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電影觀後感 👻|驚悚片,鬼片

電影《 哭聲 》解析、劇情梳理、結局神秘女子、巫師、日本人誰善誰惡?



貼心提醒 ⚠
本文會
爆雷劇透,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是否繼續讀下去喔!
本站使用平台以Netflix、Disney+為主,其他平台為輔,有些影劇不一定是Netflix的!
因為小編每天要打幾萬字,所以文章常有錯字,請見諒
♥ 如果想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哭聲 預告



若你本身還沒看過哭聲 》的觀眾建議先去看以下這篇「無雷推薦影評」↓↓

無雷影評《 哭聲 》評價好看嗎?對事情只看表面的人就是成為受害者的原因


哭聲深度解析、劇情梳理、結局


看到《 哭聲 》結局,觀眾應該看完是會滿滿疑惑村裡的人誰到底是那股邪惡力量?就連我自己看完之後總覺得有一種無法疏通的感覺,這就是羅藝鎮導演最厲害的手法~ 實在很佩服導演利用許多蒙太奇(剪接)的方式讓觀眾無法即時確定分辨角色的善惡,甚至流到結局時還會覺得好像都說得通。 這篇文章就我自己的理解來做紀錄,我認為每個人的解釋方式一定都會不同,我想沒有必要做筆戰,如果你有你自己確定的想法就以你自己的為主吧~





《哭聲》是想要表達什麼意思?


哭聲 》這部電影很大的程度是在探討「善惡」的論題,然而什麼是善什麼是惡我覺得是一種哲學,因為人不可能是極端植的「善」或是「惡」,就因為是凡人,所以內心會有慾念、貪心、自私等等,有時候「惡的根源說不定是來自於善」,就像是片中的鍾久一樣,為了要救女兒,他也能當起壞人殺掉日本人。


我覺得《 哭聲 》並不是在批判人一定要是純潔的善,在電影中那些受害人似乎都像是善良的人一樣,可是如果深入去探討他們會成為受害者的源頭時,就在於他們內心中的慾念,所以《 哭聲 》導演自己也說過這部電影是在探討「受害者為什麼會成為受害者的原因」,因為他認為人之所以為受害者死掉不是莫情妙就被消失,而是有種「契機」,就像是願意咬餌的這些人一樣,而是為什麼偏偏是這個受害者受害?而這一點卻是不可知的,所以《 哭聲 》就是在探討這個問題與原因。



同時,因為《 哭聲 》關於日韓的對立有點明顯,這一點被一些網友拿來解析,有些人認為《 哭聲 》也是在講日本殖民韓國後的後遺症,片中日本人就被隱喻成是遺留下來的日據時代野鬼的對韓國人的復仇,在谷城也是日劇時代時被欺壓最嚴重的地區之一。甚至在《 哭聲 》中日本人有把護照給鍾久看,網友表示這是「日據時代」的護照,但老實說我也不知道日據時代的護照長怎樣,也據說有個片段被刪掉,那就是在最後鍾久的警局有調查出日本人是日據時代的人,也就是說「日本人是鬼」,但這一段並沒有出現在電影中,這橋段也有網友說是網路上謠傳的,說是導演根本沒拍這一段,因此電影中沒有出現這一段,那我們就忽略這個線索不要亂猜測。(畢竟我自己的想法是,如果日本人是鬼,鍾久要去殺他時他何必要作法讓朴春裴來對付鍾久?自己就可以復仇了啊,而且鍾久也說「如果他是鬼,他就不會被我殺死」,因此如果日本人知道自己是鬼,為什麼要大費周章躲著鍾久?還摔下去懸崖就很不合理)。


然而日本人就是人類嗎?可以接下去看我的推理:





哭聲結局結論


➊神秘女子是邪靈,巫師和日本人是在拯救村裡的人
➋神秘女子是好人,巫師和日本人為同一夥殘害村子


神秘女子、日光、日本人誰人誰鬼?誰善誰惡?

以我自己的推理會偏向第➋說,我的推理分析如下:

一、日本人是善還是惡?是人是鬼?

電影一開始的字幕是一段出自《 聖經 》故事中耶穌復活後向門徒們顯現自己「復活」的情節。「耶穌說你們為什麼愁煩?為什麼心裡起疑念呢?你們看看我的手我的腳,就知道我是真實的,摸我看看,魂無骨無肉,你們看,我是有的」,如果搭配最後日本人開始有尖牙、尖指甲、身上長毛的現形,這不免會讓人覺得他就是「鬼」,然而話語都是可以被多重解釋的,過《聖經》這一段,日本人確實是擁有實體,但再深入去想這一段,也能推理出「即便你是有血有肉的人,但你也不一定是善類」,日本人就是這樣。


在電影中很有趣的一些剪接手法會讓人摸不著頭緒日本人究竟是善類還是邪惡,因為他有幾次非人類的形象並不能說是一種不存在的畫面,當中有兩次是現在鍾久的夢中,這就好像是日本人本身是種可以以超自然的力量入侵到一個人的腦海中。



在電影中角色一直在討論日本人到底是人還是鬼?就我自己的想法,我會推理他是借「撒旦」力量來做壞事的「人類」,在結局最後日本人手掌上有「聖痕」(像耶穌被定在十字架過的痕跡),他甚至向副祭司「我是有骨有肉的」,他的目的就是要讓副祭司相信「他是人」,搭配到電影一開頭耶穌復活的那段話,那應該日本人就是人類才對,可是他本身是巫師,所以他要傷害人絕不需要經過自己的手,可以利用「撒旦」的力量來操控人類



來談談日本人的那個「聖痕」,有教會把這種現象稱之為「惡魔的把戲」,也就是說故意假扮成神的樣子來騙人,聖經裡有個說法是這樣的「撒旦會一直在上帝身邊,等到上帝虛弱的時候假扮成上帝接近人類」,因此這也能解釋為什麼谷城這個地方的村民似乎都像是被操弄一樣,說白一點人類會因為內心的一些慾望被惡魔給誘惑,這一點可以看看另一部推薦的美劇《 午夜彌撒 》能有深刻的體會~ 而這些誘惑就是日本人放出去等著願意咬餌的人類上鉤(呼應《 哭聲 》一開篇就有日本人釣魚的畫面暗示)





在片中教會的祭司有說「鬼是死人的靈魂吧,但那個人不是還活著嗎?教會幫不上你什麼忙」,就透過這段話語,祭司透過鍾久的話語去判斷日本人是人類才對,然而,這一段非常簡短,祭司只有短短地講出那幾句話,可是別忘了《 哭聲 》其實是一部警示人們要透過真理去看到真相的電影,就因為祭司本身並沒有真正地看過這個日本人,完全就是透過鍾久的形容去判斷,因此祭司對日本人是不是人類的結論認為「他是人類」之外,其實也是在隱喻祭司沒有看到真相的暗諷。


這呼應到結局日本人還要副祭司去摸摸他有實體的肉體,副祭司因為有很近距離地親眼看過日本人,所以他在最後得出的結論就是「日本人是『惡魔』」,透過日本人漸漸現形魔的樣子,因此就我自己認為他屬於「人類」,但也是要透過殺人或是取人性命嗜血來變成「魔」,這或許可以想成日本人本身崇信什麼邪教,然後以撒旦來作為力量,我想這也呼應到最後女鬼最後和鍾久的對話:


「為什麼那個鬼要這樣做?」
「因為你女兒的父親犯了罪,妳女兒的父親懷疑別人,還想把人殺死,結果還是殺死了」


撒旦曾經是背逆上帝的邪靈,它在天上鼓動天使背逆上帝,在人間它照樣鼓動人背逆上帝,人類始祖亞當夏娃被撒旦化裝成的蛇的迷惑欺騙,想要眼睛明亮如神,而違背了上帝與他們所立的約,吃了禁果犯了罪,從此罪就進入人類,人的罪孽經世代相傳,愈演愈烈。因此「人類的罪惡來源於撒旦」,如今撒旦不僅阻擋人信仰上帝(利用人類背叛上帝的方式來擾亂),而且在教會裡挑動紛爭,煽動不同教派的對立,在信徒家庭製造分裂,使人失去為上帝做見證的能力,使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的手下。



神秘女子口中所說的「因為你女兒的父親犯了罪,妳女兒的父親懷疑別人,還想把人殺死,結果還是殺死了」,神秘女子口中鍾久的「罪」是,鍾久因為在巫師驅魔無效,教會也無法幫忙,所以他只好動用私刑去對付日本人,結果不僅不小心殺掉還偷偷對日本人棄屍,鍾久這錯誤決定確實是形成悲劇的契機,因為他本可以依照規定合法處理日本人,像是先送他去醫院然後抓去警局繩之以法之類的,可是他偏偏知法犯法(之前打死狗那一次也是私刑),這表示鍾久本身的「愚昧」蒙蔽了他去看見真相從而也咬上了日本人以壞慾念拋出的鉤,這也是為什麼之後巫師之後卜卦會說「這傻瓜竟然咬住了魚餌」,然後飛奔去鍾久家,結果被神秘女子給嚇跑,還吐一堆東西。





電影一開始在那段摘自《聖經》中的字幕出現後的第一個畫面就是日本人在釣魚,而且口中念念有詞的往魚鉤上掛餌,這呼應到巫師曾經對鍾久說「你釣魚時候會知道哪種魚會上鉤嗎?」,這也說明到日本人本來就沒有固定的目標,目標都是自己上鉤的,搭配到電影裡有幾個畫面都是跟釣魚場景有關,隱喻著他以人們的「慾念」或者「弱點」放餌,然後去引誘那些願意並去無知的人上鉤,一旦有人上鉤,就是他的目標對象,被誘惑的人成為他的傀儡,也就是說片中所有的慘案都是日本人所操控的傀儡進行的,爲的是幫他所信仰的撒旦找祭品,讓自己成為魔。


因此這可能可能解釋日本人把人當傀儡到底有什麼用意? 對他來講又有什麼好處?這一點應該需要先去探討到案件的內容,就我自己的感受,日本人信奉的撒旦力量需要祭品,因此日本人利用一些人的慾念來操控人心然後殺戮,在幾個受害者中會被挑上的人真正慾念並不是很清楚展現,但是有些受害者(案件的殺人者)似乎和他發生過關係(應該是說被強暴,而且他的家中有一本春宮圖畫),然後透過讓他們發瘋的狀態來避免被發現,並且殺戮也能夠對撒旦獻祭,而且很大的目的就在於要和惡魔交易,讓他也成為「魔」(這也是為什麼最後一幕他真的幻化為魔,從人類→變成魔):



➊第一個受害者朴炳國

放火燒房子的婦人(曾在水邊被日本人強暴過,或者發生過關係)
陪酒女
孝真(透過圖畫疑似和日本人發生過關係,因為孝真在電影中有幾幕是顯示她本身性早熟,對性事有著慾望,孝真會上鉤很可能是基於這一點,尤其是作業本上的圖畫也有)
➎至於朴春裴死而復活的從劇情上來看是在日本人作法之後讓他復活,目的是要去找鍾久一行人算帳,因為在這件事之前,鍾久才剛帶著副祭司去他家打死狗、破壞家裡而已,所以動機上就說得通為什麼要復活這個人,為的是去殺掉鍾九。





二、薩滿巫師日光


哭聲 》中這個薩滿巫師日光在劇中並不知道他本身是韓國人還日本人,但依照他與日本人都穿衣樣的內褲還有使用同樣的相機,這已經明示他們兩個如同神秘女子所講他們兩人為同一夥,就我自己覺得他應該是日本人,並且秉持著想要斂財的目的和日本人合作,這也是為什麼他作一次法竟然要一千萬韓元。


透過《 哭聲 》電影中幾個畫面可以知道有受害者案發現場家中都有做過法的痕跡,例如日光巫師幫孝真驅魔的室內做的一個「窩」和第一個案件現場的一個「窩」一樣。 就就可以很明顯知道日光巫師本身做的「不是驅魔」,而是更加把「邪靈」給更深入受害者的體內,這也是為什麼孝真在作法儀式中這麼痛苦,但在醫院一陣子之後又已經復原,可是之後回到家被鬼找上又再次發作。



在電影中當巫師在幫孝真作法事的時候,日本人也同時在作法,可是這兩場作法是不相關的,巫師是在幫日本人把邪靈更入侵受害者身體裡;日本人所做的儀式是在讓第五個惡魔的傀儡朴春裴去找鍾久算帳報復。但為什麼在巫師作法的過程中本來是讓孝真身體痛苦的狀況變成轉換到日本人身上? 我認為這很像是一種反噬,因為鍾久破壞了祭壇,所以邪靈無法順利徹底進入孝真的體內,因此反噬之下就會找回服侍撒旦的日本人





三、神秘白衣女子是人還是鬼?還是神?


關於這個神秘女子到底是人還是鬼一直是沒有定論的,有些人覺得她是善良的女鬼(但老實說她是鬼還是人很難說),有些人認為她就是善良的人類。我個人的想法是神秘女子是「神」,她或許有點像是復活的上帝那樣有著人形存在這個小村裡,但不管她是神、是鬼還是人,許多網友都認為她就是「善類」,因為其中有一幕是她一直對鍾久「丟石頭」,在聖經中有句話是「你們當中誰是沒罪的,誰就可以用石頭扔他」,因此丟石頭這個橋段畫面似乎已經是在暗示神秘女子是「無罪」的。


在電影中有個很特別的設計是神秘女子會穿著那些被日本人挑選中的人身上的衣服、東西,這有點像是《 聖經 》的故事中說耶穌代替世人受難受苦的意思,這也能想像成神秘女子想要替「受害人」承受著受害人的痛苦,並且想挽救他們,而她是人還是鬼,又或者是神?我認為她有點類似復活的上帝來幫助鍾久看清真相,只可惜鍾久這角色本身的「愚昧」,一直看不出、分辨不出眼前的真相,因而做出錯誤選擇。



鍾久和神秘女子在《 哭聲 》這部電影中最後一段的對話真的很妙,也是我認為最有意義的一段,這正是說明導演想要呈現「受害者為什麼會成為受害者的原因」深入刻畫,人因為無法看清真相,容易被左右想法,因而愚昧地做錯決定導致悲劇,鍾久在與神秘女子對話時看到她身上受害者的衣服以及孝真的髮夾,徹底誤會神秘女子就是「鬼」並且是所有命案的罪魁禍首



甚至神秘女子還伸出手能抓住鍾久的手呢,這代表著有血有肉肯定不是鬼的事實,因此她可能是復活上帝化成的人類,這就呼應到電影一開頭那段《聖經》可以雙面解釋的話:「他們驚慌害怕,以為所看見是魂,耶穌說你們為什麼愁煩?為什麼心裡起疑念呢?你們看看我的手我的腳,就知道我是真實的,摸我看看,魂無骨無肉,你們看,我是有的」,套用到神秘女子身上,她確實應證了自己不是鬼,可能是耶穌的化身,但鍾久不相信;然而套用在副祭司眼前的日本人一樣有骨有肉,他卻是魔。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