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季《鬼滅之刃劇情與結局》(1-26分集劇情):傷害無罪之人的鬼不可饒恕



貼心提醒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追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鬼滅之刃第一季劇情



➤第1集:殘酷


◉炭治郎為了給家人過年時可以溫飽,於是大雪之時決定再出去鎮上賣炭,雖然其他兄弟姊妹都想要跟去,不過炭治郎安撫他們,要他們乖乖在家,炭治郎一家生活雖然不容易,但卻很幸福。在鎮上,大家都對炭治郎相當友好,到晚上,炭治郎要回家時被三郎爺爺硬是給留下來住一晚,因為他說鬼要出來了,晚上回去會很危險。三郎爺爺說從很久以前吃人鬼會在太陽下山後出來,甚至會進來家裡,因此外頭必須要有獵鬼人會出來殺鬼,只是炭治郎認為這世界上沒有鬼,但以前似乎也聽過奶奶說過同樣的事。


◉隔天,炭治郎回家聞到血的味道覺得不妙,果然回到家全家人都躺在血泊中,炭治郎將還有餘溫的禰豆子揹下山就醫,卻沒想到半路中禰豆子就突然變成吃人鬼,炭治郎才了解到自己昨天在別人家睡得香甜家人卻受到痛苦攻擊,因此感到自責,他要禰豆子努力對抗不要變成鬼,禰豆子也流下淚。此時一個獵鬼人出現想要殺掉禰豆子,不過炭治郎一個轉身保護妹妹。



◉炭治郎解釋家裡的人不是禰豆子殺的,因為炭治郎有聞到另一個沒聞過的陌生味道,炭治郎苦苦哀求這個獵鬼人不要奪走最後的家人,然而這個獵鬼人突然大喊要炭治郎不要把世界想得太天真,因為弱者就算沒有力量要去對抗強者也只有被支配的份,炭治郎該做的本來就是在家保護妹妹,而不是現在苦苦哀求。當然,這獵鬼人自己也有點自責自己沒有早半天到,就不會讓炭治郎的家人遇害。


◉然而,炭治郎並不想要就此認輸,因為他還是想救妹妹,於是拿起地上的斧頭衝向獵鬼人,獵鬼人本以為炭治郎只是感情用事的憤怒,卻沒想到炭治郎其實很有頭腦,還差點殺了獵鬼人,禰豆子看到哥哥被攻擊,反倒轉過身來保護哥哥去攻擊獵鬼人,這可顛覆了獵鬼人的印象。最後炭治郎醒過來,妹妹已經先被獵鬼人處理好,這獵鬼人要炭治郎去山下找鱗瀧左近次老人。








➤第2集:培育者鱗瀧左近次


◉終於來到山腳下,炭治郎隨手做了個竹簍把禰豆子裝下繼續趕路,而晚上路過一座祠堂時本來想歇歇,卻沒想到聞到血的氣味,祠堂裡的人都被吃人鬼給吃掉,這個吃人鬼還想吃掉炭治郎。然而,禰豆子因為看到人肉與血,反倒是快要控制不了內心的慾望,不過聽到炭治郎的痛苦聲馬上回神。


◉禰豆子一腳踢掉吃人鬼的頭,只是吃人鬼並沒有那麼容易就死掉,頭身分開還能攻擊,於是炭治郎和禰豆子都受到攻擊,炭治郎為了救禰豆子,只能用自己的頭來攻擊吃人鬼的頭,所幸最後跑去救禰豆子時很順利。炭治郎知道必須要親手殺掉這個吃人鬼否則它又會去吃其他人,只是炭治郎內心太善良,連要殺掉鬼都會替鬼在著想抱著同情心,最後太陽都已經出來殺掉吃人鬼,炭治郎遲遲下不了手



◉剛剛在這祠堂遇到的天狗面具老人就是鱗瀧左近次,但是他剛剛看到炭治郎對鬼太過善良而猶豫不決感到生氣,所以這老人點醒炭治郎,如果妹妹也吃人的話就要殺掉妹妹然後切腹自殺的覺悟,而且有件事是必須不能發生,那就是絕對不能讓妹妹傷害無罪之人的性命。最後鱗瀧左近次把炭治郎帶去山上測試,在夜晚濃霧中要下山到鱗瀧左近次家裡,本來炭治郎以為簡單,卻沒想到處處都是陷阱。



◉炭治郎調整自己的呼吸和用自己的靈敏鼻子分辨出陷阱的味道,最後傷痕累累地回到鱗瀧左近次的家,得到鱗瀧左近次的認同。原來富岡義勇對鱗瀧左近次的請求就是發現炭治郎與鱗瀧左近次很像擁有靈敏鼻子和力量,於是覺得炭治郎可以「繼承」鱗瀧左近次。








➤第3集:錆兔與真菰


◉鬼殺隊成員有數百名,是未受政府正式承認的組織,但自古至今仍舊執行獵鬼任務,但是誰統領鬼殺隊還是個謎。鬼的來源無人知,死不掉甚至有些還有特殊能力,唯有陽光或是特別力量的刀斬斷鬼頭才可以殺死鬼,然而鬼殺隊以血肉之軀來對抗鬼,但他們依舊與鬼對抗,只為了保護人類。


現在炭治郎要加入鬼殺隊,不過必須要在選拔中存活,炭治郎在鱗瀧師父的訓練下越來越靈敏,只是陷阱難度越來越高,根本就是想要殺死炭治郎的程度,並且漸漸地訓練用刀、和鱗瀧師父對打、水之呼吸、等等不同招,然而,半年過去,禰豆子都沒有醒過來過,雖然醫生說沒有異常,不過炭治郎很擔心某天早上醒來禰豆子就死掉怎麼辦。



◉炭治郎到狹霧山一年訓練後,鱗瀧師父突然對炭治郎說自己沒有什麼其他好教的了,接下來就要看炭治郎自己如何把所有招數融合成自己的招,最後鱗瀧師父要炭治郎把一顆大岩石給劈開,這樣就能讓他去參加選拔,只是半年又過去,岩石根本劈不開,炭治郎開始覺得是自己沒有能力,崩潰到大叫,此時一個帶狐狸面具的人出現,告訴炭治郎「無論多麼苦都要默默忍住,如果你還是個男人的話」,所以這男人跟炭治郎單挑,發現炭治郎完全沒有把鱗瀧師父教的東西變成自己的東西。



◉最終,炭治郎被這男人一擊打暈,醒來後看到可愛的女孩子叫真菰,說到那少年是錆兔,真菰把炭治郎的缺點全都糾正好,不過真菰完全不說自己是誰,也沒說為什麼要幫炭治郎,但她常說自己最喜歡鱗瀧師父所有孩子也都在看著炭治郎,而真菰要炭治郎去練水之呼吸法,讓自己可以明明是人卻可以跟鬼一樣強大,但唯有不停地鍛鍊才有辦法做到。



◉再過半年,炭治郎主動找錆兔挑戰,這次錆兔拿的是真刀,不過錆兔也發現這次的炭治郎表情已經像個男人了,炭治郎比錆兔更快,刀碰觸到錆兔讓面具落下,看到錆兔露出像是開心又安心的笑容,等炭治郎回過神來,剛剛炭治郎碰觸到錆兔面具的刀其實是劈開了那塊岩石。








➤第4集:最終選拔


◉炭治郎可以戰勝錆兔的理由是因為可以聞出隙之線的氣味,跟別人戰鬥時只要能察覺氣味就能看到線,線會從刀刃連結到對手的破綻,所以能朝對手的弱點砍去。在炭治郎劈開石頭時,鱗瀧師父終於出現,他本來是不想要再送孩子去送命的,所以本以為炭治郎劈不開石頭,卻沒想到炭治郎的表現異於常人和令人驚艷,因此鱗瀧師父也將送炭治郎去選拔。


◉在炭治郎離開前,鱗瀧師父煮了豐盛的火鍋給炭治郎慶祝,並且告訴炭治郎鬼跟人一樣只要吃多,能量與力量就會變得更強大,鱗瀧師父也給炭治郎一個除厄面具保佑炭治郎遠離災厄,隔天,炭治郎出門,他要鱗瀧師父跟錆兔和真菰問好,這讓鱗瀧師父有點吃驚,因為錆兔和真菰已經死去,炭治郎竟然知道他們的名字。



◉來到藤襲山,已經有許多參賽者到來,這座山中有許多被鬼殺隊劍士帶回來的鬼,在沒有紫藤花的地方就會有鬼出沒,因此選拔條件就是在這座山中沒有紫藤花的地方存活七天。首先炭治郎就已經遇到兩個鬼,利用鱗瀧師父給的「日輪刀」成功斬斷鬼的頭,只是似乎有更厲害的鬼等著炭治郎去消滅,因為連錆兔與真菰都不太確定炭治郎是否能做得到,連錆兔都覺得不管怎麼努力都不夠殺掉這裡的鬼。



◉炭治郎發現一個異形鬼要吃掉其中一個小孩,儘管自己很怕,他還是出手相救,但這個鬼看到炭治郎的面具似乎以前也有看過,原來這個異形鬼是鱗瀧師父前抓來的,所以他打算吃掉鱗瀧師父所有的徒弟,此時炭治郎才明白錆兔和真菰以前就被鬼給吃掉,而鱗瀧師父給他的面具並不是除厄面具,而是一種象徵,這異形鬼說著自己是怎麼殺掉這兩個孩子,讓炭治郎很生氣,情緒呼吸也跟著亂,最後炭治郎利用水呼吸壹之型水面斬砍掉這鬼的頭。








➤第5集:自己的鋼


◉在炭治郎砍掉巨型鬼的頭時,它的身體開慢慢瓦解,異形鬼也想到小時候自己變成鬼時吃掉哥哥的悲傷回憶炭治郎也感受到異形鬼此時充滿悲傷的氣味,於是握著它的手,也讓異形鬼最後帶著和哥哥的美好回宜含淚死去,炭治郎也為這個鬼祈禱,希望神在它投胎時別讓他成為鬼。


◉選拔結束後只剩四個小孩,之後總共會有十階級等級,目前炭治郎是「癸」階級,而大會會為他們打造屬於他們的隊服和鋼刀,在那之前,會有送鴉(聯絡的烏鴉)跟著他們。炭治郎撐著疼痛的身體回到家,看見終於醒過來的禰豆子,禰豆子一把抱住炭治郎,讓炭治郎大哭了起來,鱗瀧師父看到炭治郎竟然能活著回來,也一把抱了上去。



◉炭治郎說著自己除掉異形鬼的故事,但鱗瀧師父說鬼還會有會使用咒術,這才是最困難的,至於禰豆子不屬於血鬼術的鬼,所以用睡覺來代替吃肉。十五天後,一個叫鋼鐵塚的男人出現在家裡送打造好的刀來給炭治郎,這是把日輪刀(又名會變色的刀),本來這鋼鐵塚還想要看到炭治郎可以讓這刀變紅色的,讓他大失所望,此時,送鴉傳訊息來要炭治郎迅速去西北鎮,因為那裡有大量的少女消失,這也是炭治郎第一個工作任務。








➤第6集:帶著鬼的劍士


◉在執行鬼殺隊任務之前,鱗瀧師父對炭治郎說幾件事,隊服則是由特殊的纖維製造而成,透氣性優異、不易潮濕、不易燃燒,一般鬼的牙齒與爪子無法撕破這隊服,日輪刀隨著每個主人有不同顏色,但炭治郎所拿的刀呈現黑色,所以沒人了解它的特性也常說黑刀刃是碌碌無為的劍士,不過炭治郎並沒有洩氣,他認為自己不知道可以為鬼殺隊做什麼,但最大目標就是讓禰豆子變回人類。最後鱗瀧師父送給炭治郎一個箱子讓他可以背著妹妹。


◉道別之後,炭治郎馬上上路去西北城鎮,馬上遇到未婚妻里子被抓走的和巳先生,他從和巳先生那裡得知里子被抓走的地方,因此開始利用氣味來找尋鬼可能出沒的蛛絲馬跡。晚間,鬼又開始埋伏新的少女當目標,炭治郎也聞到強烈氣味,最先救出剛剛被抓走的少女,不過炭治郎才發現這個鬼可以分身成三個鬼,而自己又必須要保護身旁的和巳和那個少女,因此一直無法傷到鬼的要害。



◉然而,因為拖越久這個少女的滋味就會越變味,所以這三個鬼開始起內訌,但他們共同的目標就是要攻擊炭治郎,此時炭治郎差點被突襲成功,是禰豆子突然醒來而救了炭治郎,原來這是鱗瀧師父以前在禰豆子沈睡時一直對她下的暗示「人都是家人,要保護人,鬼都是仇敵,絕不能饒恕傷害人的鬼」,這也是為什麼禰豆子看到這些鬼會生氣。








➤第7集:鬼舞辻無慘


◉雖然禰豆子可以幫忙攻擊鬼,不過炭治郎不想禰豆子受傷,而現在禰豆子是鬼,因此不是弱到需要保護的程度,炭治郎讓禰豆子去保護和巳和那個少女,這樣自己就能專心攻擊。於是炭治郎跟著黑洞去到地底下,這是一個沼澤,裡面有著被擄的少女的所以東西,對炭治郎來講是不可饒恕的行為,在沼澤裡這兩個鬼本以為可以輕鬆打敗炭治郎,不過炭治郎的扭轉漩渦馬上扭轉形勢粉碎這兩隻鬼。


◉然而,還在陸地上的禰豆子還在戰鬥,這隻鬼發覺禰豆子沒有任何異能之術就這麼厲害,似乎是分到了大量的血。就在禰豆子被這隻鬼打到之時,炭治郎突然出現拯救禰豆子,然而,炭治郎並沒有一下子殺掉它,因為炭治郎還必須問出關於鬼舞辻無慘的事情,只是這隻鬼一聽到這名字卻是十分恐懼,直喊著不能說,因為只要說出來,鬼舞辻無慘就會知道並且一直盯著它。



◉這隻鬼的極大恐懼炭治郎也能聞到,所以最終又沒能問到什麼。而在一旁的和巳先生知道未婚妻已經死掉所以很崩潰,不過炭治郎還是告訴和巳先生要繼續活下去,這是唯一的辦法,這時和巳先生才懂炭治郎也遭受過一樣的遭遇,才會懂這樣必須要繼續站起來的心境。至於炭治郎的內心中,目標則是找到這個鬼王,就因為他,殺害無數個人破碎無數個家庭。



◉送鴉出現傳送任務,下個地方是淺草,傳聞當地有鬼潛伏。漂亮的淺草讓炭治郎非常驚艷,這晚上搞得像白天一樣,連房子都很高,可見這是他第一次看過都市,只是這樣眼花撩亂的景象讓炭治郎非常不習慣,在炭治郎準備要吃晚餐時,突然聞到殘留在家裡味道的那隻鬼,也就是鬼舞辻無慘的味道,只是沒想到他竟然以人類的形象活著,還有個女兒,甚至還有個妻子。鬼舞辻無慘為了轉移炭治郎的目光,於是刻意將路人偷偷變成鬼來引發大亂。








➤第8集:迷惑的血之香氣


◉當路人突然變成鬼之後,果然炭治郎也無心去理會鬼舞辻無慘,鬼舞辻無慘也趁機帶著家人離開,但他的確也發現炭治郎的身份。炭治郎現在必須要壓制這個變成鬼的人,不過警察到來想要把炭治郎拉開,炭治郎說什麼也不放手,突然間有股花香的問到飄來,是惑血視覺夢幻之香,路人們全都被迷惑,隨後突然一對男女出現,他們也是鬼,但是是醫生,看在炭治郎一心還想要救這個變成鬼的人的情份上,這醫生決定出手幫忙,原來她也想要消滅鬼舞辻無慘。


◉鬼舞辻無慘再次要回去找炭治郎,不過小巷中遇到三個男女不僅把他們殺掉,甚至找來兩個手下把炭治郎抓來。至於現在的炭治郎在哪裏?他正在被烏龍麵老闆給訓斥剛剛對烏龍麵不尊敬的事情XD 事後,那個鬼醫生旁邊的跟班又出現來找炭治郎去她的醫院,這個醫生是珠世,那孩子則是愈史郎至於為什麼這個鬼醫生可以專門治療受傷的人類?是因為她有改造過自己的身體,連鬼舞辻無慘的詛咒都解除了。



◉他們可以不用吃人肉就能生活,只要飲用小量的人血就行,這也是為什麼他們沒有鬼特有的臭味,而愈史郎也是珠世女士研究兩百年而創自來的,她也認為有可以讓鬼變回人類的方法,只是還沒研究出來,因此她需要禰豆子的血,也需要高濃度鬼舞辻無慘血液的鬼的血,然而,第二種血取得並不容易,畢竟擁有越高濃度鬼舞辻無慘血液的人能力就會越接近鬼舞辻無慘。而炭治郎並無所畏懼,畢竟這不僅可以救禰豆子,也能讓更多人得救。



◉此時,鬼舞辻無慘的兩個手下已經殺到珠世女士的醫院來,準備殺掉炭治郎。








➤第9集:毛毬鬼與矢印鬼


◉毛毬鬼的攻勢非常強大,光是丟出毛毬就快要把房子毀掉,甚至快速地打爆愈史郎的頭,儘管炭治郎用了一些招來攻擊,毛毬鬼還是毫髮無傷,愈史郎用一些力氣讓自己的頭稍微恢復原狀,說到自己的血鬼術並沒有辦法真正隱藏人的氣味,這樣很容易會被鬼舞辻無慘找到,但炭治郎也發現外面兩個鬼竟然能夠離他們這麼近,炭治郎一點氣味也沒聞到。


◉這兩個鬼自稱是屬於鬼舞辻無慘的手下「十二鬼月」等級,毛毬鬼長出更多的手來用毛球攻擊,不過炭治郎總不能這樣一直砍這些毛毬,此時愈史郎說要看箭頭,於是他把自己的視覺暫時給炭治郎使用就能看見那些箭頭,那些箭頭是矢印鬼支配出來的,因此只要能預先知道毛毬會去的方向變能躲開。



◉於是炭治郎跟禰豆子合作,讓禰豆子去干擾矢印鬼,此時炭治郎就能傷到毛毬鬼,當然,十二鬼月才不是那麼容易被打趴,斷掉的手臂馬上就復原,連同禰豆子都被反擊回來,於是愈史郎提議炭治郎去解決矢印鬼,毛毬鬼交給禰豆子和醫生他們,不過並不是那麼順利,禰豆子也因為去踢了毛毬而腳斷掉。



◉炭治郎必須要在不碰觸到箭頭的情況下改變那些箭頭的方向,所以炭志郎打算用混合招式來來迎戰,果真讓自己靠近矢印鬼,砍掉他的頭。








➤第10集:永遠在一起


◉雖然炭治郎成功砍掉矢印鬼的頭,但留在體內的箭頭力量還在攻擊著炭治郎,所以炭治郎只能一直出招減緩自己的衝擊,在最後摔落同時肋骨和腳都骨折,另一邊愈史郎還在跟毛毬鬼對抗,然而,他一直躲也不是辦法,禰豆子則是在珠世女士治療好她的腳之後反倒變得特別厲害,竟然能踢回毛毬鬼的毛毬


◉珠世和愈史郎都很訝異禰豆子的力量,因為珠世只用鬼一般的復原藥物,並沒有加強作用,所以那是禰豆子自己的力量,只是這已經是禰豆子的全力,毛毬鬼要是使出全力就真的會讓禰豆子死掉,於是珠世認為自己應該也要做點什麼,她突然問毛毬鬼是否知道鬼舞辻無慘的真面目是膽小鬼,還一直在害怕著什麼,而且鬼無法群居且會互相殘殺的理由是因為鬼舞辻無慘怕所有鬼會轉過來攻擊自己,此時其實珠世偷偷用白日的魔香引誘毛毬鬼說出鬼舞辻無慘的名字,最後詛咒開始毛毬鬼因為留在體內的鬼舞辻無慘細胞攻擊而死。最後珠世發現他們並不是十二鬼月,只是被迷惑慫恿自稱罷了。



◉早上,禰豆子被珠世女士治療好,禰豆子也特別去抱了珠世,還會一直摸愈史郎的頭,看來就像是把他們當作是家人一樣,炭治郎雖然不喜歡禰豆子被下了這個暗示,但他還是高興禰豆子可以保有自己的意識,此時的珠世也感到動容自己好久沒有感受到親情,珠世打算要離開這裡,畢竟這裏離鬼舞辻無慘太近,遲早會被發現,她提議炭治郎把禰豆子留給她照顧,好專心去戰鬥,不過禰豆子不想與哥哥分開



◉下個任務地點為往南南東,不過路上卻遇到跟他一樣是鬼殺隊的同伴。








➤第11集:鼓之宅院


◉炭治郎路上遇到的這個我妻善逸原來是因為覺得自己太弱小,覺得任務中馬上就會死,因此才會路邊看到小姐就要求別人跟他結婚,現在這女生被解救走,讓這個善逸非常崩潰,其實我妻善逸根本不想要當什麼鬼殺隊,但就是被女人騙借了很多錢,當忙還錢的老頭就是培育者,所以他就這樣變成了一個劍士。


◉等到這個善逸好不容易冷靜下來,終於可以好好跟他說話,就這樣善逸跟著炭治郎繼續去工作,路上炭治郎一直聞到鬼的氣味越來越濃,來到一個被兩個小孩稱作是妖怪的家,他們的哥哥被妖怪抓走來到這個地方,然而,善逸卻一直說有聽到很不舒服的鼓聲,在此同時就有一個人被丟了出來,他就這樣在炭治郎懷中死掉,不過這並不是那兩個孩子的哥哥,炭治郎才發現不只一個人被抓,因此找善逸一起進去那棟古宅中。



◉只是那兩個小孩因為聽到箱子裡發出聲音感到害怕也一起跑進古宅裡,炭治郎和輝子兩人被撞到另一個房間,並且被鬼發現,在外面的善逸則是被另一個小孩教訓只管自己的性命很丟臉,然而,他們也被困在裡面出不去,不過善逸倒是發現了另一個有山豬面具的傢伙一溜煙就跑掉,一路跑到炭治郎所在之處,一直喊著「豬突猛進」。








➤第12集:山豬露出獠牙,善逸沈睡


◉本來炭治郎可以慢慢掌握鼓聲讓房間旋轉的規則,不過卻又突然換了房間,但剛剛明明沒有鼓聲,炭治郎發現屋子裡還有其他混雜的味道,代表屋子裡不只有這個鬼,之後炭治郎在另一個房間找到這小女孩的哥哥,但這哥哥手上卻有個鼓。


◉另一方面,善逸和小男孩(正一)遇到一個鬼,善逸則是情急之下抓著小孩逃跑,之後跌倒本來要這孩子自己跑,但因為這個孩子太善良,引發善逸自身的愧疚感與感動,於是基於要保護這孩子的心想盡辦法要做點什麼,最後竟然睡著,然而,這才是善逸的絕招,在斷片之時就會變得厲害,一刀就殺掉眼前的鬼,當然因為是斷片時做的事,因此善逸醒來後根本不知道自己殺掉了鬼,繼續鬼吼鬼叫。



◉同時,那個自稱小生的鬼(響凱)要找到更多稀有血統增加自己的力量好重返十二鬼月的行列,以前就因為不吃活人而讓鬼王給剝奪資格,現在響凱會如此大規模抓稀有血統的人來吃就是為了得到鬼舞辻的血。輝子與炭治郎找到她的哥哥之後,他說自己本來被妖怪抓來這裡,在自己要被吃掉之時來了其他的鬼開始互相殘殺,吵著誰要吃掉他。此時,響凱又漸漸接近他們,炭治郎獨自去戰鬥,只是他現在的狀況很不好,因為上一場戰的傷根本還沒好,全身疼痛加上恐懼都讓炭治郎無法接近響凱,此時炭治郎想到師父講得「水可以變成不同的形狀」,因此想到要用水之呼吸招式來應變不斷變換方向的房間。








➤第13集:比命還重要的東西


◉炭治郎忍受著身體骨折的疼痛,一邊對自己加油打氣,不過現在的炭治郎被轉個不停,根本無法思考,因此炭治郎突然問起對方的名字,直接對他說自己不會把清交給他的,這的確也讓響凱內心卑微感開始湧現,他想到過去寫作的作品被嫌得一無是處,被嘲笑說不定打鼓還能教人,對響凱來說這是一種比生命還重要的東西被糟蹋,心中才會有那麼一股怨恨


◉響凱被激出更為大的怒氣,於是使出更快更多的招式,但炭治郎也在這過程中發現可以不讓自己身體疼痛的動作與呼吸方法,搭配這埸的動作與步伐還有招式,成功砍下響凱的頭,但在這之前,炭治郎一句「響凱,你的血鬼術真的很厲害」讓響凱死也瞑目了。最後炭治郎帶著清和輝子離開,路上發現有血的味道,沒想到是善逸為了保護炭治郎說的「比命還重要的東西」(箱子)而受傷,是因為剛剛這個伊之助知道箱子裡有鬼所以一直說要處理掉這箱子,善逸雖然早就知道裡面有鬼,但他從炭治郎身上感受出溫暖的氣息,認為炭治郎會帶著鬼工作一定有苦衷,所以善逸才會一直保護著箱子。



◉ 善逸抱著箱子的樣子讓炭治郎想起以前家人倒在血泊中的樣子,於是一起之下也對伊之助動手。








➤第14集:紫藤花家紋的家


◉炭治郎一拳把伊之助打斷骨折,他對伊之助說善逸不拔刀的原因就是因為都是鬼殺隊的人,因為隊員之間拔刀相向是犯大忌,卻沒想到伊之助根本就搞錯重點,反倒認為徒手打架就可以,不過這一場架的確也讓炭治郎感受到伊之助的厲害,最後一記頭槌讓伊之助的面具落了下來,只是伊之助的長相竟是個美男子的女孩子臉,真是讓大家掉下巴。


◉不過伊之助在與炭治郎吵架之時突然間定格暈過去,原來是剛剛炭治郎的頭槌到現在有後勁。不過伊之助一醒過來又說要戰鬥,炭治郎和孩子們正在為死掉的人們埋葬,所以炭治郎故意激將伊之助受傷太嚴重不能幫忙埋葬屍體,反倒讓伊之助卯起勁來幫忙。傍晚,送鴉又傳來訊息要下山,送鴉給清一個驅魔之物可以避免清這種稀有血統的人被抓去。 炭治郎他們下山後來到一個紫藤花家紋的家,送鴉說是要讓他們休息到痊癒為止。



◉他們被引領到房間換了衣物、吃了大餐, 睡了好覺,也被醫生診治。據說這個紫藤花家紋的家族以前被獵鬼人所救,所以只要是獵鬼人就會盡所能地無償招待。晚上睡覺時間,善逸還是鼓起勇氣問了炭治郎為什麼要把鬼帶在身邊,炭治郎對善逸義氣相挺還覺得善逸很善良,這讓善逸得到誇獎高興得飛上天,不過箱子裡的鬼還是讓善逸很害怕,此時禰豆子突然緩緩爬出箱子,可愛的禰豆子竟然電到善逸,而且還誤會禰豆子是炭治郎的妻子~誤以為炭治郎每天帶漂亮女孩子工作是把鬼殺隊當作玩樂。








➤第15集:那田蜘蛛山


◉在認識過禰豆子之後,善逸一直黏著禰豆子,實在讓炭治郎很困擾。隨後,醫生來為他們重新檢查,三位都痊癒了,所以送鴉又要他們馬上前往北北東的那田蜘蛛山,老奶奶們也為他們打了火石火花以避邪,也希望他們無論何時都請為自己感到自豪並且努力活下去


◉越來越接近目的地,善逸越來越害怕,炭治郎突然聞到不尋常的氣味,那是其中一個鬼殺隊的夥伴,但他卻被蜘蛛絲給抓進深山裡,伊之助什麼都不怕就這樣做開路先鋒,讓原本很害怕的炭治郎有勇氣跟著上去,炭治郎特地向伊之助道謝這的舉動,這樣的稱讚竟然讓伊之助想起在紫藤花家紋之家奶奶給他的溫柔的感覺,也終於瞭解到什麼叫做感到自豪。



◉他們先是遇到本來帶隊來支援的鬼殺隊,不過這些夥伴竟然像是被操控一樣開始自相殘殺,送鴉也很努力飛回去傳達訊息,看來不派出柱的話就會讓這些孩子們有危險,於是義勇和忍都被派出。善逸則還是留在原地,他覺得炭治郎和伊之助沒有感受到他的心情,不過麻雀要善逸在原地難過於事無補,必須要去解救夥伴才行,但此時善逸突然想到禰豆子也被帶進去,所以馬上衝進山去解救他心愛的禰豆子。



炭治郎發現這些要來殺自己的人都被蜘蛛絲操縱著,於是必須要快點找到操縱蜘蛛的鬼才行,正當炭治郎要開始分配工作時,突然有個男孩子出現說他們馬上就會被「母親」給殺掉,而他們有一整個家族,伊之助利用獸之呼吸找到操縱的鬼。








➤第16集:讓自己以外的人上前去


◉伊之助找到操縱蜘蛛線的鬼,於是炭治郎把伊之助一起帶去找鬼,但是路途中遇到一個鬼殺隊學姊告訴他們快去找階級高的人來幫忙,不然只有死路一條。同時,蜘蛛媽媽正玩得高興,蜘蛛兒子(累)卻開始覺得媽媽花得時間太多不能處理這些小事,打算去告訴蜘蛛爸爸,這樣恐懼下,反倒讓這些人偶也開始更厲害,炭治郎不想要出招傷害到鬼殺隊隊員,於是想到可以利用讓線都纏繞打結的方式來讓鬼失去操縱。


◉卻沒想到蜘蛛媽媽在憤怒之下都把人類玩偶給殺掉,並且使出更強大的人偶,不過炭治郎並沒有強行戰鬥,反倒是觀察了整個局勢之後和伊之助合力一起對抗,過程中伊之助也發現所有的局勢都如同炭治郎講得一樣發展,讓他又有點佩服炭治郎。隨後伊之助把炭治郎奮力往天空一丟,炭治郎從高處才能知道操縱人偶的鬼的位置,果然發現鬼的位置,然而,炭治郎發現這個鬼似乎渴望死、可以解脫,因此用了伍之型旱天的甘霖讓她得到最後的溫暖。這個鬼在消失之前說十二鬼月在這裏,要炭治郎小心








➤第17集:專精在一件事情上


◉炭治郎得知十二鬼月在這裏,一直要帶伊之助離開,因為鬼族在這裏,不過炭治郎不解的是鬼不是從來不會群居的嗎?另一方面,善逸因為被人臉蜘蛛給嚇到不小心衝到另一個恐怖的蜘蛛棲息地方,而且手還中了蜘蛛毒,三十分鐘之後善逸就會成為這蜘蛛鬼的奴隸。


◉善逸嚇得爬上樹躲著,這讓他想到他被爺爺魔鬼訓練的可怕過去,那時的人生已經夠悲慘,還被雷打到,連頭髮顏色都變,當時能活下來已經很幸運了,雖然善逸知道必須要成為有用的人,但他就是害怕,此時的善逸又昏睡過去,睡著後的她突然勇敢去對抗蜘蛛,不過他就只會那一招雷之呼吸壹之型,然而,這一招雖是僅有的一招,但也是最極致的一招,因為光是練這一招就下了極大的功夫,爺爺說過「你哭也好、逃避也罷,不過不要放棄」。



◉在過去,善逸曾經被罵他浪費師父的訓練時間,因為善逸一天到晚都在哭,然而,在善逸這一生中只有爺爺不會離他而去,並且是唯一一個把他一次次拉回去,沒有放棄他的人,因此就算到死之前都能夠獻出一臂之力,死也無憾。在殺掉鬼之後,善逸醒過來,以為自己做了個夢,夢到自己很強,有能力幫助弱小和困難的人,爺爺並沒有白費時間訓練他,多虧爺爺才讓善逸變得這麼強。



◉然而,善逸因為身上中毒快死,突然聽到爺爺的聲音叫他不要放棄,於是他開始用呼吸減緩毒素在體內循環的速度,另一邊,炭治郎與伊之助遇到蜘蛛鬼爸爸。








➤第18集:虛偽的羈絆


◉富岡和忍已經到達那田蜘蛛山,炭治郎發現刀竟然砍不下這個蜘蛛鬼的身體,這鬼身體強大到無法動到他一點皮毛,因此他們只能想辦法逃,炭治郎利用大樹把鬼給壓在水下,準備要用最大的一招對付鬼,但炭治郎卻被甩到幾公里之外。善逸則是在用最後的力氣讓自己醒著,突然間看到一隻蝴蝶飛來,那是忍。


◉炭治郎飛到樹林裡後看到鬼家族裡的弟弟在傷害姊姊,這個累(鬼弟弟)並不認為他們是家人,炭治郎也只能在他們這裡聞到憎恨和厭惡的氣味,這並不是所謂的羈絆,而是虛假的羈絆,也不配當一家人。此時突然來一個鬼殺隊,瞬間就被累給支離破碎,而累對於剛剛炭治郎那番理論說得很不高興,於是和炭治郎打起來。硬是要炭治郎把剛剛的話收回去,不過炭治郎很堅持自己的話沒有錯。



◉而伊之助因為一直在等炭治郎回來,本來想說要逃到炭治郎回來後一起想辦法,但伊之助突然想到自己竟然開始在仰賴炭治郎,而且還會思考,於是主動迎戰這個鬼爸爸,砍一刀無法砍斷,那就多砍幾刀,果然真的把鬼爸爸的手給砍下來,反而讓這鬼爸爸給逃跑。最後伊之助在樹上發現這個鬼爸爸,原來剛他逃跑不是害怕,而是在脫皮,這股氣勢讓伊之助感到壓迫,本來都想要就這樣被殺死算了,但想到炭治郎說要等他回來,婆婆也說過要讓自己感到自豪並努力回下去,所以他沒有放棄,就在伊之助要撐到最後一秒前,富岡出現救了伊之助,三兩下把鬼爸爸給消滅。



◉另一方面,本來炭治郎覺得自己可以抓到累的漏洞,不過卻沒想到他的刀遇到蜘蛛絲卻斷了。








➤第19集:火之神


◉富岡說剛剛那個根本不是十二鬼月,善逸在快要死掉時是忍救了他,然而,比較糟糕的是炭治郎的刀已經斷了,在最後累要將炭治郎碎屍萬段之時,禰豆子跑出來為炭治郎擋了這一擊,但左手腕也快要斷掉,只是炭治郎和禰豆子鬼的關係讓累非常震驚竟然人和鬼還是可以有兄妹之情,這是累最想要的羈絆,於是累竟然要炭治郎交出禰豆子這個妹妹給他當妹妹,就可以饒他一命


◉此時炭治郎才發現這個累才是真正的那個十二鬼月,他把禰豆子從炭治郎身邊搶走,炭治郎連碰都碰不到累,然而,炭治郎選擇集中呼吸調整好氣息,使出拾之型,儘管沒有刀刃的刀還是能砍斷絲線,然而,累最後也使出極致的絲線包圍炭治郎,炭治郎想到父親以前對他說的「調整好呼吸,你要徹底成為火之神」,原來以前炭治郎的父親是火的工作,避免受傷和災難,新年開始時要向火之神獻舞,祈求平安,儘管父親身體虛弱還是能在大雪中跳舞,因為調整呼吸就能讓自己忘記疲憊和冷冽的空氣,所以父親不希望炭治郎讓神樂之舞還有這個耳飾失傳。



◉因此,炭治郎調整呼吸,使出火之神神樂竟然砍斷了這極致絲線,連禰豆子在此時也聽到媽媽對她的呼喚,要她去保護哥哥,不能失去哥哥,突然間禰豆子竟然激發出血鬼術燃燒掉全部的絲線,炭治郎也砍掉了累的頭。








➤第20集:拼湊的家人


◉儘管炭治郎砍了累的頭,不過他卻沒有聞到灰燼的味道,果然,累還沒有死,還打算把他們都殺了,此時富岡及時趕到,面對累完全沒有恐懼與心情起伏,甚至使出炭治郎從沒聽說過的拾壹型風平浪靜,一根線都碰不到富岡。


◉此時,那個鬼姊姊倉皇地逃下山,在以前是累救了自己才得以活下來不被鬼殺隊殺掉,而條件就是要當累的家人,但也從累那邊得到能力,也換了臉,雖然這是一個大家庭,但卻沒有家的溫暖,只有恐懼與壓抑,大家為了活下去才會聽話當家人,但這並不是真正的家人。



◉此時,胡蝶忍遇到那個鬼姊姊,這鬼姊姊會做出很多巨大的繭,剛剛忍從西邊過來就已經看過大量的繭,裡面都是鬼殺隊的夥伴,並且已經死亡,本來忍想要好好利用痛苦讓鬼姊姊可以贖罪,不過鬼姊姊並沒有打算要服從,因此忍只好出手,不過忍並沒有砍下鬼姊姊的頭,反倒是用毒讓她死掉。



◉累在死之前想起以前他擁有這些鬼家族的回憶,因為他沒有人類時的記憶,因此利用這些拼湊來的家人來幫助自己恢復記憶,但卻沒有用,也讓自己越來失控。








➤第21集:違返隊規


◉累從小就身體虛弱,沒有跑不過,也沒有和別人玩過,直到無慘大人出現要來拯救累,雖然父母親反對,不過還是選擇讓無慘大人改變累,累也因為有了無慘大人的血而得到能量,但不能曬太陽也必須吃人,所以累失控殺了某個家人,而最後甚至父母親想要殺掉他,所以累只好先下手殺掉所有家人, 但他此時也發現自己親手扯斷與家人的羈絆。所以崩潰的累在無慘大人的慫恿下接受自己的行為很合理,即便自己知道做錯,他還是照做。


◉最後被砍下頭的累想要去碰觸炭治郎與禰豆子他們這家人的氣息,不過怎麼摸也摸不著,炭治郎感受到累的強大悲傷,也伸出手碰觸累的身體,讓累感受到溫暖,他也在另個世界看見正在等他的爸爸媽媽,他們一點也沒有責怪累,此時的累對家人道歉自己做錯了。



◉在累消失後,富岡要炭治郎不要對吃人鬼同情,不過炭治郎說了「為了讓被殺的人得以冥目,為了從今以後不再有人被害,我仍會依舊不寬貸一刀揮向鬼的脖子,但是對身為鬼感到痛苦,對自己所為感到後悔的鬼,我不會踐踏他們,因為鬼也曾經是人類,他們不是什麼醜陋的怪物,鬼是空虛的生物,是悲傷的生物



◉富岡發現禰豆子還安然無恙存在著,在忍準備要除掉禰豆子時,富岡竟然保護起禰豆子和炭治郎,一改他認為人鬼不能和諧共處的堅持,並且要炭治郎帶著妹妹先逃跑,自己會對付忍,不過富岡這樣做是違反隊規的,然而,富岡雖然可以阻止忍去追殺禰豆子,但他忘了還有另一個鬼殺隊也在追殺(她是在最終選拔也有留下來的女生,栗花落香奈乎,繼子=柱親身培育的隊員),此時的送鴉突然傳來命令,要他們兩人帶禰豆子和炭治郎回總部,最後現場就交給「隱」去收拾。



◉等到炭治郎醒來,眼前站的都是柱!








➤第22集:主公大人


炭治郎因為帶著鬼工作,所以被帶回總部之後準備接受「柱」的審判,這些柱分別有炎柱(煉獄杏壽郎)、音柱、戀柱(甘露寺蜜璃)、岩柱(悲鳴嶼行冥)、霞柱(時透無一郎),蛇柱(伊黑小芭內)他們都是地位最崇高的九位劍士,包括水柱(富岡義勇)、風柱(不死川實彌)在內。現在不只炭治郎要被審判,連同富岡也因為違反隊規而要接受審判。


◉胡蝶忍在審判之前想要聽炭治郎說說為什麼他要帶著鬼一起同行,然而,儘管炭治郎說禰豆子是自己的妹妹,也從來不吃人,自己會加入鬼殺隊是要讓妹妹變回人類,不過光是禰豆子不吃人這件事就已經讓這些柱們不相信,此時風柱也拿著禰豆子的箱子出來想要毀掉,所以一刀往箱子裡刺,炭治郎為了保護妹妹,也用自己一記頭槌撞了風柱的鼻子,生氣地說「既然你連判斷不出善鬼與惡鬼,那你乾脆別當柱好了」,這句話惹得風柱更生氣,本來要殺掉炭治郎,不過此時主公大人已經到。



◉雖然主公大人說炭治郎帶著鬼工作是他認可的,不過一些鬼殺隊的成員並不接受,此時主公大人拿出一封信,這是鱗瀧先生(前任柱)寫的請求信,裡面說到禰豆子擁有強韌的精神力量,依舊維持著人類的理性,即便飢餓狀態也不會吃人,這樣狀態已經兩年,如果以後禰豆子人,那炭治郎、鱗瀧、富岡也會切腹謝罪以示負責。不死川誠然不相信這是證明,畢竟等到禰豆子開始吃人就來不及,不過主公大人也要否定的一方交出更勝一籌的代價來保證禰豆子會吃人,再者炭治郎有接觸過鬼舞辻,還跟手下對戰過,主公大人認為應該是禰豆子有種鬼舞辻意想不到的東西,才會讓鬼舞辻對炭治郎窮追不捨,因此主公大人想要把握炭治郎來抓到鬼舞辻。



◉不死川為了證明禰豆子會吃人,所以用自己的血來引誘禰豆子。








➤第23集:柱合會議


◉禰豆子雖然對寫有反應,但她還是一直在忍耐,炭治郎則是被蛇柱狠狠壓制在地,但看到禰豆子對於血有反應的狀態下,還是掙脫想要幫禰豆子,此時禰豆子想到小時候她的家人,並且鱗瀧師父有說「人都是你的家人,要保護人,人是需要保護與解救之物、絕對不能傷害」,所以禰豆子對風柱的血完全不理會,儘管禰豆子被傷了三大刀一直在流血,她還是忍住,這也足以證明禰豆子不會傷人,主公大人要禰豆子也身為鬼殺隊的身份去抓鬼,也命令炭治郎去打倒十二鬼月,這樣就能證明給大家看。


◉最後炭治郎和禰豆子被帶去蝶屋,不過善逸和伊之助都在這裡,炭治郎看到伊之助終於放下一顆大石,因為自己當時沒能回去救他,不過伊之助對於自己完全沒有貢獻到而感到自責,覺得自己很弱。然而,炭治郎很高興這兩個夥伴都活著,隨後禰豆子也出現,炭治郎很感謝禰豆子在蜘蛛山上拯救了自己,還有鱗瀧師父和富岡都堵上性命擔保,其實這兄妹倆一直接受大家的照顧,所以炭治郎覺得自己需要變得更強才行。



◉柱合會議上,主公大人說到現在的鬼的侵略越來越多威脅到人類生活,所以需要增加鬼殺隊的隊員,不過資質優秀的小孩並不好找, 但大家目前都認為炭治郎有種潛力,而且加入鬼殺隊不久就遇過十二鬼月,主公大人最後的目標就是打倒鬼王。








➤第24集:機能回復訓練


◉炭治郎他們還在療傷,村田已經恢復得差不多,所以去探訪炭治郎他們,但村田也發現伊之助非常低落都沒有說話,然而,看到炭治郎他們打打鬧鬧的畫面讓村田好羨慕,因為村田還要去報告那田蜘蛛山的事情給柱聽,村田覺得柱很可怕,突然間胡蝶忍出現,就把講柱壞話的村田嚇跑。


◉忍看炭治郎恢復得差不多所以要進行機能回復訓練,只是這訓練好像根本是在鍛鍊,每次都把伊之助和炭治郎給操個半死,一回來就馬上睡覺。隔日,善逸也加入訓練,明明可以跟可愛的女孩子一起訓練就是天堂,被炭治郎和伊之助搞得像在地獄讓善逸非常生氣,害他過去兩週都嚇得要死。不過炭治郎也發現這訓練中,他們三個完全都無法贏過香奈乎,一根頭髮都摸不到,炭治郎很想知道為什麼自己無法贏過香奈乎。



◉晚上,突然三個小女生對炭治郎說有沒有試過整天都全集中呼吸法,所有的柱和香奈乎都這樣做,不過炭治郎也嘗試做過,但就是全身都會不舒服,但那三個小女生又出現,告訴炭治郎以前香奈乎都練習吹葫蘆,並且要把硬邦邦的葫蘆吹破,所以香奈乎才會這麼強,連續十五天的自主訓練,炭治郎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也比以前更厲害,不過他還需要練習呼吸,此時忍突然出現在旁邊,說到自己想把自己的「人與鬼和平相處」夢想託付給炭治郎,不過炭治郎卻從她身上聞到生氣的味道,儘管忍是笑笑得說。



◉原來,忍的姊姊被鬼所殺,每當看到人們因心愛的人被鬼奪走性命而落淚、聽到絕望聲音時,憤怒就會在心中不斷累積和膨脹,所以在忍的內心中有難以釋懷的厭惡感,所以看到炭治郎死前都在袒護鬼這種做法很愚蠢,不過姊姊的心願是不去斬死可憐的鬼,所以忍一直在找方法做到,炭治郎也是可以代替忍做到這一點的人,因此忍要炭治郎好好保護禰豆子








➤第25集:繼子,栗花落香奈乎


◉炭治郎一直在練習全集中呼吸法,就連睡覺時也是,現在身體大概已經習慣,在捉迷藏之時也漸漸跟得上香奈乎的速度,就連小葫蘆都能吹破。不過善逸也有在偷偷觀察炭治郎每天努力突破自我,內心其實非常洩氣,因為自己很怕努力,覺得一步一腳印地做是最麻煩,不過啾太郎也出現來對善逸加油打氣,連同伊之助都轉換心情準備好跟上腳步。


◉香奈乎以前是生長在貧窮家庭,每天感到孤單、寂寞、無意義的感覺,就算要被賣掉都沒有悲傷的感覺,某天,在街上遇到胡蝶香奈惠與胡蝶忍把她買走,不過這個孩子完全都不講話,沒有沒人給她口令,她就不會動作,也不會自主思考,所以那枚硬幣是香奈惠給香奈乎做決定的工具,當自己要做決定時就用硬幣來決定,就連哪天遇上心儀的男生也是用硬幣做決定。



◉鋼鐵塚終於做好炭治郎新的日輪刀,第一眼看到炭治郎就氣炸要算帳,至於伊之助的刀則是由鐵穴森打造。隔日,炭治郎繼續跟香奈乎挑戰,終於每項訓練都贏了香奈乎,伊之助和善逸兩人被激起不能輸的鬥志也加緊練習。炭治郎問了忍關於有沒有聽過火之呼吸,但忍說炎之呼吸不能稱為火之呼吸,這問題可以問炎柱。,不過他正在出任務,此時,在某輛列車中出現了鬼。








➤第26集:全新的任務


◉數個月前,下弦之陸、下弦之壹、下弦之貳被某個彈琵琶的血鬼術異能鬼給帶去某個內心界中,只有十二鬼月中的下弦被聚集到這裡,另一個打扮成女人的人就是無慘大人,以不同的樣貌出現在他們面前,是非常精湛的擬態。


無慘大人非常不滿下弦的鬼如此弱,老是被新面孔取代,下弦之伍累也已經被鬼殺隊殺掉,而上弦的鬼資質一樣優秀,也都是殺掉鬼殺隊的鬼,但下弦的鬼的表現讓無慘大人很不滿,也因為下弦的這些鬼一個個害怕、還有想逃跑的,最後杯無慘大人給除掉,最後剩下下弦之壹,他突然對無閃大人說自己剛剛像做了美夢,因為自己最喜歡看人陷入痛苦之中,這番話讓無慘大人滿意,為它注入大量自己的血,但首先他必須要先有辦法承受細胞的強大變異活下來才行,才有辦法獲得力量。



無慘大人要下弦之壹殺掉獵鬼人的柱,還有帶花牌耳環的炭治郎,下弦之壹就可以獲得更多的血。時序回到現在,送鴉帶著消息給炭治郎、伊之助、善逸,要他們去無限列車那裡,因為那裡傷亡擴大,因此他們必須要去和炎柱會合,至於為什麼必須要讓炭治郎去,這是忍特別推薦的,因為炭治郎擁有無比的毅力和實力,還有因為炭治郎的父親會火之呼吸,因此或許炎柱可以引導炭治郎。



◉炭治郎在出發前一一去對那些幫助過自己的人道謝,例如葵小姐的幫忙,葵小姐認為自己只是幸運在選拔中留下來的人,所以沒有幫助,但炭治郎反倒很感謝葵小姐的訓練,所以會帶著葵小姐的意志上戰場,這大概是葵小姐第一次驚喜有人把自己放在心上。至於香奈乎終於擲出硬幣指示可以和炭治郎講話,炭治郎鼓勵香奈乎可以自己做決定,世上沒有怎樣都好的事情,炭治郎認為應該是香奈乎內心聲音太小,所以炭治郎也用執硬幣的方式來決定香奈乎是否要仔細聽自己內心的聲音,如果是正面的話,她就要順從自己的心活下去。



◉炭治郎、伊之助、善逸來到車站,雖然出了點狀況,但也順利上了列車,準備與炎柱會合,而這次炭治郎也禰豆子,因為他不想再和禰豆子分開了。





其他人也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