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 妄想代理人後篇影評評價、劇情解析、結局、夢告整理(第8~13篇):那怪物是時代的怪物



貼心提醒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追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關於《妄想代理人》的介紹在前篇已經有介紹過,後篇我就不再重複多說,還沒有看過《妄想代理人前篇解析》的人可以先看,因為有劇情有連貫(廢話XD)~ 後篇我一樣前篇的心得寫法。


心得文和一些劇情解析我會依照每一篇的順序來寫,這樣看起來比較順,劇情內容也必較好搭,並且我也有整理出每一話的「夢告」,我是不懂「夢告」翻成中文的意思,用google翻譯是直接給我「夢」的意思,每一話之前都會有「夢告」出現,老爺爺(長老)也會說出接下來的一話將會發生的事情。



[動畫] 妄想代理人前篇影評評價、劇情解析、夢告整理(第1~7篇):逃避只是一時的平靜







妄想代理人後篇評價、劇情解析、夢告整理(第8~13篇)





●第8篇:明朗的家族計畫

第8篇夢告

再往前是險惡之獸道,跟得上的才是聖戰士,海鷗斑馬和冬蜂徬徨往復而無影蹤,圍坐火爐的一家和樂,枯枝也為山增添風采,烏鴉為何會嘎嘎叫?


海鷗(小孩子)、斑馬(大個子)、冬蜂(老人)


原來這是他們是約好一起要自殺,但看到海鷗是小孩子,才想要擺脫她的,但他們嘗試好幾次想死的方法都被中斷不然就臨時反悔,想死還真難,結果到最後反倒是三人在享受死前快快樂的人生,也是他們各自體會到人生中還有溫暖的一段時間,例如冬蜂從海鷗身上感受到牽手的悸動,還有從斑馬身上知道他還有愛的人,我覺得斑馬和冬蜂一直在偷偷照顧海鷗,本來他們想要擺脫海鷗,卻沒想到兩人都從海鷗身上得到心靈的悸動與重新找回生命的感動。



死前還是清理過身心比較好,然而,狐狸這個角色一直沒有露出真面目,但在聊天室中帶出「我要報復這個社會」,狐狸指的就是狐塚城,冬蜂說到狐狸是被少年球棒殺死的,也代表他之前就已經是抱著必死的決心而攻擊牛山和蛭川。



然而為什麼這三人組也是走投無路卻是沒有被球棒少年攻擊?
我在想是因為他們不是真的走投無路,畢竟他們沒有人生中的絕望,連那個孩子都可以笑得這麼開心,冬蜂與斑馬都還有心可以照顧海鷗,表示他們對這世界還有著一線希望與牽絆。然而我覺得當中有一幕是他們三個追著少年球棒跑的畫面,這是相當妙的橋段,因為這呈現出人類已經把少年球棒當作是死亡的象徵,但卻不知道為什麼。


然而,在旅館被攻擊的人呢?是誰?而且為什麼從這時候開始的案件變成是「死亡」?因為在之前的案件都是受傷,但第九篇開始則是受害者死亡





●第9篇:ETC

第9篇夢告

從鶴嘴之中蹦跳出數字,香魚翻騰而出又落水,愛上戀愛的我輕舞飛揚,馬蠅嗡嗡冒粗汗,螞蟻細細戳揉眼睛,鴨子用大蔥寫的書是哀傷的鳥獸嬉戲畫。


■ 鶴田太太的兒子(小修,從鶴嘴之中蹦跳出數字)被聯考逼到崩潰,面對模擬考卻是把背的東西都打噴嚏出來,讓他很緊張,覺得人生已經完蛋,所以面對自己已經一無所有的恐懼下,是否是因為內心太過害怕自己沒有下一步,所以想要脫離這樣的束縛,還有婆婆殺掉媳婦的事件,因此球棒少年的出現也象徵著終於解脫的概念。


然而,從第九篇之後的球棒少年,令人覺得比較詭異的是,為什麼作風變了呢?變成像是殺人,並且也不只是走投無路的人,反倒是在幫有「怨恨」的人,直接讓他們死亡,而且媳婦的苦衷,應該是媳婦被傷害才對,這樣的轉變無疑是下了一個很大的伏筆~但這也讓我覺得就因為前面的一連串球棒少年的存在,讓整個壓抑社會都像是有著有人可以怪罪一樣,似乎是受委屈和有怨恨的人們把自己的罪行都嫁禍給球棒少年就行



■ 蟻塚先生:以前的蟻塚先生是很瘦的小伙子,現在身材卻變得豐餘肥胖,在某天跑步時看到路上看到一堆食物在誘惑他,這看來就像是他內心中的慾望必須要克制,因此他都沒有被這慾望所動,卻沒想到最後被少年球棒帶來的一桌食物給打敗,吃完後變肥。



■ 至於弄錯精子卵子的試管寶寶事件,最後演變成懷上的事少年球棒的寶寶,像這一類大家茶餘飯後的消遣變成是以訛傳訛在創造出少年球棒的形象,就好像它無所不在一樣,連同亞希子與學長最後一片葉子的故事也是,這就好像是所有人都在利用少年球棒這角色一樣,帶給自己內心中一個逃避的出路



看到第八篇和第九篇時我才歸納出一個重要轉變,以前人類對少年球棒帶有恐懼,覺得不要攻擊自己就好,但在這兩篇中卻是反倒追求起「少年球棒」起來不管是前面一篇的三人組追求少年球棒的畫面,還是鴨原太太對於少年球棒的態度似乎也變成一種慾望的渴求,因為她老公被少年球棒攻擊時,鴨原第一反應像是邪念出現一樣,想要靠著老公的故事來寫劇本成名賺錢,因此我覺得後篇的出現反倒是在講述少年球棒的讓人類利用








●第10篇:小睡的瑪洛米

第10篇夢告

時間流逝的惡作劇,安土之王掌管大權,猴子招待狐狸,療癒逐漸編織著夢想,左右都有火焰,抱著寶物往前衝,誰是充滿陰謀的本能寺?


猿田:製片助理,「全世界對我賦予眾望,我掌握著命運」,然而這個猿田代表的是猴子,猴子一般被認為是耍猴戲不認真,沒有人樣的象徵,因此在片場中猿田一直被霸凌和辱罵,而最後他又掌握著節目最後關鍵(要送帶子),結果又出包(但這是夢境,當中有些真有些為假)。然而,我覺得這一篇的呈現方式很特別,因為從猿田在車上一直打盹的方式穿插過去和現在的時間,還有未來的可能片段,過去發生的事情為實,還沒發生的為虛:

  • 過去發生過的片段:猿田的辦事還真令人頭痛,難怪大家都不喜歡他,不僅是常出包,又非常沒有知識水平,例如把背景畫亂折、又笨手笨腳把同事電腦店員踢掉,因此織田激出強烈的怨恨。

    單集導演鱷淵據說被少年球棒幹掉,熊倉、蟹江也因為和猿田有過衝突,是猿田討厭的人,不過這對照到猿田過去憤怒的心態,如果這些人是被猿田給幹掉也不意外。(果然後續真的揭曉,這也和我前面兩篇推理的一樣,人類利用少年球棒來作為殺人的藉口,用別人的不幸堆砌出自己的幸福,最後總是要付出代價的

  • 現在(開車路上):一直看到車子後面有那個少年球棒跟著自己,這一段一直在跟以前的片段相結合,就好像是在回憶過去一樣,而那個少年球棒我更覺得是猿田內心豬的心虛與罪惡,因為看到最後果然是猿田下得手,一個一個將所有人幹掉,想要獨厚最後的功勞,這也是為什麼一開始猿田會說「全世界對我賦予眾望,我掌握著命運」,因為最後的播放帶在猿田手上。

  • 未來(等一下會發生的事):打盹時夢到自己害節目開天窗,所以現在他才會有著決心由自己來做好一件事。這就像是風水輪流轉,最後猿田自己也被少年球棒給打死。最後一幕也呼應到長老說:「抱著寶物往前衝,誰是充滿陰謀的本能寺?」,因為最後猿田還是死掉,而視播帶也被電視台給拿去,電視台才是那個陰謀最深的人XD







●第11篇:禁止進入

第11篇夢告

對流言略有耳聞,金靴去向終局,戰敗殘存無家可歸,喪家山豬相識相覷,故土往如迷宮只入無回,招手犬佇立在前,治癒療創、欺瞞迷惑、美不自勝。


豬狩的老婆因為沒有足夠的錢治療疾病,因此人生來到絕望,不動手術,然而,豬狩的老婆在面對少年球棒時卻是說「就算只是一瞬間想死,這就是對他對我丈夫的背叛」,沒想到少年球棒在聽到人類聽到這樣的話卻是停頓了,我覺得這樣的畫面就像是在說明人類的內心對話


人類每天面對每種問題都會有無數的內心戲,會有想桃、想擺脫、想面對、有希望等等不一樣的反應,就像是豬狩的老婆一樣,在聽到自己生病要動手術的噩耗時,有一瞬間就是想死,但就是在一個轉念間又覺得不想死。



聽說你對那些想逃避現實的人無差別隨機攻擊,你以為是讓那些人解脫?你該不會想給他們帶來救贖吧?人沒有你所想的如此若膚淺」我太喜歡這一段面對面的談話,就像是人與自己的內心在談話一樣,這是所謂的心魔,在豬狩的老婆說到自己過去內心中絕望到希望的過程,每句話語中觀眾可以看出這個少年球棒面對「負面」的情緒時會拿起球棒,但聽到「希望」的話語時又退縮



連同在畫面的呈現我都覺得很不錯,在們的那一邊,編劇導演並沒有把少年球棒的實樣顯現,只有用黑影,這畫面就像是在說明著那是內心世界的自己(心魔)一樣,黑暗又無法捉摸,因此豬狩的老婆像在對自己內心心魔說自己要變得更好,也在說明心中有正面能量就可以戰勝心魔,但如果漸漸地被這心魔吞噬,就會發現自己再也無法救贖自己







原本,我以為人們開始謠傳所謂的「少年球棒已經不是小孩子,而是身強力壯的男人」是人類的流言蜚語,但在這一幕所出現的少年球棒讓我理解到,人們說的並不是傳言,而是真的。而且為什麼少年球棒會變得如此壯大這是因為心魔會逐漸擴大,就像是深淵一樣,這個心魔會漸漸地掌握你整個內心,讓你無法回擊,因此少年球棒是以你內心中想要逃避現實的渴望來壯大自己,如果你越想逃避現實,越會想死,這一切對照心理學就說得通了


「我們兩人是一起面對你的」,少年球棒的出現讓這個家不一樣,因為豬狩有自己要抓到兇手的信念,他曾經說過不抓到犯人就不回家,所以豬狩的老婆支持豬狩的方式就是跟他一起面對這個少年球棒,但結果戰敗,變得一無所有,「即便如此,我們沒有放棄,總不能永遠沈溺在失志之中,逃得了一時,救贖也只是自欺欺人,你利用我的內心縫隙出現在此,為了殺死我,為了你那虛假的救贖,不過我不會再被迷惑了」,現在我也懂為什麼後篇的少年球棒會變成是在殺人,和前篇不一樣只是傷人,因為少年球棒的野心和慾望越來越強大,被人們的內心逃避之心給餵飽而變茁壯







我很喜歡豬狩的老婆下的結論,「沒錯,人就是如此,不論多苦多痛,都能挺身面對現實,你不會懂的,你不是人,看見受苦的人,你只想傷害、虐殺他們,以為這樣是讓他們解脫,你的存在本身就是虛假幻象,以短暫的平靜迷惑人心,和瑪洛米之流一樣」,這已經告訴觀眾少年球棒就是虛擬之中的創造物,是人類內心中的產物,因此人只要一個轉念不深陷於痛苦之中去好好面對問題,不要逃避,都能夠讓自己的內心放飛


犬飼的出現:招手犬佇立在前,治癒療創、欺瞞迷惑、美不自勝,犬飼以前是小偷,以前被豬狩給逮補過,這次他們在工地當警衛又相逢。當時豬狩有說:「就算是到敗壞,人心不古,正直的事物必然還在,我們要堅信而活下去」信念一直存在於豬狩的內心中,所以他在地上撿到的瑪洛米吊飾,就被他稱為是勝犬。



犬飼有說「那怪物是時代的怪物」,這句話使就是在隱喻著這個怪物存在於這是時代和社會中不是沒有原因,也呼應
《妄想代理人》前面一開頭的呈現的日本都市社會每個人所一起營造出的壓抑氛圍,就因為內心一直想要逃避現在的社會,才會製造出這個怪物










●第12篇:雷達超人

第12篇夢告

獨角獸氣勢勇猛,眾人成群結隊,依循賢者之聲,手持月下古劍,身騎翱翔天馬,是誰呼喚了聖戰士?雖然她原本是個好孩子。


這篇講的就是馬庭過去的時間默默地當成聖戰士一直對抗少年球棒,並且時常去問長老到底該怎麼辦,長老只說「跟兔子跳舞」後就安息了。難怪本篇的篇名叫做「雷達超人」,因為馬庭成為一個接收那個MHz可以接收被少年棒球攻擊的人,所以他一直在追蹤少年球棒。


洛米已經成為社會現象,在人類的生活中無所不在」,豬狩的太太有說到她就是說到少年球棒跟馬洛米一樣,所以就這樣讓少年球棒消失了,這即是隱喻少年球棒跟瑪洛米一樣都是被創造出來,這種造成人類追瘋狂的風潮,也套用在少年球棒身上,瑪洛米是給人安心和療癒,但少年棒球則是負面的玩偶一樣,在社會間形成風潮,是反面的瑪洛米,暴力版的瑪洛米


然而,我也覺得這想是在講述小月故意創造出少年球棒一樣,因為社會中如果有人有著不安,那就勢必會想要尋找令人內心有慰藉的正面角色和依靠,瑪洛米即是如此,少年球棒的存在是在瑪洛米之後,所以如果這個少年球棒是被小月創造出來的一種風潮也不奇怪,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少年球棒會出現在小月的素描本中。(在最終回馬庭也說「沒了瑪洛米的,上癮者的內心會使得少年球棒無限增長」,這也就代表瑪洛米是給人內心中的慰藉與療癒)



兔子小姐們找到馬庭(跟兔子們跳舞),是解開所有案件的關鍵,小月十年前就已經被攻擊過一次(12歲時),在馬庭去問了她父親之後才發現,小時候的小月因為瑪洛米小狗不見,那時候她爸爸拿起球棒說要去找兇手,想要做做樣子給小月看而已。


少年球棒的事(過去小月的陰影)帶給小月無數陰影一直說著「不是我的錯」,小月小學生時帶著瑪洛米在路上散步被隨機攻擊,穿溜冰鞋拿金屬球棒的少年,警方調查一無所獲,但其實根本沒有犯人這件事,因為瑪洛米是被小月給放掉牽繩而被車碾死,小月害怕被責罵,因此捏造被路人隨機攻擊的謊言來逃避這愧疚感。


所以不能逃避、不能視而不見,被逼得走投無路的時候被逼得走投無路的時候他就會出現,不能說、不能想,謠言會使他(少年球棒)成長,想像給他養份。








妄想代理人結局●第13篇:最終回

第13篇夢告

漆黑終於現身,闇影吞噬人之業,赤紅鮮血滿盈煉獄,源頭所聞哭嚎是為某日永別,亦或金靴初生之啼,夢幻泡影之最終回,句點。


豬狩所存在的城市也是他幻想出來的嗎?那裡的人和所有畫風都不一樣,瑪洛米說這是豬狩覺得最自在的地方,也說對小月來講也是,攤販說到少年球棒是不會來這裡的,如果對照東京都市,可以看到在豬狩的城市中非常平靜與祥和,這裡的人臉上都是笑容,還有人與人之間的溫暖(這也難怪豬狩說自己跟不上時代,因為這才是他的時代,而他所存在的這個地方是他自己虛幻中想像出來的美好時代)。而在城市之中,黑色物質擴散全市,因為這裡的人有著許多壓抑,也是滋養少年球棒的地方,所以豬狩回到的城市是以前他的時代純樸的社會氛圍,與現代的都市有著截然不同的對比。


至於為什麼豬狩會進入這個舊時代的洪流之中?
在我看來比較像是瑪洛米所設計出人類內心中的一個庇護所,這是豬狩內心的庇護所,只要在這裡就不會受到傷害,所以瑪洛米才會說這地方對小月來講也是好地方、我要一直保護小月。我覺得這個安居樂業的地方是豬狩自己幻想出來要讓自己內心逃避的另一種方式,例如豬狩想要的安居樂業時代、有女兒的夢想、還有和老婆長命百歲的願望,都是這個虛假的幻想來擾亂豬狩的內心,這也是為什麼豬狩拿起球棒說「這世界是虛假的,我的歸宿早就不存在,沒有歸宿這個事實,才是我真正的歸宿」。豬狩所打壞的每個東西都變成是瑪洛米,這也暗喻這世界很多的美好幻象是被虛構出來,而不是真實的。



小月小學生時帶著瑪洛米在路上散步被隨機攻擊,穿溜冰鞋拿金屬球棒的少年,警方調查一無所獲,但其實根本沒有犯人這件事,因為瑪洛米是被小月給放掉牽繩而被車碾死,小月害怕被責罵,因此捏造被路人隨機攻擊的謊言來逃避這愧疚感,帶回整個少年球棒都是被捏造出來的內心產物,因為沒有辦法面對事實和自己的過錯,因而選擇這方式來逃避







願意面對,不要逃避才是讓少年球棒消失的方式,這套用在每個人身上都一樣,而不只有小月


而兩年後,市區再次重建成原本的樣貌,但觀眾可以看到的是都市裡的人一樣沒有改變,一樣式內心壓抑而此時另一個白髮老人(這應該是馬庭)在寫著運算公式,他也成為新的長老,看來這個是會再來一遍,因為所有人還是跟發生悲劇前一樣,也有著需要療癒的人偶,大家一樣壓抑。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最後馬庭會說:「故事看似已經結束,週而復始,重回起點,拾起基石,布石成線,永恆回歸,無限循環,無未解之謎,非謎亦不成解,各位,再會」,這個「再會」就是會再見面的意思。


我上網查了一下這一串公式最後不是等號,在第一篇的時候老爺爺寫的是=沒錯,但結尾的馬庭寫到最後一個等式寫到……ア=,轉換成是日文的解答,其實最後一個字不是等號,是片假名的ニ,也就是說,應該要寫下去的字是「アニメ」,變成「Anime」(動畫、虛幻、非寫實的),也呼應到現實與虛幻的世界相連結。







其他人也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