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德劇《蠻戰之森》劇情/結局(1-6分集劇情)


《蠻戰之森》是部很出乎意料好看的影集,跳脫歷史故事的生硬,將許多濃濃的情感與情緒都灌輸進整個影集之中!


如果你也有看過《蠻戰之森》的人可以看以下這篇一起討論喔。而這一篇是我單純將《蠻戰之森》劇情內容給紀錄下來,因為我很希望可以有第二季,到時候有第二季我可能也需要第一季劇情做複習,所以決定寫這篇《蠻戰之森》劇情。


延伸閱讀:
Netflix德劇《蠻戰之森》評價+觀後感:不懂歷史也能看,意外精彩的歷史劇


Netflix德劇《蠻戰之森》劇情/結局(1-6分集劇情)






▸《蠻戰之森》第一集劇情:狼與鷹


片頭前言:「條頓堡森林,西元9年,三支羅馬軍團正向日耳曼尼亞進發,全世界最大型的軍隊對上眾多紛爭不休的部落,羅馬人稱他們為蠻族,他們的交鋒改變了歷史的進程」。


在切魯西部落,哈德根酋長是來看杜珊麗娜的,因為哈德根酋長即將和杜珊麗娜以五匹馬為聘禮方式做部落結盟。


此時一群羅馬軍隊來到切魯西村,宣布羅馬聖城的皇帝奧古斯都已為日耳曼尼亞任命一個新管制者,元老院議院「普布利烏斯昆克蒂利烏斯瓦盧斯」,並且公布羅馬不會再免去切魯西部落以及所有部落的貢物。瓦盧斯要求每個部落貢獻,相當20頭牛的貢獻,或50英擔的古物,並且三天之內交出。


這樣的一個惡劣要求,惹怒塞格默爾酋長,畢竟塞格默爾酋長已經犧牲了自己的兩個兒子們去給羅馬人,當時就是希望部落可以免上貢,以維持與羅馬之間的和平,但現在羅馬人卻破壞當初的約定。





塞格默爾打算召集底下的部落一起對羅馬人開戰,但以羅馬人的軍隊是世界最強大的軍隊,這些小部落怎麼可能打得過? 因此在部落大會之中,各部落都不贊同開戰,只剩切魯西村,但面對自己的勢力弱小,塞格默爾目前還是只能維持和平。


而部會大會的一切被杜珊麗娜看見,當中杜珊麗娜也告知法昆自己即將與哈德根酋長結婚,法昆提議一起私奔,不過杜珊麗娜並不想惹事,也說:「你是個劍士,我的爸爸是釀酒的」,其實有點隱喻自己應該是要嫁給地位比較高的人才好。


三天後,到了上獻貢物的時間,法昆家最後一頭弱小的小羊,仍然必須貢獻上去,因為村里已經沒有任何東西可以上貢。羅馬人看到貢物這麼少,居然開始搜刮每個地方,甚至要求酋長親吻鷹標表示對羅馬的尊敬。


但是塞格默爾才不願服從羅馬人,遲遲不為所動。桑格斯見狀即馬上代表酋長親吻鷹標,這看在杜珊麗娜眼裡覺得是恥辱,於是衝上前制止父親,而杜珊麗娜卻被羅馬人抓住頭髮,安斯嘉為了救姊姊,上前去阻止,卻被羅馬人打破了頭。


塞格默爾酋長為了保護村裡的和平,只好下跪親吻鷹標,這對整個村落的居民來講,充滿說不出的怒氣。


在安斯嘉受傷之後,非常自責,但內心更是充滿對羅馬人的怨恨,杜珊麗娜利用血祭請求各眾神可以賜予自己力量,好為弟弟報仇。


對於新規定,大部分的部落都上繳貢品,只有一個部落沒有,這個部落的酋長被帶到瓦盧斯的面前,瓦盧斯要求立即莎掉這個不聽話的酋長,以殺一儆百。亞利馬上制止,但瓦盧斯說:「這裡只有羅馬法律,沒有日耳曼尼亞法律,要殺一儆百。」於是把手中的劍交給亞利,而亞利最終還是砍了這個酋長的頭。


雖然安斯嘉沒有死,但是頭沒有辦法治癒,也變得無法控制自己,對媽媽來講當然是一種折磨,他連碰兒子都不敢,這對母親來說是看兒子如此痛苦是最不樂見的。





杜珊麗娜為了幫弟弟報仇,杜珊麗娜與法昆決定去搶那個神聖的標誌「鷹標」。雖然這個計畫像是可以讓羅馬人有所畏懼,但當然這樣的舉動一定會引來戰爭。杜珊麗娜說:「我們必須比野狼更飢渴更堅定,假如我們能夠豁出去,我們拿到寶物歸來,而羅馬人也會罪有應得」。


果真杜珊麗娜與法昆利用巧妙的計畫順利偷到鷹標,但是沒想到的是亞利剪到地上一條項鍊,這是杜珊麗娜的項鍊,發現自己也有一個一模一樣的,看來亞利知道偷走鷹標的人是誰,所以他主動要求瓦盧斯給自己一支傭兵軍隊,決定自己去找。


而在切魯西部落,杜珊麗娜與大家拿著鷹標光榮回去部落,激起居民們的士氣,但桑格斯可不是太開心,畢竟這會引來殺身之禍。正當居民們歡欣鼓舞之際,酋長也知道這將會形成一場血戰,並且羅馬人當然馬上就趕到部落。


不過,抵達部落的不是一群傭兵,而是只有亞利一個人,因為他已經事先支開其他傭兵。面對亞利已經來到大門,塞格默爾酋長下令打開大門讓亞利進來,原來這個亞利是酋長塞格默爾的兒子。








▸《蠻戰之森》第二集劇情:復仇


原來,狼牙項鍊,是杜珊麗娜、亞利、法昆小時候的誓約見證,當初塞格默爾將兩個孩子送去給羅馬帝國,為的就是確保兩族之間的和諧,這也就是為什麼亞利先知開其他傭兵,選擇自己一個人前來拿回鷹標(因為亞利不想要為難自己的親生父親)。


塞格默爾與亞利的重逢,看起來亞利不是太認同父親當初的作法,甚至告訴塞格默爾自己是「亞米念」而不是亞利。兩人沒有太愉快的交談,只有談到幾年前母親已經去世的消息。亞利只說給塞格默爾時間去準備鷹標,他則是前往母親的墓地懷念母親。


而亞利也和杜珊麗娜、法昆重逢,原以為這樣的重逢是三人的美好時光,卻沒想到亞利是來對他們說:「我知道是你們做的(手上拿出狼牙項鍊)」。而這樣的重逢卻讓三人漸漸對彼此充滿怒氣,並且法昆告訴亞利:「我們還會陸續再來」。不過亞利卻一直勸法昆不要讓大家惹禍上身,畢竟羅馬帝國的強大他們也不是不知道。


但在此同時,桑格斯卻自己來到羅馬的軍營,告訴瓦盧斯他知道鷹標在哪裡。而瓦盧斯也不管桑格斯是否帶來重要資訊,只直接稱呼他「蠻族人」,並直接忽略桑格斯是來自哪個部落。桑格斯對瓦盧斯通風報信說是法昆偷鷹標,並且桑格斯還要求瓦盧斯可以讓自己成為部落酋長!





回到部落的亞利,所有酋長已經懷著怒氣等著亞利,因為當初那個不交貢品的酋長被亞利給砍頭,原來貝羅夫就是那個酋長的姪子,於是兩人打起來,貝羅夫把亞利打個半死,在旁的法昆及杜珊麗娜不知道怎麼辦,眼看亞利快被被羅夫給打暈,於是法昆情急之下先把貝羅夫打暈,並且說:「還有人要對我朋友動手的嗎」?讓大家馬上停止這場打鬥。


受傷的亞利正在處理腰間的傷口,塞格默爾前來關心亞利,不過亞利並不領情,也不想要塞格默爾去關心自己,因為亞利對爸爸把他送走還不諒解,亞利對塞格默爾說:「你現在居然擔心我的死活了」?你只是想自保」。


後續亞利拿走鷹標,被法昆發現亞利就這樣逃走,於是緊追在後,法昆心想,這是友情的背叛嗎?自己剛剛才救了亞利一命,亞利現在卻拿走鷹標飛奔而去。過程中法昆利用長卯想要阻止亞利,那一擲,擲得又軟弱又失準,這讓亞利直接說:「你還是一樣不用丟長卯」。


不過法昆並不是不會丟長卯,而是他不想要弄傷亞利,法昆是故意的。看得出來法昆對亞利又氣又無奈,畢竟法昆對亞利還是非常重視兩人之間的友情,不過亞利為了在時限內繳回鷹標,於是直接用鷹標將法昆給打暈,自己則是徒步回到羅馬軍營去。





亞利前腳才剛離開,後腳羅馬總督瓦盧斯回來了,身邊還跟著杜珊麗娜的父親「桑格斯」,因為不久前桑格斯才去告密是法昆偷走鷹標的。而桑格斯與老婆對到眼,似乎老婆也已經知道桑格斯在策畫些甚麼,不僅栽贓給法昆,還要求自己要成為酋長。


而法昆被亞利打暈躺在森林裡許久,完全不知道當初在部落中自己的家人因為鷹標的事被處死並釘在十字架上,瓦盧斯下令除非交出鷹標與法昆的人頭,否則法昆的家人們將要永遠一直被釘在十字架上不能安葬。


在羅馬人走掉後,村民們紛紛大罵桑格斯背叛大家,酋長更是生氣,毫不留情地罵桑格斯可恥,雖然桑格斯是在保護女兒,但他這樣直接去告狀很明顯地就是故意投靠羅馬人。


而法昆從森林裡醒來後,回到部落發現家人們都被釘在十字架上死亡,又惹得法昆非常惱怒,惹得法昆既心碎又憤怒。在旁的貝羅夫對法昆說的:「我們會跟隨你,我們都會跟隨你」。此時大夥必須讓法昆快點離開,因為羅馬人要法昆人頭落地。


此時,拖著受傷的身體,亞利終於回到軍營,繳回鷹標的同時,亞利卻跟瓦盧斯說:「請把我調回羅馬或其他省分」,但殊不知皇帝已經批准亞利被冊封為騎士,並且要亞利用騎士的身份去懲罰那些偷走鷹標的人,對亞利內心而言,又是一個兩難的內心掙扎。








▸《蠻戰之森》第三集劇情:存亡關頭


瓦盧斯要求亞利去取下法昆的人頭,不過此時梅特列突然說也要加入亞利一起去取法昆首級。梅特列甚至還對瓦盧斯說:「我一定會取得法昆的人頭,否則絕不回營」,這對亞利來說內心更加為難。


而法昆現在則是和貝羅夫逃命中,貝羅夫帶著法昆要去「布魯克泰里部落」,原來貝羅夫的爸爸是切魯西人,媽媽則是布魯克泰里人,貝魯夫說:「我一直覺得自己在兩個世界間遊走,兩個族群經常有紛爭,我就卡在中間,想著到底誰才是我的酋長?我該攻擊哪一方」?(這和亞利現在的處境簡直一模一樣)


而在部落裡的杜珊麗娜則是努力要把法昆的家人安葬,先是去找酋長理論,當然酋長又怕惹事,於是不答應。後來杜珊麗娜自己拿著斧頭想要砍斷木柱。這一幕被酋長看見,內心不禁在想:「對啊,這些都是我們的家人」,於是酋長也命令大夥一起把法昆的家人放下來。卻好死不死羅馬人到了!


不遵從瓦盧斯的命令,將代表必死無疑。


當亞利問說這一切是誰指使的時候,杜珊麗娜沒有第一時間承認,反倒是酋長自己跳出來承認,這讓亞利突然不知如何是好,畢竟眼前這個人是自己的親生父親。但亞利也是個有人性的人,於是忽略瓦盧斯當初的命令,將法昆的家人用部落的方式予以安葬。


另一方面,法昆他們來到布魯克泰里族部落,這是貝羅夫所屬的其中一個部落。而在這部落中,貝羅夫說盡一切發生的事情,法昆也說:「我會反抗」,讓整個部落是氣激昂,要誓死拿下羅馬人。


原以為可以投靠布魯克泰里族,卻沒想到法昆要被布魯克泰里族出賣,因為布魯克泰里族的人對羅馬人通風報信法昆在他們的村子裡。甚至在晚上這些獻身的女人們也是叛徒。想要殺了法昆他們一行人,貝羅夫也這樣犧牲了自己。原來是因為羅馬人給了好價錢,這裡的酋長才會背叛法昆。





在杜珊麗娜家裡,杜珊麗娜本想要自己一個人偷溜出去找法昆,卻被桑格斯給撞見,因而將杜珊麗娜綁在家中。


而晚上的安斯嘉則是對柱子頻頻撞頭,如此怪異行為讓媽媽看不下去,於是媽媽對爸爸說:「如果你愛他,就讓他早點解脫吧,如果你下不了手,我只好自己親自來」,被綁在旁邊的杜珊麗娜不敢相信自己的媽媽要殺掉弟弟。


在早上,媽媽將弟弟帶去懸崖要把安斯嘉說是要玩狼來了遊戲,蒙住安斯嘉的眼睛,並讓他緩緩地往懸崖邊走去,還好杜珊麗娜及時趕到,救了弟弟一命。


憤怒的杜珊麗娜對媽媽祖咒,並且帶著安斯嘉逃跑,可卻在森林裡遇見女巫,女巫告訴杜珊麗娜說:「法昆已經在等你了」。 於是杜珊麗娜把安斯嘉交給女巫,自己去找法昆。


此時法昆一行人為了躲避被找到的風險,於是進去闇黑領地(死人之地),這地方是個禁忌之地,法昆在這裡,向黑暗力量眾神要求力量,希望藉此以殺死瓦盧斯和聽從於他的人。


但中途落跑的路克被羅馬人給抓到,逼問路克法昆下落為何?而亞利聽到法昆在闇黑領地非常震驚,但也不獨不前往,突然在旁邊的梅特勒把路克給殺了,這讓亞利非常不爽。


事後羅馬人馬上趕來闇黑領地,馬上形成一場機戰,我只能說雖然畫面黑暗的,但仍可以感受到血腥,我連聽那個劍捅進身體裡的聲音都可以感覺到血腥,連同血液噴濺的聲音都很清楚。在這場打鬥中,法昆馬上被梅特勒給抓到,但梅特勒卻殘忍地要求亞利親手了結法昆。


亞利手中握著劍,法昆眼看自己將要被好朋友給砍頭,卻沒想到亞利臨時當叛徒,一個人殺掉所有的羅馬人!!!!!留下一個全看傻眼既驚嚇又驚訝的法昆。








▸《蠻戰之森》第四集劇情:新酋長


上一集中,亞利把羅馬人給殺了之後,但其中有個羅馬人沒有死。


而在闇黑領地,杜珊麗娜找到亞利與法昆,法昆希望亞利可以與自己並肩而戰。亞利心中當然很掙扎,雖然他還是覺得自己人屬羅馬,不過杜珊麗娜提到是亞利的關係,法昆的家人才能用部落的方式為他的家人安葬,這讓杜珊麗娜對亞利說:「你已經知道你心向何方」?


當然,亞利拒絕了杜珊麗娜的提議,畢竟他知道如果現在背叛羅馬,對大家都不會有好處。所以亞利與兩人分道揚鑣,隨便砍了一個人頭回去對瓦盧斯交代,可卻沒發現有一個羅馬人不見了。


另一方面,塞格默爾來向羅馬總督乞求可不可以不要上繳貢品,因為自己的人民在挨餓。但總督卻無情地說:「羅馬不需要乞丐」,所以塞格默爾的時間到了,意思就是塞格默爾的死期到了。


這樣的處境對塞格默爾來說是多麼心痛的事,畢竟當初塞格默爾都已經把親生兒子給總督了,現在這個總督又要塞格默爾死。可是此時的總督卻說,「那就讓亞利當切魯西的酋長,塞格默爾就退位,讓亞利繼承父業」。


原來聽起來這個總督像是網開一面的善意,可實質上的意思卻是要塞格默爾死,因為繼承父業就是要父親死才能繼承父業。





另一方面,法昆和杜珊麗娜準備去找盟友,而法昆說要去布魯克泰里族,但杜珊麗娜不解,因為那裡的人每個都要法昆的人頭,在回去豈不是有危險?可是法昆有另一個看法,他說:「因為布魯克泰里族人充滿貪念和信仰,因為布魯克泰里族人最怕眾神的力量,所以要杜珊麗娜去到那個部落,當一個『先知』。


亞利提著人頭回來找總督,而總督卻說:「你終究是個蠻族人,你屬於這里,屬於日耳曼尼亞」。於是讓亞利成為切魯西酋長,這讓亞力非常傻眼,因為亞利以為自己可以回去羅馬重新過程活,卻沒想到現在卻要被派去當酋長,總覺得有點留放邊疆的感覺。同時,亞利知道繼承父業代表自己的親生父親將會自盡,於是亞利快馬加鞭在次回去部落。


塞格默爾回到部落,說著以前對兒子說過的話:「世事無永恆,星空樹木動物、人,甚至是眾神,終究會灰飛煙滅,狼會來,世界會陷入火海,狼會吞月,吞噬太陽,吞噬所有曾經存在的世間萬物。但你不需要為此感到害怕,一切有始皆有終」。之後就塞格默爾走進沼澤中,自殺了。


亞利對自己父親自殺的事情無法接受,這儼然成為亞利準備背叛羅馬人的轉捩點。女巫在沼澤邊找到塞格默爾的劍,村民們知道酋長已經自殺,甚為震驚。


傷心的亞利回到軍營,發現有人通報一名手下還生還,現在在醫療營。這下亞利緊張了,因為是亞利動手殺他們的,事情會不會曝光? 於是亞利趁機殺死這名手下,卻沒想到這一幕也被另一個傷兵塔利歐給看到。





在布魯克泰里部落這裡,杜珊麗娜與法昆演了一場戲,利用栽贓庫諾夫酋長帶來眾神之怒害慘整部落的戲碼,並且運用杜珊麗娜是先知的謊言,取下庫諾夫的心臟去獻祭,讓旁人全看傻,也被杜珊麗娜耍得團團轉,全都信以為真,願意追隨法昆與杜珊麗娜。


隔天,亞利啟程去切魯西部落。路途中,亞利對塔利歐說:「你和你的手下有想過要起義嗎?羅馬人只是假裝我們的盟友,他一心想統治我們。在戰爭中自己所殺的都是自己的族人們」。雖然塔利歐沒有馬上回應亞利,但亞利希望他可以考慮一下。


在村里的桑格斯自稱為酋長,他自稱瓦盧斯是自己的朋友,會和瓦盧斯談判,也會確保大家豐衣足食,果真碼上贏得族人們的認同。不過卻遇上哈德根酋長再次回來討他的老婆,因為他得不到他要的杜珊麗娜,於是揚言會殺了足里的女人們。還好羅馬人及時趕到,拯救桑格斯的命運。


而在這裡,除了嚇跑哈德根,亞利孩同時告訴村民們自己就是這裡的新酋長,當然這樣的消息又再次讓桑格斯想要當酋長的心給失望透頂。而在亞利的內心中,早已經在盤算著如何起義,並且拉攏塔利歐與自己同一陣線。


不過當前之急是要先找到法昆。


事後,塔利歐順利找到法昆,亞利在清晨與法昆、杜珊麗娜祭見面,說要一起與他們並肩作戰,一起把三支軍團全數殲滅。不過首先必須把所有的部落給團結在一起,組成一大軍隊。可是以亞利的身份,眾人當然都認為亞利是羅馬人,甚至也不認識亞利這個人,甚至認識他的人也沒好感。


不過亞利說:「眾人願意跟隨杜珊麗娜,所以杜珊麗娜可以嫁給我」,這樣大家就會一起跟隨亞利,這就是政治聯姻。(雖然法昆非常不願意,但為了權宜之計,法昆不得不放手)。








▸《蠻戰之森》第五集劇情:背叛


而亞利和杜珊麗娜馬上政治聯姻,法昆則是不能出現,因為大家都認為法昆已經死了,要是法昆被知道還活著,大家都死定了。當然,這樣的婚約讓桑格斯完全不贊同,而且他們政治聯姻之事也完全沒有事先讓桑格斯知道,因此,桑格斯在婚宴之中臉非常臭。


而在婚宴之中,亞利趁勢拉攏各個部落聯合起來起義,但也並不是所有部落都同意贊成組成軍隊,不過至少已經先得到2000人馬。


讓心愛的女人杜珊麗娜與別人結婚,法昆自己一個人喝著悶酒,心裡想著新郎不是我…,喝到醉死,但卻被羅馬人給打暈。塔利歐將法昆身上的項鍊給拔下來,而早上營火堆卻發現一個焦黑的屍體。實際上法昆根本沒有死,而是被抓去羅馬軍營當奴隸。


法昆在奴隸營之中,用貝羅夫的化名存在著,卻看見亞利和杜珊麗娜在營區出現,原來他們是來與瓦盧斯見面的,瓦盧斯酸溜溜地對亞利說:「你不但像蠻族人,還娶了蠻族女人」。而其它的官員則是認為:「還是你已經露出真面目了?」聽在亞利耳裡只能尷尬地笑,但的確亞利真的打算起義。


而皇帝冊封亞利為羅馬騎士。


瓦盧斯說:「貢物的事,使各處都有動盪,我們的巡邏兵一直遭到埋伏,所以我們必須借助你的力量回復和平,把各族酋長的兒子帶來當人質」。(這根本就是在刁難亞利)。杜珊麗娜發現亞利有打算遵守瓦盧斯的計畫,這也讓杜珊麗娜懷疑自己是不是正在走入亞利的圈套?





不過亞利還是堅持去抓各酋長的孩子,這讓杜珊麗娜更搞不懂了,這樣做不就是讓所有部落更不相信亞利了嗎?這樣亞利就是各部落的叛徒了。不過亞利要杜珊麗娜相信他,因為他有自己的計劃。


所以在扎個酋長的小孩同時,交由杜珊麗娜辦白臉去對各酋長說:「下次滿月時,來月祭」。這感覺就是他們有很大的計劃在執行。


直到月祭這天。


亞利對各酋長說:「看看你們,我把你們兒子搶走你們卻不為所動,你們做為父背叛了自己的兒子,你們為何無法履行父親的職責?因為你們每個人都太軟弱,無法與羅馬為敵。你們連團結一致和放下成見都沒辦法做到。你覺得我就是那隻狼?我不是,你們的兒子都沒事,他們不在瓦盧斯那裡,我根本沒打算把他們交給羅馬。他們很安全地在我們村裡,我不想你們兒子跟我有同樣的命運,在羅馬我被教導,要去忘記家人、去鄙視我的族人、我族生活方式、我族的信仰、我族的恨,我們的根。他們把我從地上連根拔起,因為我父親當時孤立無援,別無選擇。但我們有上千人,我們可以團結一致,成為強大的部落」!


原來,這就是要用孩子們去讓各酋長們可以理解亞利他的處境,以及用這樣的方式讓酋長們相信亞利,這樣的一段話的確帶動起各酋長對亞利跟隨的心。


但小小的日耳曼部落到底如何對抗大羅馬軍隊?


杜珊麗娜與亞利是這樣想的:「三支軍團在夏季戰役過後,將會回到瓦塔德大本營,那就是我們的好機會,要是不反抗,羅馬會繼續搶走我們的兒子,要是不反抗,我們就要繼續上繳貢物,要是不反抗,我們就要順從羅馬人而不是順從眾神」。


「亞利是他們的一份子,為他們打過仗、帶領過他們的軍隊,亞利對軍隊聊若指掌,他們自以為所向無敵,那就是他們最大弱點。既然亞利知道他們怎麼生存,你們就會知道怎麼殺死他們,為我們的下一代,為我們的自由,我們一起並肩作戰,我們一起獲得勝利!」





這樣的一個月祭喊話,讓亞利瞬間成為一個大家願意追隨的領袖,也讓起義的計畫勢在必行。因此,依照亞利的計畫,亞利必須黎明出發去找瓦盧斯,把他引誘到樹林,然後開始做戰。


而在奴隸營的法昆要一個女人帶口信給杜珊麗娜說自己並沒有死,但這消息被桑格斯給知道,因此打算用「發昆根本沒有死」的這個消息把亞利給拉下來。


回到軍營的亞利先是用一個馬昔族部落不願交出他兒子,其它部落有樣學樣的藉口,讓瓦盧斯可以帶軍隊去部落,漸漸地讓瓦盧斯決定採用自己的提議。可是緊張的是,這個桑格斯居然此時跑來找瓦盧斯說:「這個叫亞米念的男人,打算背叛你」!








▸《蠻戰之森》第六集劇情:戰役


桑格斯對瓦盧斯說:「這個叫亞米念的男人,打算背叛你,亞米念打算帶瓦盧斯走入圈套,外面的人頭也不是法昆」。


而亞利的淡定反應更是讓我驚訝,他說:「句句屬實」。


亞利說:「我是打算背叛你,父親。桑格斯說的沒錯,我打算把三支羅馬軍團或更多的人馬15000人士兵,引導到我500名蠻族友兵,我一個羅馬帝國騎士,是打算這麼做」。


突然瓦盧斯好像領悟了甚麼,他心想,桑格斯一定是在抹黑兒子,因為以羅馬大軍這麼大的軍隊,亞利又不是傻了,要用500名蠻族友冰來對抗,於是瓦盧斯直覺認為這又是桑格斯亂講話。於是命令手下把桑格斯帶走。


而瓦盧斯對亞利說:「我的孩子,我居然對你有一絲一毫地懷疑,請原諒我」。原來亞利就是利用瓦盧斯對自己的信任,才會很有自信地說自己可以引瓦盧斯到森林裡。





而在此同時,這些部落的人,因為哈德根臨陣脫逃帶著他的兵力撤退,也讓其它酋長又要一個一個撤退的念頭油然而生,杜珊麗娜為了取得大家的信任,學了沃登犧牲自己的眼睛來預知未來。


杜珊麗娜像是被眾神給賦予力量一樣,說著:「我看見漫長的戰役,我看到戰火和雨水,我看到有人部滿鮮血。羅馬人,烏鴉把他們的內臟吃掉,我聽到樂聲,是人歌頌你們的勇氣,這首歌將會恆久流傳,是會永遠記得你們,為勝利而戰」。


這樣的先知讓各酋長友了打勝戰的信心,杜珊麗娜再次拉攏所有部落們的心。


在戰役中,部落們運用亞利所教導他們的戰略,中段一個一個截掉,再中間一個一個解決,還運用火攻對抗羅馬大軍。而亞利身邊的軍隊,則也出動去加入殺掉羅馬大軍的行列。


在此時,桑格斯在路上遇到臨陣脫逃的哈德根,桑格斯像是心中有一些計畫一樣,桑格斯告訴怎樣哈德根可以成為最大贏家。


而因為前鋒軍回報給瓦盧斯前面的軍隊全軍覆沒,所以瓦盧斯決定回到開闊地,這也是亞利所預測的,瓦盧斯正一步一步走入亞利所設下的陷阱。面對更多的軍隊,部落們運用聰明的戰術對抗著羅馬大軍,打打殺殺之祭,法昆也出現了!然後天空開始下雨,羅馬兵開始漸漸越來越弱,因為雨水會讓盔甲更為笨重。





眼看自己的羅馬大軍大勢已去,瓦盧斯要求旁邊的翻譯官拿走他的盔甲,下了馬,拿著劍,緩緩地走到一個空地,保留最後一份自我的尊嚴,自殺了。法昆將瓦盧斯的首級給砍下的同時,不僅讓部落所有人激昂地歡呼,更是象徵著「小小日耳曼部落勝利了」!


聖戰之後,大家關心鼓舞地慶祝著,亞利對著瓦盧斯的首級說:「有些人為舊日而戰,有些人為未來而戰,有些人為愛情而戰,我們為榮譽而戰,我們為光榮而戰,我們為自由而戰。有些人為下一代而戰,有些人為眾神而戰,關鍵在於好好控制自己的情緒,才能大獲全勝,只要有清晰的策略,摧毀敵軍的同時,必須緊守崗位。無論為什麼而戰,還是要付出血淋淋的代價。人總有一死,無論是罪人,或是無辜的人,當滿盤皆輸的時候,你還是需要眾神的幫助,堅不可摧的盔甲將會成為你最大的包袱,最重要的是認清敵人最大的弱點,再集結所有力量往弱點攻擊,而你最大的弱點,就是你對我的信任。我問自己:『你到底為什麼而戰,一切都值得嗎?』 你永遠不明白,其他人可能會想過不同的生活,想有不同的信仰,想有不同的愛,想有不同的想法」。


最終亞利將會成為各部落的國王,而杜珊麗娜願意成為王后。


亞利對法昆說:「等我當眾部落的國王,我要立你為第一個諸侯」。但法昆卻說:「 等你當眾部落的國王,我會第一個殺了你」。


另一方面,女巫也對杜珊麗娜說:「你走的路很危險,而你懷孕一段時間了,而且那並非國王之子,眾神總用意想不到的方式來懲戒我們」。


而且最後把瓦盧斯人頭提走的人劇中刻意不秀出畫面,而且我直覺不是亞利,而是令有其人,甚至亞利看見一隻狼,亞利看到的狼代表著後續還有一場硬仗嗎?



延伸閱讀,《蠻戰之森》觀後感:
Netflix德劇《蠻戰之森》評價+觀後感:不懂歷史也能看,意外精彩的歷史劇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有看過的人也可以在底下留言分享你的觀後心得喔!但請記得互相彼此尊重不一樣的觀點,不要互相指責別人的觀點!畢竟每個人觀點都不同,這樣每個人看劇才會快樂~😘

另外,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我幾乎每天都會有新文章,只要訂閱就可以收到即時我寫的文章喔!

最後,感謝你閱讀到最後,如果你想要鼓勵我繼續創作更多追劇文章,可以在底下【拍手5下】,讓我獲得一點收益,請放心,您的註冊與拍手完全是免費的!

其他人也在閱讀...

發表迴響