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鬼片,驚悚片 📺 Disney+|電影觀後感

日本《 心慌方 / 超慄方殺陣 》評價心得、結局:大人會背叛你、還很狡猾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心慌方/超慄方殺陣簡介與預告


超慄方殺陣 》(又譯《 心慌方 》Cube )改編自影史密室經典科幻、懸疑、驚悚電影《異次元殺陣 Cube 》,日本這部《 超慄方殺陣 》應該算是「翻拍」+「一點改編」,因為電影幾乎是套用了 1997 年原版的基本要點,然後內容再有一些創新,例如,房間的設計的風格就不太一樣,看起來更明亮、更乾淨、更寬敞,佈景的燈光也很科技風,而《 超慄方殺陣 》在房間設計上也多家「聲音」感應觸動致命機關的梗


超慄方殺陣 》IMDb評分為:4.6 / 10(本片即時評分這邊請),看了這部電影的預告,感覺很刺激,不過在正片中的節奏其實沒有我想像中的刺激,不像是《 魷魚遊戲 》那樣有時間限制的緊湊感,《 超慄方殺陣 》的劇情大部分是角色之間的火花和討論、不合、爭吵、議題探討等等,所以台詞的部分會蠻多的,所以如果先是抱持著想要看到無限緊張的地獄陷阱讓各個角色領便當橋段,可能會小失望~ 就我自己而言,《 超慄方殺陣 》有一部份會中我的口味不外乎是在探討「人性」和「創傷」、「社會」,因此在議題討論上我自己覺得故事線還算清晰,也很集中。


不過《 超慄方殺陣 》能有「聲音感應觸動陷阱」的梗我很喜歡,而且我也有發現立方體房間中關於「對這社會大人的怨恨」會讓房間的燈光有所變化,將反應化成憤怒的表現也代表著立方體想要給這些角色的提示,但也很諷刺的是有些只著重眼前「厭惡感」的角色仍然盲目地在立方體中埋怨著別人,沒注意過環境的變化,因而領便當。 要說《 超慄方殺陣 》帶給角色們什麼心靈成長? 我想就是對這社會大人的厭惡放下,相信仍然會有善良的大人願意幫助你這就是在無法改變的厭世社會中該擁有的「希望」,而不是造成更多的悲憤、鄉愿、怨懟







影評超慄方殺陣評價心得



超慄方殺陣 》電影一開篇沒有浪費時間建立基本前提,很快地我們就看到是直接在這個立方體房間中的場景,一個不知名的角色仔細檢查了一個完美的方形房間,房間被圍繞有許多亮光的燈光。他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但很快就發現房間裡有陷阱然後就死了。鏡頭切入另一個立方體房間,裡面有兩個男人和一個小男孩,他們三人對醒來之前在哪裡的記憶非常模糊,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來到這裡。當第四個人進入房間時,他們推測他們被困在一個由小立方體房間組成的巨大迷宮立方體中,唯有必須共同努力尋找出路。


即使沒有看過原版電影,有些觀眾也能依照直覺猜到事情的進展,我想《 超慄方殺陣 》重點是在立方體迷宮裡發生的事情和外面社會的隱喻,這也是讓我會喜歡的部分,在立方體房間中遇到的其他角色,就像是一個小社會,當中有些角色內心存在著「討厭大人」的想法與厭惡,這是他們從外面世界帶來的感受,因此在立方體的地方,這些現象同樣被搬到裡面來去探討,讓討厭大人的角色、大人角色之間做許多火花和摩擦,就能看出之間的心態轉變與創傷面對的差異。





在《 超慄方殺陣 》在幾個角色中,後藤是至今為止我想最討人喜歡的角色(最討人厭的大概就是安東先生吧),後藤天生關心周圍陌生人的特質讓我從一開始就支持他,他與 13 歲的千陽建立的紐帶是這部《 超慄方殺陣 》的核心,並且模仿了許多觀眾可能會產生共鳴的強烈手足情誼。千陽透露他「不太喜歡大人」一旦介紹了 62 歲的安東,這成為原本和諧氛圍的一個衝突點,尤其他加入之後就爭吵不斷,完美演繹外面世界只會出一張嘴仗勢欺人的大人到底有討人厭


超慄方殺陣 》就故事的整體執行而言,感覺像是在玩日本人的社會刻板印象,原作具有明顯的反權威情緒,而重製版則向我們展示了「世代之間的衝突、社會禮貌、日常互動中的群體心態與個人主義的批判」,《 超慄方殺陣 》片中安東先生時常會責怪這群年輕人為什麼不好好想辦法,並且會覺得他們沒有禮貌口氣也不好,在這些場景之下,會讓人更覺得在這密閉空間中,最可怕的是人心(很想讓他死掉啊!),並且帶著大家解出這個魔方遊戲的被設計為年紀最小也最討厭大人的千陽,但安東先生也只會誇獎後藤,忘了千陽的存在,也不肯定他的價值。


安東這個討人厭的大人時常口出惡言,他這角色最主要是與越智做最完整的故事線,
像你這樣總是扯後腿的垃圾,出了社會到哪兒都沒人要的,越智到最後真的是在短短時間被安東給逼到臨界值而爆發,越智這角色象徵著他不是聰明人也不是能特別有貢獻的人,但他仍然有權利活下去,而不是被安東這個討人厭的大人批得一文不值。我覺得在結局中,越智這角色的內心真的非常寫實,他也象徵著就算出去外面也無法有什麼作為,因而想要連同千陽、後藤都直接殺掉留在立方體裡頭就好。


所以對照到越智在一開始對後藤的善良與關心,到被安東逼到整個爆發之後的反差,我想編劇就是想要透過這樣的氛圍來呈現出光是一個人的言語就會改變一個人的自我價值和怨懟
,安東的加入就是讓原本和諧互助的氣氛搞得一團亂,也代表在外面的世界中,就是有安東這種討厭的大人存在,才會令人崩潰。





超慄方殺陣 》的設計圍繞在「努力忍耐之後有什麼意義嗎?對某些人來說沒有」,也是博人在家暴家庭中的放棄,在幾個角色中,越智即是這種人,第一個最無法忍受這個環境與壓迫的人,甚至他是與安東先生中滿對立,這兩個角色的火花在於彼此對彼此的不爽,也是世代的摩擦,一個總是被安東先生給責罵是垃圾一無是處、只會怪罪這世界不去努力成長的小鬼,將《 超慄方殺陣 》中強調「我討厭大人」議題帶到最高潮,不管是千陽、越智還是後藤,都討厭剝奪他們自由與影響人生的大人,這個魔方就像是一個大人與小孩的存在對立、世代的對立。


我一直蠻喜歡《 超慄方殺陣 》角色之間的互動和反應是這種密室脫逃的重要看點,角色會直視或是反映出自己內心最真實的一面,不管是邪惡還是善良,帶出他自己對過去的自己的反思,人總是在面臨死亡時才會想著自己的為人、悔恨、痛苦、人生走馬燈,
對後藤還說,沒有救回博人覺得是他的錯,也是他不敢面對的罪惡。


最後後藤無法在直視自己的弟弟被霸凌的大人給逼到結束生命的事實,他的罪惡成為阻礙,因為他成為那個也是讓弟弟喪命的「大人」,最終讓後藤走出來的是千陽這個孩子,讓他知道自己已經悔恨過,並且再次成為那個可以拯救性命的大人就好千陽本身也是受家暴的孩子,他最後被後藤一把抓住,內心也被拯救救贖了





至於越智又回來之後,他被安東給逼出內心的邪惡與絕望,也成為千陽害怕的「暴力」(其實這也象徵著邪惡安東創造出下一代的邪惡越智,看看言語傷害人的力量有多大,在這裡只需要一點時間就能讓一個人內心中的怨恨放到最大值,就因為有這樣的惡性循環,所以讓這社會無法和諧)。


越智這角色象徵著外面世界討人厭社會搬到立方體裡來後,他被塑造成一個在反抗這討厭社會的人,這是蠻大的諷刺,原以為社會環境需要大規模的大環境才會造就出反社會人格,但這電影在這場遊戲中利用安東先生這角色就能引發越智心中那份反社會邪惡,魔方這遊戲等於是讓這些角色去面對自己內心中「最討厭」的創傷,《 超慄方殺陣 》最精彩的不外乎是他變成邪惡的人想要與大家同歸於盡之後的橋段,他面對創傷的方式不同,是利用暴力和邪惡武裝自己


最後《 超慄方殺陣 》透過越智這角色,完整揭曉那些明明想要努力的人在這個討人厭的大人社會中,時時刻刻被阻礙、嫌棄,因此也能推測這些角色被選中大概就是對這社會中的大人的不滿,「大人會背叛你、還很狡猾」(所以每次好像這個空間感受到角色們憤怒對這社會不滿、對現場角色不滿的時候,燈光顏色都會變成是紅色,就會觸動「陷阱機關」),而且這個立方體就像是在引誘人在裡面選擇死亡,越智有說「這世界只有絕望,就算出去了,也沒有任何好事會發生」,這代表著越智對世界已經完全放棄不想反抗。而最後千陽與後藤之間的手足情誼象徵著這社會還存在著希望,而在反抗這種「討厭絕望」的氛圍,燈光又會變回藍白色,就跟最後結局所呈現的那樣,因此這個立方體房間等於是跟著這幾個角色內心而變化的方塊。





超慄方殺陣結局:後藤死了嗎?甲斐是大魔王?


甲斐麻子:「就算出去,也可能什麼都沒有改變,這樣還要去嗎?」這是角色的成長,千陽不再害怕外面的世界,他說著「首先我必須要有所改變」,他體現著這一場心靈成長歷練中給他的力量,後藤讓他相信外面的世界還是會有他值得相信的「大人」存在


最後一幕顯示後藤全身重傷,但他還醒著甚至還可以動,因此沒有後面的劇情,觀眾應該也可以想到他還是能找到出口,至於甲斐留下來,她很像是這整個遊戲的大魔王或是設計者、觀察者,因為她有著每個角色的回憶,最後也重新出現在新一批的角色群中



我不曉得原版如何,也不曉得內容如何呈現,但《 超慄方殺陣 》的確深入研究了角色的一些內心惡魔,有很多角色驅動,看了網路的一些爬文說到原版主要集中在逃生上,我想不管是原版還是翻拍版,都各自有特色吧~日本也的確做了它自己的社會議題探討特色。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