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葛吉殺了那個毒販(酸仔),但這次卻覺得很難過而去教長的地方懺悔,並且覺得這裡一切事情因自己而起,只不過教長卻反倒是問葛吉他憑什麼覺得自己會引起一切的事?傲慢是大罪。


回到裁縫舖,迪拉拉去告訴葛吉關於那個被他就回來的孩子(貝瓦)現在過得很開心,這也讓葛吉心感慰藉,這孩子麼名字不重要,重要是他開心就好。不過這讓迪拉拉反駁,名字怎麼會不重要?人與人之間透過名字建立關係,如果你叫某人的名字,你就為他創造了一個身份



然而,在此同時,有人在糕點店鬧事,因為葛吉殺了那個毒販,現在梅蘇特找來老大(阿茲雷爾)要問那個人的下落,原因不是因為那個人,而是為了一個包裹,於是限期葛吉要明天晚上交出來,不然這個社區就有人會死。


葛吉心裡知道阿茲雷爾肯定會說到做到,但還是安慰大家阿茲雷爾只是在嚇唬大家,不用當真。迪拉拉不能看著社區的人被殺,所以要去找包裹,但葛吉卻說:「你不可能做到的」,這讓迪拉拉非常生氣自己該做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不是由葛吉來決定的。



於是葛吉不要跟迪拉拉吵,所以告訴他現在任務就是去安撫店裡那些人的心情不要躁動,這居然還讓迪拉拉接受了!葛吉這招:「吵不贏人家就不要一直吵」果然奏效,為了要解決這件事,葛吉打算去找梅蘇特,連同雅各也跟著去。







然而,在梅蘇特這裡,阿茲雷爾卻是警告梅蘇特,找不到包裹有人就會死,梅蘇特可能就是那個對象,不過梅蘇特可沒在怕,因為梅蘇特認為阿茲雷爾是會先殺掉葛吉,所以等葛吉被殺掉,裁縫店就到手了。


說著,葛吉就到現場,而雅各問到那包裹到底有什麼?原先梅蘇特並不想講,不過看來梅蘇特不想對葛吉生事,於是說到那包裹應該是一大批貨,那個毒販應該是想要賺取中間利益,想要賺錢。最後雅各要求梅蘇特離席凡遠一點,但梅蘇特卻是反過來說:「對啊,像你這種奇才,我們不如再次合作,跟以前一樣」?(所以雅各之前就是和梅蘇特有關係,這也就是為什麼雅各一直不要席凡跟梅蘇特沾上邊)



因為瑟維特一直做惡夢,所以一直有在做心理諮商,不過他說到
:「自己最想擺脫的是影子,其實沒那麼難,因為只要自己走入黑暗,影子就會消失,現在到處哪裡都很亮,我需要更多黑暗」。







雅各與葛吉來到毒販家找不到包裹,這裏,雅各說自己小時候也是孤兒,所以當初是穆勒塔抓到他在偷他的錢包,之後穆赫塔帶著雅各來到這社區,才認識倒梅蘇特,然而,梅蘇特對自己的付出比穆赫塔更多,所以當時對梅蘇特很言聽計從,偷就偷、打人就打人。


因為找不到包裹,所以葛吉打算去找毒販(酸仔)的客人,一定知道他的其他住處,後來得知其實酸仔是住在一間旅社,不過那旅社不會讓不認識的人進去,所以葛吉要求穆斯塔法一起去,原本哈山很生氣,畢竟他們搬離這裡就是要讓兒子遠離吸毒,所以雅各說著:「如果不找到毒販,那會有更多的孩子跟穆斯塔法一樣」。



來到旅社,因為葛吉對穆斯塔法很殘酷,所以讓雅各看不下去而告訴葛吉:「你不知道他經歷什麼事」。葛吉認為:「 每個人生都很辛苦,但人只有一個身體,如果不好好照顧,就表示這個人很蠢」。只是房間裡找不到包裹,旅店老闆娘說酸仔還欠錢呢,且還說酸仔之前還跟朋友小不點像是在計畫什麼壞事。



不過,說著, 小不點就出現了,他說他們打算要逃跑金盆洗手,不過突然講到電話這件事,讓葛吉好像想到什麼事就跑走。







歐姿琳來找梅蘇特,原來之前這個地區的建案是姆塔茲的,梅蘇特也是聽梅塔茲的話。然而,歐姿琳會來找梅蘇特是因為梅塔茲死掉,所以瑟維特接手,梅蘇特講到都是某個王八蛋害的,所以歐姿琳打算直接去那店裡處理,不過這下差點讓歐姿琳給發現葛吉的下落了。


瑟維特繼續跟醫生講著:「自己想念自己的影子,所以剛剛說想要擺脫是騙人的,而自己對自己的影子說了很大的謊,我不想擺脫他,我想擺脫的是這個負擔,所以自己想要道歉」。



葛吉回家拿著鏟子,應該是要去找手機。在這毒販身上找到手機,衝到迪拉拉的店之後,卻發現店裡摔破東西,人也不見了,原來是穆斯塔法死掉了。然而,為什麼要殺掉穆斯塔法?因為在他們進入旅社時,穆斯塔法卻是卻另外一間房間,或許是去偷毒品來吸。


同時間有個人與葛吉聯絡(其實是有人聯絡酸仔的手機),說是要拿包裹,後來葛吉代替酸仔去赴約,不過對方卻是一張葛吉的身分證?還說著:「告訴酸仔,如果想要拿回這個,就找時間與阿茲雷爾見面」。


葛吉搞懂原來酸仔打算出賣阿茲雷爾,要約阿茲雷爾見面,並且把他逮捕,讓他關起來,所以那張身分證是假身份證,為的就是要逃跑。所以總而言之,阿茲雷爾就是酸仔口中那個包裹。


最後葛吉告訴阿茲雷爾酸仔之前的計畫,阿茲雷爾得知自己就是那包裹,所以最後葛吉與阿茲雷爾交易,葛吉要阿茲雷爾永遠離開這社區。






Netflix《殺手裁縫舖》劇情第五集:毒販背後的老大出現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