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辦理過戶手續,所以穆赫塔帶著葛吉去拍證件照,穆赫塔說到自己會一直把過世妻子的相片放在皮夾中,這就像是一首不成文的詩,葛吉還笑著說:「你說的是屁股口袋的那皮夾?所以你一直坐在不成文詩的上面」?(可愛的穆赫塔卻是把皮夾換到胸前。


葛吉很好奇穆赫塔在這骯髒的社區為什麼還能保持如此純潔?為何能無條件幫助任何人,還可以相信大家說的話?



不過穆赫塔說了:「這世界沒有那麼邪惡,只要你追求良善,就會看到良善,畢竟人都只會選擇他想要看的。就像是工地前的那棵大樹,是我種的,這社區的人都幫助他長大,如果大家搬離社區,被砍掉怎麼辦?那就是再種一棵就好,你也可以來澆水」。



回到迪拉拉的店,迪拉拉正一籌莫展, 因為收到梅蘇特的律師警告信要還清債務不然就要拿走這家店,這一切都是歐姿琳叫梅蘇特做的,只要這些人還不出錢,就用房子來抵押,或是賣掉房子。然而這個梅蘇特以為歐姿琳要約他出來約會,還特地買了鮮花呢~







只是現在的房子幾乎都處理完畢,但就剩下裁縫舖,梅蘇特說葛吉就是個怪人,突然冒出來,有黑暗的過去,沒人知道他是誰,所以梅蘇特想要用葛吉不為人知的過去去威脅他要他離開。


在糕點店這裡,迪拉拉說著喪氣話,畢竟他把這個地方當自己的小河希望可以讓社區更好,結果現在是個種不出花的沼澤。所以葛吉想要去偷出借據,因為梅蘇特所做的是暴利,逼人簽借據並且要求的錢比借的錢更多,穆赫塔和迪拉拉才不想要做偷竊的事,結果葛吉一句:「拿走不屬於他的東西也叫做偷嗎?」變成迪拉拉和穆赫塔去說服雅各和圖蘭他們一起加入。



有時候這個葛吉真的很搞笑,明明講很正經的事都可以打哈哈過去,當梅蘇特去到裁縫舖警告葛吉最後一次時,葛吉說著:「我的天阿我的眼睛在淌血,我看到了什麼」。原因是因為這個梅蘇特身穿西裝還噴香水,甚至還買花,馬上猜到他是和一個女人見面。







不過梅蘇特的確用葛吉黑暗的過去威脅他離開,畢竟葛吉不是亞當,所以這一點他站不住腳。至於瑟維特這邊,因為之前殺了人,讓他心情大手影響,現在對葛吉也取消人頭的懸賞,反倒是叫人帶話:「瑟維特很想你,可以隨時過來」,這讓歐姿琳非常驚訝瑟維特的轉變,因為葛吉對瑟維特做了那麼多壞事,其實瑟維特知道,自己對葛吉做出更多的壞事。


可是歐姿琳對雷克傳的話卻是快點找出葛吉,甚至說瑟維特不要留葛吉活口!找到他,殺了他!(居然違背瑟維特的命令)



晚上,迪拉拉和雅各一組,穆赫塔和圖蘭一組,他們並不知道各自都計畫要去偷借據,但是葛吉早就已經來到這裡,卻沒想到迪拉拉他們一到,遇到躲起來的葛吉,但隨後圖蘭他們又到了,又讓他們所有人躲在桌下,但都還沒拿到借據,梅蘇特早就已經回來~







梅蘇特都還沒發現這些人,卻遇上承包商梅汀來抱怨為什麼梅蘇特在這建案把自己剔除?還拿著槍想要殺掉梅蘇特,所以梅蘇特情急之下把這個給殺了,但這一幕全部葛吉他們目擊到。


不過梅蘇特馬上打電話給歐姿琳,這個名字也被葛吉給聽到,原來他們有認識。梅蘇特將車子給雷克處理,凶器給歐姿琳,但卻發現自己還沒有清理現場,所以又趕回去。



大家因為看到命案還是驚魂未定,所以一直在爭吵,雅各甚至認為葛吉為什麼對這種事情的發展都哪麼了解以及淡定?還懷疑到他就是殺掉穆斯塔法的人,但在此同時,迪拉拉已經報警了。



警方在梅蘇拉的店裡並沒有看到可疑的事證,不過就是要梅蘇拉去警局一趟,而地上那些血跡是席凡提早五分鐘到店裡時發現並且清理掉的,不過梅蘇特並沒有告訴席凡是誰死掉,不過席凡早就已經偷偷留下現場的彈殼和死者的皮夾。







但因為警方沒有找到任何東西,所以無法把案子往下辦,這時的葛吉只好再去找梅蘇特,想要利用自己要見承包商的理由讓這個梅蘇特可以緊張,不過梅蘇特說承包商已經出局,所以要見的話也是上頭的老闆(歐茲琳),歐姿琳也叫梅蘇特要帶借據。


原來,這只是葛吉他們在演戲,故意要去跟穆勒塔拿權狀,又派圖蘭來製造緊張說有人中槍了,雅各假裝是那目擊者,梅蘇特聽到這件事馬上臉色大變,神情緊張,還說根本沒有中槍這件事,後續梅蘇特自亂陣腳看到雅各馬上去問他,車上的借據也不管,不過葛吉早就已經與迪拉拉將這些借據給調包。(我只能說蘇梅特這個角色真的很天兵啊~)



在糕點店中,迪拉拉雖然已經拿到借據,不過卻不是太開心,畢竟這很像在做壞事,不過兩人在打鬧的同時也被雅各撞見,這讓喜歡迪拉拉的雅各看得很不是滋味。後續,他們都將借據給燒了,葛吉卻是看見一個很像自己認識的人影,但究竟是誰呢?。



Netflix《殺手裁縫舖》劇情第六集:大家目擊梅蘇特殺人!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