在最後一幕金秀賢走在馬路上潰堤的畫面。


我一直覺得最後一幕金秀賢在路上崩潰那一幕真的相當有意境,這
搭配到心理學,其實心理學家對一個人的「復仇」做過研究,當我們被傷害了,想要讓對方也痛苦這種復仇心理究竟是「伸張正義」,還是「玉石俱焚」?心理學家佛洛伊德說過:「攻擊能讓人愉悅,而研究結果顯示,我們會想復仇,是因為預期復仇後會感覺愉悅和快感,但復仇反可能讓你不斷反覆思索過去所經歷的痛苦,所以長期來說不會讓人不開心」。


我覺得《 看見惡魔 / 看見魔鬼 》全程完全就是在描繪金秀賢走向復仇深淵的這段路,金秀賢在最後崩潰的那一幕我覺得是導演刻意給觀眾的開放式後續回溫和咀嚼思索,金秀賢在走完復仇之路後心境是崩潰的,這除了顯現金秀賢這一段路走的相當煎熬之外,也象徵這一段路金秀賢每復仇一次就是逼自己再次經歷喪妻之痛,金秀賢最後是不是真的內心可以放下或釋然,導演刻意用一個斷點,讓觀眾去做後續的想像了~





看見惡魔 / 看見魔鬼 》經典台詞


  • 「珠妍,對不起,沒辦法遵守和妳的約定,我總是遲到,又不遵守約定,但珠妍,我答應妳一件事,妳受的苦,我會加倍還給那傢伙的」
  • 「幹嘛裝弱,才正要開始呢,記著,會越來越恐怖」
  • 「你這麼做姊姊也不會活過來啊,無論你如何懲治他都不能改變什麼,復仇那種事是電影情節,那個人只是個瘋子」
  • 「這件事不是沒有意義的」
  • 「叫他收手吧,人不能因為要對付禽獸而變成禽獸」
  • 「需要拼死拼活救活那種混帳嗎?看到那些傢伙們,我都不想當人了」
  • 「你以為是誰贏了?是你贏還是我贏?」
  • 「他跟我們是同一類,對吧?在享受打獵時的那種快感,對吧?抓了有放走,抓了又放走,就像是在玩打獵遊戲,享受獵物所感受的痛苦,怪物出現了,好有趣啊
  • 「你玩過就住手了吧,混蛋,不要再廢話了,你已經輸了,你以為你在玩我吧?開什麼玩笑,我不懂什麼是痛苦恐懼?我也不懂,你從我身上是什麼也得不到的,所以你已經輸了,明白嗎?
  • 「你聽過很多次了吧?『饒過我』這句話,你聽到那種話很開心吧?」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