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片,鬼片

電影《 牛首村 》評價心得、結局:聽過這傳說的人都會死,是詛咒還是迷信?



貼心提醒 ⚠
本文會
爆雷劇透,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是否繼續讀下去喔!
本站使用平台以Netflix、Disney+為主,其他平台為輔,有些影劇不一定是Netflix的!
因為小編每天要打幾萬字,所以文章常有錯字,請見諒
♥ 如果想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電影牛首村簡介與預告


電影《 牛首村 》是清水崇繼《犬鳴村》和《樹海村》之後,「恐怖村莊系列」第三彈作品,台灣於於2022/5/20上映,這次《 牛首村 》(Ushikubi Village)的傳說以日本最恐怖的「牛首村傳說習俗」為基底,直擊日本最恐怖靈異、最兇的靈異現場,並找來木村拓哉的女兒「木村光希」擔任女主角,雖然這是她的電影處女作,但她的演技非常精湛! 


牛首村 》IMDb評分為:5.4 / 10(本片即時評分這邊請),我相信《 牛首村 》這部電影之間唯一的聯繫是它們將日本民間傳說和都市傳說與現代曲折和超自然元素混合在一起的主題,《 牛首村 》背後的故事圍繞著三個女學生前往日本郊區的一個小村莊,她們探索一座據說鬧鬼的建築(並且嘗試了戴上牛頭面具挑戰「牛頭村故事」),以吸引喜歡和追隨者,在這個過程中,其中一名女性在惡作劇後最終消失了。



更神秘的是,失蹤的女孩和奏音長得一模一樣,這導致她跑到村裡想要探索答案,事情就會如觀眾所預期的那樣:奇怪的景象,奇怪的遭遇,以及一點城市探索。隨著故事的進展,某些元素才漸漸被揭露出來,作為觀眾,你可能已經猜到了,但《 牛首村 》提供的線索會讓觀眾感到驚訝,村莊背後的黑暗真相也浮出水面,《 牛首村 》電影前半段的懸疑程度開到最大,並且從不會讓觀眾猜到正確的劇情故事走向與內容,這部電影好玩與神秘的地方觀眾內心可以跟著劇情提供的線索揭開「牛首村傳說」的神秘面紗,是一段蠻不錯且有故事性的電影。







影評牛首村評價心得


牛首村 》在恐怖畫面的表現上都是很默默的,觀眾可以在畫面上找到恐怖的畫面,有時後導演不會想要刻意用jump scares的方式嚇觀眾(不過偶爾出現的jump scare卻會有張力和創意),導演大部分把鬼魂藏在畫面裡,以閃過去形成觀眾內心的疑惑與恐懼,例如默默地出現在奏音身邊,然後siri突然開始對話,還有在打工餐廳外面玻璃奏音的倒影中是牛頭等等,《 牛首村 》的驚悚和恐怖程度是會讓人徹底發毛的,恐怖出現在不經意的地方,節奏頻率也剛好。


然而,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導演這樣的設計是有道理的,尤其是奏音和詩音兩人為雙胞胎的梗,詩音在另外一個世界中向奏音求救,也是雙胞胎的彼此感應,因此只能透過在陰暗處找到奏音~ 我很喜歡《 牛首村 》把恐怖與京送埋進各個畫面角落中,就像是時時刻刻讓觀眾的內心保持在一定程度的恐懼。





在將近兩個小時的時間裡,《 牛首村 》故事在很大程度上算很有趣,這部電影提供了一些不錯的恐慌,這些恐慌足夠分散,不會讓觀眾不知所措或讓觀眾感到厭煩,即使他們並不是真正的資深恐怖迷還沒有看過的東西,特別是如果他們熟悉日本恐怖的話,《 牛首村 》一些恐怖橋段設計還是能有著驚喜呈現。


牛首村 》在劇情也不算空洞,大概是因為有最恐怖傳說的基底,因此對觀眾來講會很好奇到底發生什麼事。 當初本來只是覺得很像是一般的恐怖片為了嚇而嚇,但一開始詩音和奏音是不一樣的人,帶出很大的懸念,為什麼會有一模一樣的人出現,而且奏音的手還有著很像被鬼抓的傷口,奏音有時候會覺得窗戶外有人在看她。導演用這些靈異的元素來呈現雙胞胎梗的確很有創意,也能連結到姐妹倆是「雙胞胎」的心有靈犀和感應



而《 牛首村 》等於是利用「雙胞胎禁忌之子」的元素貫穿整個牛首村的悲慘故事與詛咒,在結局最後奏音、詩音、將太看到這裡村莊的人各自另一半的雙胞胎都成為亡魂的景象,我想這一幕完美呈現出這些家庭都經歷過同樣的詛咒傷痛,因而帶著怨恨讓整個小村充滿怨念。





牛首村 》並不是一開始就說出牛首村的故事給觀眾知道,而是利用奏音的經歷與過去漸漸帶出牛首村的故事,據說聽過的都死亡,但沒人知道確切的內容,然而,編劇導演透過奏音小時候的經歷呈現牛首村的故事,電影中段慢慢解答出這為什麼奏音會和牛首村有著關聯,這回溯到奏音在四歲時被一綾子給帶走失蹤四天,是詩音將奏音帶回來,但奏音從此失憶。 牛首村的故事透過奏音家族中的詛咒,早從奶奶的雙胞胎姊妹綾子也不小心成為牛神的祭品,原來雙胞胎被他們視為禁忌之子,其中一個雙胞胎在七歲時就會作為牛的孩子還給村裡的守護神,這等於是將孩子給殺掉的概念


所以「知道牛首村故事的人就會死掉」是什麼意思呢?看完電影之後我查了關於牛首村「牛之首都市傳說」的一些資訊,搭配到片中奏音爺爺所講的,在當時時代是饑荒,就算被留下來的孩子也是處於飢餓的地獄中,關於「飢荒」其實是牛首村最初起源的原因,這是有一段真實解釋的,天保三年(1832年)開始的「天保大饑荒」,人們為了求生存什麼都搶來吃,甚至也吃食老弱者,為了掩蓋吃人的罪惡感,便強迫虛弱的人戴上牛頭,展開名為「追逐牛隻」實則殺人取肉一事,算是反應饑荒的一種說法。(與《 牛首村 》電影中爺爺講的牛頭有點不同)


所以奏音的爺爺說要把禁忌之子送回給村莊的守護神牛頭神,我想就是回溯到會來到這村莊的守護神「阿牛」,這個一開始阿牛也是個去到一個有饑荒問題的村莊過活,但因為頭上的畸形牛角頭型讓大家誤認他為神,所以崇拜與寄望他能帶來食物,結果不但村裡的人沒等到食物,還將阿牛當作是牛肉給吃了,所以阿牛為這村子帶來詛咒,讓村裡的人吃起人來~ 而演變成要把活人送給牛頭神,後面還有故事,這一篇分享寫得很詳細, 大家可以看看牛之首的故事。(點我去看文章)。





其實這樣看起來這個詛咒是來自於悲慘的飢荒而引發的悲劇然後搭配著一些靈異與這些喪命之人的怨靈帶來更大的詛咒,使得奏音這裡的人不得不相信這傳說的存在,或許是因為內心的懼怕,也才不得不將禁忌之子給送給牛頭神。我想這也是為什麼詩音和美月、奈秋不見後,大人、警察都不願多談這件事,因為他們都怕牽扯上這傳說被詛咒,這代表現在這個地區的居民還是相信著這個傳說與無形力量,這也是為什麼奏音的爸爸會把奏音帶去東京,因為怕奏音跟四歲一樣被抓走。


回歸到為什麼知道這故事的人都會死掉? 從三崎先生的反應來看,我自己覺得如果以比較理性的層面來看的話,很像是因為有被嚇到而在內心中產生了許多恐懼和害怕,因而造成的幻覺,所以三崎從反射中看到自己有牛頭而嚇到亂竄,這就像某些人聽完恐怖故事後會把這些恐怖橋段深植於腦海中不斷地回想,到最後變成一種嚇自己的幻覺, 當然《 牛首村 》的呈現是將超自然靈異力量呈現出來~因為這個傳說會被相信,本身也有一些無形力量與怨念而被人們相信,那些被抓走無辜之孩子都是這個傳說下的犧牲品而丟進洞穴中,綾子也就是其中一個。



隨著《 牛首村 》線索慢慢浮出水面,奏音面對牛首村的故事,也是讓她必須直面家人過去的錯誤,為自己的未來找到活路,《 牛首村充滿了令人難以忘懷的圖像、閃回和可怕的迷信, 成為試圖智取詛咒的結果,綾子吃著周遭孩子的才能過活,也完美呈現出小村對這傳說的迷信,然而神秘力量存不存在? 我想還是存在,因為詩音所失蹤的那個電梯裡就是通往異世界的通道,因此靈異力量還是存在,但那些禁忌之子是不是真的被牛神給吃掉?我想這倒是一個值得提出質疑的點。 我還蠻喜歡《 牛首村 》被刻畫成非全然靈異的結論,它同時也帶有著對人們對這傳說的迷信與懼怕造成孩子的無辜犧牲,在兩者的平衡下,讓觀眾在了解這恐怖傳說之下,還會記得有一點理性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